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第十六章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

小说: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作者:念云  回目录
  “我……少做了什么?”千衣一怔,本能地追问。尉迟北凌不语,只是沉默地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千衣的心扑通通乱跳,下意识地有些明白他的所指,脸迅速地泛红,睫毛慌乱地垂下去,不敢与他对视,更打死不敢开口。

  他的手指抚上她变得灼热的唇,来回游移描绘着美丽的嫣红,“千千,我要你亲口回答我。燕王与我势同水火,你清楚吗?”

  “嗯。”从唇齿间擦出轻声的回应。

  “既如此,你是否心甘情愿做我的妻子?”他手指下移,稳稳地抬起她的下巴。

  千衣掀起眼睫,立刻对上他专注的目光。那双眼睛,深沉如海,有着坚定的、不容抗拒的温柔,令她无法逃避。

  “我……愿意。”她的眼睛里,闪耀着火花,不仅仅是羞涩。

  “浑邪王此番请的是我们夫妇。我也可以找个借口留下你,不过我觉得那样会让他加重怀疑。敌我之间,没有什么万全之事,其中的危险你可清楚?”

  “我清楚。”千衣没有拖泥带水。

  “你是否心甘情愿与我同行?即使有性命之忧,也无所畏惧?”他平静地问。

  千衣再一次与他对视。

  他的眸光热烈坚毅,他从容的气质中有着天生的王者风范,他周身所散发出的活力充满理想主义精神,像火焰般能燃烧点亮身旁的一切。

  千衣的眼中渐渐笼上痴迷的氤氲,闪动着仿佛信徒般虔诚的水光:“我有畏惧,可是,我愿意。”

  尉迟北凌对她注目良久,才慢慢松开她的下巴。黑眸中冷峭的棱角悉数磨去,只剩下水一般的温存完完全全包裹住她,千衣沉溺其中,竟浑然忘我。

  “那么现在,到我身边来。”沙哑的声音,仿佛某种充满诱导的暗示。手指轻拂过她雪白的脖颈,解开她的衣扣……

  温暖的水让千衣情不自禁舒服地叹口气,浴桶中不大的空间里,她被他轻轻搂在了怀中。

  第一次毫无罅隙地接触彼此,就算他并没有任何的动作,千衣浑身的肌肤都泛起了红,不由自主地将火烫的脸蛋仰起,他微凉的面颊贴上她的,两人脸贴着脸,一室的静谧中,只有彼此交缠的吐息。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受,尉迟北凌内心涌起从未有过的满足感。仿佛千山万水远航,终于找到一处宁静的港湾,那么安定,那么放松,那么心无挂碍。女人于他,从未有如此xi吮依偎的向往。千衣,她是不一样的。

  他本以为,女人如衣,在他为理想而前行的人生里早已被排除在外,但她却有本事撬开他密闭的私域,在他不知不觉中,从浅浅的一条罅隙不断潜入、不断扩充,直到如今,密密地占据他的心房。

  他从未像此刻这样渴望着一个女人,不仅仅是渴望与她身体的结合,更渴望与她天长地久,渴望与她厮守终生。

  “千千……”他叹息般地低唤,撩起水花,淋shi她纯洁如美玉的身体。他近乎膜拜地望着珍珠般的水滴沿着她的雪颈、她的发梢滚落……

  “你可真美。”他由衷地赞美她,将她圈在自己与木桶壁之间,细细地欣赏她。

  被男子热烈的目光一览无余地凝视,千衣害羞极了。感觉到她的羞,他温柔地吻上了她的唇。轻柔的吻,细腻如情人间的絮语,随着水波揉过每一寸。

  “千千,感觉我。”他握住她的手,拉向自己。

  仿佛催眠般,千衣的羞怯逐渐变成了求索的渴望,她忽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她爱的男人,正以最信任的姿态把自己交给她。

  心上的热流窜向四肢百骸,木桶中余地本来不大,他很顺利地将她固定在桶壁,认真地捧起她的脸,对着她的唇一字一字宣告,“千千,现在,做我的女人。”

