飞卢小说网

让我从夕阳陪你看到日落 第三十二章

  白玉道:“不会耍我吧,天下会有馅饼掉?”

  芳友忙道:“骗你是魔气,让他们试试呗,不浪费白跑一趟了。”

  我一听,也是啊,正好看看世面,“哥!去吧。”

  白玉就同意了,坐上自行车就准备走,把我都忘记了,他可就不会同意了,就喊他,白玉意识到还有个老弟忘记了,糊涂地回来了。

  三人就去了一趟,因为离这里不远,一会儿功夫也就到了。进到里面一看,人山人海,挤着进去,在地下面找开了的奖票,“眼睛带尖点,看着奖票的号码对,不要失眼,你们就看着办了!

  说完觉得这地面太脏太乱了,下面一堆堆的纸,捡起来对中奖号码,按说这开了的票是没有什么东西的,但有些人买一手的奖票对奖时会失眼,中奖的会看成没中奖。

  三人看这地上一张张小小的长方形奖票,真的是很无语,这够找的了。可是其实很简单的,那芳友和白玉捡了很多张有奖的票,就是没大奖,这不三个人去兑换时,拿了个三四十块钱。后来人越来越多,奖票不好捡,也捡了那么多了。三人就放弃回去了。

  回来时,经过那大大的菜市场,这河鲜真让人口馋,这几孩子把钱按2:2:1的比例分了钱,但不舍得把钱用在这个方面上。

  忙了这么一天,也不早了,芳友就骑着个自行车回去了。白玉和我就到芳柱那里歇了一晚,只见好多车子,有些大货车二百多个轮胎,我就在门口数轮胎,晚上车子过路声响个不停,我和白玉也不习惯,很晚才睡着。第二天两人也不待了,拿了白玉班里的钥匙,回班去了。

  017

  我和白玉很晚到了班,他们还沉浸在幸福之中。那种从心灵滋生出来的……

  轻轻柔柔,如少女般的温柔,一时间你会觉得有许多俗谷熙熙攘攘,无情地摆放在你的眼前。生命的美好,最辉煌的时刻也只会有那么一段,悄然无息的时光,它又将何去何归?他何时地飘然而至,他又何时透出万紫千红,又会匆匆而去,甚至伴随整整沙风,在你不经意时,已经落hong满地。于是你会惆怅,你喟叹……你看到了得失,可是那蔚蓝的天空霎时变了颜色,要下雨了,那蒙蒙细雨便织满了整个世界,轻轻地打在你的身上,你这时又将会何去何归。

  我在这时上了八年级了,这时他的老母亲回来了,因班里小婆得了晚期癌症没人服侍她,被毛茸教务处毛茸叫了回来,在这时芳柱也没再开修理店了,回乡开了个手表修理店,街上租了一个摊子。

  白玉、旺氏和毛茸教务处毛茸每天轮流照护着小婆,小婆每天都只能躺在chuang上,吃饭也得像孩子一样用勺子舀给她吃,她每天的话很少,痛得说话都不清楚,医生说她得了脑瘤,属于晚期癌症,只能等死了,就算做个手术,也只能延长几个月的时间了,长期数次切割脑瘤能活个一年左右。芳村很伤心,如果还有救的话,他就是倾班荡产都愿意。但是死神无情地把她拉了过去,他只能在班每天照护好她,给她买许多好吃的东西,可是小婆连饭都只吃一点。他觉得自己的命真苦,常常暗自流下几滴眼泪,想着自己无后,现在以后又无妻,邻人都来劝他要放开心,她会好了的。医生对他亲口说,“已经没有救了,就算搬到最先进的医院也救不了她,癌症晚期癌细胞早扩散,割了还会长,回班吧,作为一个良心的医生我劝你回去治病,现在医院里是说还有救,但那是吧着你这几块钱。我也是这医院肿瘤科的主治医生,看这种病例也看多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回去用中药试试,各处寻寻医,不告诉她癌症的事情,让她心情好点,也许可能会有奇迹发生,至少能多活几年。”

  芳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得癌变,医生只说他没及时发现,早点来医院检查。毛茸教务处毛茸觉得芳村班瓦片房里太过于潮shi,不适宜居住,就叫他把小婆接着到自己房里住。芳村早就想这样了,就当天把小婆背着到那里去了。

  这时的小婆每天服用抗癌药,用于镇定麻醉神经,这时小婆才会安安静静。芳村在这时还是和她睡在一chuang,也没有怕什么癌症传染的,直到小婆快死了的一天,还是这样。

  到药消了,小婆就会痛得喊亲爹亲妈,有时巴不得撞死自己,但chuang上挂着一些木架子和蚊帐,整张chuang都是木的,所以她在痛得不能忍受的时候,撞也是没有用的。在毫无效果的情况下,她把自己摔下瓷板地上,想轻身摆脱病痛,她似乎意识到了自己会死。芳村看着她这样很难受,就请了医生来,要医生让她安乐死,小婆就尽最大声要医生把她个忙。医生不敢,只给她打些吊针,然后就走了。

  毛茸教务处毛茸看着这小婆上年子还好端端的人,一下子就变成了这样,她有时流着眼泪和小婆聊天说话。邻人也觉得他老两口也ting可怜的,捡了一个儿子从四岁养着二十多岁,儿子后来一听他们不是他亲身父母,撒腿就走了,从此也没一点报答,甚至连看望都没有。养了二十年养了个白眼狼,小婆到现在快病死了,他也没来看望过一次。他到了中年,这眼睛又无缘无故地瞎了。现在晚年好不容易找到个守门的好工作,老婆子又得了癌病死了。

