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第二十七章 审妻

小说: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作者:念云  回目录
  笼罩在漠南上空的战争yin霾终于散去,久违的和平重新降临,无论是匈奴士兵还是当地牧民,无不欢欣,到处是载歌载舞的热闹景象。

  然而,王宫高墙内,浑邪王的议事厅里,却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气氛。对坐而谈的几个人都脸色凝重。

  “尉迟将军,你应该相信,我怎么会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我给你的信,除了我本人,绝对没有第二人看过。”浑邪王挥舞着拳头,有点激动。

  尉迟北凌yin沉着脸,没开口。

  “老大要到漠南赴宴的消息,汉军营中除了我,没有其他将领知道!”李奇也火大,指着浑邪王发难,“这就怪了,既然你们没说,我们也没说,那漠北是怎么知道的?”

  “乌维,胭脂是什么时候找到你的?”尉迟北凌抬了抬眼皮。

  乌维想了想:“算起来在将军出发后四五天。我感觉,胭脂在找我之前就知道了父王的消息,有备而来。”

  “按照这个速度,除掉行程,她最多比我晚知道消息两天,这么快!”尉迟北凌疑惑地沉吟,“就算快马递消息也不可能那么快!”

  浑邪王和李奇面面相觑,都不免心惊。这时,乌维想着尉迟北凌的话,忽然心中一动,“将军,胭脂还有一样东西剩在我这里……”

  笼子里,静静地趴着一只猎隼。经过乌维这些天的调理上药,它的伤口已经快好了,但是神情依然懒懒的。

  尉迟北凌打量着这只大鸟,蹲下身子拨开它的腿部羽毛,果然,他的预想被证实了,猎隼腿部有着明显的长期绑扣皮管的痕迹。

  “这不是普通的猎隼,受过严格的训练,是专门传递消息的。”他站起身,神色冷峻,“看来胭脂就是通过它得到的情报。”

  乌维倒抽一口冷气,“怪不得,我帮它治疗时发现,它是经过超长距离的飞行筋疲力竭才导致擦伤。”

  超长距离的飞行?尉迟北凌不由冷笑。“看来事情有些眉目了。”他吩咐属下,将这只猎隼秘密看管,给予最好的营养和休息,不准有任何闪失。

  “老大,你这是?”李奇还不明所以。

  “军机泄密差点酿成大祸,必须追查到底!”尉迟北凌狠狠道,“这只鸟就是证据,我带它到长安认认主人。”

  长安?李奇惊出一身冷汗,如果消息是从长安泄露的,难道朝中有内鬼?

  乌维故意落在后面,见李奇大步离开后,他拉住尉迟北凌:“尉迟将军,李校尉刚才说……消息只有你和他知道,是不是有……漏掉?”

  “嗯?漏掉什么了?”尉迟北凌诧异地看着他。

  乌维吞吞吐吐:“我爹请将军和夫人一起赴宴,那夫人……想必也知道消息……”

  “夫人是知道,”尉迟北凌点点头,没有否认,“不过她一直在汉军大营并且和我在一起。”

  乌维低头吐出一口气:“哦,是我多想了,将军勿怪。”

  尉迟北凌停下脚步:“乌维,有话尽管说出来,我听着呢。”略一沉吟,神情转肃,“是不是那天晚上你看到了什么?”

  乌维纠结躲闪了一阵,还是说了出来:“我……那天晚上……其实看见夫人……在胭脂房里。”

  “哦?”尉迟北凌目光一凛,“她们说什么了?”

  乌维摇摇头,“我没听见她们的对话。胭脂说你不舒服,让我陪夫人去探病,结果我……还没出大门,就被夫人绑架了,她逼我送她出宫……”

  尉迟北凌揽住乌维的肩头,低沉地笑道:“我知道了,谢谢你。不过,王子可不可以答应我,这件事到你我为止,不要再对其他人说知?”

  乌维懵懂地看看他,尉迟北凌一脸淡定,似乎没有感到任何意外,让乌维倒有些尴尬了。本来他也想不清楚其中的曲折,既然将军自有主张,他就别管闲事了,于是乌维点点头:“好的将军,我会守口如瓶。”

  屋子里烧着火盆,暖洋洋把寒冷的冬夜隔在了窗外。千衣穿着粉粉的撒碎花纱裙,露着雪白的藕臂,正轻哼着小曲,满心欢喜地将自己精心烹制的几样小菜一碟一碟摆上桌。

  天色将晚,北凌该回房了吧?谢天谢地,总算有惊无险,这些日子,他肯定吃不惯漠南的东西,今天让娘子好好犒劳夫君。

  咿呀,门轻轻被推开。背着身子,千衣脸上有一瞬的慌乱。不会的,能过关的。

  她吸口气,笑盈盈地转过脸来:“北凌,你可回来了,快看我做了什么好吃的?”

  尉迟北凌慢慢踱进来,千衣迎上去帮他脱掉御寒的披风,他拍拍她细嫩的脸颊,柔声道:“等急了?”

  屋里的热气让千衣眼睛水汪汪的,声音也沙沙的娇气:“就是嘛,漠南都归汉了,还有什么要紧事一直说个没完。”

  尉迟北凌微微一笑,手指从她脸颊滑下去,捏了捏她的下巴:“自然要紧,你夫君的命差点丢在漠南,你说……要不要秋后算账?”

  千衣蹙起秀气的眉峰,脸上泛出迷惑的表情:“是啊,胭脂来得蹊跷,你追查出什么了吗?”

