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第二十三章 失算铁蒺藜

小说: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作者:念云  回目录
  “胭脂居次不明白吗?只要神不知鬼不觉杀死乌维,这笔账就算到了尉迟北凌身上。”

  “怎么个神不知鬼不觉?”胭脂颤声问。

  铁木粗大的指节缝里露出了一样东西,冷笑道:“打中乌维,他会脱手掉下去摔死,即使一时不死,这个特制的铁蒺藜会钻进血管逆血而行,要了他的命。”

  “不!不能杀乌维……”胭脂反射般地按住铁木的手,“乌维……不会背叛我。”

  “我们已经死了四个弟兄,您不能再优柔寡断了!”铁木目光冷凝,“您赌乌维不背叛,只有一半的机会,而杀死乌维,是全部的胜算。”

  杀死乌维……杀死乌维……胭脂的呼吸急迫起来,她必须承认,铁木的分析判断是正确的,可是……那句温柔的低语尚在耳畔:胭脂,你信不过我的爱吗?

  “胭脂居次,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我们经不起背叛。”铁木的骨节咯咯作响。

  “我知道……”胭脂用力闭了闭眼睛,狠下心肠。爱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不是她能消受的。赢与输之间,为了王庭,她输不起。

  乌维正专心地往瀑底爬,行至树杈摇曳间,离他丈远的尉迟北凌忽然腾挪跃起,一只手攀住凸起的岩石,另一只手臂竟将他攫住,猛地往旁边一带,低喝道:“小心!”

  乌维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吓得大叫一声,落空的双手死死抱住了尉迟北凌的腰,全身的重量顿时都挂在了对方身上。

  尉迟北凌察觉异样的疾风袭向乌维时,他来不及更多的反应,此刻突感到腿部一阵剧痛。被水冲刷的岩石十分光滑,此刻两人的体重都悬在他一只手臂上,根本无法支撑多久。

  他回身望了望下面,积水潭应该较深,便咬牙对乌维道:“抱住我别松手,随我往下跳。”

  乌维惊恐中脑子一片空白,抱住他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轰得落水时,他才本能地屏住呼吸。

  不知道水下是什么,他双手乱抓一气,忽觉身体被人提起,压力顿减,他意识到出了水面,才敢睁开眼睛。

  他看见自己浑身shi透被拖到岸边,手却依旧死死拽着身边的男人,已经看不见山顶的情况了,飞珠溅玉的水流和密密的树杈遮挡了大部分视线。

  “尉迟……”他羞惭地立刻松开手,却瞥见尉迟北凌右腿上有一个鲜红的血印。

  “别动,千万别动!”乌维脸色陡变,扑过去按住他的腿。

  “这是什么?你认识?”尉迟北凌问。应该是枚暗器,他有数,但是刚才他不去挡,这东西就在乌维的心脏里。

  乌维撕开他的kù腿,唇色愈发死灰,他二话不说,迅速撕扯了自己的一道衣摆,在血印上方将尉迟北凌腿部扎紧。

  “我……是个医者,我认识……这是漠北的铁蒺藜。”他颤声道,“千万不能动,一动,这东西走得越快,一旦没入血管会要人命。”

  “你是大夫?”尉迟北凌望望他,略略思索,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递给他,“把它取出来!”

  乌维神色紧张:“可是这里……没有麻药。”

  “要麻药做什么?”尉迟北凌不由苦笑,抬头望望崖顶,对乌维示意,“不能让上面的人发现。”

  医者的本能让乌维意识到在铁蒺藜从肌ròu进入血管前越快取出越好,可是,他要到肌ròu层里将它剥离出来,这种剧痛非人所能忍受,所以这样的手术必须配合麻药。看到尉迟北凌鼓励的目光,他抽了口气。

  匕首顺着那圆圆的血印扎进去,钻心的痛楚令尉迟北凌冷汗涔涔,却咬牙不出一声。

  “你……受的住吗?”乌维担心极了。“没事,放手做吧。”尉迟北凌努力对他笑笑。

  眼前血ròu模糊,乌维眼眶一热,“你……救了我的命。”

  “不用谢我,你死了我有什么好处。”尉迟北凌不以为然地撇撇zui。

  乌维不再作声,专心手术。尉迟北凌不得不佩服他的技术,修长而灵巧的手划开肌理,却谨慎地避开所有大血管。乌维也佩服他的病人,真够能忍痛的!

  终于,一枚小小圆圆又生着触角的铁蒺藜被取了出来。乌维松了口气,手里瞪着这东西,眼睛越来越红,情绪越来越激动,“胭脂她……竟对我下手……”他哽咽着,肩膀一抖一抖地抽搐。

  “乌维,漠南的未来在你手里。”尉迟北凌轻声道。

  乌维半晌不语,慢慢止住抽泣,“我去找那串珍珠,你的伤口必须缝合。”

  他下到潭水中,mo索到珠串,猛地将它扯断了。他将散落的珍珠包在手帕中,只余那条细细的串珠索。

  尉迟北凌这才明白了他的用意。乌维拔下头发上小巧的骨簪,用这条细索将伤口缝好。

  “你的医术相当好!多谢你救命。”尉迟北凌赞道。

  乌维抬起双眸,认真地看着尉迟北凌:“我虽不懂政治,恩怨还是明白的。尉迟将军,我引你到此,本是为了问你几句话。”

  “你问。”

  “我父王是否打算背叛王庭,献出漠南?”

