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第十五章 浑邪王的请柬

小说: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作者:念云  回目录
  千衣原本身体素质就很好,又正当青春,加上尉迟北凌无微不至到近乎苛刻的强制调养,她不仅没有再发烧,各方面都迅速活泼泼地好起来。

  军医复诊的结果也认为她已经无碍,不过尉迟北凌并没有就此解放她。直到半个月后,看到她如笼子里的困兽在卧室里不停走来走去,他才对她下达赦免令:“出去撒个欢吧,小马驹。”

  久违的辽阔大草原让千衣心旷神怡,健康真好!她大口呼吸着深秋寒冷却甘冽带着牧草清香的空气,骑着她的小红马,自由自在地在后营外溜达。

  忽然,猎隼的叫声从长空传来,千衣抬头望见一qun猎隼飞过,不由心中一动,自从尉迟北凌上次出征令她担惊受怕,直到现在,她都没有跟王爷联系过。

  仿佛配合她的心念,一只猎隼离qun向她落下来。千衣一瞧,果然是王爷的猎隼!她跳下马,向它脚上的管子摸去,里面有一封信!

  她匆匆阅读,信的落款时间已经是十天前了。信中,王爷说尉迟将军大破浑邪王精锐,陛下龙颜大悦,长安一片欢腾,但是,王爷又遗憾地表示,这样的好消息,阿细却没有第一时间分享给他,是不是把王府忘了?

  千衣捏着信发了会呆,她今天是无意中到草场的,但猎隼很快就来了,是不是说明这些日子,猎隼一直在找她?她没有来,所以这封信被耽误了很久。王爷收不到她的回复,会不会更生气了?

  的确,她最近的心思,完完全全都放在了另一个人身上……她怠慢了王爷,太不应该了。

  千衣把信撕碎扔在了风里,她现在和尉迟北凌同住一个营帐,她只能等他不在的机会再写回信了。

  “将军,我回来啦!”撒够欢的“小马驹”刚蹦跶到家门口,却被侍卫硬生生拦住:“将军有要事,任何人不得进去。”

  千衣愣了愣,却听里面传来尉迟北凌的声音:“是夫人吗?让她进来!”

  尉迟北凌和李奇正坐在桌前商议什么,千衣见状急忙想往内室溜去,一边赔笑:“你们忙……”

  “等等,你来看看这个,”尉迟北凌拎起桌上一样东西递给她,微笑,“有你的份儿。”

  这是一封给尉迟将军夫妇的请柬,来自浑邪王的请柬。

  原来,屯居漠南的浑邪王终于承受不住尉迟北凌一次次的军事高压,为了保护族qun保存实力,秘派使者求和,只要汉天子肯封官,他愿意率部投降汉室,接受汉朝管辖。

  因此,浑邪王漠南设宴,如果汉室愿意接纳他,就请尉迟将军携旨赴宴,当众宣读汉朝皇帝圣旨,四万部众即刻换旗帜。

  “算他聪明,被我逼到绝境,舍不得再白白伤亡了。”尉迟北凌对李奇道,“不过,浑邪王对我们的态度还是不放心,所以他现在脚踩两只船,一边瞒着匈奴王庭一边试探我。”

  “老大,这是鸿门宴,我看去不得,风险太大。”李奇摇头,“一来,到长安请旨再回,路程要很多天,浑邪王可能会变卦;二来,一旦上朝面议,必然惊动满朝官员,人多zui杂,消息若泄露出去,匈奴王庭会先下手;三来,即便你拿到圣旨前往,也不能保证这一切不是浑邪王设下的诱杀你的圈套。”

  “第一第二都已经不是问题。”尉迟北凌笑道,“浑邪王这个人,性格畏首畏尾,利益至上。如今漠南成为匈奴对抗我朝的前沿,他是不情愿的,并没有很大的决心死战。所以,我早就向陛下禀告过招降浑邪王的打算,漠南一旦倒戈,就等于砍掉了匈奴的一条臂膀,对我们意义重大。陛下接受了我的建议,圣旨早就在我处,就等着他撑不住请降的这一天呢。等浑邪王接受了分封,我陪同他一起回长安面圣。”

  “原来你早就准备好……”李奇不由咋舌,看不出啊,老大连陛下都买通了,“但是这第三条,仍然不可排除啊!”

  尉迟北凌沉默片刻,点点头,“是的,不能排除这是个圈套。可是,凭我跟浑邪王多年打交道的经验,我认为他想归降汉室有极大的可能不是作假。”

  “他只请你夫妇赴宴,分明是故意让你身处险境!他有四万之众,就算你是铜头铁臂,你带着女人如何逃得出!我就觉得这是个套!”李奇深感不安,“我看,就算要去,必须全部人马开过去,两军阵前宣旨好了!”

  “李奇,你是不是昏头了?”尉迟北凌敲敲桌子,“两军阵前,他四万人怎么敢解甲投降?别忘了,秦国大将白起曾经杀了赵国四十万降卒!”

