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绝代妖姬脸 怀疑

小说:绝代妖姬脸  作者:凤阁龙楼  回目录
  刘清流是在出了月子后,才见到了自家人。

  说起来也悲哀,进宫多年,她一直只能通过宫女和太监与家中通消息,位份太低,哪怕是十二夫人之首的婕妤,也没有权力召见自家人进宫,她倒是可以央告皇后帮忙,但想到自家父母到了皇后这里三拜九叩的战战兢兢的,还是算了吧。

  她也想过奋斗一下成为御人,但渣皇帝那么多姹紫嫣红齐争宠,她还真争不过,很快御人名额已满,她就歇了这个心思了。宫斗什么的,她还是算了吧。

  也就直到渣皇帝死了,她升职成了太妃,才有权力召见自家人,想想就辛酸。

  一家人见面,自然是抱头痛哭,许娘子哭得都快晕了过去:“囡囡啊,你受了多大的罪啊,都是爹娘没本事,呜呜呜”

  刘清流只能无奈的哄了:“娘啊,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你看我现在过得多好啊,这宫里除了太后和皇帝,就是我最大了。就差不能呼风唤雨了。”

  许娘子被她哄得破涕为笑:“对对对,我儿现在是太妃了,我就说我儿有大福气的。”

  刘清流进宫的时候才三岁多的两个弟弟,现在都十岁了,已经有了小少年的俊秀挺拔,脸红红的和三岁后再也没见面的姐姐见礼,一个神采飞扬,一个文质彬彬,刘清流很是喜欢,拉着手询问半天,很快就不再拘谨了。大弟刘清寒,显摆的给她打了一套拳,小弟也做了一篇文给她看,一家人又看了一会儿在襁褓里的婴儿。

  大弟戳了戳脸蛋:“小娃娃是我外甥哩,以后要叫大舅啊。”

  许娘子忙拦住:“这是敬王爷呢,不得鲁莽。”她的外孙是个王爷啊,想想都神奇。

  好吧,还有个外孙是皇帝呢,不过这个就没敢想了。

  刘清流:“再是王爷也还是外甥,大弟来给抱抱,将来你可以对他说,小时候还抱过他。”刘清流笑着将襁褓塞在小少年怀,看小少年快僵住了,哈哈笑起来。小娃儿也配合的哈哈哈,把他大舅笑的脖子都红了。

  斯文的小舅倒是很熟练的抱着襁褓,颇为傲然的看着他哥。

  刘大舅愤然:“我知道了,你一定事先练过了。”他弟最奸诈了。

  刘小舅微微一笑:“是啊,我早就找刘婶子练过了。”为了这一天,他准备好久了,谁像他哥这种只长肌不长脑子的莽夫啊。

  十岁的刘大舅顿时蔫吧了,看着弟弟熟练自如的抱着小外甥,差点哭出来。

  他以后一定也要多练练。

  后来,刘大舅抱外甥可熟练了,敬王爷几乎从小就在大舅的肩膀上长大的。这是后话。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又吃过饭,大小男人就被领着去见了皇帝和太后,许娘子留下来陪着刘清流,然后刘清流就发现许娘子欲言又止,就屏退了众人。

  许娘子脸色沉重,再三检查了房内外无人,才拉着刘清流到里面去说话。

  刘清流差点被她娘弄得心惊肉跳,都不敢问了。

  许娘子压低声音:“囡囡,你,李腾空你还记得吧?”

  刘清流:“当然记得啊,我这是怀孕生孩子,又不是失忆。”一孕傻三年这事,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许娘子捂住她嘴:“憋胡说咒自己,呸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

  刘清流差点说自己不是孩子了,不过看她娘惊怕的样子,就算了。

  许娘子叹口气:“我也喜欢那孩子,要是你没进宫,那真是良配。指不定还是我们高攀呢。”黯然了一会儿,刘清流没说话,她对李腾空倒没有什么男女之情,或者说,爱情什么的,她经过了这么一个宫廷生涯,基本就没期待过。

  许娘子握她的手:“这些说也没用了。我就是想说,恩,是你爹悄悄让我给你说的,他,他都是猜的,心里很不安。他,他觉得,他觉得……”

  刘清流看她娘说不出口的样子,无奈:“娘你是说李将军可能对我依旧有蒹葭之思吧?”

