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穿越金朝之嫡女如嫣 第12章 俊朗神医

  

  第二日绿珊起来的时候,意外的发现白双嫣竟然还没有起chuang。

  “小姐今早不去跑步了?”红釉端了一盆新的冰块进来,最近天气越来越热的,房间里的冰块化的是越来越快。

  绿珊轻轻摇头,正说着便听内室传来动静,接着白双嫣的声音响起,“绿珊。”

  跑步还是要继续的,白双嫣打了个哈欠,喝完碗里的白粥,都怪昨晚自己太高强度的训练,她现在浑身都十分酸痛,只不过上辈子白双嫣体验了太多次这样的感觉,所以她只是让绿珊自己揉揉腿揉揉胳膊,“我先去一趟母亲那里,然后再回来跑步。”

  一连几天,白双嫣每晚都去后院练剑,但也不能一直不让绿珊和红釉守夜。最后她思索半晌,叫来这两人,还是把这事告诉了她们。

  果然,她说完好一会后,那两人才缓缓回过神来,“小姐,您说,您晚上在后院树林,练剑?”

  “小姐,您是不是没睡醒?”红釉转头看了看外面的大太阳,“还是奴婢没睡醒?”

  “好了。这件事不许告诉别人,听到没有,任何人都不可以,包括母亲和父亲。知道了吗?”

  绿珊突然恍然大悟地拍了一下红釉,“怪不得小姐最近早上起来的迟一些,原来如此!”

  白双嫣揉揉眉头,当然知道这对她们两人来说实在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事。“绿珊,红釉,你们听到我的话了吗?”

  “什么,小姐,您刚才有说什么吗?奴婢什么都不知道。”绿珊突然一脸疑惑,“小姐叫奴婢过来是要说什么事?”

  白双嫣一愣,然后满意地点点头,很好,既然如此也就不担心这事会泄露出去了。

  又过了半个月,这日晚上她刚刚沐浴完,绿珊伺,候她穿上晚上练剑穿的便衣,突然惊讶地叫了一声:“小姐,您最近瘦了许多诶。”

  “是吗?”白双嫣自己确实感觉这几天轻松了许多,但是感觉还是没什么变化。

  “真的真的。”绿珊给她穿上衣服,“奴婢最近给您更衣的时候发现衣服大了许多呢,尤其是穿便衣的时候,你看,腰带都感觉长了。”

  白双嫣捏捏自己的腰,好像真的ròu少了那么一点,算来时间她开始跑步也应该有一个月了,效果似乎还是不错的。

  换了衣服,白双嫣在屋子休息了一会,最近她从书房中找到了几本医书,已经看的差不多了,听说有位神医可以靠针灸根治肥胖,可惜自己医术并不如毒术那么精通,否则还可以试一试。

  “呦,小丫头又来练剑了。”白双嫣刚到树林里,不知从哪里传来声音,低沉又充满磁性。

  是男人?白双嫣立刻提剑警惕地观察着四周,自从绿珊和红釉知道了她晚上练剑的事后,白双嫣就不让灵月再跟着自己过来了,她一个人反而还自在些。不过听这声音,肯定不是护卫了。

  白双嫣有三位兄弟,她同父同母的大哥,宰相府嫡子白凌羽,三姨娘所出的二哥白凌峰,以及二姨娘所出的三弟白凌恺。白凌羽和白凌峰都已经成家不在府中,白凌恺尚小,这么晚是绝对不会跑到这里来的,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

  不过是转瞬之间白双嫣已经思索完毕,要是现在去找护卫肯定是来不及的,而且这人说“又”,莫非自己之前来练剑他也知道?

  苏锦谦好笑的看着她变化莫测的表情,“是不是想偷懒了?”

  “敢问这位大侠,深夜造访,莫不是为了钱财?”白双嫣皱眉,若只是为了钱财那倒无所谓了,而且这人应该不是丞相府的仇家,否则这会自己肯定尸首分离了。

  能悄无声息地潜入丞相府的后院树林,他武功一定很高,所以现在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听了她的话,苏锦谦挑眉,“钱财?你看我像是缺钱的人吗?”

  话音刚落,白双嫣只感觉迎面吹来一股风,接着眼前一花,就看面前出现一人,身穿白衣,虽然样式简单,却看得出那面料价值不菲。

  等看到那人的面容时,她顿时愣住,那一瞬间她只觉得什么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仪表堂堂之类的词语根本无法形容眼前这人的容貌,如果实在要描述的话,可以说他俊朗得简直惊天地泣鬼神了。

  如此容貌,在金越王朝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了,但是白双嫣对此人并没有印象,不过要说金越王朝最为俊美的男子,那当之无愧是当朝苏太尉了。

  都说苏太尉明明刚刚弱冠,却十分厉害,否则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坐上一品大官的位置。尤其是他的相貌,没有哪个女人不为他倾倒,而且他如今还未娶妻,也没有纳妾,所以京中待嫁女子个个都春,心萌动,希望被这位苏太尉娶回家。

  眼前这人确实帅气,不过绝对不是苏太尉,人家堂堂太尉,会在大半夜跑丞相府后院树林看自己练剑?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

  不过她至少可以确定这人是没有敌意的。

  “那你不是为了钱财,又是为了什么?总不可能是为了劫色吧?劫色你也不能找我这种货色,多糟蹋你这幅好皮囊啊。”白双嫣倒是根本不害怕,反正就算对方是采花大盗,看到自己的脸估计就吓跑了。

  苏锦谦哭笑不得,她这是在贬低自己吗?不过确实也是,要说真正的采花贼,肯定是不会找她的。

  “你每晚都出来偷偷练剑,就不怕被护卫发现?”

