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若能在一起天荒地老 第二十章

  1

  如果我可以做你的风,那我想在你的这片森林吹拂着。

  只可惜,我还不能。

  其实有些人能遇见,本身就花了余生所有的幸运,只是,能在一起,那就更好了。

  她和他,他和她,在这条路绕了太久,只是,只要绕的是圆圈,总会再相遇,再靠近,只可惜,没有直线,可能还要再慢一些。

  安小冉很早被莫辰逸叫到白小依的家,说是她不在过的有些不舒服,安小冉拗不过不过莫辰逸,所有只好很早就过去白小依的家了。

  安小冉也比平时更加的认真地挑选了一件衣服,因为莫辰逸说,他们要去爬山。

  小县有个很出名的爬山景点,所以无论什么时候人都是爆满的,今天也一样。

  顾林凡爬山很快,莫辰逸也有些不服气,也马上地往上跟紧,爬山一直都是顾林凡和莫辰逸喜欢的运动,所以,白小依为了附和他们的爱好也支持去爬山,那安小冉就更没有理由拒绝了,其实,安小冉有些恐高。

  “喂,顾林凡,等等我啊。”莫辰逸在后面追着。

  因为白小依和安小冉是新手,所以已经被他们甩到后面去了,白小依还是算快一点,但是安小冉有些恐高,所以爬的很慢,但白小依为了不落下安小冉,也陪着她慢慢爬着。

  莫辰逸意识到安小冉她们没有跟上来,就往爬在前面的顾林凡喊道:“喂,小冉她们还在后面呢,爬慢点。”

  顾林凡突然沿路返回了,速度超过了莫辰逸,莫辰逸没反应过来,当反应过来的时候,顾林凡已经穿过他了。

  “喂,你怎么那么快?”莫辰逸看着比他快很多倍的顾林凡,心里更加不舒服了。

  “这家伙速度见长啊,偷偷背着我练了吧。”

  当爬到越高的时候,安小冉看着离自己越来越高的地面,突然觉得眼前一片眩晕,似乎要掉下去的感觉,她尽量不敢再往下看,她得坚持住,只是在听到莫辰逸叫自己名字的时候她试图想回头看,可是一不小心看到了下面,突然一阵恐慌,突然有些落空,吓的她和白小依都叫了一声,顾林凡和莫辰逸听到了她们的叫声有点紧张地很快赶了过去,即使绑着安全带,也把安小冉吓的不轻。

  顾林凡回到了安小冉和白小依的位置,看到脸色有些发白的安小冉,说:“怎么了?”

  “哦,冉冉她刚不小心摔了一下,没事,有安全带呢。”白小依微笑着说,想表达她们没事。

  “我,我没事,呵呵。”安小冉没感说出自己恐高,其实恐高没人知道,只有自己知道而已。

  莫辰逸也赶了过去,说:“冉冉,你没事吧,你吓死我了你,你摸摸我的心,都快吓停了。”莫辰逸把身体移到了安小冉面前,开玩笑地说。

  “再乱说我可打你了啊。”

  “你别捣乱。”顾林凡对莫辰逸翻了一个白眼。

  “切。”

  “你什么可以正经点?”顾林凡一脸认真地说。

  之后,当莫辰逸把手shen.出去想去拉安小冉一把的时候,顾林凡却先前把手shen到了安小冉的面前。

  莫辰逸缩了缩眼前的手,刚刚的笑容也顿时在脸上消失了。

  安小冉看了看眼前顾林凡眼前的手,轻轻笑了尴尬地一下把手递了过去,顾林凡把安小冉拉了过去。

  这是你第一次向我shen.出你的手?

  安小冉用力地紧握了一下顾林凡的手。

  白小依能感受的到,自己的周围,自己站立的这座山,犹如着自己的世界,似乎快要崩塌了,一块一块,掉到了无尽深渊,无法再拾起。

  这是他潜意识先对安小冉shen手呢,还是你觉得这只是一个随机,你并没有想太多。

  是哪个呢?

  会不会是第一个。

  白小依抓了一下衣袖,不一会儿又松开了。

  顾林凡把安小冉拉过去的时候,又shen手到白小依的面前,试图也想拉白小依一把,白小依沉默了一会,终于还是笑着把手给了顾林凡。

  莫辰逸有些生气地握紧了拳头没有说话,继续往前爬着,顾林凡也说:“咱们继续往前爬吧,怎么样,你们没事吧?”

  安小冉摇了摇头,尽量不去看下面。

  “没事。”白小依尽量压制着自己的心情,说着。

  安小冉爬的越高一步,脸色就越开始发白,最后没办法,只好停住了脚步,蹲了下来。

  前面的人没有已经停下来的安小冉,只是后来莫辰逸回头想和安小冉搭话的时候,才发现蹲在远处的安小冉,莫辰逸急忙爬了过去安小冉的旁边,说:“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啊,小冉,你别吓我。”

  安小冉只是低着头摇了摇头,头发下面是一张苍白的脸。

  顾林凡也和白小依又返回了过去,顾林凡观察了一会,说:“你恐高?”