  白玉和旺氏这时按次伺^候着小婆,她们扶着给她吃饭、洗澡,就算解手也得扶着她去。她们这天就过来给她喂晚饭,可小婆吃了几口就不进食了。

  “咱就只能按这么多做,她吃不吃的,那就不是咱们的事儿了,他们做到这样也算尽到该尽的义务了,”旺氏说道

  “别生气了,我早就知道是这个样子了。人班都这样了,他们几个算什么?婶子能给吃的都不错了。就凑合着吃一顿吧,”白玉说道。

  旺氏真想掐人,太憋屈了,太憋屈了!深呼吸,深呼吸,保持平静,保持平静!这么多名堂,比小孩还难伺^候,没有钱的事还要这样尽心尽力,早就是这样了吗?不生气,自己个气坏了自己,到时候人班还会说我狼心狗肺呐。

  “她现在这个样子了?我早就跟你说了,人班不会在意咱的心思呢,所以咱该放松的时候就一定要放松一下,咋们每天做回事累得不行,回来还得服侍得小婆体体贴贴的,”旺氏笑着对白玉说道。

  小婆最近什么都不吃,毛茸教务处毛茸煮了一锅糊糊,里面就一点点米,然后都是苞谷面儿,菜就是把油放了,一锅煮了里面,那就是一碗糊糊的菜粥了。因为小婆什么都不吃,只要求品着几碗粥就满足了。她消化功能减退了,觉得这样能吃饱就成,都没有说什么话,有时甚至什么都不吃,当然是叫她了的,各种安慰要她注重圣体,甜言蜜语安慰着她,她只说不饿,在打了麻醉剂时偶尔吃了几勺,发病时滴米未进。

  我每次读书回来就到小婆房去看望她,小婆只是整天躺在chuang上,刚开始比较平静,到了后来连打了镇定剂还是叫着爹娘的。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就经常问着小婆更好了吗?小婆就小声地回答更好了。后来小婆也没回答了,只是在痛苦地哀叫,我看着她,心里都是寒的。我有次从她房间经过,小婆就把我叫了过去,我听见她隐隐约约地说:“我,不要怕,小婆以后死了变成了鬼的话,小婆不会来吓你!”我这是嗯着她,但是我的心里只是难过。

  我想着自己在上半年寒假还去湘东看望过小婆,小婆生着煤炭火,端着一盘盘果子给他吃,大哥白玉和他在房屋里打打闹闹,跑上跑下。小婆的猫子在屋里喵喵地叫,小婆就夸小猫乖,有时还去山上抓野兔,拖回来了给他们煮兔ròu吃呢。她不停地夹着煤炭到瓷缸里面,整个房屋都弥散了柴火香。芳村舅爷吃了中饭,拿着把二胡从班里出去,带着他们去庙里玩。那座庙小小的,却占地几百个平方,僧人就在门口接待,叫着阿弥陀佛。芳村舅爷就带着他们去庙里参观,各地充满了香烛味。僧人把芳村称为老相识,搬着椅子给他做,要他拉着二胡,教教他们。芳村不敢当的,毕竟这二胡都是这庙里老根教给他的,如今只是练成些技术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哪能欺师自重,不知分寸。只是拒绝,夸赞他师父德高重远。可是这一切都瞬间成了泡沫。我看看现在的舅爷班,班里都没人住了。她只是变得越来越瘦,后来看她只是看见一些皮骨了,那旺氏、白玉和毛茸教务处毛茸看着都怕了,晚上都做恶梦。刚回来的小婆还是胖胖的,如今就瞬间变得不省人事了。小婆班里终究的瓦房变得漏水,芳村也没心思修补,干脆把东西全搬了过来,那一个这莫大的房子就变得空荡荡的,无人居住。教务处毛茸就干脆把鸡关到了他们的客厅了,把这个房间给了芳村。

  一切收拾好了,棺材楼上还有几副,毛茸教务处毛茸问芳村:“啥时候回来?看样子她是撑不下去了,准备后事吧!”

  “最近她吃点东西,说不定她死还有好长一段距离呢,看她这个样子了是回不来了,”芳村说道。

  天命!毛茸教务处毛茸道:“去买好尼龙布吧,通知西乐准备好后事。”

  芳根从城里开车下了乡,自己又在埋葬公司当经理,他说道:“妈,这些事你就不要瞎操心了,剩下的一切就交给我就行了,一定给舅婶办个风风光光的后事,你三老就请好人就可以”“这些事就让我要来吧。”芳根道。

  “这个,这个,”芳村眼珠子直转,“那真是辛苦你根儿子了?”“她最近不吃不喝的,身体不好,而且班里买药用了很多钱……”

  “钱的事你就不要担心了,我全包了,好好安慰舅婶,照护好她,带她多出去走走,看看会有好转吗?”芳根爽直地回答他,然后出了老门,由于公司事务繁忙,饭也在班吃,就开着小车子走了。

  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一些?还是不知不觉得带入了命运的观点?这都压迫这么狠了,还没有个转变。脑袋里跟深蒂固的观念,从小把养子缴入好人,养到大,供他吃喝,供他读书,打电话寻到他,他孩子芳谭牛却置之不理,那孩子哪里是能一说就改变的?他们之间的问题也不得而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