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嫡女如嫣 第八章 蒹葭何意

小说:嫡女如嫣  作者:花泪溪  回目录
  因为昨天的事情,所以第二日早上白双嫣跑完步后直接沐浴更衣,喝了白粥就去了何韵那里。

  那边何韵才刚刚开始用早饭,看到白双嫣后放下筷子,“嫣儿今来得真早,可用过早饭了?”

  “用过了。”白双嫣向她行过礼后,走到她身旁李妈妈的位置,“李妈妈,让我来吧。”

  李妈妈并不推辞,把手中的筷子递给她,白双嫣一边给何韵布菜一边说道:“娘,以前都是别人给女儿布菜,今个呀还是女儿第一次布菜,这第一次呀就给娘了。”

  闻言何韵笑了起来,“哎呦,那我这个做娘的,是不是要好好谢谢我女儿的恩宠?”

  何韵平日十分端庄,这还是众丫鬟们头一次看她讲玩笑话,不由捂嘴偷笑起来,却害怕被罚,赶紧忍住了。

  “娘,您这是在打趣女儿呢。”白双嫣虽然嘴上撒娇,却给何韵盛了粥。而何韵也没斥责下人,看得出她心情十分要好。

  早饭便在欢笑的气氛中结束了,白双嫣因为跑步后没有休息,跟何韵说话的时候不停打着哈欠。

  “怎么了?可是晚上没有休息好?”

  白双嫣摇头,“只是早上起来得早罢了。”

  “你早上起得那么早做什么?”

  白双嫣却笑而不语,看她不说话,何韵便转头看向绿珊“小姐早起做什么?”

  而绿珊先是悄悄看了一眼白双嫣,看她并未反对才开口回道:“回夫人的话,小姐每日早起,都在院子里跑步呢。”

  “哦?”何韵看着白双嫣,“嫣儿这是做什么?”

  “娘。”白双嫣立刻拉住她的手,“女儿只是不想继续这样下去了,听说跑步可以瘦下去呢。”

  “那也得睡够了才行啊。”何韵心疼得抚,摸着她的手,“要不你以后早上别过来请安了。”

  “这怎么行…”

  话音未落,就看李妈妈从外面走进来,“夫人,二小姐、三小姐、四小姐过来了。”

  “她们三个今天还一起来了,让她们进来吧。”

  “是。”

  就看李妈妈退出去,接着白双蕊、白双茹和白双琳陆续进来,对着两人行礼,“见过母亲,见过大姐姐。”

  “你们倒是约好了。”何韵的目光一一扫过三人,最后落在白双茹脸上,这么多年来她们三人都不曾一同来给自己请安,今个怎么就奇了怪了,再看白双蕊那惊讶的目光,也就明白了几分。

  白双茹似乎察觉到何韵在看自己,便回道:“女儿在过来的路上碰到了二姐姐和四妹妹,所以就一起过来了。”

  而何韵听了这话收回目光,这个白双茹,有些不太安分了。就她那点花花肠子还想在自己面前卖弄,实在是太天真了。

  白双嫣倒是起身开始给何韵捶背,也不和三人搭话,反正白双蕊她是不稀地搭理的,白双茹又是个能装的,只有白双琳,今年才十一岁,文文静静的,平日内向的很,除了来请安以外就是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做女红。

  “最近书读的如何了?”难得四位女儿都在这里,何韵便问道。以前她都不问白双嫣这样类似的问题的,生怕她生气,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果然,白双嫣手下的力道连变化都没有,反而率先开口回话:“女儿最近刚刚读完了《诗经》,正准备读《女戒》。”

  “恩。”何韵对她的回答颇是满意,倒是白双蕊一脸的不服气,“大姐姐,这么巧呀,我最近也在读《诗经》,不如我来考考大姐姐如何?”

  她是认定了白双嫣是在撒谎,也不想想白双嫣如今和以前已经判若两人。

  还不等白双嫣回答,门外就声音,“看来这热闹的很啊。”

  说话间就看到白文思走了进来,身上还穿着朝服,众人同时向他行礼,“父亲。”

  “老爷。”

  何韵行过礼后,起身走到白文思身旁,“老爷怎么今日回来得这么早?”

  “早朝无事便早早退朝了,这不就说过来看看,嫣儿,过来坐到爹旁边来。”

  “是。”白双嫣乖乖走过去,坐在白文思身旁,虽说模样未曾变化,但是那通身的气派果然不同。

  白文思眼中不由露出了欣慰,“方才听你说读完了《诗经》,既然蕊儿也在读,不如爹就来问你们几句如何?”

  “那女儿可要好好回答了。”白双嫣说着看向白双蕊,“二妹妹,这次别怪姐姐不让着你了。”

  意料之中,白双蕊被她的一句挑衅激起怒火,她刚想指着白双嫣好好羞辱她几句,却被白双茹悄悄扯了扯袖子,顿时回过神来,只能忍着怒气露出一个难看得笑容,“大姐姐说笑了,妹妹也定当全力以赴。”

  “好,那我就先问一句,‘所谓伊人’的下一句是什么?”

