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第十二章 骑马意外

小说: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作者:念云  回目录
  “将军长途跋涉,早些……回营休息吧。”尽管舍不得两人的亲昵,心疼的千衣还是劝他。

  “我是很累……”尉迟北凌懒洋洋地说,却一把将她抱起来扔向她的chuang,高大的身躯也随之压下来。“你……”千衣慌了神,他笑嘻嘻道:“这么晚了,不去惊动执勤的,我就睡你这里。”

  “我的chuang……太窄……”千衣双颊似火。“没关系,挤挤才暖和。”没管她的反应,尉迟北凌脱掉外衣,拉开被子,将她一起裹了进去。

  千衣脑子里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叫嚣着:明天将军从她的营帐出去,大家会怎么想?她的名节彻底完了……

  等等,她都嫁给他了,还要守什么名节?是噢!将军留宿在此,谁又能说什么呢。

  就在千衣还在纠结时,耳畔已响起均匀沉重的呼吸。他是真累了,一挨枕头就睡着了!

  千衣叹口气,摸到紧搂着自己腰肢的大手,默默与他相扣,或许,寻常的夫妻都是这样睡觉吧?夫妻……一想到这个词千衣再次心律失常。生平第一次与男子同chuang而眠,她在羞怯与惶然中难以安睡。

  第二天,当尉迟北凌睡饱醒来时,臂弯里是空的,昨夜柔若无骨的依偎不在,但食物的浓香已经飘满营帐。

  欠身瞧去,朝露一样清新的美人儿正忙碌着,宫里的衣裳就是漂亮,简洁的月白绸裙活脱脱将小主妇美好的曲线勾勒得格外动人。

  “将军醒啦,你饿了吧?”千衣见他睁眼,脸上掠过一丝羞涩的红晕。

  尉迟北凌坐起身,一脸不悦。千衣扫了一眼丰盛的早餐,忐忑地问:“怎么了,不合口味?”

  见她走过来,尉迟北凌将她往怀中一拉,就势按倒在chuang上,气呼呼地:“谁允许你起chuang的?”

  “我……”大白天的,他俊美的五官在她眼前放大,结实的xiong肌压上她鼓鼓的心口,千衣不由慌张,“我先醒了么,你……快放开……”

  “不放!”他低首,吻住她的唇,宣誓对她的主权,“你应该在chuang上等我,嗯?”

  千衣脸红得像虾子,怎么这人说的每句话都能让人羞死!“我……怕你饿了……”她嗫嚅。

  “我的确饿了,”尉迟北凌邪恶地挑挑眉,眼光瞄向她洁白的耳廓,又瞄她她纤长的脖颈,搏跳的动脉……

  千衣慌不择路一手捂脸,一手护住衣领,“早饭……早饭凉了……”

  尉迟北凌停下动作,愉悦地低笑出声:“对哦,我差点忘了,我又给你带回一件好礼!”

  哎,不是每次打仗都去抢人家妆奁盒吧?

  一匹浑身火红毫无杂色的小母马正在草地上不安地溜达,美丽光艳的毛色十分显眼,在qun马之中,简直就像傲骄的公主。

  尉迟北凌得意地指着它问千衣:“怎么样,这可是匈奴的汗血宝马,你喜欢吗?”

  他送她一匹马!汗血宝马!是要怎样!

  千衣警觉而狐疑地望向他:“你从匈奴人那里抢来的?”

  “抢?”尉迟北凌耸耸肩,不屑地一笑,“我为什么要抢,是浑邪王心甘情愿送给我新婚的夫人。”

  新婚的夫人,那不是自己吗?千衣不好意思地咬唇,“骗人……两军交战,敌人会这么好心?”

  “把敌人逼上绝路,他就会成为朋友,不对,应该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尉迟北凌豪爽地说,一边牵着她的手进入马qun,“我相信浑邪王很快就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来,摸摸它。”尉迟北凌轻抚红马长长的鬃毛,对千衣示意。

  “我……”千衣下意识后退一步,干笑道,“我又不会骑。”

  千衣对马这种动物有点叶公好昽之意,喜欢它们奔腾的威武,却从来只敢远观,不敢过于靠近,生怕挨上狠狠一蹄子。

  “我知道你不会,不会可以学嘛。”尉迟北凌将她强行拽过来,“摸一下,先和它建立感情。”

  “不不,还是不要了!”千衣尖叫着往后缩,“它会踢人!”

  “别怕,马是很通人性的,只要认定了主人,它不仅不会踢你,还会保护你。”尉迟北凌耐心地劝说。

  “你喜欢,让它跟着你吧,我……我不要……”红马一声长嘶,吓得千衣奋力挣脱他的手逃出去。

  “站住!”尉迟北凌沉下脸,目光严厉地呵斥她,“如果我的士兵像你这样,早就军法从事了。”

  “我又不是你的士兵,我就不学骑马。”千衣见他凶自己,委屈地红了眼睛。

  “你敢不学!”尉迟北凌握住她的肩头,语气变得冷酷无情,“小姐,你最好gao清楚,这片大漠里,没有轿子会来抬你!”

