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林宝 噩梦

小说:林宝  作者:甜瓜三明治  回目录
  林宝来了精神,凡是提高他爹爹的形象,他都不会放过,“是啊,我家院子里都是草药的味道,因为吃药,口中无味,爹爹就花重金请来了鸿聚楼的大厨来我家做饭…”

  林宝滔滔不绝的开始讲诉之前无忧无虑的美好生活。

  确实很美好,光奶娘就四个,身边的丫鬟更是不用说,寝食起居样样都以林宝的喜好而定,简直是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zui里怕化了。

  在这样的万般怜爱下,让萧镜觉得不真实。

  就算是再温和的人,也会对子女或打或骂,而然,李策从来没有。

  更重要的一点是,李策并不是一个和善的人,在萧镜的记忆里,他心狠手辣,却赤胆忠心。

  这样更让萧镜认定,李策之所以这般无微不至的照顾林宝,只因为他是他主子的儿子。

  林宝仍在幸福的回忆着,而萧镜却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林宝的美好生活就这样结束了,从此不会再有。

  如果让林宝知道,他的所有遭遇都是拜他所赐,会怎么样呢?

  “你恨皇上吗?”

  林宝“…”

  这个萧镜总喜欢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这让我怎么回答呢?你们又认识,难保你不会向皇上告状。

  林宝心中怎么想,脸上就表现出什么。

  萧镜看得明明白白,苦笑了一下。

  萧镜再一次的来到萧睿面前,道:“林宝是你的儿子?”

  萧睿面无表情,如死尸一般。

  萧镜失魂落魄的离开这里,静静的站在船头上,微风徐徐而过,吹得衣袖翩翩。

  薛穆最懂萧镜,挣扎了半日,决定开口道:“一切还未定呢,等到了京城,问问李策就知道了。”

  萧镜“…”

  薛穆又道:“真喜欢,就照着林公子的模样再找几个,天下长的像的人很多。”

  萧镜仍旧沉默。

  薛穆道:“也许真不是,主子,您想想,当年贤王并没有治罪,而是让他去美丽的江南过剩下的人生,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儿子留在身边,却让把所有责任都扛起来的李策带走?这不合理,李策可是满门抄斩啊,只有他一个人逃出,贤王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跟着逃犯颠沛流离。”

  萧镜终于缓缓开口,“当年的事情还没有稳定,而李策已经成功脱逃,想来那时候给李策更安全。”

  薛穆想了想,不再言语。

  萧镜静默了一会儿,才问道:“从李策家里带出的那些画可弄明白了么?”

  “没有。”

  萧镜咬牙道:“废物。”

  薛穆不敢吭声,半日才灵光一闪,道:“主子,可以问问林公子,或许他知道。”

  萧镜冷笑,“他家里的事情,恐怕都没有外人知道的多。”

  林小杨刚刚给林宝往上拉了拉被子,就感觉后面有人,连忙转身,只见萧镜面无表情的看着林宝,站在他身后的薛穆表情复杂。

  林小杨正要说话,只听萧镜命令道:“出去。”

  林小杨心中一震,看看熟睡的林宝,道:“少爷已经睡下了,请萧公子…”

  话还没说完,就让薛穆捂着zui往外拖,口中道:“我们主子找你家少爷有些事情,你在这里不方便。”

  林小杨一听,更是恐慌,狠命的挣扎。

  薛穆的力气太大了,让林小杨有一种错觉,会被对方活活的捂死,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萧镜坐在chuang沿边,一只手已经摸着林宝的脸颊缓缓的向下。

  林小杨被拖出去的那一瞬间终于开口叫出声来,只是什么都晚了,又来了两个人,将他绑了个严严实实。

  “大人,怎么处理?”

  薛穆为难的看着林小杨,许久才道:“先带下去,等明日再说。”

  “是。”

  林宝睡的香甜安稳,还做了个梦,梦见在萧镜的帮助下,他的爹爹沉冤得雪,又回到雁中——他们的家,过着从前的日子,完全不知此时的危险。

  萧镜摸着林宝的脸颊,光滑rou嫩,让人流连忘返,而后手指滑下来,大手扼住那修长白皙的脖子,喃喃自语,“你到底是谁?”

  “是不是姓萧?”

  “我们身上流着相同的血?”

  “你长的真好看,可惜永远不会属于我。”

  手上的力度慢慢的增大。

  “既然不属于,那就毁灭吧。”

  要捏碎细瘦的脖子轻而易举,而萧镜居然有些不忍,他长得太美了,真的下不去手。

  林宝突然间睁开眼睛。

  萧镜没来由的一紧张,手中的力度增大。

  林宝清澈的眸子带着水意,透出的光是那样的迷茫痛苦,因为是病体,只挣扎了几下,便没了气力,只用任人宰割的目光,模模糊糊的看着满脸戾气的萧镜。

  萧镜的手指在这样无辜的眼光中,不知不觉的松开了。

  林宝tan婪的吸着空气,紧接着猛地的咳嗽了一阵。

  萧镜将他搂在怀中。

  林宝渐渐的清醒,推开萧镜,“我刚才做噩梦了。”

  萧镜一愣,轻轻的摸着他的头发,“梦见什么了?”

  林宝怔怔的坐在那里,回想着梦中的光景,道:“原本是好梦,梦见你救了我爹爹,我们回到雁中。”说到这里,林宝停下来,怯怯的看着萧镜,不再说话。

  萧镜柔声道:“后来呢?”

  林宝从来没有体会到世间的险恶,既然是梦,说出来又何妨,便如实回答道:“后来,你不高兴了,就掐着我的脖子。”

  萧镜看着林宝脖子上的红印,道:“我怎么会掐你呢?”

  “跟真的一样,我感觉上不来气。”林宝眼角的泪水顺着精美的脸颊缓缓而下,道:“自从爹爹被抓了,我只要闭眼就会做噩梦,都是那么的真实,有时候我起来,还是缓一会儿,才知道那是梦,不是真的,我怕,怕极了,怕它不是梦。”

  萧镜满眼怜爱,“宝儿,不要怕,有我呢。”

  林宝道:“自从遇到你,我就再也没有做过噩梦,今天是第一次。”

  因为他就是他的噩梦。

  萧镜陪同林宝躺在chuang上,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睡吧。”

  这一夜萧镜失眠了,在这场战争中,他无疑是胜利者,但林宝的闯入,却没有胜利者本该有的喜悦和兴奋。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