  “乌维,以你医者的眼光,你认为漠南最需要什么?”尉迟北凌反问。

  “漠南……最需要太平日子。”乌维叹了口气。

  “这就是了,你父王所为,正是为漠南长远着想。且不说良辰择木而栖这种套话,漠南在左贤王治下,只会无休无止地被当作战争机器。打仗是劳民伤财的事,王子可曾想过,漠南还有多少钱粮可以支撑多久的战争消耗?”尉迟北凌停下话头,看着乌维纠结的脸庞,又补充道,“医者救一人之命,而王子若促成此事,则救几万人的性命。”

  乌维神色变了几变,叹息道:“我能理解父王的苦衷,毕竟漠南的部落都与我们同宗同族,血脉相连。只要对漠南好,我乌维并无二话。可是……”他沉思了一会儿,决然道,“尉迟将军若要我促成此事,必须答应一个条件。”

  “哦?什么条件?”

  “必须保证我父王和胭脂居次的安全。”

  “胭脂?”尉迟北凌很诧异,“你忘了刚才是她要杀你吗?”

  “我没忘。”乌维眼角跳了跳,吸了吸鼻子,神色悲凉,“可是我喜欢她,即便她杀我,我也不愿意伤害她。”

  尉迟北凌内心长叹,这个王子痴情若此!

  “尉迟将军,你到底有没有保住我父王和胭脂的两全之策?”

  尉迟北凌沉吟半晌,“汉室封你父亲为漠南王,我会亲自陪他到长安面圣,这个你尽可以放心。但是胭脂……以我的判断,她不仅会对你我下手,若事不成,更可能对你父王下手,然后收编漠南的军队。”

  “那可如何是好?”乌维一听在理,更加着急起来。

  尉迟北凌微笑地看着他,“乌维,你不觉得最好的办法是你被我挟持回父王身边吗?”

  “这……”乌维咬了咬zui唇,“我明白,可是若我跟你走,父王定会杀胭脂。”

  “虽然我腿上有伤,但要控制你依然轻而易举……”

  乌维忽然拿起匕首抵住自己心口,白着脸道:“尉迟北凌,你若敢强来,我立刻自尽!”

  “乌维,胭脂就……那么重要?她已经背叛了你们之间的信任!”尉迟北凌忍不住皱眉。

  “尉迟将军,若是夫人背叛了你,你会杀了她吗?”

  尉迟北凌一愣,竟是无法开言。

  “那么,请允许我回到胭脂身边,”乌维的泪水溢满了美丽的丹凤眼,“我不在,她如何能全身而退。”

  尉迟北凌揉了揉额角,长叹道:“王子左右为难,那就只有……”

  “你是何意?”乌维不解。尉迟北凌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乌维闻言,一把攫住他的手,大睁双目,“将军你……

  “个人安危是小事,国之安危是大事,希望王子不要辜负我的心意,带领漠南走上和平坦途。”他淡淡笑道。

  不知为何,听到他的话,乌维一张俊脸竟蓦地红了。眸中光芒闪烁不定。良久,终于沉声道:“我必不负将军。”

  那边崖顶的众人但见两人一起消失于树下,便再看不见身影,也不知谁先找到了珍珠,都等得有点发急。

  胭脂自己对刚才的瞬息变幻也看得不够真切,忐忑地问铁木:“你打中他没有?”铁木搔搔头,“以我的准头,不可能打不中呀!”

  “为何下面一点听不到动静?”胭脂疑惑的不行。

  “也许乌维死了,尉迟北凌不知如何交代,正愁闷吧。”铁木安慰她。

  正说着,忽见一侧人潮涌动:“王子回来了!是王子先拿到了珍珠!”

  乌维大步走到胭脂身边,手捧散落的珍珠,宁静微笑道:“胭脂妹妹,串珠断了,可是珍珠一颗也没有少,送给你。”

  胭脂先是目瞪口呆,继而脸色通红,心头狂跳,乌维半点没有受伤的样子,没打中?他还是回到她身边了,他没有背叛她!可是她却下了杀他的命令……

  乌维转头向尉迟北凌看去,他面色如常,走上前来很有风度地恭喜王子获胜。

  乌维特意留意他的腿,作为医者,他知道那个新鲜的创口虽经缝合,还是会在走路时引发剧痛,但尉迟北凌就是眉头都没皱一下,步履平稳,言笑自然。

  铁木心里发懵,他莫非真的马失前蹄!失手了!

  浑邪王看到儿子直奔胭脂而去,差点没气得吐血,询问地看向尉迟北凌,尉迟北凌回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笑道:“大王,瀑布的水也太冷了,听说漠南的温汤非常有名哦。”

  “啊,对对,”浑邪王立刻会意,“看你们一身都shi透了,去泡个温汤驱驱寒正好!乌维,”他大声招呼儿子,“一起去。”

  胭脂眉头拧起来,乌维婉拒父王:“我不习惯泡温汤。”胭脂便道:“铁木,那你去吧。”

  浑邪王沉下脸:“胭脂居次好像不懂规矩吧,一个武士,哪有资格与我共浴。”

  胭脂语塞,如果不让铁木去,那岂不是让尉迟北凌和浑邪王独处了,这是她万分不情愿的,可是让乌维回到父王身边则更加不妥。

  这时,塔娜热情地上前招呼千衣和胭脂,“夫人,居次,他们男人一起,我们女人一起就是。”

  胭脂眸光微动,“好啊,我们也去享受一下温汤。”

  尉迟北凌轻声对千衣道:“去吧,帮我拖拖时间。”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