  安小冉抬头看了看顾林凡,眼前的顾林凡,离着自己的视线很远。

  “有点。”

  “一开始怎么不说?”

  “我,我,对不起。”安小冉咬了咬本已经就枯燥的zui唇。

  如果她说了,你是不是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了,但好像没有说,你也没有认真地把山爬完。

  距离山顶还有一段距离。

  就像我和你一样,还有一段距离。

  “没事没事,我们不爬了,我们回去吧。”莫辰逸担心地说。

  “对啊。”白小依从来都不知道安小冉恐高,她也没和自己说过。

  白小依不知道安小冉还有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就像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事是不能让安小冉知道的。

  “你还能站的起来吗?”莫辰逸扶着安小冉慢慢站起来,但是安小冉一看到离自己很高的地面,脚就开始发软,她站不起来。

  “我背你。”莫辰逸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把安小冉背了起来,一步一步缓慢地爬着,安小冉当时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一直沉浸在害怕中,所以本能地靠在看莫辰逸的后背上,她看不到顾林凡平静地可怕的脸,还有白小依欣慰下来的脸。

  安小冉已经不怎么记得自己怎么下去的了,只知道自己给打扰了他们的兴致,下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后来莫辰逸和顾林凡也回去了。

  2

  暑假过的很漫长。

  白小依被家里人逼着去补课,而安小冉还是和以前一样。

  安小冉看着仅有一点菜的冰箱,看着窗外炎热的天气,叹了个气。

  安小冉随便做了几道菜,她也吃不下去,吃了几口就放回冰箱冷藏着,她妈妈还在炎热的天气外面摆着地摊,为了还是自己的那点学费。

  安小冉突然想去找兼职,但这个小县的兼职很少,所以只能在家看着音乐台,看着屏幕里尽情挥洒着歌声的人们。

  顾林凡刚拿出相机,TaMa妈就进了房间,看到了拿着相机的顾林凡,顿时TaMa妈就火气三丈,说:“我说过多少次,你不要有当什么摄影师的想法,给我好好去学金融。”说完,TaMa妈就把相机抢了过去。

  “妈,你给我。”顾林凡不能容忍TaMa妈这样随意动他东西。

  顾林凡的妈妈似乎没有听到顾林凡的叫声,直接打开相机看着相册,除了看见美景,自然也看到了对着顾林凡笑着很灿烂的安小冉。

  “这是谁?”安小冉的妈妈翻到安小冉的那张对着顾林凡。

  “一个普通的同学。”

  “普通同学?整个相机你就一个女孩子的相片。”

  “妈,就是普通同学,你把相机还给我吧。”

  “林凡,你可真是让我心寒啊,你就不能好好听我的话吗,之前人家林梓米在的时候不好好把握机会,却被那个辰逸抢走了,你说她家条件多好,你现在随便和这个谁gao在一起,你是故意气死我。”

  “妈,你乱说什么呢。”

  “你这是在最重要的阶段,是不能随意谈恋爱的,况且谈也要门当户对的啊。”

  “你越说越过分了。”顾林凡实在看不下去TaMa妈一脸粉底味和说着难听的话,直接抢了相机就走了出去。

  顾林凡的妈妈越发越生气,说:“林凡,你去哪?你给我回来。”

  顾林凡越走越远,只隐约听到TaMa妈在后面呼喊着:“你这是要气死我,都给你爸惯坏了你。”

  莫辰逸一大早就打篮球打了一身汗才回来,TaMa妈看到回来的莫辰逸心疼地说:“哎哟我的小祖宗,你看你这满身的汗味,来这是妈我早就打好的果汁,赶快喝解解渴。”还一边说着一边给莫辰逸擦着汗。

  “妈,我不热,你别忙活了,我去洗个澡。”

  莫辰逸洗完澡后就收到顾林凡的短信:出来走走。

  顾林凡和莫辰逸散步在空旷的公园里,顾林凡手里还拿着相机。

  “怎么了?被骂了。”

  “明知故问。”

  “唉,你妈就这样,别太在意。”

  顾林凡拿起相机随手就拍,莫辰逸也进入了画面里。

  “我还记得那年这台相机还是我帮你保管过一段时间呢。”莫辰逸用脸迎着阳光面对着。

  “这是我爸送的生日礼物,也是我唯一最喜欢的一份礼物。”

  “顾林凡,你也是我唯一认定最好的朋友,所以以后还要保管相机的时候,尽管开口。”

  “突然那么ròu麻干嘛?”