  “我还有事,会派人来教你。勇敢一点,你足以驾驭它。”他扔下这句话,头也不回走了。

  整整一天,千衣都对着教官耷拉着一张苦瓜脸。

  gao什么嘛,人家女子都以莲步轻移、柳腰款款为淑女之美,怎么轮到她,就要顶着暴晒的日头,像男人一样岔开腿去骑马!

  教官忌惮她是将军夫人,哪敢强制她,只是一遍遍苦口婆心地讲解。从理论到理论,千衣脑子不笨,一条条都记得滚瓜烂熟,就是不肯实战。

  那红马见她退缩,更是欺生,只要她试图靠近,就四蹄乱蹬。千衣折腾得一头大汗,教官急的也是一身大汗。

  等尉迟北凌处理完公务,来检查娘子的成果,差点没把他气晕,“什么?她到现在没学会?”他脸色铁青地对教官怒吼。

  汉军的高级将领中,大家公认卫将军儒雅、李将军和善,而尉迟北凌则是最特殊的一个。天子荣宠,年纪轻轻身居高位,在诸大将中,他战功彪炳独占鳌头,却同时以严苛治军闻名。

  被编入尉迟北凌麾下的将士,有着截然不同的两种反应,有人欢欣鼓舞,因为跟着尉迟将军能打胜仗,建功立业出人头地晋升快,也有人愁眉苦脸,因为跟着尉迟将军要吃尽苦中苦还别指望他会体恤。

  然而无论哪种人,想在尉迟北凌帐下长久地待下去,都不容易。能力够不上的,哪怕满腔事业心他也给你开除了,吃不得苦的,他偏偏让你丢掉半条命。比如说吧,他的治下,竟然传出过ròu吃不完变质扔掉而有人却饿昏过去的奇葩事。

  尉迟北凌就这副霸王脾气,连皇帝也只能摸摸鼻子不做声。因为,他的麾下集聚的都是真正的精英,所以才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在非汉族传统优势的骑兵战场上也能与匈奴人一决高下。

  据此,面临尉迟北凌大不满的语气,教官的战栗可想而知。

  千衣不忍心,跳出来辩解:“将军不要怪他,是我学不会。”

  “只有不会教的,没有学不会的!”尉迟北凌冷冷道。

  话音刚落,他抓过千衣,以一条抛物线形状扔了出去,直接让她落在了红马背上。

  千衣猝不及防惊恐大叫,愤怒的红马又蹦又跳,恨不能立刻将讨厌的骑手甩下去,而此时,尉迟北凌跃上马背,一手稳住摇摇欲坠的女人,一手拉紧了红马的缰绳,两腿猛地一夹,被激惹的红马长嘶一声,狂奔出去。

  他唇间吹出嘹亮的口哨,他的大黑马立刻斜刺里穿来,超越红马,领头在前。红马齿口尚小,不由被雄壮的大黑马吸引,沿着它的轨迹紧紧跟随。

  强烈的颠簸中千衣尖叫连连,尉迟北凌根本不睬她,两匹马一路奔出大营,疾驰向广阔的草原。

  耳畔风声呼呼,也不清楚跑出了多远,千衣终于认命地停止了无用的尖叫。

  尉迟北凌稍稍放松了她的腰肢,把缰绳递到她手里,厉声道:“自己练!”

  要不要这么凶啊,与昨夜的温柔简直判若两人!

  千衣虽然腹诽,却也不敢再唧唧歪歪讲条件。只好沉下心来,老老实实将背诵的理论一一实践。

  不过尉迟北凌虽然态度凶狠,却一直坐在她后面,并且总能在她把握不住时随手带一下缰绳挽救危局。这让她很安心,逐渐放开了手脚。

  千衣的身体协调性很好,缺的只是胆识,这是尉迟北凌敢于强迫她上马的底气。看到这个娇俏的女子在马背上渐入佳境,他不由露出赞许的微笑。

  千衣正骑得开心呢,忽听见他又吹响了口哨,大黑马停下步子,待到红马追上,她忽觉腰间一紧,脸颊上落了一个热热的吻,“千千,你可以单飞了。”说完,他纵身一跃,跃上了旁边的黑马。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千衣第一次体会到驰骋与驾驭的乐趣,视野变得宽广,心xiong变得辽阔,这是王府高墙内永远无法企及的体验!而且,还有心爱的男人在身边纵马陪伴!她不禁热烈注视着他,他骑马的样子太帅了,英姿勃发,简直让女人倾倒……

  且慢,俗话乐极生悲说的就是千衣这号人。

  就在她迷恋美男走神的时候,马蹄一个趔趄,作为新手的她到底经验不足,竟硬生生被甩下马来!

  千衣惊叫一声,眼看自己就要后脑着地非死即残,千钧一发之时,跃下马的尉迟北凌铁臂捞起了她,为将撞击减到最轻,他抱着她顺势在草地上翻滚……

  眼看化险为夷了吧?不!尉迟北凌忽感身下一空,暗道不好!

  轰的一声,承载两人的那方土地已瞬间塌陷下去,他们掉进一个硕大的空洞,直线坠落……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