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让我从夕阳陪你看到日落 第二十三章 为你,飘落一树烟花雨

  啊,最精彩的来了,他们来到了野豹馆。他们看见有个大哥向工作人员买了一只鸡,把他绑在铁丝上,那更铁丝是用来绑食物的,一头穿过野豹馆,另一头有个拉铁丝的东西。那个拉铁丝的东西向前一拉,野豹看到美食当然会虎视眈眈地盯着这只美味可口的鸡,呀,那个大哥大哥快速地把鸡从野豹的眼球飞过,那只鸡差点就要被吃了。野豹看着眼前的美食就这样溜掉,当然不开心,于是,他敏捷的扑向美食,一口把鸡咬住,美食最终还是到手了。狡猾的野豹咬着鸡,心里又害怕又开心,害怕是因为它怕其它的野豹来抢他的美食,开心是因为自己的美食到手了。于是,它就偷偷地藏到一块石头的后面,细细地品尝着鸡。

  哇,好一只威风凛凛的老虎。这只放养的老虎看起来真是威武凶猛,正向他们的车子走来。"啊!"车里顿时惊呼起来,虽然坐在车里防护得很安全。还没等缓解一下心情,就见一只黑色的庞然大物守在路边。定晴一看,原来是只黑熊,啊!这么近距离的看见大黑熊,大家又不由得紧张起来。在狮子的地盘的时候,由于天气热,它没有出来迎接他们。

  玩了一个月,学生们去过很多公园,看过大海,游过街,很开心。然后紫柱把他们送回了班。

  010

  一大早起来天气很晴朗,他觉得今天是不美丽的,内心忧愁,但世界美,在美丽的花面前,它将不再引人注目,甚至成为丑的一份子。

  浅尝则止,万物要慢慢的渗透。这就叫润物细无声。他独自行走人间,模糊地意识到了社会的竞争是如此残酷,非得走向你死他活的界地,这种现实的所迫,让他逐渐坚强,那种童年的位置将变得如此迷离。竞争是如此残酷,稍微不慎,则会衰落。他想学习上尊严已经渐渐被成绩取缔,老师的培养也只是针对这部分的人。他读着最感慰的是: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而那过去的只会成为亲切的怀恋。他计划着自己在学业上出现巨大的突变,拿到班里很好的名次。

  这种时光的迁移改变着每一个学生的步伐,这种兴趣也改变着学生的时光。在这童年路程中,他的童年是一个充满暴力但很美好的时光轴,他们的同伴天真无邪,都是活泼可爱。他在这路程中,由于大哥言亦宸的离开,到县城读书去了。所以碧孤,就趁机拿一个铁往他脑袋上砸了一下。这种时光的迁移参透生命的感悟,勇敢的心不再执着,这种时光他们就从这个故事讲起。

  碧孤走了过来,站在他桌子旁边,然后翘起了个小zui,说起了话。“他听说你经常背地里骂他吧?”

  “没有,真的没有!你听错了。他们都是瞎说的,”他立刻否定,这越是否定碧孤觉得越是证明是真的。

  碧孤用大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这学生也太老实了,“走,跟你班主任一起到外面走走去!”

  “你咋说话呢?他才是你班主任的!”他恼火的说道。

  碧孤用手拉着他的衣领,“你今天很神气啊,这么多年没挨打了,心里痒痒了吧!今天他给你解解闷。”

  他没话可说了,知道他是来找事的。他就站了起来,走在课桌游巷间,两人你看着他,他看着你,彼此都没有好脸色。

  女班干部看见了,过来劝着碧孤和他:“他,不要惹那个土撇子,快点跑。”

  他暗恼,就不能跟他说清楚,这榆木疙瘩,他难道还敢打他吗?打了他就告诉老师,好啊,他就有理,反正到时候谁先动手就是谁先错,走着瞧好了!他还怕他嘛!

  碧孤傻笑了起来,红着眼睛叫他死开。

  他很是惊讶的看着碧孤,有点怕了。

  女班长说道:“你听到了?快点逃,趁好现在门没关,他们来拦着他,你快走!”

  他看着碧孤的表情,觉得自己真是要大祸临头了。他突然觉得她们说得是对了。这也不要想了,看他脸色那么不好,红起眼睛了,还一句话不说了,目杀中。也就是这么回事儿了。

  他就赶紧转了一个弯,打算从前门出去。那班里的女干部赶紧拉着碧孤的衣服,那碧孤用力一甩就掉了,把前门一关,并警告着她们不要多管闲事,不要开门,不然拿她们一块揍。这qun女流之辈听见怕了,就从前门打开一点出去了,大概就是去老师那里告状。

  “唉,他说飞啊,逃什么逃,上次你哥还打了他,最近你又不规矩,今天咱们俩单挑。”

  碧孤在心里冷笑,这真是够厚脸皮的,欺负一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同学。人高马大的,每天就只想着打谁,在小学怎么称大王。

  他看见他拿着一根小铁棍,小铁棍上包着皮,一只手拿着把,一只手握着头。穿着一身很旧的校服,真不像个学生。

  “他又没惹你,你想怎么样,你以为他怕你吗?”

