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绝代妖姬脸 来客人了

小说:绝代妖姬脸  作者:凤阁龙楼  回目录
  刚过完年不久,李家村就来了一辆越野车,当然村里人不认识这车,就觉得是个ting新奇的吉普车来着,刘清流可是认出来这是一辆悍马。

  当然,她对车的了解也就限于此了,所以也就看了一眼没再好奇。

  只是纳闷的看了看车里的人,当先就是一双紧握方向盘的手,都爆出青筋了,可见车主有多用力。问题是,也没人来抢他这车不是?为什么这么紧张?

  这是被围观得紧张了?

  刘清流好心的帮他赶开了围着的娃娃,大人们倒是在远处好奇的围观聊天,没法子,刚过完年没事干,大家可不就爱看个热闹嘛。

  恩,看热闹是国人的习惯,除死无大事,冒险看热闹,多好奇的民族啊。

  有时候刘清流都觉得,咱这个民族大概是有猫属性的。

  “清流啊,这是你同学吗?”一个大娘远远的问。

  刘清流是个学霸,上了京城好学校,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大家都说,从小就看出清流是个有出息的。

  对此,刘清流表示,那谁,我去年还听你给外公说,女娃上大学没用,不如找个好婆家呢。现在改口,也太没原则啦。

  那谁:原则是啥?多钱一斤啊?

  刘清流能怎么说呢?一个陌生人一辆陌生车,跑到她家门口就是不走,车主死赖在车里就是不走,也不开口,让她都有些疑惑了。

  要不是那双紧张得都快抽搐了的手,她得拿大扫把赶人。

  刘清流敲敲车窗,乐呵呵的看到那双手更紧张了,于是她也就更放松了:“喂,车里的人,麻烦让让车,挡着门了。”

  然后刘清流就看到那双手哆哆嗦嗦的,车退后了几步,又不动了。车主手长开又合拢,紧张得方向盘上都是汗,直接擦到kù子上,又不知道怎么办了,但是就是不走。

  刘清流明白了,这是找自家的。看车的话,八成是找自己的。

  再次敲敲车窗:“哪,出来进屋喝杯茶,不进屋的话,我就不招呼了,关门了哦。”

  然后车门豁然打开,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跳出来。

  之所以说跌跌撞撞,那是因为本来想很酷的跳出来的,结果腿脚不利索,差点摔跟斗,引起围观小孩子的起哄,就尴尬得脸涨红,假装看风景。

  刘清流没想到跳出个非常高大的家伙,高大彪悍,扑面而来的凶悍气息让她忍不住退后一步,玛德,这人看上去好可怕。

  要不是那张涨红了的脸,她都想拔腿跑开了。小孩子们哗啦的跑远,那人手足无措的垂头,倒是一下子没那么可怕了。

  刘清流:“你是军人?”她倒是反应过来,只有军人才有这种气息吧?她好歹也是军训过的人,就有一位教官据说是上过战场的,和这人身上的气息很像,但这人显然比教官还厉害一些。这个,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煞气?

  那人点点头。刘清流倒是放心了。没法子,果然对军人是从心底里放心的,哪怕是个杀人如麻呢,恩,那也是国家英雄啦。

  刘清流当然也是对军人很好感的,顿时就不那么戒备了,还很热情的招呼人进屋。

  那人迟疑了一下,也不拖泥带水了,很利索的跟着刘清流进了院子。本来刘清流还想着让人把车开进院子呢,想一想也不知道人家有什么事,说不定就是来问路的马上走,就算了。

  过年的东西还在桌上,刘清流招待起来也不费事,就是这位站进来显得房间矮,坐下来显得椅子小,她都不知道原来自己家一点也不大啊,来个人就觉得满了。

  刘清流给人倒了水,就走到门口对围着车叽叽喳喳乱摸的死孩子们吼:“别摸了,摸掉了漆赔钱好几万呢。那,三狗子,去你家叫我外公回来,就说来客人了。”

  拖着鼻涕的娃娃不满的说:“清流姑姑,我叫李正山,不叫三狗子啦,我要恼了。”

  刘清流从善如流:“那好,李正山,快去叫我外公回来,给你吃糖。”

  小娃儿一溜小跑:“我才不是为了糖呢。”

  刘清流转身过来招呼局促的客人:“那,同志啊,你有什么事?要找人的话,村里我都知道,找谁?”这位同志看起来年纪不大,虽然满脸都是严肃。

  军人一脸严肃的:“找你。我,我叫李腾空,特意来找你的。”

  刘清流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但人真不认识。当然,细看的话,好像也有些眼熟,ting俊朗的脸,虽然煞气了些,但就更显得面如刀削了。

  眼神深黑犀利,这时候脸红已经消退了,仿佛放松随意的说话,但那绷紧了的声音,显示对方还是非常紧张的。

  刘清流倒没觉得对方太突兀,也许真是认识的人呢?毕竟她做了穿越梦后,总有一种考大学之前的时光很遥远的感受,所以忘掉一些人和事,也可能。

  刘清流大方的说:“找我有事?我们认识?”

  李腾空点点头又摇摇头,刘清流有些糊涂了,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认识还是不认识啊?