  白双嫣撇zui,“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会随便跑来这里的。说到底你这人到底是谁啊?”

  “我?我就是路过而已。”苏锦谦耸耸肩,“白大小姐为什么要在晚上练剑呢?”

  “为什么?”白双嫣看了眼手中的剑鞘,“大概就是为了瘦一点吧。我可不想再被别人嘲笑了。”

  然而苏锦谦觉得这话像是在敷衍他,不过白双嫣也没有必要对他说实话,所以他并不是很在意,“恩,这么看来你确实比之前瘦了很多。”

  “之前?你经常我家后院树林?”白双嫣突然警惕起来,既不为财也不为色,那就是想去父亲书房了找什么重要东西了?

  前世的白双嫣经常干这种事,这么说来,这人很有可能是父亲的仇家。

  不过白文思在朝中一直都是德高望重的,并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仇家,所以白双嫣也不能确定眼前这人究竟是谁派来的。

  “别误会。”苏锦谦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能被人当成小贼又或是采花大盗,说出去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不过你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胖了这么多年,要瘦下来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奥。”

  “我知道。”白双嫣并不受这话的影响,毕竟他说得是事实。“但是还有一个月就是莫云蝶的笄礼了,我不想在众人面前出丑。”

  苏锦谦不由挑眉,“你要去参加她的及笄礼?我听说你已经两年不曾参加过宴会了。”

  “我如果继续躲避下去,这件事情不但不会被众人遗忘,反而会成为更大的笑柄。”白双嫣忽然握紧剑柄,前世她从未对将军府有过什么企图,只是想完成任务然后活的逍遥自在,可是最终结果呢,她还不是死在了莫成手下。

  苏锦谦微微一愣,不过想想也是,被京中百姓还有官家嘲笑了这么几年,普通女孩子早就寻死去了,她不过是不愿见人而已,但是心里那难受的滋味,也只有她自己才能知道了。

  “你想不想在那一天变得和她们一样?”

  “当然想了,不过那根本不可能。”

  “还有一个月时间,差不多了。”苏锦谦心里已经打好了算盘,“你想不想知道?”

  白双嫣并没有动,反而狐疑地看着她,“你有办法?”

  “有是有,不过需要你配合。”苏锦谦看她不动,“怎么,你害怕我对你做什么?”

  “我相信你不会对自己那么狠的。”白双嫣虽然不知道他会怎么做,不过现在也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了。“你说说,到底是什么法子?”

  “简单,你去取一张纸和笔来,我写给你。”

  纸和笔白双嫣身上都没有,自然是要回屋去的,不过这一来一回实在是太麻烦了,她便抬头又看向苏锦谦,“你跟我来,小心别让人发现了。”

  “去哪?”

  “我房里啊!”

  苏锦谦顿时愣住了,白双嫣转身走了几步,发现他并没有跟上来,回头一看那家伙还站在原地,“喂,你到底走不走啊?”

  “这三更半夜的,你我孤男寡女去你房中,这实在不妥吧?”

  白双嫣从未有过男女之情,这会自然也没有想到那么多,“就我这幅模样,能有什么不妥的,你别啰嗦了。快跟上,小心点。”

  说完她再次转身离开,苏锦谦勾起zui角,“放心,没有人会发现的。”

  白双嫣便小心翼翼地回了院子,只是在进去之前她左右瞅瞅,并没有发现那家伙的身影,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绝对跟着自己。

  于是她进了屋子,这段时间她都没有让人守夜,也就不担心绿珊会发现什么了。

  “原来这就是你的屋子。”她刚一关上门,苏锦谦的身影便出现在屋里,“离树林倒是ting近的。”

  “赶快说吧,你到底有什么办法。”

  “好好好,我这就告诉你,不过今晚只能给你写个方子,另一个法子,要等到明晚才行。”

  苏锦谦说着走到桌前坐下,扑了纸,拿笔蘸了墨,也不知在写些什么。

  白双嫣凑过去一看,他字也是极为漂亮,不过这写的怎么好像是药方?

  荷叶,山楂,乌龙茶…

  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白双嫣也在他旁边坐下,只听苏锦谦问她:“你最近都在吃什么?”

  “白粥和水煮青菜吧,然后就喝点茶。”

  “没有了?”

