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花神娘子传 第四章:天蓬被贬(求鲜花,求收藏)

小说:花神娘子传  作者:欧阳如雪  回目录
  游仙子拿出小盒子,放在一块大石头上,手指一点,之前被吸进小盒子里的鲜果瞬间都变了出来。游仙子解下肩上的披风铺在石头上,两人并肩坐在上面依偎在一起。

  游仙子问:“方才我看到你和灵蛇还有天蓬元帅在一起聊天,你们是一路同来的吗?”

  “我是在天河边遇见他们的,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问问。来,我们喝酒吃果子。”

  两人在山谷里待到很晚,游仙子才送水仙回花神宫。回到花神宫时,妙音已在家中等候水仙多时。水仙不胜酒力,此刻已喝醉,一进门就对妙音说:“快给我铺chuang,我要睡觉,我头好晕啊。”

  “嗯,我这就去。”

  游仙子把水仙扶到chuang上,看着她睡着后对妙音说:“没想到水仙酒量这么小,三杯酒就把她醉成这样。你好好照顾她,我明日再来看她。”

  “仙子有事就先忙去,我会好好照顾姐姐的。”

  游仙子走后不一会儿水仙就醒了,妙音帮水仙换了件干净的外服,把换下的拿到外面去洗。这时候,妙雨跑来气喘吁吁地说:“不好啦!天蓬元帅醉酒后在宴会上捣乱,玉帝和王母娘娘要处罚他。你快让水仙子去找观音菩萨,让菩萨给天蓬元帅求情。”

  “啊!竟有这事?我这就去告诉姐姐。”

  水仙在屋子里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不等妙音进屋就起chuang了。她慌忙穿上鞋子,急急忙忙走了出去,对妙音说:“我现在去找菩萨,一会儿就回来,你在家等我。”

  水仙脚尖一点地,飞到了空中。妙音看到水仙飞走,忙对着空中大喊:“姐姐路上小心,你刚喝过酒别飞那么快。”

  空中飘来水仙的回声:“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我刚才是装醉的,我只是想让小游送我回来而已。”

  观音菩萨殿在花神殿的东面,从花神殿到那里要穿过云霄宫和天河才能到。水仙心里着急见菩萨飞得好快,耳边风声呼呼,一座座宫殿从她眼前掠过。

  水仙刚飞过天河,看到几位天兵押着天蓬正往投生台的方向走。她急忙追了过去,一个转身落在了几位天兵的前面,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元帅哥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们为何要用绳子绑着你?”水仙问天蓬。

  “水仙妹妹,你怎么来了?”

  这时,一位天兵冷笑一声说:“水仙子,你今日没去参加宴会,没听说天蓬元帅做的丑事。他见嫦娥姐姐漂亮,喜欢上了嫦娥姐姐。醉酒后尾随嫦娥到了广寒宫,趁四下无人对嫦娥姐姐动手动脚,调戏她。若不是巡查的天兵听到嫦娥的呼喊声,跑过去救了嫦娥,还不知道天蓬元帅会对她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天蓬气呼呼的对水仙说:“仙姑妹妹,别听他瞎说,调戏嫦娥的是那两位巡查天兵,救她的才是我。嫦娥在宴会上给我敬酒时,不小心把头上的发簪掉到了我的脚下。我去广寒宫是给她送发簪的,刚好遇见两个天兵调戏她,我上前阻止他们救下了嫦娥。谁料,那两个无耻之徒恼羞成怒,反咬一口,诬陷是我调戏嫦娥仙子。”

  “原来元帅哥哥是被冤枉了,那嫦娥仙子为何不给你作证?”

  刚才说话的那个天兵,此刻又冷笑几声说:“他才不冤枉呢,荷花仙子亲眼所见他抱着嫦娥,嫦娥的衣服都被他扯破了,他还偷偷摘下了嫦娥的发簪,留着日后把wan。”

  天蓬狠狠地瞪了那天兵一眼,怒吼:“你瞎说,嫦娥的衣服是在宴会上跳舞时,不小心被别的仙子踩破的。她回广寒宫换衣服,路上被天兵追逐戏弄,慌忙之下失足摔倒,眼看就要落入旁边的水池,还好我及时飞过去抱住了她,她才没摔倒落入池中。”

  水仙安慰天蓬说:“元帅哥哥别急,我这就去找嫦娥仙子,让她去玉帝面前为你作证。”

  天兵拦住水仙说:“晚啦,本来玉帝打算暂时关押他,等嫦娥换好衣服回到瑶池,问明白是怎么回事再决定是否处罚他。谁料,你的元帅哥哥拒绝被关押,动手打伤了天兵,还用法术炸毁了议政宫,又跑到灵芝园吃了王母娘娘种的万年灵芝。玉帝和王母娘娘很生气,下令贬天蓬元帅下凡,什么时候他在凡间立下大功才让他重回天庭。”

  “元帅哥哥,真的是这样吗?”

  天蓬点点头说:“哎!都怪我脾气暴躁,一生气闯了祸。当时十几个天兵追着我打,我用掌风想赶跑他们,没想到出手太重把议政宫给炸了。后来我慌不择路跑到了灵芝园,不小心碰掉了一棵灵芝草,我感觉扔了可惜就把它给吃了。”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如果我不和小游去后山玩耍,如果是我去给嫦娥仙子送发簪,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哥哥你也不会贬。”

  “妹妹不必为我难过,玉帝没有收回我的法力,我到凡间还是神仙。不就是下凡嘛,许多神仙想下凡还没机会呢,我这次正好能去凡间好好玩玩,等有一日我回到天庭再去花神殿找你叙旧。”

  “既然这样,我送哥哥一程吧,我陪你去投生台。”

  水仙陪着天蓬来到了投生台,天蓬扭头对后面的几位天兵说:“我有一件事要嘱咐水仙子,你们先回避一下可好?”

  “好吧,你们有话快说,反正到这里了,我们也不怕你会跑掉。”

  天蓬见天兵们走远了,从手上摘下一枚扳指放到水仙手里,小声对水仙说:“这是我的法器,名叫血灵珠,是用来控制天河水流的。你我结拜一场,我信得过你,我现在把血灵珠交给你保管,你只要往珠子上滴一滴你的血,它以后就会听你的话。你戴上它以后想让河里的水往那里流,水就会往那里流,想流多少就流多少。”

  “我以前见过哥哥做法,记得你还念了一句口诀,那口诀是什么?”

  “那句口诀其实根本没用,我是为了糊弄灵蛇和蚌姆才念的。记住了,真正能控制血灵的是你的血和念力。

  水仙接过血灵珠说:“元帅哥哥放心,你的法器我一定会替你保管好,等你回来了我再还给你。”

  “嗯,那有劳妹妹了。还有,你一定不要把血灵珠交给灵蛇和蚌姆,因为他们两个并不和睦,两人当中不管是谁得到此物,另一个必然会来争夺,说不定他们会因此反目成仇,血战一场。”

  “哥哥的话我记住了,我一定亲手保管血灵珠。”

  天蓬慢慢走到了悬崖的最边沿,望着悬崖下白茫茫的云海毫无畏惧之色,好像他不是要去凡间吃苦而是去人间玩乐一样。他微笑了一下,当着水仙和几个天兵的面纵身跳下了投生台,瞬间淹没在云海之中。

  几位天兵都走了,只有水仙还坐在悬崖边发呆,久久舍不得离去。她望着白茫茫的云海心想,天蓬哥哥心底善良,今日蒙冤下凡,但愿他能投个好胎不用受那么多苦。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