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绝代妖姬脸 心意

小说:绝代妖姬脸  作者:凤阁龙楼  回目录
  按理说黑夜里有个黑影,刘清流怎么也会惊吓的。

  可这个黑影是李腾空的话,就让她无端的觉出一种诡异的好笑来。那么高大的人缩在阴影里,都有一种可。怜巴巴的萧条。

  黑暗中李腾空站在角。落里,虽然没有开口,刘清流就是看出那万分委屈的气息来,一双眼睛在黑暗里亮如星辰,明明白白的写着“我已被遗弃”几个字来。

  刘清流无奈的坐起来:“你怎么来京城了,也没听说。”

  李腾空低低的声音说:“我听说你要搬出宫,乔迁不要庆贺的么?”所以我万里迢迢赶来给你庆贺来了。

  刘清流:玛德一点都不惊喜!

  刘清流:“那我明天请你。你怎么半夜跑来?”

  李腾空垂着头:“我偷跑来的,不能让人知道。”非常委屈。这不能见人偷偷摸。摸的,非常糟心。

  刘清流无奈了:“又不是什么大事,边关那么紧要,跑来做甚。”

  李腾空看着地面:“是大事。”

  刘清流对其脑回路没法子了:“好吧,现在也看过了,你赶紧回去吧,我也要歇了。”不然还能咋样?难道还能干点别的?

  李腾空看着地面,就是不挪动。刘清流:“你住哪?”

  李腾空:“没地方住。”说了不能让人知道的嘛。

  刘清流好气又好笑:“行了,我给你安排住处,你住隔壁吧。”李腾空还是不动。

  刘清流怒了,扔他一个枕头:“那你在屋里打地铺吧!”

  李腾空抓着枕头“哦”了一下。

  刘清流也无奈了,拉了金铃,丁香带着几个人匆匆进来:“娘娘怎么了?”她这边人手本来就少,地方也不大,统共就二十几个太监宫女,虽然不合规制,但她觉得够用就行,其他都派到前面科学院去了。

  刘清流指了指李腾空:“带他去洗涮一下,别熏了我的屋子。”

  丁香不动声色,带着李腾空离开,其他人训练有素,完全什么都没看到的面无表情,不愧是宫里选的最佳人手。

  李腾空神清气爽的回来,刘清流当然不可能真让他打地铺,丁香已经收拾出隔间来,他虽然有些不大乐意,也委委屈屈的去睡了。

  隔间其实就一道纸门,本是宫女在这里守夜,随时听候主子的吩咐,刘清流并不让人守夜。

  两人都不可能入睡,刘清流想了想,低声问:“我爹怀疑你……先帝。”她含糊的问,显然李腾空是明白的,没有作声。

  刘清流都以为他不会回答了,结果就听到一句:“我听说冷宫的妃子,不死都要疯。”所以你就悍然弑君了吗?

  刘清流:“我在冷宫没吃苦,那些太监宫女……喜欢看我的书。”做个文抄公可以救命什么的,也算是意外收获了。

  李腾空过了一会才说:“我那时候,怕的很。我怕你死了。”

  当然还是皇帝去死吧。

  刘清流叹口气:“这事,太风险,不小心就满门抄斩。”九族都可能的。

  李腾空低低笑了笑:“抄斩也不错。”他养父死了,亲爹满门抄斩他一点都不在意。

  刘清流对这丫三观也不指望了,封建时代的古人,竟然没什么忠君思想。好吧,忠君思想什么的,是后世腐儒自我yy,要真那么忠君,历代就不会有那么多造反成功或失败,权臣架空皇帝的事了。也不会有朝代倾覆了。

  刘清流很想问问怎么干掉皇帝的,忍着没问,没想到李腾空自己说了:“我就是递给那宠御一瓶药,逼着她喂给了……,然后我就去向皇后请罪了。”

  所以皇后虽然没参与,但事后扫尾的是皇后。

  李腾空含含糊糊的说:“我和承恩侯关系甚好。”

  恩,承恩侯是皇后她哥。

  刘清流默默无语,她一直觉得古代那些宫斗政斗的都非常的高深莫测,比如那九龙夺嫡的历史事件,那真是被写的如此跌宕起伏。

  但是吧,有些历史事件,它就特么的非常简单。完全没有那么多惊心动魄血雨腥风,就那么随随便便的,过去了。

  皇帝被人干掉了,大家居然没事人一样,小皇帝就继位了。

  这皇帝也当得太失败了点。

  大概,也就是因为这个皇帝太失败,大家都刻意不去想这么早就精尽人亡了是不是有些不合理,大概是人人都心里觉得早晚这么一天,所以这一天来了,大家就有一种意料中的松口气,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刘清流当然也没觉得李腾空这几句话,事儿就真这么简单。其中肯定有什么心照不宣的交易,但这些也和她无关,反正皇帝死了,她当然是受益者者,但最大的既得利益者肯定是皇后这边,她也算皇后这边的人啦。

  刘清流感慨:“太后是个很好的人。”要是搁到其他人做皇后,她这个生母能不能活都是两说,历史上这种事多了去了,去母留子都成了惯例了。但皇后硬是保下她来,现在还让她成了太妃,过上了什么都不愁的日子,就这度量,也是很可以的。

  李腾空:“太后是个女中豪杰。”

  刘清流认同的点点头。渣皇帝死了,太后摄政,轻描淡写间,朝廷一点动荡都没有,换个皇帝一点都没产生不良反应,可见政治手段是很强大的。

  当然这也和大臣们全力配合有关,但太后的政治才干也是相当加分的。

  刘清流:“太后给我盖了太妃府,我心里舒畅。这是终于从那深宫里出来了。当年进宫,我就想着,一辈子得熬在那里了,可这也是唯一的法子了。”她听丁香说过李腾空的愧悔,觉得完全没必要,那时候大家都是平头百姓,别人要摁死都简单。

  李腾空:“我以后会更强,能护住你了。”

  刘清流轻笑:“我现在不用别人护着了。”

  李腾空没有作声,刘清流就觉得自己能感。觉他又要想哭了,这都做了大将军了,怎么这么爱委屈?

  她只好说:“好吧,你想护着就护着吧。”

  半晌,听他“恩”了声。

  刘清流很快就睡着了,虽然旁边有个算得上是陌生的男人,她却放心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人已经走了,丁香守在旁边:“他问我要走了娘娘你绣的一个荷包,说以前的我们没还给他,他的玉佩没地方放。嘻嘻,这个人说话还会拐弯,要荷包就要荷包呗,还要找借口。”

  刘清流笑:“你怎么知道他是借口?说不定他就是这么想的。”

  丁香噗嗤一下笑了:“哈,真有可能啊。一个荷包啊,他记得这么久。”

  一会儿有人悄悄过来给丁香耳语几句,丁香走回来:“娘娘,李大将军一早返回边关了。”

  刘清流点点头:“恩,我知道了。”一来一回跋涉一个多月,贺她出宫,这心意她明白。

  但,也只能枉费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