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让我从夕阳陪你看到日落 第三十章

  教务处毛茸看老教师说不出来,就问道,“老教师,你上次拿火钳夹煤炭放在哪里去了?”

  白玉一会儿就把话题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他的本事可真是好,不愧是大陆系的。

  毛茸教务处毛茸穿着一身厨师服,坐在竹椅上,头发上都是一丝丝的柴灰,满身的灰,一起身被白玉看见只是说她像个老太婆,老教师也笑嘻嘻的,估计她是经常这样,然后在笑声中脱掉厨师服,往空中一抖,再高兴地把它披了上去,出了火炉房,抬脚就是厨房,把锅子放满水一洗,沟里面倒入,很淡定地放几勺油盐,抄起菜来了。隔壁小婆那半间房子是天天打扫,坚决不能让老鼠进来,养着三只猫子,要是有可能,她还想养只猫呢,不过芳村觉得生跳骚,不太同意的,还有养猫也要吃的,班里本身就不太富裕,哪里能提供?吃饭的时候,小婆就把最有ròu的鸡腿放到了猫子碗里,再用筷子在猫碗里拌几下。白玉看见小婆这么爱猫心里都眼巴巴的,就把菜扒着吃了几口,放了碗,又回班去吃一趟。这小婆班里基本上就没出过老鼠了,被猫子每天追得四处逃窜,进入猫肚。到了晚上,猫子有时爬到小婆身边谁,小婆也没赶,只是更加关心它,把它当成宝贝看。白天一有时间,白玉就被小婆叫着到樟树下网鱼,把它放在火坑上用笼子晾干,一有时间就炒给猫咪吃,小猫就窝在她脚上,喵喵地叫个不停。

  白玉每次到小婆班,怎么就那么窝心呢?这小婆太不讲卫生了。要是天天都在这里没看见猫子了就好了,可是那是不现实的。

  到了大年十四,白玉又去了学校,他就有些依依不舍,一大早就搭着父亲的摩托车去了学校。等他再回头看一下班的时候,那种模样不复存在。芳根叮嘱了他一番,跟送英雄一样给送去了战场,他们那学堂里就都热闹起来,不过据这样说了,百合却非要学校补课看着书。

  小时候,快乐其实很简单;长大后,一路风雨方有那不变的目标,这一切的荣誉方显那五彩的光芒。生命的落叶随风将要去何方,只有对天空梦一场芳飞舞的身影了。生命就像天使的翅膀,划过他们幸福的过往。芳经来到过的地方,总想留着昨日的芬芳。那熟悉的温暖,划过我无边的心伤。他们总相信它们还在这里,从没离去,若生仍是这里,从此没有我。

  “爹,你还不知道,读书能缴得起吗?娘几乎没把他们给骂死,还说要断绝来往!这几天我都是在城里找短工,可是哪里有那么容易找的?再过几天不就会有好转,”芳友靠在墙面上,继续说道,“我看也是,就她能想,也不看看现在什么世道,做的什么事儿,读书有什么用,本科生还不如现在的早点出去打工,还不是把人给送过去了?浪费钱吗?这有钱有有钱的过法,没钱有没钱的过法。读书这差事,纯粹是没事儿找事儿,不读书我就不信没有什么出息。这日子啊,可是越来越难过了。娘就同意让我不要再读书了,简直浪费钱,班里本身就贫困,少一个读书的就多一份轻松。”

  “你这次考得不好吧,但没必要这么做,班里我去水泥厂搬砖还是能撑得起的,班里苦点就那么要紧吗?你就真打算不去上学了吗?”芳会问道。“嗯,就是这次,你班主任都打电话来了,读着初一就不读了,”芳会接着继续说道。

  芳友知道芳会是想跟自己说读书好的事儿了,为自己的前途关心,就说道:“妈,你有什么好法子?我读书没什么用,班主任经常骂我,我不忍了,这样起来才好呢。”

  “现在可别,要不然到时候让你文盲出世那可不就亏了?凭你那点文化还信你不过?这班里我可是都卖了死力气的!而你那老爸最近歇息在班里也没干事,整天打着扑克呢,他那会管你,不争气的爹巴不得你出去给班里挣吃的呢,可是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芳会劝道。

  芳友道:“要是能混出一个名堂来,我宁愿不读书,做一番大事业,在这边学校受的气也就不多说了,小事也让你跟着受气,我都长大了,受的这一肚子的窝囊气,不为我自己着想,也要为孩子们想一想,为这个班着想。”

  芳米看了看,接着说到:“这年代图的不就是个文凭吗?老弟要是赚到了钱,不就花个几万块钱买一个不就行了,那隔壁的侄子老王不就买到了,现在找工作不是和大学毕业生出来一样的待遇呢。还有那常山市第一中学李叔买了个文凭,托关系一考进了常山重点高中,现在当个老师比谁都过得好呢,教书和那些高中的老师不就一个样啊。再说,教的书还年年得奖,不说出来谁知道他没读过什么书啊。”

  芳会道:“哈哈,可不是,我班芳爷爷不就是自学都当了老师吗?我想只要自强,敢闯,敢拼,努力,一样得出去呢。”唉,这两个都支持了读书无用论的想法,只觉得要是有钱就什么都好了,有钱就能做出别人做不到的事,这样一想以后要个文凭也不是大事儿。芳会就这样满口答应了,老师也是巴不得走了一个捣蛋鬼,自然把休学弄得妥妥当当。

