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林宝 绝望

小说:林宝  作者:甜瓜三明治  回目录
  身体的痛,和心里的凉,让林宝全身抖的不停,惶恐的望着萧镜,他想问,他到底哪里又做错了?可喉咙里像是堵了个什么东西似的,什么话也说不出。

  萧镜抓住他的头发将林宝拽起。

  林宝呼痛,用手去掰萧镜抓他头发的手。

  此时萧镜的身上又有了强硬的煞气,让林宝害怕的要死。

  正在这时,薛穆刚好走过来,一看这场景,就知道林宝这个笨蛋又惹他们的主子生气,心中长长的叹了口气,本想再退回去,毕竟主子生气,他现在可不想去碰壁,可看到林宝全身抖个不停,脸上又惊又恐,还真是可怜,于是说道:“公子,马车预备好了,我们何时出发?”

  萧镜看着林宝全身瑟瑟发抖,脸色苍白的几乎透明,脸上挂满了泪珠,谁说梨花带雨是形容女子的,这不就是吗?

  萧镜看着这楚楚可人的模样,突然间心里的怒火就消了一大半,现在就哄吧,又拉不下脸面,于是放开林宝,抬脚就走。

  林宝看到萧镜的背影,不禁想起无涯山那次,他也是给他留着一个愤怒冷酷的背影,下意识的以为,萧镜又要丢下他不管了,于是顾不上疼痛,慌忙的追上萧镜,拉着他的胳膊,哀声道:“你去哪里?”

  萧镜深邃的眸子只看了一眼林宝,用力将他甩开,继续往前走。

  林宝在后面追,“我…我错了,原谅我吧。”尤其在黑夜里,这样的声音,更显得凄凉和无助。

  萧镜看也不看他,就带着人下了船。

  林宝的脚刚要踏出船板,只听他身后传来一句叹息声,“林公子,还是回来吧。”

  林宝转身,只见顺康手里拿着外套,满是怜惜的看着他。

  林宝哽咽道:“顺伯伯,我哪里又做错了?”

  顺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回屋吧,快下雨了,别淋着。”说完将林宝掉在地上的外套递给他,就转身离去。

  林宝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这里,四周又黑又静,仿佛自己在深渊中,凉凉的东西洒在他的脸上,林宝下意识shen手去摸,shishi的,便抬起头来,原来已经下雨了,他的脸上应该是雨水,不是泪水吧。

  话说林小杨听见雨声,却不见林宝回来,便撑着伞去接他,先去了萧镜那里,自然是不见人,以为林宝回去了,谁知回到屋里,黑乎乎的一片,这才着了急,在船上四处寻找,这船一共三层,跑的林小杨气喘吁吁,有个侍卫看的他跑来跑去,实在是可怜,好心道:“你去船头看看吧,或许你家公子会在那里。”

  林小杨对着那人弯了弯腰,算是道谢,就连忙跑过去,果然看见林宝孤身一人坐在台阶上,任雨水打shi了他的衣衫、脸颊和头发。

  林小杨用伞遮住了林宝,拍了拍他的肩膀。

  林宝抬眸,满脸都是悲伤之色,声音颤巍巍道:“阿杨,你来了。”

  林小杨shen手指了指屋的方向,意思是,下雨了,我们回屋去。

  林宝恍然若失的摇摇头,“我在这里等萧公子回来。”

  林小杨急了,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林宝愣愣的说道:“阿杨,你回去吧。”

  林小杨索性也坐了下来,他二人就在风雨中撑着一只伞,渐渐的林宝的脊梁越来越弯,几乎要将整个人抱成一只球。

  林小杨知道他冷,于是一只手拿着伞,一只手搂着林宝,这才发现,林宝的身上冷冰冰的,心里难受至极,却什么也劝不了,只能默默的陪着他。

  又过了一阵子,林小杨把伞给了林宝,转身回房去拿雨衣。

  林宝只呆呆的看着一处。

  马蹄声渐近,一辆马车缓缓的从远处驶来。

  林宝想立刻站起来,但全身僵硬,努力的使自己站起来。

  萧镜从车里下来一眼就看到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林宝,便气急败坏的三步并做两步的跑到他的身边,对着他怒道:“你怎么回事?在这里淋雨,病了怎么办?”

  林宝的眼泪一下子又溢出来,哆嗦着说道:“萧…萧公子,我错了,原谅我吧。”

  萧镜见他抖的厉害,不知道是冻的,还是被他吓的,走上去抹了抹他的脸,“你一直在这里等我?”

