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第十八章 夜半私语时

小说: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作者:念云  回目录
  月色笼罩苍茫的原野,起伏的qun山在天际勾勒中浓重的黑色线条。经过几日的行军,部队停在了这片山谷。训练有素的士兵熟练地安营扎寨。

  千衣抱着一领雪白的狐狸毛披风,沿着蜿蜒的小路走上山坡。

  很快,她看见了想要寻找的身影。他一身戎装,背对她而立,劲拔的身形像月下的寒松,只是,他并非一人,正和李奇等几个将领在商议着什么。

  她识趣地停住脚步。这几天,白天与他并辔而行,夜里与他同睡一个帐篷,她都快忘了自己是要去凶险的漠南,只觉得与他朝夕相处充满蜜月新婚般的幸福。

  虽然,这蜜月……相比婚礼有点迟,虽然……荒野露营帐篷不隔音,为避免她难堪他并未再像第一夜那样过于激烈和放肆地“取悦”她。可是,只要能看着他,无论他做什么,骑马、说话、看书、吃饭还是给她一个温情的吻,她就满心满意的欢喜。

  他是个魔鬼,所以才会一天比一天更吸引她,千衣暗暗自嘲。今晚,她在搭好的帐篷里望眼欲穿都没见他回来,按捺不住想要找他。或许,给他送件御寒的衣服是个不错的借口哟。

  此刻,虽然她很想亲手为他披上寒衣,可是,不想让弟兄们笑话,于是,她抱着披风躲在了树后。

  直到他们结束了谈话下山,尉迟北凌示意属下先走,这才慢慢踱到她附近,轻笑道:“千千,你可以出来了。”他刚才一转身就看见了树后毛茸茸的一角。

  千衣不好意思地走出来,脸藏在白白的长毛背后,“我怕你冷嘛。”

  尉迟北凌抖开她怀里的披风,“还是把你自己裹上吧。”转眼间,把她包成了胖胖的一团,“瞧,我的蚕宝宝!”他眉梢眼角尽显宠溺,奖励她一个吻。

  “千千,这里地形隐蔽,大军会留驻于此。离浑邪王王宫大约还有百里,明天的路程,我们要两个人走了。”

  “唔。”千衣的心收紧了,终于还是走到这个时刻了么!她倒不是替自己害怕,“北凌,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匈奴人恨你,他们会不会报复?”她忐忑地揪住他的衣襟。

  他搂住她,“千千,别太紧张。你可以在行动上重视你的对手,但是这里……”他指指她的心口,笑道,“藐视他们好了。”

  “你就会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千衣恼了,“你别哄我,万一浑邪王起了歹意,大军离这么远,怎么来得及救你?”

  “汉军在这里,是威慑。”尉迟北凌想了想,含糊地解释。他不能说透,怕吓着她。如果他在寿宴结束还没回来,李奇会立刻出兵给予浑邪王报复性打击,这既是事前的威慑,也是基于最坏结果的打算。

  漠南,即使他本人葬身于此,汉军也志在必得。至于千千,哪怕最糟糕的情况,他也有信心能保全她。可是,怎么忍心告诉她呢?

  “千千不用担心,你会没事的。”他吻吻她的额。

  “我担心的是你,你到底有没有万全之策?”千衣并不买账。

  望着她忧虑重重的样子,他狠狠心道:“世上从来没有万全之策,都是走一步看一步。”

  千衣怔了怔,猛地扑进他怀里,哽咽不能语。他轻抚她的背,柔声道:“千千,我需要你更勇敢一点……”

  她埋在他xiong口鸡啄米似地点头,手臂却将他抱得愈紧。

  是夜,他将这领雪白的长毛披风铺在了地上,把散发着玉一般光泽的她放在了上面,看着她如娇花为他徐徐盛开。她的唇间含着士兵夜行噤声的衔枚,淋漓的汗水交织在一起,怀里的女人像融化的奶油,仿佛已被他揉进了骨血。

  当他最终拿走她的衔枚换上自己炽热的吻,烈焰顶端的千衣哭得像个泪人,“北凌,我……是爱你的……”她再也无法克制内心喷薄的情感。

  “千千,我会爱你更多!”完美的占yǒu和热情的表白,他都毫不吝啬地给了她。

  夜深了,被宠坏的小女人应该乖乖睡了,她却还睁着大眼睛。“北凌,我特别想问你一个问题。”她枕在他结实的臂弯,手指赞叹地抚过他雕塑一样充满阳刚气息的身体。

  “有多特别?问吧。”他慵懒地笑笑。

  “长安子弟通常的追求是入太学然后入仕,你在皇宫长大,如此特天独厚的条件,你为什么放弃了,偏偏要走这样一条艰苦又凶险的路?”