  千衣在那一刻忽然惊惶起来,“指配燕王之女长平翁主……”圣旨里触目的一行行字不可控制地跳跃在眼前,这个男人是长平的、是长平的夫君,不是她的,自己只是个奴婢,欺骗了他的奴婢。她那么爱他,怎么可以玷污他。“不,将军……”她挣扎起来。

  尉迟北凌微微一怔,看着她慌乱的水眸,沉声道:“千千别怕,把自己交给我,我不会伤害你的。”

  “不……也许,你有一天会讨厌我……”

  他顿了顿,“千衣,我向你宣誓我的忠诚,有了你,就只有你,永不背叛。你愿意相信我吗?”

  千衣呆住了,男子三妻四妾自古皆然,身份地位高贵如他,怎么会作出这样的承诺?见她不应,他似乎有些赧然,“哦,千千,我要怎样才足够诚意?”

  “将军……不会后悔吗?”千衣忍不住哽咽,“如果,千千并不如你想的……那样……”

  原来她在担心这个?尉迟北凌忽然有些明白了。他摇摇头,坚决地向她唇间吻下去,“我要的是眼前的你,原本的你,不那么好的你。”

  无声的泪水滑下,令他的唇品尝到一缕咸涩。

  “别哭。”他轻声哄着她,怜爱地吻去她脸上的shi润。

  “将军!”她低泣一声,抱住他的脖子,樱唇抵在他的喉结,她再也不想纠结了,哪怕一生只有眼前这一天也值得!

  “不要再叫将军,叫我的名字!千千!”他揉着她shi漉漉的长发。

  “北……凌,我是你的!”她含着泪水嫣然而笑。像攀援的藤,与他紧紧ChanRao。

  他发誓,这是他见过的世间最美丽的笑容。

  冰肌如玉百媚生,清冽的水中留下浅浅殷红。他抱起她去卧室,她像乖顺的小猫趴在他肩头。

  “千千,我们补上新婚之夜。”

  “嗯,等等……”她撅着zui撒娇。

  “好吧,还要等多久?”他低头蹭蹭她的尖下巴,明知她故意,可就是喜欢她的娇态。

  “除非,你念情诗给我听……”她笑,刁难他。

  情诗?还真把尉迟北凌难住了。他一个大男人读过兵法读过政论读过史册,就是没有看过情诗!

  可是,不想让他的小妻子失望,他绞尽脑汁地回想。

  宫里那么多女人,无聊时喜欢抚琴唱曲,有一个场景忽然跳出来:年少的卫如抱着琴,神秘而羞怯地找到他:“表哥,我学会了一首宫外的曲子,我唱给你听好不好?千万别告诉父皇母后。”卫如唱完了以后,他还记得他把她训了一顿:“你是皇家的公主,这种艳词俚语,以后不许学!”当时,卫如哭着跑了。

  “那我念一首,你可不许笑。”两军阵前他没紧张过,可是现在他两颊只管发烧。咦?他真的会?千衣好奇的不行。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

  一字一字,虽然念得很不好意思,落入千衣耳中,却如天籁。泪光盈盈,她轻声唱出来,接续道: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千千,你也会?”尉迟北凌不啻吃惊。

  “傻子,这首歌在长安街巷很流行呀,唱的是女子对心上人的表白。”千衣甜甜地吻着他的zui角。

  她的主动令他欢喜无限,激动地回吻她,“千千,我们互相表白过了,今夜,让我取悦你。”

  很快,千衣就明白了“取悦你”的含义。这辈子,尉迟北凌第一次认认真真想取悦一个女人。而他乐意做的事,总是有本事做到极致。

  长夜漫漫,颠覆了他曾经的认知。原来只有和深爱的人在一起,才会感觉真正的幸福与满足。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此生不渝,这才是夫妻情义。

  旭日东升,他望了望身边睡得正香的小妻子,没有忍心吵醒她。轻手轻脚出了军帐,作为全军统帅,他还有许多事要部署。

  此去漠南虽然是孤身犯险,但千千在,他就不能输。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