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绝代妖姬脸 梦醒

小说:绝代妖姬脸  作者:凤阁龙楼  回目录
  如果一个人忽然穿到古代过了一生,挂掉后一睁眼,发现自己睡在床。上,周围都是熟悉的现代环境,那她怎么总结穿越的一生呢?

  “原来是做梦!”刘清流同学欣慰的松了口气,原来是个梦,真是太好了。虽然这个梦略有些诡异,但更诡异的梦她也是有过的。

  这完全不是个事儿。

  说到底,就算小说上写得欢,但一个现代人,很难真的觉得自己穿到古代那种没有人权的社会是好事,要知道她后来都算是古代顶层的那一个阶层了,都常有生。命危险,谁知道哪天就被宫斗被皇帝给打入冷宫(恩,这个已经有过)或者直接就咔嚓了,除非穿越成皇帝,但历史上皇帝也有不得好死的啊。她这种级别都这么如履深渊,低级的就不用说了,如果穿成草民,那就真是命不如草芥。

  有对比才有幸。福感,她觉得那只是一个梦真是太好了,虽然这梦长了点太真实了点,但据说相对论非常适合人在梦里的脑电波的,比如庄周梦蝶,比如黄粱一梦。

  哦,她这梦其实能和黄粱一梦做个姐妹篇了。

  “哎,你醒了啊!”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

  刘清流转头看到同室的林美美,表情正常:“昨天你掉下水道了,幸亏是个废弃的,里面不高,你没受伤,就是醉了。自己走路真不小心。”表情谴责。

  要是往常,刘清流可能就信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做梦的后遗症,她居然能迅速的发现林美美眼里一闪而过的心虚。

  “是你推的我!”她肯定的说。

  “胡说八道”林美美尖。叫:“你喝醉了自己不看路,自己摔的,你污蔑我,亏我还帮着拉你,真是好心没好报。”

  刘清流冷眼看她一眼,林美美顿时有一种冷水浇头的感。觉,声音戛然而止。哼了声,转身就跑了。

  刘清流慢吞吞的爬起,觉得自己受梦境影响略深,刚才差点喊一句“掌嘴!”这真的不好。

  至于发现掉下水道真相,没有证据下,追究也没用,再说都要毕业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虽然她没妈。

  她慢吞吞的走到卫生间洗漱,庄周梦蝶,醒来后就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是人是蝶,这种做梦后遗症也在她身上有,大概就是因为大家的梦太真实了点,免不了有些恍惚。

  她看着镜子里的脸,还好,虽然还是绝代妖姬脸,但毕竟还是水灵灵的,带着青春真诚单纯气质,没有梦里后来那种“太妃一定有很多面首,大家都想应征这个职位”的不端庄脸,说起来真不怪她,她本来是想走外媚内正线路的,可是最后就越长越妖,自己照镜子都无法直视。

  所以最后就修炼成了一张看谁就像勾引谁一样的脸,尤其不端庄,出宫做太妃了,儿子都时刻忧虑着自己会多出几个隐藏继父来,没看到常常就有俊才高官轩昂重臣想要和她谈谈国事么?她那时候还一。脸懵逼呢,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政治才干啊。

  一直到小儿子黑着脸拦下诸位大人的拜访,后知后觉的她才恍然,卧槽,大家想泡我!

  “真是太无。耻了啊!”脸。上愤然内。心暗乐,略有些得意,但还是十动然拒了,在古代找爱情什么的,那是眼瞎。情夫什么的,她三观很正好不好?青年才俊……也不行……

  刘清流虽然觉得既然是个梦就无须守三观,梦反正是不受自己控制的。但谁叫这梦太真实呢?还是庆幸一下梦里的自己守住了三观吧。

  话说回来,古人不是很封建保守么?怎么这个梦里大家辣么奔放?古代不是对女人束缚很深么?她竟然可以收面首,大家貌似还很踊跃?难道是自己内。心世界就是这么奔放所以自己梦里的古代就奔放了?

  看着自己还单纯没有染上奔放气息的脸,果然那就是个梦。

  谁知视线向下,如遭雷劈!

  特么的这不是梦里自己最喜欢的玉佩么卧槽怎么从梦里跑出来的?

  这个玉佩是谁送的来着?

  记不得了,大概是下面贡上来的吧?

  呃,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梦里的物品,它是怎么跑出来的?

  摸一摸玉佩,熟悉的触手清凉,还有一种凉丝丝的气息从手心透到心底,让自己心头一清。

  刘清流郑重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这是真穿越过,又穿回来了?

  好吧,其实很多人讨论过庄周梦蝶和黄粱一梦其实是古代有记载的穿越案例,她看过那么多穿越小说,其实可以不用惊怵的。当时梦里,哦不,穿越之初她不就已经明白自己穿越了么?

  刘清流同学淡定的洗漱后转身出洗手间,然后刷的扑到床。上,恍惚:“我居然是个穿越者!”接受了现实吧。

  不然还能咋样呢?有玉佩为证!

  其实穿越什么的她很快就淡定了,但不能淡定的是她竟然已经成已婚人士了。如果那不是梦而是穿越,她挂的时候有两个儿子啊一个还是皇帝啊摔!

  这让她怎样面对自己一张青春幼稚脸?

  马丹,这种未老先衰的后遗症,真是让人悲哀啊,她现代一个连初恋都没有送出去的学生妹,内芯居然是个已婚妇女了。真让人生无可恋。

  好吧,生还是可恋的,要知道在穿越的日子里,她是多么怀念现代的日子,怀念男女平等没有生。命危险的时代,现在能穿回来,她当然要生有可恋,非常可恋。

  握着玉佩对着光线打量,略有些黯淡,不管它是怎么跟着穿过来的,也是挺让人感动。

  “辛苦啦”刘清流真诚的对着玉佩说:“跟着穿过来,肯定废了好大劲,要养一养啊!”

  很珍惜的把玉佩戴在脖子上贴身放好,虽然在古代她都是系在裙子上的,但现代服装不合适,贴身放着。熟悉的清凉,心里安定下来。

  当然就没有发现玉佩贴身揣着的时候,一波一波的绿色光芒水浪一样荡漾着,缓缓的不再黯淡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