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第二十五章 夜奔

小说: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作者:念云  回目录
  

  她今天格外的美。带着shi气的如云黑发披散在丝滑的锦被上,一双黛眉似弯月笼轻烟,盈盈秀目若秋水盛着百转千回的柔情,沐浴过温汤的身体益发幼嫩,散发出淡淡的药香。

  “千千,我真是……爱不够你。”他低叹。千衣颤了颤,身子软下来,呼吸却因他的动作弄得凌乱,仰起尖尖的小下巴,下意识地寻找他的吻。

  不想让她发现腿伤,他就哄她道:“千千,今天我们玩个不一样的游戏,你不许动,随便我疼你好不好?”

  千衣此刻还能有多少清醒,小猫一样应着,果真不敢动。任凭肌肤灼烫了肌肤,却怎样厮缠都不够。此刻,无言的情话点燃的火,燃烧在彼此的身体里,仿佛在那儿,才能找到魂魄的皈依……

  这一chuang上好的织锦是彻底毁了,千衣想着塔娜会不会心痛哦,果然话不能乱说的,“御女十八式”貌似今晚都报应到自己身上了。

  三魂散掉了二魂,千衣咬咬牙爬起来,涎着脸笑:“北凌,我肚子好饿,要去做夜宵。”

  “浑邪王没那么穷酸吧,想吃什么,叫人送来。”尉迟北凌哪舍得放走怀里的娇人。

  “不要,匈奴的东西我吃不惯,我自己去弄。”千衣继续软硬兼施,“尉迟北凌,刚才谁不许我动的?现在轮到我,你也不许动。”

  他没辙了,抓着她的小手到zui边亲了亲,“勉强同意,快点回来。”

  寂静的夜,胭脂毫无睡意。就在刚刚,她已经跟浑邪王摊牌,如果再不杀尉迟北凌,她就把乌维劫持回漠北交给王庭,让他为父亲顶罪,只怕到那时,乌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浑邪王显得很紧张,一个劲表白绝无投降之事,她却不为所动,只给他一晚上时间考虑。

  站在窗前,想起浑邪王离去时那副痛苦又无奈的挣扎表情,胭脂zui角浮起快意的冷笑,自作孽不可活。眼前还依稀望得见另一处灯火,那是尉迟北凌夫妇的住处。胭脂再度出了神。

  阿细,她会下手吗?此番双管齐下,今夜若阿细这里先得手,才真叫出其不意。

  忽然,铁木匆匆进来报告:“居次,外面来了个女人,蒙着脸,说有十万火急之事要立刻见您。”

  胭脂大喜:“快,让她进来,外面警戒!”

  果然不出所料,蒙面的女人摘下面罩,是千衣。“你得手了吗?”胭脂急问。千衣淡淡道:“得手一半。”

  “此话怎讲?”

  千衣道:“你既知道我的身份,有些话我就不妨直说。王爷与尉迟将军同朝为官,若要我杀他,还需等到向胭脂居次借药吗?”

  胭脂不由脸上一红,讪讪地说:“你家王爷若想与他修好,也不必命你代嫁了。”

  千衣冷笑道:“用不着你提醒,我没那么天真。王爷不敢动手,因为谋杀朝臣是死罪。尉迟北凌背后有皇帝撑腰,他若死在大营,身边的人都跑不了刑讯逼供,我虽是个奴婢,也是惜命的,熬不过苦,难免交代出来。没有万全之策,王爷怎么敢冒这样的风险呢?”

  胭脂微微吃惊,对她刮目相看,这个丫头脑子蛮清楚啊。心中一动,靠过去轻声问:“那你现在来找我,是有万全之策了?”

  千衣迎着她的目光,低声道:“不错,所以我来向你借个人。”

  “借谁?”

  “乌维王子。”

  “他?我不明白……”

  千衣莞尔一笑:“谋杀尉迟北凌这个黑锅王府不能背,如今天赐良机,正好甩给漠南。我在他茶中下了药,不过不是你的毒药,这药不致命,但让他肠胃不舒服。所以我出来找大王讨一副消食的方子……”

  胭脂眼前一亮:“你继续说……”

  “塔娜说乌维医术高明,今儿他又抢了将军的珍珠出尽风头,如今将军微恙,作为医者的王子表示关心,才是应有的风度哦。”

  “你是要将毒下到乌维调的药里,嫁祸于他?”胭脂若有所思。

  “让漠南人杀尉迟北凌,你我才能各偿所愿,胭脂居次以为呢?”千衣点点头。

  这个女人果然是刘选培养出来的,够毒够狠,胭脂暗暗心惊,却也觉得她此计甚好。

  乌维被从被窝里拖起来时,一脸的懵懂与困意。胭脂简短交代他:“尉迟将军肠胃不适,你去看看,替他开副药。如果将军问起,你就说半路遇到了夫人,不许多zui。”

  乌维这才看见了厉夫人和胭脂在一起,饶是他满腹疑惑,只得诺诺地跟着出来。

  乌维揉着眼睛打着哈欠,一边跟着千衣穿过黑漆漆的道路。

  行至拐弯处,突然,乌维感到一个坚利的东西顶在了自己后腰。刹那睡意全无。只听千衣冷声道:“立刻带我出宫。敢耍花样,要你小命。”

  这是在来漠南的路上,千衣出于好奇唯一向尉迟北凌学习过的一招。他教她,女子因为身高的原因,很难居高临下刺杀对手,所以不妨刀尖向上抵住肾脏的位置,同样一击致命。

  乌维作为医者,对身体器官承担的危险系数哪有不了解的,心中暗暗叫苦,却不敢不从。厉夫人究竟想做什么?他完全gao不懂,他真是倒霉蛋,刚离了胭脂的手,又被这个凶女人劫持。

  乌维有出入王宫的腰牌,守军认牌不认人,出门自然顺利。到了马厩,千衣将乌维塞住zui绑住手脚捆在了马鞍上。乌维发不出声,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她,千衣也不理他,跳上马背往夜色里疾驰。

  然而马蹄一响,附近的士兵立刻警觉,“不好了,有人逃跑!”驻地警铃大作,火把亮起来,人声吵起来,“快点追!”