  玛德,军人这么墨迹,战场上能行么?

  李腾空像是下定了决心,站了起来。

  他一站起来,刘清流就忍不住退了一步,这压力感太大了啊,个子高了不起吗?吃啥长大的啊?

  就见李腾空解开衣领,刘清流更退了一步,虽然对方说自己是军人,但万一是悍匪呢?

  李腾空见她警惕的后退,手忍不住摸向扫把,手顿了顿,接着shen向脖子,拉出来一根红绳,取下来一个物品,对着刘清流张开掌心。

  一枚晶莹剔透的玉佩出现在手里,刘清流倒吸一口凉气,和她的玉佩一模一样。

  要是正常情况下,刘清流指不定心里冒出个“莫非你我有一桩我不知道的婚约?”玉佩这东西最适合做订婚信物,尤其是这种一对的。

  平常的话,别人冷不丁掏出一个和你一对的玉佩,你指不定会这么想。

  虽然时代进步了,但农村里还是有指腹为婚的事情的,当然长大后的儿女自己不愿意,也就当个玩笑,刘清流是不陌生的。

  但刘清流知道自己的玉佩是个随身空间啊,这就没法往“订婚信物”上想了,直接就想到了莫非这丫也是穿越者?从古代穿来找自己的?

  她在古代的穿越记忆有一大块缺失,这是非常麻烦的。

  李腾空看她震惊的眼神,心里有些期望:“我,我之前做了个梦,梦见过你。所以现在来找你。”

  要是搁到别人,听这丫这么说,指不定就当成是个神经病打出去了。但刘清流就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想法,恩,她也做了这个梦啊,但不记得这人啦。

  人家连一模一样的玉佩都拿出来了,那就不是胡言乱语了。

  刘清流也不能说实话,就装傻:“可是我不认识你啊,你找我来干嘛?梦见了也是个巧合,也许你以前见过我呢?”

  李腾空摇摇头:“我以前没见过你,就在梦里见过。所以来找你。”

  刘清流:马丹,所以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啊?梦做完了不就完了么?你还想现实里复制梦不成?

  刘清流本来不耐烦,但看着这张很英俊的脸,就很耐心的问:“然后呢?”

  要不是看在长得还可以,姐大扫把扫你出去。

  恩,刘清流自己长得好,也是个颜控来着。

  李腾空肯定的说:“你手里也有一块一样的玉佩,我在梦里送给你的。”

  刘清流翻了个白眼:“所以呢?你现在要拿回去?”她肯定不会还的,玛德,穿越一回的福利奖励有人要拿走,那肿么行?她还劳作了很久呢。

  李腾空赶紧摇头:“不是的,给了你当然是你的。我,我就是问,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刘清流很想白眼,发现的多了,但我干嘛要说给你啊?

  刘清流坚定:“没有!”

  李腾空失望的叹口气,然后又期待的望着她:“那,那我能住下吗?”

  刘清流:啥?住下?

  还没等刘清流做什么,就听他外公大嗓门:“囡囡,有客人来了?谁啊?”

  李腾空紧张得都不知道怎么好了,一把把玉佩塞在她手里,转身结结巴巴的看着李姥爷:“外公!”

  刘清流,李姥爷:啥?

  李腾空发现叫错了,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了,刘清流心里哀叹,但这时候只能救场:“外公,这是我朋友,李腾空,来看望我。”

  李姥爷先是慎重的打量,随即脸色略有些放缓:“同学?”不大.像啊。

  刘清流:“不是,是个军人。”李姥爷脸色更和缓了,恩,李姥爷没去成少林寺后,就打算去从军来着,但没被选上,成分不够,很遗憾。但对军人,还是很有好感的。

  一听是军人,就更热络了,招呼着李腾空坐下喝茶,一边就开始盘问了。

  对着李姥爷,李腾空倒是没那么局促了,对答ting得体的。李姥爷让刘清流赶紧去整治点菜和酒来,过年嘛,在村子里就是吃吃喝喝,要不是还不了解李腾空的底细,李姥爷都要叫人来作陪了。

  刘清流翻了个白眼,进厨房给弄菜去了。

  随即手里的东西提醒了她,打量着这枚玉佩,显然比自己的玉佩更加晶莹,看上去就更值钱一些的样子,拿出自己的玉佩,就觉得像个赝品一样。

  揉揉眼,这是发生了什么?

  两枚玉佩一碰就忽然自动合成了一枚椭圆状的完整玉石,这两枚玉佩看来真是从一块玉上雕出来的啊。一团光包围着这个玉石,很快的,啪嗒一声,玉石又分开成两枚玉佩。

  只是,刘清流都分不清哪块是自己那枚了。

  好在自己的玉佩能感知到里面的空间,至于对方那个,她感知不到什么。

  心里震惊又疑惑,手脚麻利的收拾好饭菜端了过去。过年的饭菜都是现成的,大多是凉菜类,装盘送上,至于热菜,也能快速的下锅做好,很速度的整治出来四凉四热,也能不错的喝点小酒了。

  现在刘清流也不打算赶人了,空间的变化,让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问问。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