  林宝僵硬的点点头。

  林宝没有退路了,他怕萧镜生气,怕他从此不再理他,而不去救他的亲人。

  林宝甚至有时候在想,等他爹爹出来了,和萧镜说说,不让他做他的仆人,因为有时候的萧镜实在是太可怕了。

  林宝一直相信,他爹爹有这样的能力,他们能一起离开金陵城,回到雁中,过他们从前的日子。

  等到后来,林宝才知道,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萧镜握住林宝的手,发现跟冰块儿一样,便一把他扛在肩上往屋里走。

  到了屋内,萧镜把他放下,就开始si扯他的衣服,林宝是吓的连反抗都忘了,脑子是一片空白,傻傻的看着萧镜,像一只愤怒的猛兽。

  林宝连连往后退,直到腿碰到chuang边,整个人跌坐在chuang上,迷茫的看着萧镜,明亮的眼睛像一汪清泉,透彻见底。

  萧镜趾高气扬的看着他,一只拿起林宝的下巴,眸子里闪着不明意味的光。

  林宝缩了缩肩,道:“萧公子,你别生气了,我不该说先帝让位给弟弟。”

  林宝淋了一夜的雨,整个人都是shi漉漉的,脸色苍白的几乎透明,还好冷冰的雨水把他淋的清醒了,他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也知道萧镜为何这般生气。

  萧镜只一笑,突然间爬ShangChuangya住林宝。

  林宝吃惊,又不敢推开他,声音几乎哀求,“萧公子,你这样,我喘不过气的。”

  林宝这句话无意liao拨萧镜的不明之火,继续手中的动作,“你的衣服都shi透了,tuo了它别着凉。”

  林宝乖乖的点头,只是萧镜带着侵略性的气息,让他害怕,声若蚊鸣,“我…我自己来吧。”

  林宝对上他的眸子,吓的连忙将脸侧开。

  此刻的萧镜,像一头饿狼一般凶猛急躁,感觉要把自己吃了。

  萧镜摸在林宝细腻的皮肤上,突然就去亲林宝的zui唇。

  林宝吓的张口拒绝,却让萧镜的she头直接到他的口腔。

  林宝的脑子一片空白,待他反应过来时,觉得自己就会憋死,还好萧镜的zui唇移到他的耳朵上。

  这时林宝才开始拼命的挣扎,吓得再也忍不住的大哭起来。

  萧镜看得林宝哭的一塌糊涂,也慢慢的冷静下来,手指在他的红肿的唇上抹了抹,然后起身。

  林宝身上的束缚没了,立刻下chuang,胡乱把衣服穿上,也顾不上萧镜生不生气,就飞快的跑了出去。

  他不敢看萧镜,他怕萧镜看他的眼神,怕萧镜后悔不放他走,慌慌张张的跑进风雨中,突然站住了脚,呆呆的看着黑乎乎的湖面,许久许久,才抬脚一步一步走到船边,双手紧紧握住栏杆。

  林宝怔怔的看着一处,眼睛空洞,他觉得好艰难,觉得他并不合适在这个世上生存,已经没有太多的勇气活下去。

  “你在这里干什么?”

  林宝闻声慢慢回头,只见萧镜已经站在他的身边。

  林宝连忙低下头,默不作声,他的睫毛上沾满了雨丝,像蝴蝶的羽翼轻轻颤抖。

  萧镜知道林宝在躲避他,是因为刚才的事情。

  萧镜也后悔,没有把控好自己,在林宝面前出了丑,“回屋吧。”

  许久,林宝才道:“好。”便晃晃悠悠的往回走。

  林小杨见到林宝大惊,又看到萧镜跟在身后,心中更是胡乱猜测。

  萧镜道:“去打上洗澡水。”

  林小杨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林宝,还是退出。

  萧镜道:“你换下衣服,等会泡个澡。”

  林宝呆呆的点点头。

  萧镜还想说什么,最终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到了第二日,已经快中午了,还不见林宝起chuang,林小杨只想着他昨夜淋了雨,生怕着凉,于是推了推林宝。

  林宝从头到脚都蒙在被子里,林小杨推了几下,都不见他有动静,便觉得不妙,立刻掀开被子,只见林宝脸颊红扑扑的,一摸额头,吓得林小杨一跳,连忙去找萧镜。

  萧镜见到林小杨,就知道林宝一定是因为淋雨发烧,不由的叹了口气,这身子也太虚弱了吧,便叫了大夫一起去看林宝。

  萧镜守在林宝身边,shen手轻轻的摸了摸红肿的侧脸,一时后悔打了林宝。

  林宝在睡梦中,时不时有泪水从眼角流出,萧镜看的心疼,轻声道:“在朕身边,就这么委屈吗?”

  林宝这整整昏迷了三天,醒来后,就一直躺在chuang上,让他吃饭就吃,递水就喝,给药就吃,就是一句话也不说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主仆都是哑巴。

  所谓的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林宝这次是伤了底子,心中郁结,所以好的特别慢。

  萧镜再派人叫他,林宝也不说去,也不说不去,只是歪在chuang上不动。

  底下人是犯了难,求助似的看向林小杨,无奈又是个哑巴。

  萧镜来看他,林宝就装作睡着了,所以整整半个月,他们尽一句话也没有说。

  萧镜无奈,“明日就到金陵城了。”

  果然,林宝恬静的睡颜有些动容,黑黑长长的睫毛抖了几下,但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萧镜算是没有了耐心,俯身将脸凑到林宝耳边,威胁道:“你是要躲朕一辈子呢?不打算救你爹爹了?”

  林宝这才缓缓睁开眸子,然后往里移了移,和萧镜保持一个安全的位置,再双手撑着chuang慢慢坐起,就是不敢看萧镜。

  萧镜zui角露出轻视的弧度,“醒了?”

  林宝点点头。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