  “扫兴。”

  顾林凡笑着摇了摇头,顺手又多拍了几张。

  “喂,顾林凡,给我拍好看点。”

  莫辰逸和顾林凡像着无法分离两个磁球,默默陪伴着对方许多年。

  从很小整天打架却还是会把最好的玩具给对方的男孩变到即使性格不一样但还是会和小时候一样把对方需要的东西让给对方。

  不管是当年喜欢的玩具。

  还是如今喜欢的女生。

  莫辰逸的世界似乎永远放晴却又好像是勉强把乌云吹走其实乌云还是存在的一样。

  顾林凡看着阳光下的莫辰逸笑的像刚绽放的花朵一样,自己的zui角也不自觉的往上扬起。

  3

  白小依的妈妈突然晕倒了,那个晚上白小依的爸爸出了差不在家,白小依第一个想到的是安小冉,白小依哭的很伤心,话都都讲的不清楚。

  安小冉依接到电话就疯狂地往白小依家跑,即使听到从她妈妈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大半夜你要死哪去?”

  死?

  也许吧,快了,如果再慢一点,可能就真的死了呢。

  安小冉一边跑一边打电话安慰着白小依,说先打120送医院要紧。

  她可以感受的到自己被闷热的风吹打着自己的背,被汗水shi透的衣服。

  安小冉似乎跑了一个世纪。

  跑了好久好久,脚快没知觉了。

  才发现,已经到了。

  安小冉陪着白小依去了医院,医院的走廊的人来人往,已经很晚了但还是很多人,有的排着队换针,有的打着点滴旁边还有家属开心地陪着聊天,当走到急症室时候,气氛却越变越紧张,紧张的人,紧张的空气,每一寸呼吸都是在期待医生的一句没事了。

  整座医院似乎已经被所有细菌感染。

  整座医院似乎笼罩着药水味挥之不去。

  气流直升天空,掺杂着飘荡的云,鞭策着整片天空。

  安小冉安慰着一直哭没停过的白小依,她第一次看到如此伤心的白小依,一直走的很顺的白小依已经很久没这么伤心了,白小依突然能够如切的感受的到安小冉父亲去世的那一刻的心情,那是有多害怕啊。

  时针缓慢转动着轮盘。

  直到医生戴着口罩从那充满浓重的药水味和消毒水味的急症室出来,白小依才停止了哭泣,冲到医生面前问:“我妈怎么样了?”

  “没事,只是脑供血不足引起的,患者心律失常,是心源性脑溢血,不过现在已经醒了,你们可以去看她了。”

  “我妈怎么会心律失常呢?”

  “后天性心脏病”

  “什么?”白小依有些站不稳了。

  “你放心吧,只要不剧烈运动注意休息,不要做刺激她的事,就不会太过于发作的,也不会造成死亡,况且患者只是轻微的,而且血压有点高,建议控制下血压。”说完医生推了推zui边的口罩,离开了。

  “哦,谢谢。”

  安小冉安慰着白小依,说:“没事的,走吧,我们去看看阿姨。”

  白小依和他爸爸通了电话,把钱打了过来之后说第二天会提早结束工作赶回来。

  躺在病chuang上看着很疲惫的白小依的妈妈,憔悴的脸,下垂的眉毛,干燥的zui唇微微闭合,慈祥的笑容似乎还挂在zui边。

  “妈。”

  白小依的妈妈看着眼睛通红的白小依,发出无力的声音说:“傻孩子,让你们担心了,小冉,你也来了。”

  “阿姨,你没事吧?”

  “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妈,你注意点身体啊,你真是吓死我了。”白小依摸着她妈妈消瘦的脸,哽咽地说着。

  “好了,妈没事,很晚了,你们快点回去休息,去吧。”

  “我们陪你吧阿姨。”安小冉为白小依的妈妈身上再盖了一层被子。

  “不用,你们快回去,很晚了,我等会睡一觉就好了,你们快回去。”

  白小依犹豫了一会,看着有些发困的安小冉,说:“那好吧,我们先走了,妈,你要好好休息啊。”

  “好,快回去吧。”

  由于太晚了,安小冉在白小依家睡。

  黑暗中的安小冉紧紧抱着因为害怕过度还阵阵发抖的白小依,就像几年前安小冉因为和妈妈吵架哭的发抖一样,白小依也是紧紧抱着安小冉。

  温暖是互相给的。

  温度是互相传达的。

  正是这些热量温暖着本已经发冷的身体。

  第二天,白小依和安小冉很早就买好了粥过去看白小依的妈妈,第二天白小依的妈妈脸色好了很多,脸也渐渐红润了起来,zui也恢复了昔日的血色。

  白小依的爸爸也赶了回来,一家人都围在了一起为恢复的病人而欢呼,医生说中午检查完血压就可以出院了。

  安小冉看着这个和谐的画面,很欣慰,白小依没有变的和自己一样,没有和自己一样突然失去了某个亲人。

  4

  还没过完的夏天,还在为夏天欢呼的知了。

  青春的片影在时间痕迹里播放着。

  谁曾沉睡在这炽热的湖水中?

  谁扬声说要用手抓住洒在脸上的那一抹阳光?

  是那位穿着白衬衫的他?

  还是绑着高马尾的她?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