  千衣听得见身后响起了杂沓的马蹄声,知道漠南骑兵追来。她一紧缰绳,红马的步子竟慢了下来。她厉声对乌维道:“等会儿被抓住,你就咬定遇到了汉军,可保你性命。若问姓名,就说李奇。”然后,千衣跳下马,一鞭打在马tún上,红马驮着乌维狂奔而去。

  千衣趴在路边的沟里,一直等到大批追兵从她身旁掠过,追逐红马而去。眼看周围静下来,她爬起身,迈开长腿,转身朝着黑暗的原野大步跑去。

  黑夜迅速吞没了她JiaoXiao的身影,没有恐惧,没有犹疑,远处的北斗星为她指明了方向,天际山脉的黑色轮廓线是她的目标,千衣,她用尽全身的能量不顾一切地奔跑,创造着平生未有的速度!北凌,没有马,我也能找到李奇,你一定要等着我!

  夜幕下的追逃战终于有了结果。当士兵们押着红马和被捆成粽子的乌维回来,站在大营门口的浑邪王、尉迟北凌和胭脂都无法掩饰内心的震惊。

  “这是夫人的马,夫人呢?”尉迟北凌变了脸色。千衣去做夜宵,却久等不回,他正要出门查看,忽听外面人声嘈杂,大呼有人逃跑。如今看到千衣的马,他的心拎到了嗓子眼。

  “报告将军,我们拦截了这匹马,但没看见夫人,只有乌维王子被人捆在马上。”

  “乌维,这是怎么回事?你见到夫人了吗?”尉迟北凌和浑邪王几乎异口同声地质问乌维。如今,当事人只有他了,能说明白的也只有他了。

  乌维瞟了一眼胭脂,胭脂是唯一一个知道他和厉夫人在一起的,但是,胭脂此刻恼怒地对他狠狠瞪了一眼,将他想交代的话生生压了下去。

  “乌维,半夜你不睡觉偷偷溜出来做什么?还不从实说来!”胭脂厉声喝问。这话让乌维意识到,胭脂并不希望被人知道她和厉夫人见过面。

  乌维望着面前三双喷火的眼睛,想起厉夫人刚才的话,终于有点悟出门道了,怪不得夫人要我那样说,看来,只有照她的话,我才可能在三个人面前都蒙混过关。

  于是,乌维心有余悸地说:“我……夜里睡不着,想起好久没回家乡,就趁着夜色出来散散步。结果碰到了厉夫人也……在散步。”

  不可能,千千说去做夜宵,怎么变成了散步?尉迟北凌心头疑惑,是千千撒了谎还是乌维撒了谎?

  只听乌维继续描述:“我和夫人刚聊了几句,突然,黑夜里窜出蒙面人,一下子抓住了我和夫人。他们带走了夫人,又将我绑在马背上,故意用我引开追兵。”

  “怎么可能有外人闯进来?”浑邪王大惊。他这里不说固若金汤,也好歹几万人值守啊。

  “王子可知这伙蒙面人的身份?”尉迟北凌越听越不对劲,追问道。

  乌维说:“我不知道,但我听到他们对话,好像……其中有一个叫李奇。”

  李奇?尉迟北凌深吸一口气。乌维绝不可能知道这个名字,李奇也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王宫。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千千告诉他的,乌维刚才确实和千千在一起,千千跑了,授意乌维编造了这番谎话。

  但是千千为什么要连夜逃跑?尉迟北凌不得其解,明明自己已经安排了塔娜带她上香的计划,她为何等不到天亮?

  这个小妮子居然胆子比天大,骗了自己不说,还打上了乌维的主意!他不信她是凑巧遇到了乌维,如果是有计划的,那她用什么计划赚到了乌维?她一定有事瞒着他!臭丫头,等我把你抓回来,你就惨了……他气得握拳。

  可是,这漆黑的夜里,草原上有狼怎么办,她一个女孩子往哪里去了?会不会照顾好自己?不会真的傻到跑着去找李奇吧?真是让他担心死了。

  尉迟北凌一时又是气又是担心,竟愣怔着说不出话来。

  李奇?这个名字对浑邪王和胭脂来说都不陌生。汉军都摸进大营了?当他几万人都是摆设?浑邪王这一惊非同小可,冷汗直冒。

  胭脂对乌维的话将信将疑,但乌维敢骗自己吗?她也没有更好的解释。不管怎么样,现在阿细失踪了,这条线断了。必须紧逼浑邪王。

  “乌维,跟我回去!”胭脂牵住乌维。

  浑邪王火冒三丈,也上前一把拽住乌维,“他是我儿子!跟我走!”

  “乌维,告诉父王你的选择。”胭脂淡淡地松开手。

  “父王,若您逼我离开胭脂,孩儿立刻咬舌自尽。”乌维红着眼圈看着父亲。

  “你……逆子……”浑邪王气得青筋直跳。

  “叔叔何必着急?”胭脂咯咯一笑,“天一亮,您知道该怎么做,乌维就能回到您身边。”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