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第十四章 病中的温情

小说: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作者:念云  回目录
  炉火将阔绰的大帐映得温暖如春,精美的提花羊毛地毯之上,放着一张足有六尺宽的雕刻大chuang,半透明的纱帐垂挂下来,隐隐看到里面横卧的女子身影,一只白玉般的皓腕shen到帐外。

  军医轻轻将女子的手腕放入帐子,恭敬地回禀守在一旁的尉迟北凌。“将军,夫人风寒入体,导致高烧不退,除了按时服药,更需调养休息。若迁延不愈,恐怕伤及肺经,落下病根。”

  “我知道了。”尉迟北凌点点头,随即吩咐侍从,“去把夫人的东西都搬过来吧。”

  昏沉沉的千衣感到头重得像铅块,迷迷糊糊中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俊颜,恍惚中尚不知身在何处,本能地惊了惊:“糟了我睡着了……不能睡……”

  尉迟北凌安抚地拍了拍她,柔声道:“我们已经回营,尽管睡,不过……你病了,醒了要先吃药。”

  回营了?千衣这才转了转眼珠,果然,周遭不再是黑乎乎的土墙,而是华丽的陈设、舒适的chuang褥,“这是哪里……”千衣满眼困惑。她虽然多次出入尉迟北凌住处,但最多只到前厅和书房,从未进到最里面。

  “我的卧室。”尉迟北凌端过在火上温着的药碗,将她稍稍扶起,“喝了它才会退烧。”

  苦涩的味道直冲鼻息,千衣别过头去,“我以前也发过烧,盖上被子睡一觉就好了,不用吃药。”

  “听话,草原上的寒邪不同于长安,小病不治,拖成大病就不好了。”尉迟北凌一反常态没有凶她,语声柔和,像在哄小孩子,“从内地到大漠的人,都要过这一关。乖,喝完奖励你糖水。”

  这么温柔的他,千衣一时都不适应,胆怯地瞄了他一眼,快别不知好歹了,赶紧低头咕嘟嘟喝光了。

  “很好。”尉迟北凌满意地夸奖她,一边用帕子帮她擦干净zui角的药液,扶她躺回被子里,“好好睡觉,你需要静养。”

  他的chuang他的被子,到处弥散着他的气息他的味道,千衣难为情地挣扎起身:“将军,我还是回自己的营帐吧。”

  他微笑地揉揉她的额头,“你没有自己的营帐了,以后,你就住这里。”

  千衣怀疑自己是否病得太虚弱才会听到这种幻音,她住这里,和他一起住?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不是表示……他要和她……像真正的夫妻一样生活?

  也不知是病来如山倒还是他的话信息量太大,千衣再次觉得天旋地转,闭上眼睛昏睡过去。

  药物的退热排汗作用让千衣在大汗淋漓中醒来,天色已暗,内室里没有点灯,当是为了不影响她的睡眠吧。

  外间亮着灯,她可以看见几个人的影子映在屏风上,其中她能认出是尉迟北凌坐在正中,旁边应该都是他的部下,正低声讨论什么。

  忽然,尉迟北凌举手示意谈话暂停。他站起身,转过屏风,朝内室走来。千衣急忙闭上眼睛装作睡着。

  他的脚步轻而又轻,及至chuang边,千衣感觉到他俯下身靠近自己,接着,他的手轻触她的额头、腮边,自语了一句:“还没醒,烧倒是退下去些了。”然后,他站起身,蹑手蹑脚离开内室回到前厅。

  一会儿,屏风后面的讨论再度热烈。千衣睁开眼,鼻子直发酸。他是叱咤风云的大将军,商议着军国大事,心里还挂念着她!她是个为奴为婢的丫头,习惯了生病咬咬牙撑过去,谁曾如此关心体贴她?

  对比之下,热乎乎的泪水止不住流出了眼眶。将军的恩情,她一定要好好报答!千衣凝望着屏风后他的身影,渐渐痴了。

  当前厅的灯火熄灭,尉迟北凌进入内室,千衣没有再装睡。“你醒了?感觉好点没?”他剔亮了小油灯。“嗯。”

  昏黄的灯光下,他摸了摸她的衣服,不禁皱紧眉头:“你出了好多汗,捂在里面会加重病情。”

  他走出去,一会儿端着一盆热水进来,就shen手去解她的衣服。千衣抓住他的手,死活不让,涨红了脸:“不……不可以……”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尉迟北凌见状好笑地松了手,“我帮你擦洗一下而已!大营里没有别的女人,你是我的娘子,这事儿我不做谁来做啊?”

  “我……自己来。”千衣强撑着想坐起身,谁知她高烧刚过身体极虚,手上一软又歪倒下去。

  尉迟北凌按住她,不许她再乱动,黑眸中闪过戏谑之色:“千衣,想想喽,你嫁给我了,迟早是我的人,有什么好害羞呢!再说了……”他凑近她耳边,低低道:“摸都摸过了,还怕我看?”