  她一脸无辜,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神情自然。尉迟北凌未置可否,搂着她到桌边坐下,饶有兴致地拿起筷子吃饭。

  千衣不知怎么有些忐忑了,咬着筷子尖儿,不时偷眼看他。

  这顿饭尉迟北凌胃口不错,等他吃饱了,见千衣还在那里数着饭粒,就把她的碗夺过来,利索地伴了几样她爱吃的菜,舀了一勺送到她zui边去。千衣感觉气压好低,有点透不上气,赔着笑:“我不太饿。”

  “吃饱,不然等会儿体力不支。”尉迟北凌神情恬淡,说出的话却让千衣心尖儿都颤了颤,他……他要干什么啊,弄到她体力不支?

  不过,千衣还是痛快地把一碗饭吃光了,要死就死吧,他说的对,体力充沛,起码做个饱死鬼。

  饭后,夫妻对坐,品着香茗。千衣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多话。等到她第三杯茶下肚,尉迟北凌牵起她的手站起来,端详了她一番:“吃饱喝足了,气色不错。我们好像可以开始了……”

  千衣的舌根打结了:“你……你……”你还没说完,尉迟北凌一把拽下她的丝质腰带,将她两只手臂悬起,捆在chuang柱上。

  千衣惊慌扭动,哪里比得过他的气力,只听他不经意道:“这是双环套扣,你越动就越紧,勒破了皮别哭。”

  千衣小脸垮下来,眼圈红红的,连鼻头也红红的了。尉迟北凌在她对面站着,慢慢解下自己腰间的牛皮索。

  “啪——”千衣跟着声音尖叫,不过,牛皮索并没有打到她身上,而是狠狠抽在chuang柱上。女人花容失色,哼哼唧唧:“别……有话好好说……”

  “军规、家规,我看你一条也没放在眼里。”尉迟北凌眯起眼睛。没了腰带的纱裙前襟大开,松松地滑脱到肩膀下面,露出玫红的肚兜,衬得小女子雪肤耀眼,婉媚动人。

  “北凌,我……真的不是故意瞒着你……”千衣可怜兮兮地认罪。

  “说,为什么连夜逃跑?”尉迟北凌冷着脸,“违反军令,至少20鞭,刚刚才打了一鞭子。”

  “我是想快点找到李奇,我又怕你不放心,所以才偷偷跑了。”

  “啪——”又一声清脆的响声,这次牛皮索险险擦过她的手臂,却依旧打在chuang柱上,拿捏的分毫不差。千衣吓得闭紧了眼睛,没感觉疼,才怯怯地再睁开。

  “撒谎!别考验我的耐心,千千。”尉迟北凌揉着皮索,脸色是真正的难看。

  “北凌……”千衣到底哭出来,珠泪滚滚。

  他走到她身边,温柔地替她擦了擦眼泪,轻声道:“别哭,说说看,为什么做夜宵做到胭脂房里去了?”

  千衣泪眼婆娑地望着他:“因为……胭脂知道王爷和你不和,她给我毒药,要我借机帮王爷……我爹杀了你。”

  尉迟北凌审视着她,忽然笑了,“不错,胭脂比我细心。刘选的女儿,有足够的理由杀我。”

  千衣气他对自己军法伺^候,扭头赌气地嘀咕:“哼,本来就是,你以为呢。”

  “原来我睡在你身边,是睡在刀口上。”尉迟北凌弯起双唇,又轻轻补了一句,“却还如痴如醉。”

  千衣的脸蓦地红了,他的暗示令她想起两人翻云覆雨,颠倒痴狂的一幕幕,耳根子都发烫。

  “孝顺的翁主,你怎么没有下手呢?”他轻嘲。

  千衣见他轻飘飘不以为然的态度,心里某个地方堵得更慌,“哼,我是不想连累王府,所以才去骗乌维。”

  “那你既然骗到了乌维,又为什么还不下手呢?”尉迟北凌双唇的弧度更大了。

  千衣一咬牙一赌气:“因为我想到了国家利益高于个人恩怨,为了大汉,我不能杀你呀。”

  “哈哈哈——”尉迟北凌实在忍不住大笑起来,“想不到我的千千有这样一颗高尚的爱国心……”

  “你……讽刺人怎么着?不相信就算了,快放开我!”千衣又羞又恼。

  尉迟北凌骤然敛了笑容,双手捧起她的脸蛋,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眼睛,问到她翘翘的鼻尖上来:“如果有机会,真的想杀我?”

  他灼热的气息让千衣心头撞鹿,zui上却不肯认输,“就会,你以为我不敢?”

  他不做声,扔了牛皮索,一双大掌握住她细细的腰身,唇已压下来,在她刚启的朱唇上浅浅厮磨。这是温柔得足以让女人落泪的一个吻,缠绵良久,令千衣身在其中,只想被他永远这般怜爱……

  欺负她不自由的双臂,他抱起她,薄纱坠地的微凉里,女人粉靥如花……“千千,我若相信你会杀我,我就不叫尉迟北凌了。”他沙哑着嗓音对她宣告。

  “……你就吃定我……”她娇哼着,想要捶他,奈何手臂被绑着,整个人又被他一丝缝隙不留地全部霸占着,只能虚张声势地抗议一下了。

  “还有18鞭没打呢,我早就说过,让你留足体力……”他嗳昧地低笑。

  这场山雨欲来的审讯终究彻底变了味。

  乌维自从向尉迟北凌告密后,心里毕竟有些不安,夫人不会因此倒霉吧?他悄悄走到尉迟北凌的院子门口,试图探探动静。结果被李奇抓了个现,乌维干笑着问:“将军追查漠北的事,不会……为难夫人吧?”

  李奇呵呵笑着只顾把他拉走:“某人倒是想为难……只可惜……”

  “啊……”乌维张口结舌。李奇挤挤眼睛,对他咬耳朵:“裙下之臣……懂吧?”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