  就是恋慕,古人不像现代人,我爱你什么的。

  许娘子拍了她手一下:“这不是明摆着嘛。可我说的不是这个。”

  许娘子叹口气:“李腾空他养父是大将军你知道的吧?”刘清流点头,现在李腾空也是大将军了,他养父战死了。

  许娘子:“朝堂的事我们平头百姓不清楚,那年大将军战死,边境失守,李腾空收拢残部,硬是扛住了第戎,收复了边关,将第戎打退了百里。之后扶棺请罪。”

  刘清流那时候正忙着最后给学生填鸭,准备面临未来被幽禁在后宫的生活,无暇顾及其他,只是偶然听宫人八卦说了几句,大将军战死的话,但战争离后宫太遥远,也没谁真聊这种事,她知道的并不清楚。

  许娘子:“李腾空回来后,皇上就没有让他再返边关,而是派了别的将军,他就赋闲在家,时常和咱家来往。后来,惊羽将军有恙,就保举他做了惊羽将军。”

  刘清流脑海里灯泡一亮,就想起那位拿着小。黄。书的宠御来,当然那位宠御后来殉葬了。当时说什么来着,惊羽将军换人了,什么年青俊朗之类的,原来换成了李腾空。

  她当时不愿意和这位宠御多话,很快就离开了,也没有打听这些。

  原来那什么侯世子是李腾空吗?

  刘清流:“我在深宫里,真没和李腾空有什么来往。”她以为她娘是担心发生什么宫闱丑闻呢。

  许娘子瞪了她一眼:“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谁担心这个。”

  许娘子郑重的说:“你爹说,你爹说,说,他怀疑李腾空和先帝之死有关。他那时候正在家里做客,丁香和铃铛就哭哭啼啼的回来了,当时他脸色就变了,你爹说,当时他那眼,他都怀疑是要去弑君。”

  许娘子抖了抖,大约想到了丈夫说话时的表情,自己也抖了抖。

  刘清流忙按她娘发颤的手:“别担心,没有这回事,先帝是劳累过度薨了的。”简称,精尽人亡。

  许娘子差点哭了:“没法不担心啊,你被打入冷宫,李腾空外边装得还好,但回来就和个困兽一样,他那时候都不回府了,天天在咱家,早出晚归的,有时候常常夜不归宿。不知道忙些什么,后来,后来皇帝就死了,哦,薨了。”

  刘清流觉得她爹娘想多了,这两者没什么关系嘛。就算李腾空是惊羽将军,有便利的条件搞刺杀或者宫变,但毕竟没有啊,皇帝是自己累死自己的。

  这是太医和皇后都承认的,不然干嘛还殉葬了一个宠御?本朝早就不殉葬了。

  许娘子颤声:“那要是,要是李腾空和太后,那啥,密谋了呢?”

  刘清流心里咯噔一下。

  国丧刚过,新君刚立,皇帝就下旨李腾空为大将军,远赴边关了。这么年轻,才二十多岁就成为大将军,这也是史无前例的提拔了,虽然看上去顺理成章,接掌其养父的军中势力,但也确实是破格擢拔了。虽然新君初立,确实会提拔一些官员,但这进阶也太高,只是在一片提拔中,才显得不是太明显。

  许娘子哭唧唧:“你爹说,那几天,李腾空白天晚上都没回来,他还以为是回府了呢。后来,后来他悄摸的打听,也没回府。”

  刘清流勉强:“男人嘛,应酬多,不归家也很正常。”

  许娘子并没有被安慰到:“然后,先帝就薨了。他就回来了。”‘

  刘清流能怎么说呢?说这是巧合啊,她爹娘肯定不信。

  送走了她娘,她想着她娘的话,忽然就低低的笑了起来。

  这是“你特么的抢了老子的心上人还不爱护,还糟践她想弄死她,老子先弄死你!”的剧情么?

  可她竟然没觉得可怕,还觉得有些ke爱呢。

  她果然在这个后宫大染缸里,变狠毒了呢。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