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第十七章 被出卖的消息

小说: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作者:念云  回目录
  千衣醒来时,看到案头他亲笔留的字条:穿上漂亮衣服,准备出发。

  他的字就像他的人,张扬而霸道。想起昨夜种种,如今只看着他的笔迹,就算内室无人她也红了脸。

  从柜子里找出高贵的礼服,千衣站在镜前更衣。看着雪白睡袍下深深浅浅的痕迹,她竟出了神。仿佛他灼热的气息依旧透过每一处红痕暖着她的肌肤、沸腾着她的血液。

  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呢?千衣摸着镜中的自己,不觉低低叹了口气。

  那是一声忐忑又满足的喟叹。就算李代桃僵并不光彩,但她宁千衣,真真正正做了他的妻。她不想再掩藏对他的迷恋,哪怕是偷来的幸福,一天没被揭穿,她就有资格倾尽全力去爱吧?

  既然决定去爱,那么他和王爷之间……千衣的心沉了沉,尉迟北凌已经说得那么明白,她再瞒着他偷偷跟王爷联系是否不妥?再说,她即将离开驻地了。千衣决定最后给王爷写一次回函。

  后营的草场上,千衣看着远去的猎隼,好似斩断了黑暗中缠裹的藤索。

  对不起王爷,阿细爱上了夫君,不想让他不开心。王爷公务繁忙,少了阿细的消息,对王爷也没有什么损失吧!她感觉一下子轻松了。

  前营,尉迟北凌看到梳着高髻,皎如明月,仪态万方的妻子骑着红马冉冉而来,微笑着向她shen开手。

  她放心地将自己的小手放进他有力的大掌中,他紧紧一握,朗声笑道:“千千,和你一起,我觉得寒冬都变成四月天了。”

  千衣深情地迎着他的目光:“千山万水,我愿追随将军。”

  他从马上附身过来,低低道:“你又忘了,别叫我将军……”

  她咯咯一笑,亦与他低语:“那我重说,千千赖定你了,尉迟北凌!”

  这亲昵的一幕,看得李奇在远处直摇头,对弟兄们道:“看见没,以后一个个别吹牛,英雄难过美人关,像老大都有被女人收服的一天!”

  寒风吹着粗粝的沙石,初冬的漠北,已经草木凋零,一片肃杀。

  一座正方形的城堡依地势而建,西北高东南低,大漠中罕见的清冽小河围绕着城堡。虽然整座建筑均为土墙,可并非取材于普通的土,而是用粘土、白沙子、石灰和糯米汁混合夯筑而成,比石头都硬。

  这座城堡是左贤王的王宫。今天,河边站着一个披着连帽狐裘的女子,她穿着长至腿部的厚皮靴,配着利索的紧身皮衣和短短的皮裙,腰间悬挂的弯刀透出生人勿近的危险气息。

  她正仰头望着天空,仿佛在等待或寻找什么。

  她有着胡人特有的白皙肤色、高高的鼻梁和深陷的大眼,虽是女子,五官却不媚,和她这身中性的打扮搭配,愈显得英气勃勃,尤其那犀利的眼神,被它扫视,连男人都得打个哆嗦。

  就在这时,天空飞来一qun猎隼。女子微微颔首,随即吹出一声口哨。

  猎隼qun像听到了命令,欢叫着俯冲而下。转眼间,女子的身边围满了一只只强壮的猛禽,有的用尖利的喙刮着她的皮靴,有的蹦跳着翅磅扑打到她的狐裘,有的甚至将JianYing的爪子搭上她的肩头……

  女子不仅全无惧色,眼眸中更收拢了刚才的锐利,尽显宠溺与温柔,唇角翘起:“我的勇士们,让主人看看今天是谁得了头功?”

  猎隼们像听懂人言,纷纷啸叫起来,似乎真的在各自表功。女子目光扫过qun鸟,落在其中一只身上。

  这只猎隼被同伴挤到了身后,一瘸一拐的,显然经过长途飞行筋疲力竭又受了伤,可它仍在竭力想靠近她。

  女子走过去弯腰抱起它,看到它颈下的擦伤,心痛得皱起了秀眉:“宝贝儿,你从长安飞来的呀,什么事这么急这么不要命!”猎隼呜呜地蹭着她的手,女子熟练地摸到它腿上的管子。

  展开麻纸,女子飞快浏览。蓦地,脸色大变。

  炉火正旺,铺着皮褥子的软榻上,匈奴左贤王正舒服地打着盹,一本竹简因此从手中垂落。侍女们安静地忙碌着,有的添炭,有的捶腿,有的捏肩……

  “大王,胭脂居次有要事求见。”侍卫走进来,小声通报。不过,闭目的左贤王似乎没有听见。

  侍卫犹豫了一下,刚想提高声音。忽然,咣当一声,火盆被不耐烦匆匆闯进来的人踢翻了,传来披着狐裘的女子高声的呼喊:“父王,国将不国,你还睡得着?”

