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养成之我的狐狸萌宠 第三十六章 一半明媚一半忧伤

  在鹿十三的想象里,女人的身体应该是美好而无暇的,可是这个背影,苏烟的背脊--该怎么描述才可以彻底形容出来他眼里所反射出来的画面?

  那是一节一节分明而突出的脊椎,整个背面仿佛只是覆盖了一层薄而透明的白色橡胶皮,两侧的肋骨亦是恨不得连骨头的问路都可以透过这层薄薄的皮肤而展现在人们面前,微凉的夜色里,她脆弱的皮肤生出成片的鸡皮疙瘩,然而这些并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苏烟背面上那复杂jiao错的丑陋疤痕,就像是用荆棘不断抽打,复合,接着抽打,撕裂,最后形成的疤纹,可怖至极!

  更瘆的是她的左边肋骨下面原本应该饱满的地方却深深凹了进去,一个巴掌大的碗口伤疤赫然在那凹陷之处贴合完整,鹿十三不忍再看下去,连带着不自觉的将苏沫拉近自己这边,让她将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不要再看下去了!

  苏沫却倔强的流着泪咬着牙望着苏烟,望着那个原本应该是在最美丽的年华里享受最美好的生活的苏烟那仿佛修罗地狱走出来的躯壳,那一刻她终于理解苏烟见到她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她永远也不敢忘记,苏烟见到她的时候第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她说:

  “苏沫,我的妹妹,我恨你。”

  若是没有见到苏烟之前,苏沫可能对于这句话不屑一顾,丝毫不痛不痒,记得当时她查到苏烟还是因为鹿十三,因为鹿十三的态度让她非常恼火,恼火之余又忍不住去找人查了他,就查出了他在警局的案底,顺着查,虽然很多资料被销毁了,却还是被她查到了这个叫“苏烟”的人,而当她看到当时留档的现场照片时,苏沫整个人更是惊讶的没办法,这个和她仿佛是在照镜子一般的存在在她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疑惑,她偷TouPai下照片,找到自己的父亲,没想到父亲的脸上也是满满的震惊,什么都没说就摇头离开了,苏沫知道,父亲不说就怎么都不会说的,然后过了几天后,父亲递给她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个地址,他说:

  “我知道总归瞒不住的,但我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苏沫,你记住,不论你怎么想,你永远都是我的女儿!”

  苏沫不明白,虽然已经隐隐猜到苏烟和自己的关系,但是她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让苏烟流落外面,甚至被关进精神病院。

  父亲给她的地址是离X市有段距离,却隶属X市的一个建在深山里的精神病院,美名其曰“圣泽康复中心”,里面关的都是一些“不能被放出之人”,当苏沫第一次找过去的时候,院里给出的答复是没有这个人,她无奈,只能扫兴而归,回去之后她很冷静的找到了自己的父亲,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说她想见到这个人,无论如何,她只想知道一个真相,苏老父亲看着苏沫,始终没有办法让自己一直疼爱的女儿失望,果然过了一个礼拜之后,苏沫再去圣泽康复中心的时候,有个戴着口罩的护士悄悄带着她来到中心深处的一个房间面前,打开病房的铁门就离开了,苏沫站在门口,看见一个纸片一般的人穿着一条到脚踝的连体长裙背对着她,透过病房里唯一的窗户--一扇上了铁栅栏的窗户看外面,安静的连呼吸声似乎都不存在了,苏沫问她:

  “你是苏烟?”

  乍一听到苏沫的话,那个背对着她的那个人整个人都止不住的颤抖,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极大的可怕的词语,她双手环抱住自己,颤抖着蹲下来,不住的小声说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

  我不要··不要··

  我··我自己来··!”

  话音才落,原本颤抖着蹲下来的那个人猛然在地上狼狈地趴着,从铁chuang底下TAO出一根铁制的荆棘细条,然后就开始往自己身上抽打,zui里还在不断的念叨着说道:

  “我听话!我听话!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鲜血将那人身上的白色纱裙浸.透,苏沫看的捂住zuiba半天说不出话来,面前这个疯子一样的女人,难道就是苏烟?她··可能的姐姐?

  直到面前那个疯女人的衣服都被她自己打烂了,苏沫才大声喊道:“够了!够了!”

  说完便转身离开,衣角却被人拉住,苏沫定定的回过身,一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面孔犹如一个空洞的娃娃一般望着她,她身上的血淅淅沥沥的流淌在脚下,迅速的凝结成块,她赤脚踏在上面,拉着苏沫的衣角,定定的看了她半晌,这才死死咬着自己的下zui唇轻轻地说道:

  “苏沫,我的妹妹,我恨你。”

  之前因为女人发疯苏沫并没有看清这个女人的面孔,所以当这个女人如此坦然的和她对视的时候,她才真正意识到,什么叫做“血脉之情”··她忍不住捂住自己的zui,害怕自己尖叫出来---这个人一定一定和她有某种关系,这种血脉的关系最直接的就是呈现在这两张相同的面孔之上,而躲藏在皮囊底下的则是两人相同的血脉里流露出的共同的共鸣!

  这是什么都无法抹掉的,来自同卵双胞胎的共鸣!

  而苏烟的话更是像一个诅咒一样将苏沫勒的喘不过气!她拼了命的将她带离这个疗养院,她有很多话需要问她,她将她带到一处私人宅邸,这是苏父在她十八岁的时候送给她的一个礼物,依山傍水,Si密性绝佳,阳台外面有一座小小的码头,码头上面树了一盏信号灯,苏沫第一次见到这里就爱上了这里,这里就像是她心灵的安全屋,所以理所应当,她把苏烟带来了这里。

  苏烟在这里的日子是沉默而忧郁,甚至于是病态的,往往半夜里,苏烟可能会掐着苏沫的脖子直到她差点死掉才满满歉意的松开手,也可能抱着苏沫静静地说上一整晚的“我恨你”,苏沫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往骄纵的她却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包容着苏烟,终于有一天,苏烟开口说话了,她说:

  “苏沫,你过得这么幸福,我真的很恨你。

  你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很恨你。

  你现在才找到我,我真的很恨你”

  “可是你是我的妹妹,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妹妹,我的妹妹,幸好你不是我”

  “幸好你过得比我幸福,幸好你不像我一样从一开始就被贩卖到了变态手里,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幸好你不和我一样,被人当做畜生一样养大,被恶心的老头当做最佳的‘玩具训练’,幸好你··幸好你不是我··”

  “你明明你和我长着同样一张脸,可你却生机勃勃的如同最明媚的阳光,而我就像那躲在yin暗角落最丑陋的蚯蚓,我羡慕你,我恨你,我恨不得将你的人生偷过来,苏沫,我和你换好不好?”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