  “恩。”

  苏锦谦有些意外,倒也佩服她真的能坚持下来。他放下笔,把纸递给白双嫣,“你去抓这些东西来泡水喝,效果要比喝茶好多了。”

  白双嫣疑惑地接过,这其中有几味确实可以去shi气,但是对于她这种情况就不一定有用了。“你确定这个可以?”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

  “说的也是。”白双嫣收起纸,“至于你说的另一个法子是什么?为何偏要明晚才可以?”

  “这个嘛…”苏锦谦反倒卖起了关子,“需要一些工具而已,不过我今晚没有带。”

  白双嫣点头,“那这样吧,明晚还是三更,你来我屋中,到时候我就在这等你,如何?”

  “我说,白大小姐,你不觉得咱们这就像是男女夜里幽会吗?”

  “你幽会找我?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不过…”白双嫣突然奇怪地看着他,“你我素不相识,你这么帮我又是为何?”

  苏锦谦并未收起脸上的笑意,“为什么?这个暂且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你要相信我不会害你。”

  有了这个保证白双嫣也就放心了,“那么你总得告诉我该如何称呼你吧?”

  “恩…这个嘛,等我明晚再告诉你吧。今日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明晚我会带着东西过来,白大小姐在那之前准备好一盆滚烫的热水和干净的毛巾即可。”

  “好,我知道了。”

  那人说完,身影便消失在房间中,顺便还熄了蜡烛。接着月光白双嫣把放在桌上的剑藏了起来,今晚就先偷懒一晚吧。

  第二日清晨,白双嫣正在跟何韵绣花样,便听她问道:“嫣儿,既然是要去莫家千金的及笄礼,可有准备好了礼物?”

  “自然是准备好了。娘,女儿打算送她一根发钗。”

  “送钗子倒也可以,毕竟是及笄礼,以后就得戴钗了。不过你可要好好挑选,千万别到时候让人家看轻了咱们丞相府,毕竟莫家就那么一个女儿,这次及笄礼也是邀请了不少朝中大臣和皇亲国戚,我听说姑姑也给莫云蝶准备了礼物。”

  何韵所说的姑姑,自然是指当朝皇后了。

  “女儿明白。”

  现在白双嫣已经懂事许多,何韵也很放心,只是这次的事十分重要,容不得出一点差错,想了想她还是放下手中的针线,“要不你把钗子拿来给娘看看?”

  “娘,您就放心吧,女儿心里有分寸。”

  看白双嫣那信誓旦旦的样子,何韵只能不再多问,“那嫣儿可有准备节目?”

  “什么节目?”白双嫣疑惑地看着她,看起来是真不知道她的意思。

  何韵叹了口气,“到时候他们肯定会让各家嫡女大显身手,娘担心你…”

  原来是这回事,这个白双嫣倒是知道,不过就是一qun女孩吟诗作对唱歌跳舞罢了,对她来说都不是问题。

  “好了,娘,这还有一个月呢。到时候女儿绝对不给咱们丞相府丢脸。”白双嫣说完已经绣完了花样,“该吃午饭了,女儿就先回去了。”

  李妈妈送着白双嫣出了院子,进屋时就看到何韵坐在窗边沉思,她走过去收拾着桌上的针线,“夫人,小姐最近瘦了太多,就连样貌也俊俏了不少。”

  “恩,这是好事,可是我就怕她这样下去,弄坏了自己的身体。”何韵收回目光,“你说,我到底该不该放心嫣儿?”

  “夫人,老奴看小姐那样子不是在开玩笑,夫人若担心,咱们就多准备一份礼物,到时候以小姐的名义送给那莫家千金。”

  这倒是个好办法,何韵点头,“那你就这么做吧,至于那节目的事,我也不求嫣儿大放光彩引人注目,只要不丢了脸面就好。”

  白双嫣和绿珊回了院子,就看红釉从屋子里出来,看到她后走过来行礼道:“小姐,新衣服已经送过来了。”

  这一个月来,白双嫣的衣服已经全部做了新的,比以往的要小了一倍还多,五官因为没有那么多ròu,看起来漂亮了不少,这样的她在那qun管家小姐中虽然不是最出色的,但也不至于被狠狠嘲笑。然而站在和自己同样身高的绿珊身旁,还是对比出白双嫣整个人十分粗壮。不过现在这个结果,对于只进行了一个月的白双嫣来说,已经很满意了。

  她今日没有喝茶,而是把昨夜那家伙给自己的纸给了绿珊,让她按照上面的药材和剂量给自己泡水喝,不知道几天才会有效。

  半夜,苏锦谦果然如期而至,只不过这次他身上背了一个小箱子。

  “这是什么东西?药箱?”白双嫣好奇的打量着放在桌上的箱子,有些像药箱。却又不太一样。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苏锦谦打开箱子,侧开身体给白双嫣让出位置,“你看。”

  白双嫣凑过去一瞧,那一根一根放着的银白色的东西,可不就是银针。

  “银针?你拿它来做什么?”

  “当然是针灸啊。”

  “针灸…”白双嫣喃喃自语,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顿时瞪大了眼睛看向苏锦谦,“你该不会就是传闻中那个神医吧!”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