  “在水一方!”白双蕊抢先回答,而后她得意洋洋地看了白双嫣一眼,她就知道白双嫣是在装模作样。

  白双嫣依然微笑着,只当看不见白双蕊的眼神。白文思听后点点头,“那么这两句出自哪篇文章呢?”

  “蒹葭!”白双蕊再次答出来,这下她有些飘飘然了,教书先生都说了,白双嫣是朽木不可雕,平日除了吃就是睡,还不如猪,好歹猪肉能吃。

  白文思赞赏地看着白双蕊,“不错不错。”虽然他没有夸奖白双嫣,却也没有批评她,“那这《蒹葭》讲的又是什么?”

  “这…”白双蕊有些说不出来了,她实际上是知道的,《蒹葭》讲的正是男女之间的爱情,只是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对男女情,爱实在是难以启齿。

  “是…”

  “是男女爱情!”白双蕊一看白双嫣开口,心里一急之下便急忙说出了答案,只是这次白文思并没有看她,反而是把目光转向了白双嫣,“嫣儿,你要说什么?”

  白双嫣笑着看向白双蕊,“二妹妹说,这首诗讲的是爱情?”

  白双蕊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一对上白双嫣,一心只想求胜,“怎么?难道大姐姐认为我说的不对?”

  白双嫣没有否认他,而后看着白文思,“爹,女儿认为《蒹葭》是怀人诗,有人认为作者在思念恋人,诗的主旨是写爱情,就像二妹妹所说。有人说是诗人借怀友讽刺秦襄公不能礼贤下士,致使贤士隐居、不肯出来做官;也有人说作者就是隐士,此诗乃明志之作。诗中并未明确显示男女恋情,况且“伊人”是男是女也难判定。说它是讽刺诗则更无根据。因此,女儿觉得这“伊人”是作者所敬仰和热爱的人,至于是男是女,那就难说了。”

  这一番话听得屋内所有人都愣住了。白文思目光中不由露出诧异,然后更多的是赞赏。

  “姐姐这话难道是在否认先生?”白双蕊回过神来,看到白文思的目光后,心里不由气愤起来,“是不是姐姐认为自己比先生还厉害了?”

  “妹妹这说得是哪里的话?我可从未否认这诗讲的是男女爱情一事,况且先生当时也只是说这诗有这一方面的感情,并未明确这个答案,我怎么就是否认先生,妹妹的意思,是姐姐我目中无人了?”

  一席话堵的白双蕊顿时哑口无言,她根本没办法反驳,而且白文思那样子,明显是很同意白双嫣的话。

  “确实,这首诗自古以来就争议不断,虽然大多数人都拿它当做,爱情诗,不过这并不能确定。”白文思终于开口,“嫣儿,你学得不错,爹得好好奖励你一番,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或者是想吃的,想玩的?”

  一旁的白双蕊气得脸都歪了,她最近正好想要新头面,只是实在没那么多钱,偏偏白双嫣这次瞎猫碰上死耗子,真是让她气恼。

  她到现在还是当白双嫣就是以前那个白双嫣呢,然而白双茹却不这么认为,果然和她的丫鬟说的一样,白双嫣一夜之间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以前的她,绝对不可能有如此才智。

  只见白双嫣摇摇头,“爹,女儿什么都不想要,女儿就想出门一趟。”

  “好!爹答应你,这就给你安排下去,明日你就出门去吧。”

  白双嫣没想到白文思竟然这么爽快地答应了,还有些惊讶,“爹不问问女儿是去哪里?出去做什么吗?”

  “你已经有两三年不曾出过门了,如今想出去散散心也是不错的。你放心,爹会给你安排好护卫的,还让绿珊和红釉带上几个丫鬟跟着。”

  即是如此,白双嫣便不多说了,她轻轻点头。见状,白文思便看向白双蕊三人,“好了,无事就都回去吧。”

  “是。”那三人只得行礼告辞,尤其是白双茹和白双琳,今天过来连话都没有说上。

  等那三人离开,白双嫣也起身行礼道:“爹,娘,女儿今日起得早,这会有些累了,就先回去了。”

  “好好好。”何韵知道她困了,也不留她,“路上小心些。”

  出了何韵的院子,绿珊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小姐,您今天真是太厉害了!”

  白双嫣也心情颇好,不过似乎并不是因为白文思答应了她明天可以出门的事。“绿珊,你今天做的很好。”

  绿珊一愣,不太明白她的话,“小姐所指何事?”

  “那时候母亲问你我为何早起时,你看了我的意思之后才回答的吧。”白双嫣那会虽然没有看她,却知道绿珊在一瞬间向自己投来目光。

  “是。奴婢是伺,候小姐的,凡事都要听小姐的。”

  这一点很得白双嫣喜欢,或许是因为她前世的身份吧,白双嫣认为做手下的,绝对要服从主子的命令。

  “如果那时候我不愿意告诉母亲事实呢?你打算怎么回答?”

  “就说小姐夜里水喝多了,早起去如厕了。”

  白双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过这也确实是个好说法。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