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绝代妖姬脸 赴宴

小说:绝代妖姬脸  作者:凤阁龙楼  回目录
  因为李腾空的不辞而别,刘清流是有些不快的。

  她是不大明白为什么这小子要离开呢?这三年来,虽然见面不多吧,但她是很关心他的,见他挺有力气的,还特意教了他一套军体拳。

  对,就是天朝学生军训的时候都得学会的军体拳,她高中的时候军训,就学的是这个。军训的教官还专门说过他这军体拳不是那些大路货,而是正经八百的军体拳,打熬身子骨很有用。

  当时的男同学都起哄说教官吹牛,倒也都老实的学了,比较起来,这套拳不如别的班的好看,但非常犀利,刘清流是个好学生,认真的学了。

  李腾空是刘清流捡回来的,就觉得对他有点责任感,再说处于这异乡,周围又都是孤立她的人,她就算想说自己习惯了孤独,那也挺不好受的,李腾空算是自己人了。

  她不但教了他军体拳,还时常教他认字,也就是后来,她发育越来越像大姑娘了,而李腾空个子猛长,十五岁的少年高大健壮,要不是脸上的稚气,就和个成年人差不多,三夫人让人隐晦的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主仆须有尊卑,她才不大见他了,倒没真拿他当仆人,只是这里到底是古代,规矩多得很。

  后来有东西给他,都是让铃铛或者丁香送过去。

  她觉得自己对他不错,就算他要离开,难道给她说一声,她还真拿他当奴仆不放了?

  这么糊里糊涂的就跟着人走了,真让人不放心。

  但她也没有什么办法,三夫人那里她问过了,也含糊不肯说明白,只说:“他那么个大人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别人能看上他的资质,也是他的福气。”

  刘清流打听不出来,也只好郁闷的算了,这个时候就更觉得古代女人活得真憋屈。她要是还是扮男人,什么事情打听不到啊?

  当然,她现在也扮不成男人了。

  因为这个郁闷了几天,这天刚下学,走了没几步,就有人赶过来:“刘姑娘,我家姑娘后日在家办个赏花宴,想请刘姑娘赴约。和我家姑娘一起学琴的几位同学都请了,我家姑娘以后就不来女学了,想着几年同学之情,尤其难舍,还望姑娘不要推辞。”

  刘清流收了帖子,她这几天正郁闷,正好也想散散心。请客的同学和她关系疏远,还曾经讽刺过她几次。但就像她的丫鬟说的,几年同学,以后可能就再也不会见面,一起游乐一下也是美好的记忆。

  刘清流:“还没恭喜你家姑娘呢,听说是很好的人家。”

  丫鬟脸上带着笑:“是清北侯家的六少爷,大家都说郎才女貌很般配。”再看看刘清流,就略有些不自在。

  刘清流微笑:“确实如此。劳烦告知你家姑娘,后日我准时赴约。”

  丫鬟匆匆而去。

  铃铛在旁嘀咕:“小姐,这个文小姐平时可嫉妒你了,老是对你刺来刺去的,这次请你赴宴,别是不怀好意。”

  刘清流:“哪有那么多不怀好意啊,她春风得意,自然是什么都顺心。哪里还会来嫉妒?最多是炫耀一下自己的好事,那也没什么。”

  铃铛:“哼,就是想炫耀。有什么好炫耀的啊?小姐你那么好看,以后有比她还好的亲事呢。”

  刘清流:“少说几句吧,让丁香听到你亲事挂嘴边,还不骂你?”

  铃铛笑嘻嘻的:“丁香姐越来越像个管家婆,唉,以前还挺好的,真是越大越无趣了。”

  丁香刚跟了刘清流的时候,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女,这三年过去,都成了大姑娘了。主仆三人关系很好,刘清流准备临走的时候向刘夫人要了她的身契,丁香也是很乐意的,觉得像自家姑娘这样又聪明又大气的主家,实在是很好。

  主仆两人回了小院,商量了一下送什么礼物。未婚姑娘之间的交往,送礼物多半都是些自己做的手帕荷包之类的物件。

  刘清流这三年学刺绣倒也不错,她好歹有后世的审美,无数美图的熏陶下,绣品技艺不算顶尖,绣品却很有意境。

  可惜,她女学上了三年,就没交到一个手帕交,这些绣品也就只送给过刘家几个夫人小姐,现在好容易有同龄女孩向她示好,她就精心挑选了一个琴囊,她记得这个文小姐很喜欢弹琴的。

  “唉,这个文姑娘真不值得小姐你对她这么好,这可是你绣了一个月,最喜欢的绣品。本来是要给自己的琴用的。”铃铛在旁大呼小叫的。

  丁香白了她一眼,把琴囊包好。虽然她也觉得这文小姐对自家小姐并不亲切,但到底这是有人第一次邀请自家小姐聚会,重视一些也是对的。

  “后日赴宴,我和铃铛都跟着小姐,仔细一些,也不会出什么事。”丁香谨慎的说。

  刘清流点头:“我正想说,铃铛心直口快,你胆大心细,一起去比较放心。”

  转眼到了后日,之前她已经禀过刘夫人,这一天府里也安排了马车和两个婆子跟着,一路上很顺利的就来到了文府。

  文府在京城里算是挺不起眼的文官,不过攀上了清北侯府,也便水涨船高了。但这和后宅关系不大,来赴宴的都是学里的同学。刘清流被迎进花厅里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同学来了。

  虽然别人对刘清流不大喜欢,但这些女孩子都是接受女学教导,倒也没谁在这个时候出言挑事。

  文小姐很客气的接过刘清流手里的锦盒,就有一个女孩天真烂漫的说:“让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刘姐姐难得送一次礼,肯定不凡。”

  在学里的同学大多都是家世不错的大家小姐,像刘清流这样客居借住的也有,大家也都知道大多是为了婚事更好一些。这样的人家有富贵的也有清寒的,像刘清流,就属于清寒之列。

  本来这些大家小姐也不会表现出嫌贫爱富,但刘清流的脸太拉仇恨,这时候有人想要当面拆台,刘清流也没觉得意外、

  对她来说,这些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在前世的话,不过是一些初中生未成年,她内心当她们都是些小姑娘,就算偶有心机,也不过是小女生的小心眼,并不在意。

  所以对这点小机锋小心机,也是一笑了之,很大方的说:“一点心意,是我亲手绣的琴囊,还望文姐姐不嫌弃绣工粗陋。”这时候那小姑娘已经打开锦盒,大家也就上前来看。

  文小姐:“倒没想到刘妹妹绣工如此之好,这琴囊我很喜欢,妹妹有心了。”众人也纷纷赞赏,刘清流谦逊了几句。

  她这琴囊也确实当得这些称赞。用的是极好的鸦青色丝缎,绣的是牡丹。别人绣琴囊,想要清雅,多半都绣兰竹类,而她绣的则是华贵的牡丹,偏偏看上去不显富贵俗气,只觉得淡雅清丽,生动隽永。就意境来说,的确是上品。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