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绝代妖姬脸 黑小子

小说:绝代妖姬脸  作者:凤阁龙楼  回目录
  “清流要去求学啊?”刘大嫂非常艳羡的看看清冷如玉的小少年,再看看自家的儿子,就有点的糟心。也不知道人家刘家是怎么养的,长得就那么的好,平时村里看着不错的闺女,往旁边一站,那就是狗尾巴草了。

  “哎呀,京城里的夫子好啊,小刘秀才,哦不,小刘举人当初也是去京城求学,回来就考了秀才,天子脚下,那都是人才。”另一个大娘忍不住的说:“清流你好好学,将来考状元。”

  刘清流拱手答谢:“谢大娘吉言,清流自当努力进学。”

  刘举人谢过大家相送,又叮嘱娘子几句,就带着清流上了马车。

  原本孝期不好出远门,但一来村里本不大讲究这些,难道家里死了人,连地都不种了?过了热孝,一般也就不大讲究了。二来,刘举人觉得女儿越来越大,事不宜迟,再留在村里,大家都记住样貌,将来也不好混乱视听了。

  十二岁的女孩儿,多半都开始寻摸人家定亲了,京城里纵然要晚一些,但到了十五六,也就差不多了,那时候正好出了孝,就可以给女儿定亲,再筹备一下,十六七岁成亲,也正合适。

  就因为这样,在这个初春时节,刘举人匆忙的带着女儿去京城。刘家村离京城不算太远,但古代交通不行,预计也得两个月,待到安排好女儿赶回来,都得是秋天了。

  为了便利,刘举人特意包了一辆马车,单这一笔钱,就不是小数。一路上还有各种开销,吃住都花钱,所以古代出远门,特别不便利。

  刘清流坐在马车上,尽管马车挺慢的,也被颠得七荤八素,原因就是路太难行。

  赶车的是车行的老把式,姓何。车行看在刘举人是个举人的份上,价钱并不高,也是派的非常有经验的车夫来驾车,但一路上都得包吃包住包草料。

  “何大叔对这一路可真熟。”听着车夫的一路介绍,刘清流也听得津津有味。车夫当然不会谈什么风景名胜,但单就那些乡野趣闻,就挺让人喜欢的。

  等到习惯了马车的颠,刘清流就和车夫攀谈起来,多半问一些经过的村寨的名称和情况,车夫对这些倒是非常熟悉,说的头头是道。谈起一些吃食,也非常的了解。

  刘清流自从穿越到古代,最多就是去县城买纸笔书籍,比起几乎一辈子就在几个村镇打转的村里人,算是走得远一些,但却从没有出过远门。

  刘举人倒是几年前去过京城学习,对京城倒是熟悉,但是对沿路的情况,那也知道得不多,也不关注。倒是常常往来于两地的车夫,熟知这些。而这种风土人情,刘清流就很感兴趣。

  晚上有时候宿在某个村子里人家,比较干净讲究的住下来,一般给几个钱就可以留宿。再多几个钱,还会弄出不错的吃食。大多都能住在比较干净的客栈,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一路上打尖车夫很有经验,往往投宿的地方,都有一些不错的小吃食。

  这一天就正好落脚在一个比较大的镇子里的客栈。刘举人在这里正好有个故交,就停留一天上门拜访。刘清流也可以买点东西,正好跟着车夫逛一下。

  这一逛就捡了个人回来。

  “原是看他被人抛弃,身上又有伤,想着请个大夫来医治一番也并无妨。”刘清流对刘举人解释:“大夫略做诊断,结果却是饿昏。更兼年龄幼小,是以儿子将之带回。”

  刘举人看那个黑黑壮壮的小子,长得虽然健壮,但脸实在稚嫩,看上去也不过十岁左右,眉目倒是端正,不像不轨之徒。

  他就问刘清流:“我儿准备如何安排此人?可了解其人?”

  刘清流:“本已将其送回家,但其父又将其卖于我,所费并不多。”

  车夫这时候解释:“这事也是小公子仁义。这家我知道,前头那个老婆难产死了,就留了这个儿子。当爹的嫌弃儿子妨死了娘,就扔给了岳母养。结果岳母病死了,当爹的又续了弦,后头给生了两小子一闺女,这先头的回去,三天两头打。略大一大,又三天两头饿,本来也是卖掉过,结果买家说吃得太多,又给送回来。”

  听到最后一句,刘清流心里略有些奇妙,看向那黑黑的小子,就见他眨着黑漆漆的大眼,一脸的严肃认真,端端正正的坐着,仿佛她看这一眼,是在检阅一眼。

  刘清流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原来是吃太多被扔了!”

  这年头吃太多养不起倒也是真的,不是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嘛,何况本来就能吃的小子。

  这少年看他笑了,也舒展了眉头笑得开心,眼睛清亮清亮的。

  刘举人想了想:“留下他也好,你在京城里,也好有个人手。留下他做个书童也好。”

  刘清流一脸黑线,她爹准是忘记她去京城是为了恢复女身的。好吧,就算恢复女身,有个男仆也不算什么。只是这家伙看上去,怎么都和书童挂不上钩,将来倒是可以做个保镖。

  刘举人考虑到了京城后,给女儿买个丫鬟,然后这个可以跟着当个跑腿的,虽然大户人家规矩多,但只要让他跟别的仆人住一起就可,平时跑腿什么的,也方便。倒没指望他有什么大用处。

  于是去京城的路上就又多了一个黑黑的小子。

  当然,随后大家就见识了什么叫做能吃,这黑小子一个人干掉了他们三个人的分量,刘清流和刘举人倒也罢了,比较讲究养生,吃的不多。但车夫可是个壮劳力,挺能吃的,结果竟然比不上一个十岁左右的黑小子。

  “行啊,你小子还真能吃!好好好,看这身板以后也得是个汉子。”车夫拍了拍黑小子的小身板,刘清流暗暗的朝他肚子看过去,很难想象那么多吃的都怎么塞进去的。

  幸亏他们身上钱财尚足,他又只吃最能顶饿的粗粮粗食,不肯动肉菜。刘清流夹给他几筷子肉食,他眼睛亮亮的欢快的咧嘴笑,然后飞快的吃掉。

  路上大家也不讲究,多数时候都是一起吃,只在客栈住下后,刘举人会给车夫一些钱让其自去吃住,他和女儿会吃些当地特色,略讲究些。现在多了一个黑小子,往往就是刘家父子在一桌上吃,车夫和黑小子在旁桌吃,这边精细量少,那边大碗大盘,对比分明。

  黑小子名叫李大郎,这个时代很多乡村人家除了小名外,就是大郎二郎的称呼。刘举人觉得不雅,就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李腾。

  黑小子:“李疼?不好。”

  刘清流笑:“不是肚子疼的疼,是腾空的腾。”

  黑小子睁着大眼:“那为什么不叫李腾空?免得被人误解。”

  刘清流笑呵呵:“很是很是,那就叫李腾空吧。相传颛顼高阳氏有剑名腾空,甚好。”

  黑小子李腾空立刻好奇问:“那个颛顼的剑,你见过?”

  刘清流:“当然没见过。那可是三皇五帝之一,谁也没见过。”李腾空有些失望:“哦。”

  刘清流:前世玩游戏的时候见过,但我会说吗?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