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逆天殉葬皇妃 第四十三章 幸运劳苦功高

小说:逆天殉葬皇妃  作者:开心未央  回目录
  蒿草哭得泪眼模糊,嗓子都哑了,而且还在哭。她最无助的时候就是蔚月华喝了毒酒的时候,与她相伴十几年的人去世了,她又回到了孤苦无依的状态,那时幸运竭尽全力帮助她,她早已对幸运产生了无与伦比的的信任和依赖感,谁知道幸运就这么没了!

  “呜呜……小姐,好日子才开始,幸运就挂了!他的名字叫幸运,其实遭遇一点儿也不幸运,他该叫不幸才是……呜呜……”

  “呸呸!谁肯叫不幸?太丧气了!”蔚月华顾不上哭,进了书房翻找星级功法。

  蒿草跟到书房,又一次跟蔚月华说起幸运的劳苦功高。

  蔚月华喝了毒酒时,幸运打听了无数人才知道蔚佰谦家里有一粒还魂丹。他担心蔚佰谦不会卖给蔚月华的人,便让蒿草拿出价值三万两银子的首饰送给了广川王巴家茂,请巴家茂出面买蔚佰谦的还魂丹。

  听说巴家茂要买还魂丹,蔚佰谦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当初为了救他儿子买的还魂丹,没想到买回来时他儿子已经断气了!这一粒还魂丹被蔚佰谦供在他儿子灵前,不能卖!

  巴家茂无功而返,幸运便跪在巴家茂院子里磕头,请巴家茂再去买一次——直到脑门都磕破了,又青又紫。那时候幸运有生命危险,只需要骄横跋扈的巴家茂一个不耐烦,幸运就会人头落地。

  庆幸的是,巴家茂感到蔚佰谦不给他面子,越想越气,真的又去了蔚家。

  身为巴家皇族的一员,愤怒的巴家茂让胆小鬼蔚佰谦感到害怕,终于交出了还魂丹。

  然后,巴家茂宣称防范有人打殉葬妃子遗产的主意,派人保护蒿草,帮蒿草搬家,其实直接将价值五百万两的首饰搬进了他自己家,那是要给蔚佰谦的还魂丹钱。

  当时都城内外好多人都等着打劫蒿草,因巴家茂出手,手无缚鸡之力的蒿草才保住了剩余家产,换成了化金水和怡心小筑。

  “您那时的遭遇太惨了,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幸运义愤填膺,豁出命也要救下您这个被人谋算了一生的可怜人。您千万别听白牧野挑拨,怀疑幸运别有用心。”蒿草因为这事对白牧野的意见大得惊人。

  “比还魂丹还要难得的一百零八转回生丹当然要用在值得的人身上,白牧野询问清楚是正常的,不是挑拨。”蔚月华说道,“你刚说的这些我早就听你说了无数次了,幸运豁出命来救了我,我会好好待他。不过他不是看我可怜才义愤出手的。当时全安定帝国都认为我可怜,可是他们帮我了吗?没有!只有幸运出手了——另有原因。”

  蒿草很担心:“难道您也认为他别有用心?”

  “他对我没恶意。但是刚认识不久就豁出性命救一个不相干的人,可能是因为贺兰惊宸。哦,白牧野说那是我母亲。”

  蒿草疑惑半天,回忆——

  幸运看见贺兰惊宸的通缉令,心情就不好了。

  在昌泰帝陵,听见白牧野说惊宸姑姑,幸运就喃喃自语,陷入自己的思绪。

  巴天下也要通缉贺兰惊宸,幸运忿忿不平……

  蒿草恍然大悟,一拍大腿:“对!绝对有可能!您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了……您不会怪他将您当成您母亲的替身吧?”又担心起来了!她可记得清清楚楚,她家小姐怀疑昭泰皇帝将她当成替身时,认为是奇耻大辱!

  蔚月华摸摸她的额头,没发烧啊:“你怎么多愁善感了?难道是哭傻了?各种担忧,这可不是你的风格。我怎么会怪幸运?昭泰皇帝怎么能和幸运比?不管他因为什么救我,他都是世上唯二的对我好的人之一啊——另一个是你。好了,别打扰我找书。”

  蒿草放心离去,蔚月华继续书海奋战。

  公孙美婀的身手使她意识到,就算再修炼几百年的古武也不是公孙美婀的对手,所有的希望全在星级功法上了。

  竹楼里的书房大得很,无数本书,连续几天不眠不休看书,蔚月华总算将星级功法全找出来了。

  然后就坐在那里自责后悔,只怪她以前没见过像公孙美娥这样的对手,加上对古武的感情,使她死死抱着古武不肯放手,认为小世界加上古武,足以让她笑傲江湖,却不知道面对公孙美婀,古武根本不起作用!

  事实上白牧野也能一袖子拂死她!只是白牧野不想杀她而已。

  现在她明白了,可是也付出了惨重代价,幸运死了!进来之前她还看过幸运,还是没气儿。

  还魂丹能救活还有一口气的人,而幸运早就断气儿了!不知道白牧野给幸运吃的一百零八转回生丹有没有用。

  蒿草一直在屏幕前打坐,随时关注着外面的幸运。

  蔚月华走过去问她:“白牧野怎么救治他的?”

  “就是一开始给幸运吃了一颗丹药!自从您回来了他什么也没干!呜呜……”蒿草放声大哭,“您看他拉长着一张脸,很发愁的样子,他会不会治不了啊?幸运真的死了!他帮了我们那么多……呜呜……”

  蔚月华从小世界出去仔细查看,发现幸运仍然没有气息,但是身体温暖,rou软。

  这使她产生了巨大希望,幸运已经死了几天,按正常状态应该浑身冰冷,身体僵硬甚至腐烂,可这些现象并没有在他身上出现。或许,真的还有指望?

  白牧野说吃了一百零八转回生丹,幸运就死不了的,可是,现在也没活啊!

  蔚月华耳中回响着蒿草的哭声,心里想着,一个人死去的时候,听听他亲人的哭声就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很重要,比方说一个家庭的顶梁柱死去总是伴随着哭声震天,而那些无足轻重的人死去,基本没有什么哭声。

  白牧野果然愁眉苦脸的,不过还是安慰她:“你不要难过,虽然我暂时没有救醒他,不过他也很难死的,只要能维持住这个状态,以后我会治好他。”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