  没想到小女人抛出这么个严肃的话题。尉迟北凌想了想:“你说的对,从仕途而言,跑到边疆来,确实不是一条捷径。”

  “岂止不是捷径,你就不怕家里人担心……”千衣欲言又止,她虽出嫁的日子不长,担惊受怕的感觉已经深有体会,那么他的父母家人呢?从未听他提过。

  “我是个私生子,母亲怀着我的时候,就和我父亲分开了。自从我进宫,母亲由陛下指婚嫁给了长安陈姓贵族,有了新的家庭和儿女。我父亲也在平原郡另娶,给我添了弟妹。他们……都过得很好,很安定。”这是他第一次坦言自己的家庭关系。

  千衣倏地握紧了手,“北凌,对不起……”她不该,不该这么唐突地问的,她不知道会是这样!心隐隐泛起了疼痛,自己虽然父母早逝,可有限的记忆里,始终是爹娘唯一的掌上明珠,他虽父母双全,却如同孤儿。

  “没关系千千,你是我的妻,我应该告诉你的。”他温柔地抚抚她的芙颊,语气淡然,并无波澜。

  “所以……你在皇宫过得不开心?”千衣下意识地猜想。

  “没有,你误会了。”他这回倒是被她逗笑了,“陛下对我很好,他给了我最好的生活和教育,这是宫外不可想象的,对此我唯有感恩。陛下在我心里,就像养父和导师。”

  “那……除了陛下,其他人呢?”千衣眼中闪着狡黠的光,上次他说给谁喂饭来着?

  “相比于我同父异母和同母异父的弟妹,卫如虽然是表妹,却和我更熟悉亲近。我的生日只比她早几个时辰,而我一岁就入宫,所以我和卫如几乎是一块儿长大的,她就像我亲妹妹。不过……”他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了?”千衣追问。

  他显得有些不确定和略略的苦恼,“在宫里卫如和我关系很好,但是自从我离开长安,她可能……不赞成吧,这几年,无论我打了多少胜仗,我从未收到过她片言只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北凌,我不明白,既然陛下煞费苦心如此待你,你为何一定要离开?”

  “也许,男孩长大了都逆反吧。”他一带而过。

  千衣白白的小银牙往他xiong口咬下去,“骗人,我才不信这么重要的决定,是一时逆反的结果。”

  “属狗的,你咬人……”尉迟北凌揪住她脸蛋,翻身压住她,往她身上报复回去。千衣喘着气娇笑着乱躲,一边不依不饶,“那你说嘛,究竟为什么到这鬼地方玩命?”

  尉迟北凌沉默了,良久未语。千衣见他神色黯然,怕勾起了他不愉快的回忆,连忙温存地主动依偎过去,轻声道:“我不问了……”

  “没事,千千是我最亲的人,有什么不能跟你说呢?”他喃喃自语。这件事一直藏在他心里,从未对人言:

  “我曾经也和所有长安子弟一样,理想是念书上太学,将来做官有块自己的封地。直到十六岁那一年,我无意中看到了终生难忘的一幕:

  那天我去找卫如一起背书,可是走到门口却听到了她的哭声。我从窗户里偷偷看,发现陛下和皇后也在。皇后流着泪恳求陛下:‘卫如是您的长女,我最钟爱的女儿,她还那么小,我舍不得把她送去和亲。”卫如也哭:‘父皇,我不要嫁给匈奴人,我不要!’陛下却只是叹气,‘前朝公主一直都有和番的传统,唯如此,才能保持两国的安宁。’

  卫如含泪抱着陛下的腿:‘父皇,难道我们的大军不能打败他们吗?如果他们不敢来犯,是不是女儿就不用去了?’

  隔着窗户,我看见陛下的手抖着,那么一个朝堂上气势威严的男人,此刻却显得那样无助和痛苦,他抚着卫如的头,‘我儿,匈奴有最快的马,最强壮的骑手……’

  ‘那我大汉就没有吗?’卫如天真地反问。

  ‘陛下贵为天子,到头来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皇后痛哭失声,‘匈奴狼子野心,前朝多少公主嫁过去了,结果又如何!’

  “不要说了!我知道!我都知道!”陛下狠狠一拳捶向自己心窝,我第一次看见他哭了,他颓然地挥挥广袖,“皇后放心,不到最后一刻,我不会让卫如去的,我只是……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语声低得不能再低。

  我躲在廊下,看着他踉跄而去的背影,听着屋里皇后抱着卫如压抑的低泣,内心充满了xi吮。我不能为抚养我的人分忧,我不能救我的妹妹,我读书习武又有何用?我还算是男人吗?

  从那天起,我发誓,我要打败匈奴!只要我活着,绝不会再让我的国家、包括我的亲人用屈辱去乞讨和平!”

  他的xiong膛不规律地起伏,显示出情绪的奔涌,轻舒了一口气,手指卷绕着她的发梢,“至少现在,我做到了。”

  千衣情不自禁地紧紧抱住他,尉迟北凌,都以为他铁腕治军杀人不眨眼,是冷情冷性的一个人,若非靠得最近,怎知他内心用情至深!

  “北凌,让千千做你刀上的长缨,陪你一起创造我们想要的和平。”她轻吻他,献上自己的誓言。

  “唔,我的千千,不仅要创造和平,还要……创造我们的宝宝。”他深深地回吻她,带着茧的温暖大掌抚过她。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