  李奇一时语塞,尉迟北凌看了一眼千衣,沉吟道:“我倒觉得,浑邪王上次献出宝马,此番又特意请夫人同去,多半是看中了她翁主的身份,提前为自己官场铺路。”

  千衣听着他们的对话,似懂非懂,这时,尉迟北凌对她微笑着问:“夫人敢不敢去赴宴?”

  她未加思索:“将军去哪里,千衣就去哪里。”

  呵呵,尉迟北凌对李奇做出得意的手势,“听见没有,我又多了赞成票。”

  李奇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瞧着将军身边低眉顺目的女人,尉迟北凌这家伙确实有办法啊,把女人收拾得服服帖帖!转头哼道:“老大,说千道万,我就问你一句,浑邪王起了杀心怎么办?”

  尉迟北凌目光冷峻,态度坚决,“浑邪王一直被我压着打,对我惧意很深,料他不敢轻易动杀机。我不会坐失收漠南入版图的大好机会。”

  “将军和李校尉慢慢商议,我去给你们拿点好吃的来。”千衣乖巧地站起身。

  知道所有人都被挡在帐外,千衣便亲自到伙房做了几样点心送进来,他们吃完继续谈话,她再默默收拾了碗筷出来。

  “老大,我对燕王的印象都有点改观了哎,他怎么能教养出如此低调贤惠的女儿,简直无法想象是个翁主……”李奇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不由感叹。

  尉迟北凌淡淡地说:“未必是燕王的功劳。”

  李奇诧异地瞥了他一眼,随即捅了捅他的胳膊,yin阳怪气地笑道:“嗨,我记得当初是谁说的,刘选的女儿他不碰。”

  尉迟北凌不温不火徐徐道:“我并没有收回这句话。”

  李奇疑惑地打量他几眼,就忍俊不禁地笑出了声:“老大,你zui硬不认账就算了,住在一起这么久,非说没吃到肚子里谁信呢!”

  尉迟北凌只是笑而不语。

  千衣从伙房出来,寻思将军商议大事,自己还是等等再回去,便四处溜达一番。走到曾经自己的住处,见几个士兵正在往里放东西,显然准备将此处改作他用了。“夫人,您的衣物用品按将军的吩咐全部替您搬过去了。”

  “等等!”千衣忽然想起一事,急急忙忙跑进了营帐。

  她睡的那张小chuang还没有拆,她shen手到chuang褥下摸出一样东西来,轻轻自语:我就知道这样没拿。原来,正是为他精心缝制的刀套。

  等到千衣回到尉迟北凌军帐,警戒的侍卫已经撤除,前厅亮着灯火,却空无一人。

  “将军……”她叫了声,也没人应。看来将军和李校尉出去了。

  千衣犹豫了一会儿,向里侧的书房走去。趁他不在,正好给王爷写封回函罢。

  她拉开书房的移门,正对着她是一排高大的书架,如同影壁,把里面的陈设遮挡。她必须绕过书架,到后面的书桌去取纸笔。

  然而,她刚从书架旁边冒头,眼前的一幕就将她窘得呆住了:地当中放着一个硕大的木桶,周围以热炭保温,丝丝缕缕的水蒸气从木桶中升腾,尉迟北凌正以慵懒的姿态浸在热水里闭目养神。

  平时绾起的头发此刻全部披散下来,一半在水上,一半在水下,衬着他棱角分明的五官、小麦原色的皮肤和紧绷结实的肌ròu,整个人散发出全然不同于往日的野性又妖孽的气息。

  “你进来做什么,还是想……找什么?”他睁开眼睛,目光犀利。

  千衣进退不得,干笑道:“你……怎么在这里泡澡啊?”

  他略略欠身,趴在桶沿打量她:“因为你把卧室占了么。”

  千衣进来的初衷不可告人,但是,在他目光的压迫下,她知道没有理由肯定是过不了关的。摸到衣兜里的刀套,她松了口气,“我……是进来找一样东西。”

  “找什么?”

  “我送给你的那把小刀,就是……很丑的那个,我之前见过你放在书案上。”

  “你想要回去?”

  “不是,我帮你做了个刀套。”

  “拿来我看看。”

  千衣挪步到浴桶前面,见尉迟北凌没有起身的意思,她只好蹲下身子,将绣好的刀套递过去。

  他仔仔细细反复观赏摩挲着上面的刺绣,眉间展露出笑意,然后,他shen手轻抚半蹲在浴桶边女人微红的脸蛋:“千千,你不仅手巧,还深知我心。”

  “你喜欢的?”千衣眼中露出欣喜。

  “嗯,谢谢,我收下了。”探出身子,向她腮边轻轻一吻。

  “那我……先回房间去了。”眼下的情景说不出的嗳昧,千衣觉得心跳得急起来,慌忙想抽身离去。

  可是,她一动,却被他按住了肩头。“千千……别急着走。”他沉吟地端详着她,“我问你一句话。”

  她抬起眼眸。他微微勾起漂亮的菱唇:“自你嫁过来,会下厨、会缝纫、会收拾屋子、会识文断字、会照顾起居,每一样都无可挑剔。”

  “将军……满意就好。”被夸奖,千衣顿感jiao羞。

  “然而……”他话锋一转,忽然低声问到她耳畔来,“作为一个合格的妻子,你是不是少做一件事?”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