  “他跟你说啊,这缺德的事儿,咱们可不干,不说别的,乖乖的以后听他话,不用怀疑,要是以后叫你做什么不听,直接就一铁棍上脸,”碧孤拿着小铁棍在手上打来打去。

  “你认为他会怕你吗?你有本事就打他一下,下次屋都拆了你班的。”

  碧孤再叫他,“不要得意,不然他不客气。”。

  他冒火三丈,眼红着碧孤,叫他有本事就动他试试,不然他也没有好日子过。

  就在这是,碧孤动火了,直接就是往他头一敲,他的脑袋上突然一震,眼睛一片黑,当时并没有痛,也没有流血。班里的同学全傻了眼,眼睛斜着碧孤。碧孤看见,知道惹祸了,但他没什么大举动,只是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把自己的小铁棍放进了破破烂烂的书包。

  他用手摸了一下伤口,没有血,但脑额上被击打了的一块全都是软的,摸上去有痛。他哭了,眼泪不自觉流了下来,这委屈再也控制不住了。他喊着碧孤,要告他状去。

  同学们都看着他,带有点同情心说他去办公室找数学老师告状,教训碧孤。他却感觉到了同学们的无情,他们被这种竞争的教育,变得麻木不仁。紫经可爱善良的他们变得逐渐自私,成绩的无情竞争伤了他们的感情,逐渐不再感恩世界的安排,他们逐渐敌对,被社会生存的压力变得以个人为中心。

  没有人好心地站出来陪他去医务室,也没有人想得罪了碧孤,他们认为这就是一场戏。这么多年的同学友情,在弱小的片刻暴露他们的改变,这让他不敢相信如此心安理得地袖手旁观。

  碧孤只叫他去叫,他不怕。

  脑袋当时还没有痛,他越走,就感觉到痛了。他用手一直揉,这样更好受些,没那么痛。他去了一下办公室,没看见老师。他呜呜地哭,这时女班长来找到了他,向他说老师没到办公室,到教师寄宿楼午休去了。要他去教师寄宿楼找老师。

  女班长看见他这个样子,把他带了去老师寄宿楼。他这时的脑额伤口软软的,红肿了。他进去看见了老师,老师在那里吃中饭。

  她看见他,赶紧起了来,问怎么回事。女班长把事情说的清楚,老师过来看看伤处,拿了个清凉油给他说下午上课找他算账,为你报仇教训他。等听见她老公大远叫她,不知为什么事。就叫他和班长先回去,装个很气愤的样子。等到都出来了,她就把门一锁,一股烟的功夫就不见人了。

  他不回教室,坐在树水泥榄上,叫那班长先回去了。他脑袋额上很痛,呜呜哭了起来,左手揉着伤口让淤血扩散,右手擦个不停,衣服都shi了。路人都看着他,觉得他很可怜的,但没人会去问。

  直哭到下午上课玲响了,他坚强咬着牙上课去了。他进去时,把眼泪全擦干了,同学们用着一副可怜的眼睛望着他,小声议论着。等到下午第一节课,班主任进来了,先是夸奖了他老实厚道一番,精神可嘉,同学们要学习。然后提及碧孤,叫他罚站,骂了他一顿,向他道了一个歉。她就满意了,又开始上她的课了。

  他产生了一股厌恶感,她觉得她就是瞧不起他,甚至歧视他。教育的规矩让他不再信仰,这种封闭的方式让他终于有所反思。

  第二天,他班主任同他到学校讨理,班主任顿时兴奋了起来,在班主任面前说怎么解决解决的。但她并没有做。直到那碧孤班长亲自到他班道了歉,但他们很有理,不赔医药费,声称检查出了问题才付钱。那班长方瑜她们和那碧孤班左通一个电话,右通一个电话。最终那班长方瑜认为检查费要三四千,怕检查出没问题,就主张放弃了,从此就这样和了。可怜他,被那么一打,脑袋经常发痛,甚至黑脑昏,留下个后遗症不说,那脑额上的那个包是一辈子都消不了了。班长方瑜们的妥协,法律意识薄弱,让他空挨了一场打。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