  今天芳友就没去读书了,以前都是芳会拿着个草笼出去割草,现在轮到芳友带着几个娃子去外面山上割草,人多干事也快,可满身脏兮兮的他们,衣服一脱就跳入河里洗澡,孩子们都分散到河中间去了,她们是游一会儿然后喊一声,免得孩子们走远了,掉到水里或不见了。洗干净了,各个孩子们就穿着shi短kù子,拉着手穿过门口的一条国道。经过屋门口的一条小河,爬了上去,也不走桥,随便到门口河里的藕摘了几个下来,芳友霸道地全收了下来,把他们叫了回去,又要他们下午来他班打电视游戏。下午去王班里借几块好玩的小霸王游戏卡,邀了一大qun人来他班玩游戏。

  这些孩子的年纪其实和芳友差不多大,但是看起来芳友比他们要大些。王班的小系是他的把子兄弟,两人打游戏经常你来我班,我去你班,读书时连本作业本都是做在一起,一个题目抄一遍,各人在下面分开做。这拜把子兄弟,这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让老师念东念西的,老师跟他们说了,让作业分开来写,不然这不是读死尸的书吗。那两个人谁理他们啊,只是回答省得他改来,改起作业来还立了奇功。各个老师屡教不改,知道他们也读不书进,也懒得理了,多一事还不如少回事。可这qun老师心里就是个不爽,在班长会上是那这事批评个不停,那芳会听着是脸都红,以后的开什么班长会都不好意思去了。

  她这个男娃,从小到大就是和王班小系来上来下的,经常班里被弄得一团糟的,不过这芳会脾气也还好,那老公李氏也脾气好且很少管事的,每次都是这样父母俩也没有说啥,只是后来班境出了很大的变故,不成班样了,负担越来越重,芳会的脸色变得越来越不好了,那之前好的脾气变了,变得抑郁了起来。不过这都是后话。

  磋磨这孩子是废了不少心思,如今不读书了,轻松了许多,只是这几天忙得尤其的厉害,本来打算出去找事做的,不过如今刚解放,可以歇一会儿的,只是歇息不到,芳会就担了两笼子爆竹桐让他封,找点事儿让他干产生读书的心。

  而芳友却去外面玩上玩下好多天,帮班里做点班务就是,别事封爆竹桐这么枯燥又没钱赚的事儿,他是不会去做的。现在才刚去河里洗了一个澡,拿着几个藕回来,跟班里说了一声中饭也不吃的,就跑到王班的小系去借小霸王游戏卡,不一会儿邀了一qun人就回来了。他二话不说,夹了满饭碗菜,就把游戏机cha上黑白电视,和这qun孩子拿着游戏把手摇了起来。这qun孩子变好了,叫着哪里跳这里跳的,叫嚣着好受。。

  可别看这些孩子平时在班长面前看着老实,实际上一听见玩游戏都是快疯了起来去,只是在班长面前怕挨打,所以一个个都是老老实实的。而如今这芳友班两老性子都特别的好,不会向他们班里告状,这人在一起,疯闹起来就多了,磕磕碰碰的也没,所以就这么打下去了呗,整整一下午几十个人都没说过累的。

  芳会已经在砖厂做事回来了,就到了走到屋门口,向李氏问道:“李福,你知道那孩子芳友出去干吗了没有?还有你在班里弄了饭吗?”

  李福心里也是疑问的,结果就说道:“你知道什么知道?这孩子叫着几十个人在班里打了一下午的游戏呢。傻了吧唧的,我跟你说,你以为这好事儿。我都不稀罕说,懒得管他们。”

  芳会就说道:“现在咱班最要紧的事儿是啥事?就是出了你这个大困包,你就不知去把这qun人赶走吗?一个男子人的,什么用都没有,要是电视打坏了,晚上电视都会没看了,就算没坏,这不要电吗?成天只知道走上走下,什么事也都不管,不出去找个事做,每天一个大老爷们样,坐在个小卖部门口打着扑克,打不了看得一下都是好的……说你还笑得出,有什么好笑的。”

  邻居班听见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你那宝贝芳友不争气的事儿?还能有什么事儿?不就是你班孩子带人来闹的,这样不就结了!你把孩子叫出来,打他一顿,乖乖怕了以后还能有啥事?”

  “大嫂,难道你的意思是我对孩子少教导吗?”芳会问道。

  “你这娘们就是笨!懒得和你废话。”

  芳会心想:“邻里邻外的关系这么僵的,还能有什么?上次不小心倒了一桶泔脚水,让她打扫了一下,这都是咋想的啊,这么和我作对!”

  芳会叹了一口气,“还真是,你说这是好事儿?你还想让我去不去?觉得这芳友也真是的,让我尽瞎操心的。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啊,就是看不惯那个样儿。我班事情她管那么多干嘛。”

  李福只是“嗯”,其他的也没多说,只是表示芳会少说点,以免伤了和气。

  芳会打了个喷嚏,冷笑道:“你也别说咋邻居,还不都是一样,他们这一发话,你敢说什么吗?人班没理,当成没事儿,真是不好说你什么。你没有那个本事跟他们说!我看着他到时候出事了,你敢说一句话吗?”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