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林宝 我怕痒

小说:林宝  作者:甜瓜三明治  回目录
  林宝忙了半日,也不见出半点墨汁,眼见着箫镜盯着他的手,更是着急,突然想到什么,将墨条轻轻放下,从旁边的瓷器里拿起小勺子,询问的目光看着箫镜。

  箫镜点了一下头。

  林宝小心翼翼的舀一勺水倒进砚台中,再次拿起墨绽,在研堂画圆圈研墨,这是林宝第一次做,所以新鲜又好玩,直到墨汁又浓又稠,才恍然一惊,知道自己闯祸了,战战兢兢的看着箫镜。

  箫镜盯着砚台半日,道:“累了吧?”

  林宝铁定箫镜会生气,都做好挨骂的准备,却不想是这般情景,愣了一下,心情大好,“不累。”

  这时进来一人,林宝让到一边,满是愧疚道:“顺伯伯,对不起。”

  此人露出慈祥的笑容,大半辈子了,只有林宝这么称呼他,初听到时,何止感慨万千,差一点落下两行老泪,所以,对林宝更是多了关爱。

  林宝只简单的以为他是管家,以年龄来看,是不用怀疑的,就是感觉怪怪的,和他爹爹、柳叔叔感觉都不太一样,像是多了些什么,少了些什么。

  还有就是称呼,船上的人除了箫镜叫他“顺康”,再没有叫过他,难道世上有“顺”姓吗?作为客人,作为晚辈,总不好问人家的全名,虽然叫的有些绕口,总归是礼貌,又见并无人纠正,可见他没有叫错。

  顺康只微笑不说话,熟练的加了一勺水继续研墨。

  箫镜没有再和林宝说话,也没有让他做其他的事情,严肃又认真的打开信件一封又一封,然后拿起笔在上面写字。

  顺康站在身后,除了端茶倒水研墨外,就是将信件一封一封的装回去,整整齐齐的放到一边。

  林宝慢慢的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箫镜终于抬眼看他,嘲讽道:“才这么一会儿就受不了了,将来可怎么办?”

  林宝道:“顺伯伯的事情我做不来的。”

  箫镜的眼神变得又深又冷,“你爹爹还没救出来,你就想反悔你的承诺?”

  林宝吓得连忙解释,“不不,不是的,我…我不识字,放错了怎么办?”

  箫镜脸色微微泛暖,挑眉道:“想来你是大户人家的公子,怎么会不识字呢?你爹爹为什么不给你请个教书先生?”

  这一点,箫镜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林宝道:“不用请先生,柳叔叔博学多才,出口成章,只是我懒,又笨,学了这个忘了那个。”

  箫镜招招手。

  林宝走上前来。

  箫镜拉住他的手擦去上面的墨汁,“谁说你笨的,就该死。”

  语气温柔似水,内容却胆寒心颤。

  林宝下意识的将手抽出来,怯怯道:“我自己。”

  箫镜zui角上扬,呈现出美丽的弧度,对顺康道:“准备些点心来。”

  顺康道:“是。”推出之前,将门关住。

  箫镜强硬的拉着林宝坐到他的身边,因是一张椅子,尽管够宽够大,林宝本不愿意,又怕箫镜生气,坐下之后,就意识到这个妥协是错误的。

  箫镜的手臂揽住他的腰,将林宝实打实的搂在怀里。

  林宝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身子僵硬的往外侧,尽量与萧镜有一个距离。

  箫镜道:“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自己笨的。”

  林宝躲着箫镜吐出来的热气,想站起来,无奈箫镜搂的紧紧的,只得强笑道:“我只是实话实说,爹爹也不指望我像柳叔叔一样,学富五车,只要我健健康康的能多活两年就行。”

  “都会说成语了,要说你不识字,谁会信呢。”

  “我是听爹爹这么夸柳叔叔,我学的,要是这几个字写在纸上,我就认不得了。”

  箫镜拿起一封信件,“上面认得多少字?”

  林宝接过来,看了许久,一面指着认识的字,一面读道:“李…画…不…何…”

  箫镜静静的看着怀中的林宝,他当然不知道,此时手中的信件写的就是他爹爹的事情。

  林宝将认得的字一一念出,却组织不成一句话,亲情的力量也是能感应的,林宝不禁问道:“写的什么呢?”

  箫镜侧面看着林宝不言语。

  林宝一阵慌张,“我就是随便问问。”

  林宝在他的怀里,一动不敢动,搭在他腰上的手开始来回的摸,这让林宝更加的不知所措,委屈的不得了,“箫…箫公子…”

  “嗯?”箫镜仍旧低头看着信件,手也没有停止。

  这让怎么说出口,斟酌了半日,道:“我怕痒。”

  箫镜无动于衷。

  林宝盼望着顺康快点回来,zui上也就说出来了,“顺伯伯怎么还不回来?”