  一想起那个黑暗地洞里他打消她睡意的“方法”,千衣简直想马上钻到chuang底下去,身子骨发软,手上更没推挡的力气。

  炉火烧得很暖,他去除她全身的衣物,用热水中绞过的帕子一点点帮她擦洗。

  少女白皙的身体如同上好的美玉,玲珑的曲线仿佛上天的杰作。一灯如豆,半透明的纱帐愈显得ChunSe动人。

  然而,她身旁的男人似乎未被ChunSe所动,手帕滑过时,每一寸肌肤他都擦洗到了,却不曾有半点着意的滞留和一丝狎戏的轻浮。

  千衣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坦露自己,紧闭双目不敢睁开。可渐渐的,察觉他的细致与尊重,竟觉得心越来越安定。此刻,她恍惚自己已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妪,接受相濡以沫的伴侣再平常再自然不过的体贴。以至于后来,他分开她的腿,帮她把细微处一并清洗干净时,她居然未有紧张不安。

  尉迟北凌替她换上干净的睡袍,收拾完毕,才吹灭灯,自己上了chuang。

  第一次同眠,他们在她狭窄的单人chuang上挤了一夜,而现在,这张chuang十分宽大。他帮她盖好被子,并没有搂抱她,只是在被子里握了握她的手,低声道:“千千,如果晚上有不舒服就叫我。”

  千衣翻过身面朝着他,“将军……”她欲言又止,纠结了一阵,才道:“将军千金之体,屈尊照顾我……”

  “啧,又烧糊了?”尉迟北凌闻言笑出声,“你怎么改不掉奴才口气!翁主小姐就不尊贵了?公主之下,就是翁主。”

  “因为我是翁主,所以你才这样对我?”黑暗中,千衣脸色变了变。

  他默然片刻,将她搂进了怀里,斟酌一会儿,轻轻吻了吻她的鬓角,“因为你是翁主,所以我让你独守空房,因为你是千衣,所以你现在在我chuang上。”

  她未能消化他话里的全部含义以及一如既往的狂妄语气,但听到“因为你是千衣”,心里涌起了甜意。

  “将军!”她情不自禁抱住他。他将她推开,用被子在两人之间筑了一道墙,顺便把她裹成了粽子,笑道:“别YouHuo我,乖乖睡觉,我就不欺负你。”

  她听话睡了,睡得格外踏实,睡到天光大亮。醒来时他已不在身边,不过,好像掐准了她的时钟般,没一会儿,活力四射的男人就满血出现了。

  洗漱、净面、梳头,并没有因为她是个卧chuang的病人而省略什么环节,他手脚麻利又很精细,千衣暗暗咂舌,都说带兵打仗的人很粗鲁,他为什么不一样?转念她又想,对哦,古话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不精细怎么能打胜仗?

  “如果你不排斥,建议你吃点东西,有助恢复。”尉迟北凌将干干净净的她扶起来坐好。

  千衣蹙起了细眉,想起食物她觉得反胃,摇摇头,“吃不下。”

  尉迟北凌捏住她下巴,“那不行,必须选一样。”说毕,他拍拍手,突然,几十个军士涌了进来。

  千衣吓了一跳,这几十个人手里分别托着碗盘,尉迟北凌笑道:“凡大夫说能吃的,我都让伙房做了一份。我就不信这么多你还选不中?”

  千衣目瞪口呆,这……这不是书上诟病的达官贵人骄奢淫逸的生活吗?太……太过分了吧!就算是长平翁主,生了病也没有这样子啊!

  见她不张zui,尉迟北凌哼了一声,“夫人不满意,都下去,重做!”

  “啊,不要不要!”千衣急叫,赶忙随便指了一碗粥,“就它了。”

  人哗啦退走,尉迟北凌亲自端了粥,舀了送到她zui边来,“自己选的,不准再任性不吃。”

  千衣叹口气,“我知道……将军是关心我,但是……这样子太……奢侈了……”

  “这有什么!”尉迟北凌不以为然,“女娃儿生病了都挑zui,又不是你一个。”

  “嗯?比如……”听话听音,千衣寻思地看他。

  “比如公主啊,小时候,我表妹卫如公主病了,没百来样花色请不动她的zui。”尉迟北凌笑嘻嘻道。

  “卫如公主……”千衣怔了怔,脱口道,“长安第一美人呀!”这位公主是皇帝长女,名头大大的,无人不知。

  “的确,当之无愧,我从未见过比她更漂亮的女子。”尉迟北凌点点头,莞尔一笑。

  千衣听着有点沮丧,闷闷地咬唇,“我不是公主,不用这样的排场。”

  尉迟北凌把勺子shen入她唇间,哄她道,“我知道啦,我家娘子知贫识苦很贤惠,只是想逗你开心嘛!以前你天天给我做好吃的,给个机会服侍你一回罢了。来,张zui!”

  他这般柔情款款,千衣心中暖意盛开,想想又忍不住追问,“你敢不敢交代,喂过公主吗?”

  “当然了,卫如不肯吃东西,最怕我出场。”尉迟北凌挑挑眉,对她的问题很不屑。

  啊?千衣再受打击,原来公主不仅比自己漂亮,还跟他青梅竹马……尉迟北凌把她的心思看在眼里,也不做声,直到她老老实实把粥喝完,他用手帕替她擦擦zui角,俯首过去悄悄说:“笨蛋,别的女人再漂亮,媳妇儿是自家的好。”

  千衣心头一震,他起身而去,她冲动地抓住他的衣袖,他停下来看着她,她红了脸鼓足勇气,“只要将军不嫌弃,千衣愿意跟着你,万死不辞。”

  他含笑望着她的眼睛,“我可以把这一句当做海誓山盟吗?”

  千衣窘得低下头去,声如蚊蝇,“我不知……怎样报答将军。”

  他向她唇间浅浅一吻,嗳昧地笑道:“等你病好了报答我。”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