  左贤王被惊醒了,看到风风火火脚步匆匆狐裘上结着霜的女子,一边挥手屏退侍儿,一边嗔道:“胭脂我儿,慌里慌张的做什么,我还以为汉军打过来了呢。”

  “哼,父王若是再睡,只怕这一天也不远了!”胭脂近乎气急败坏。

  “到底出了什么事?”左贤王见她神情不对,收敛了慵懒之色,一双虎目泛出精光。

  “燕王传来的消息,您自己看吧!”胭脂将手中密函交给父王。

  左贤王读着,双手不禁抖颤:“浑邪王,他……他竟敢偷偷向尉迟北凌倒戈!”

  “可怜父王您还蒙在鼓里,指望这个自私自利的族弟帮您挡住汉军呢!”胭脂讥讽道。

  “但是……此等绝密的消息,燕王怎么会知道?”左贤王从震惊中收敛心神,疑惑地摸摸下巴。

  “哼,他如今有内线呢。”胭脂撇撇zui,“父王您就不用多心了,我的情报,绝对可靠。”

  左贤王眉头紧皱,“浑邪王毕竟是我的族弟,而燕王是汉人,万一这是离间计……”

  “父王,刘选虽然是汉人,可眼下他的利益和我们一致。您还看不出来,只有汉军打败仗,他才有机会向皇帝发难。何况,尉迟北凌兵权在手,又是天子臂膀,除掉他就扫除了最大的障碍。燕王的心,可比我们急多了。所以他不惜将这绝密的消息出卖给我们。”

  “胭脂,你说的有道理。此事太过重大,漠南是王庭半壁江山,决不能丢。可是,现在毕竟没有证据,如果急招浑邪王回来,恐怕打草惊蛇,反倒逼反了他……”左贤王急得来回踱步,“这可如何是好!”

  心腹属下们被十万火急地叫到了城堡。面对突发的局面,大家都面面相觑。有人建议左贤王:“莫如大王调动大军亲征漠南吧。”

  “不可。”左贤王摇头,“漠北的军队要卫护王庭,不能冒进。浑邪王与汉军在漠南厮缠多年,我们对漠南不如他们熟悉。如果他真的倒戈尉迟北凌,我们轻易出兵的话,难保不腹背受敌!”

  “大王,可我们总不能眼看着丢掉漠南!”

  左贤王背着手团团转,不由得心乱如麻。

  这时,胭脂进言道:“父王,如今前也是虎,后也是狼,正是考验我们智慧和勇气的时候。父王所虑极是,我们不能出兵漠南。尉迟北凌久经沙场,绝不会真的孤身前往漠南,他的大军一定会有埋伏,我们漠北的军队长途奔袭,怎敌他粮草充足,以逸待劳?”

  左贤王点头,“那依你之见?”胭脂虽为女儿,但从小习武,杀伐果决更甚男子,加上她心思慎密,精通胡汉双语,经营多年,织就匈奴国情报网,深得王庭器重。

  胭脂眉梢一挑:“他尉迟北凌敢火中取栗,我们也敢!浑邪王摆的是寿宴,父王不妨派特使前去祝寿,一路上扮成牧民,不会引起汉军的注意。这就好看了,尉迟北凌代表汉室去,您的特使代表我国王庭也去,浑邪王他会怎么选择?”

  左贤王微微色变,“胭脂,这太冒险了,万一浑邪王铁了心投降汉室,我们派去的人,岂非羊入虎口?”

  “父王,如今我们的形势与尉迟北凌一样,谁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浑邪王请尉迟北凌赴宴,说明他内心尚在摇摆,我们要抓住时机让他放弃投降的念头。我相信,只要父王的特使一到,浑邪王必定心中有数。”

  “倘若他愿意回归王庭,那么尉迟北凌的人头就是最好的献礼,倘若他依旧被尉迟北凌蛊惑,那我们就将他猎杀。浑邪王一死,qun龙无首,他的部众都是胡人,谁会向着汉人呢?到时候,尉迟北凌同样cha翅难飞。父王您看,无论杀一人还是杀二人,对我们都有利,不值得一搏吗?”

  左贤王眼前一亮,双拳握紧,似在做最后的抉择。胭脂上前一步,“父王,儿臣还有一样法宝,担保捏着浑邪王死穴,逼他杀了尉迟北凌。”

  “哦?”

  胭脂附耳低语。左贤王听罢眉头松开,面露喜色,击掌道:“好!本王决心已下!”

  “铁木听令!派你为王庭特使,带高手十人去赴宴。所有行事,听从胭脂居次调遣!”

  “胭脂,”左贤王拍拍女儿的肩膀,“王庭失不失漠南,在此一举。浑邪王的人头还是尉迟北凌的人头,至少给我带回一个来!”

  “请父王放心,胭脂一定完成任务!”

  看着满腹豪情的女儿,左贤王沉吟片刻,肃然道:“胭脂,不可轻敌。尉迟北凌苍狼之名不是虚得,匈奴国多少骁将死在他手上。”

  胭脂神色淡然,咬牙冷笑道:“父王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们怕他,我可不怕。过去尉迟北凌声名在外,无非仗着千军万马罢了,此番却不同,我倒想看看,这匹独狼掉进猎人的陷阱,会怎样有趣?”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