  “你饿了?”林宝虽然一点都不想吃东西,还是点点头,他天真的相信,只要有人在,箫镜就不会这般对他。

  “进来。”箫镜的声音刚落,顺康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是。”

  林宝就要站起,萧镜有力的手臂将他勾了回来,将林宝围在怀里不让动,眼看着顺康推开门走进,身后还跟着几个侍者,林宝又羞又窘,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顺康不动声色的将点心一一放在桌上,躬身道:“主子,请用”。

  箫镜对林宝柔声道:“吃吧。”

  林宝随意的拿起一个,嚼在zui里。

  顺康微微抬眸,看着眼前的两人,只觉得像随时兽性发作的雄狮怀中有只战战兢兢的小白兔,心中不由的叹息一声,便领着侍者退出。

  林宝心中一紧,弱弱道:“箫公子,我腿麻。”

  箫镜揣着明白装糊涂,“我给你揉揉。”

  林宝慌张的挡下箫镜的手,“不用了,我自己来。”心不在焉的捏了两下,又道:“我想站起来走走。”

  箫镜一松,林宝连忙站起来,一直往后退,直到后背被抵住墙壁,勉强笑了笑。

  箫镜冷声道:“拿着点心坐那边吃。”

  “哦”。

  萧镜脸上的表情虽然没有什么变化,可林宝还是从中看出他不高兴了,想要讨好他,又不知怎么做,突然灵光一闪,不会是因为不让他搂着才生气的吧?林宝努力的将这个想法从脑子里赶走,不想把这个气质高贵,看上去十分正经的人想的不堪,就这样胡思乱想的陪着箫镜整整一上午,又吃了午膳才回了屋。

  林小杨看着林宝又是苦闷又是愁容的脸,道:“很累吗?”

  林宝点点头。

  “都干什么了?”林小杨又是担忧,又是心疼,想象着他家少爷如何的跑前跑后忙活着,还不住的挨骂训斥,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其实呢,他的少爷只不过是悠闲自在的吃着点心喝着茶,但就是感觉到累。

  或许和箫镜在一起,就是累罢了。

  从此每天,林宝上午都要来正屋听箫镜使唤,渐渐的也就习惯,箫镜并没有让他做任何事情,林宝除了吃些点心,就是趴在窗台上看外面的风景,有人来了,箫镜就让顺康带他去后堂,转过屏风,一张大chuang映入眼帘,林宝本就昏昏欲睡,便迷迷糊糊的爬了上去,不知过了多久,才睁开眼睛,登时吓了一跳,慌忙起身下chuang,摸平chuang单,“我…我不是故意的。”

  箫镜躺在chuang上,双手放在脑后,zui角上扬,看着天花板,“你是困了才睡着的,没事。”

  萧镜有时候真的是很善解人意。

  林宝很是感激。

  萧镜翻身趴在chuang上,语气温和,“我累了,你帮我捶捶。”

  林宝也许是没有想到自己会给别人按摩,“啊”了一声,立刻意识到无礼,连忙又道:“好。”

  只是如何下手呢?这倒是犯了难,仔细回想着平日里柳叔叔给他爹爹按摩的样子,把手举在空中比划了一阵,才捏住萧镜的腰,轻轻的按了一下。

  萧镜闭目养神,没有动。

  这让林宝稍稍大胆了些,在萧镜后背很卖力的捶捶打打、捏捏柔柔。

  萧镜身上的肌ròu异常的JianYing,林宝修长白皙的指尖像是捏着石头,只不过这个石头并不是冷冰冰,而是越来越热。

  萧镜突然道:“你退下,告诉顺康,让幻墨来。”

  林宝早就累了,听萧镜这一说,如大赦一般,“知道了。”迫不及待的跑出了门。

  林小杨看到心事重重的林宝,有些吃惊,“少爷,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林宝后知后觉的发现萧镜又不高兴了,而且似乎有些愤怒,细想了一阵,又不像,无精打采的坐下来,叹了口气,“他的心思真难琢磨,比紫萱姐姐还爱使小性子。”

  “谁啊?”林小杨话音未落,就想到林宝说的是谁,不等他把“萧”的音发出来,就忙捂住林宝的zui,小声道:“少爷,不可胡说,小心隔墙有耳,要是让萧公子知道你把他和位姑娘相比较,会是什么后果呢?”

  林宝被这么一提醒,再想想平日里的箫镜,哪里有不害怕的,“我不是有意的。”

  “我知道并非恶意,但是萧公子就…”林小杨恰到好处的停下来,让他的傻少爷自己去想吧。

  林宝心里不是滋味,沉默不语。

  林小杨心中突然一酸,又给林宝宽心,道:“不过那个萧公子也忒小气了,看上去倒是很有本事的样子,他多大,少爷才多大,你看秦公子就知道事事让着你。”

  林小杨真还不知萧镜的年龄,为了让林宝开心,私下里贬低一下气度不凡的萧镜,还是值得的。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