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第十一章 你在我眉间心上

小说: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作者:念云  回目录
  

  朝霞为原野涂抹上璀璨的金色,少女嫣红的脸庞就像迎风盛开的花朵。

  千衣跑到大树所在的终点时,却没有像以前那样软倒下去。她扶着树干默然地站着,整个人彷徨若失。

  就算她倒下去,也不会有一双坚实的臂膀将她抱起,也不会有宠溺而无奈的一句:懒鬼,一步都不肯多跑……

  xiong腔里那颗心正稳健地跳动,千衣转过身,甩开步伐往回跑。

  你的脉搏跳得并不快,要不要试着跑回去?

  气息沉稳,步履坚定,其实,她早就能做到是不是?

  空中仿佛出现了一双含笑的眼睛,将她看穿。

  也许,他早就知道罢……虽然风很冷,千衣的脸颊却发烫。她并非真的累得动不了,只因为贪恋他的怀抱,舍不得每天这一路的疼爱啊。唯有这相濡以沫的短暂时光,彼此不再有距离,她能大大方方地亲近他,哪怕不着一言,她依然能安心于他的温柔。

  千衣,什么时候,你的心被人偷走了……

  她跑回出发点,穿过冷清的营地,竟下意识地走到尉迟北凌的大帐前。帐门关得严严实实,门前的旗幡哗啦啦在风中作响,廊柱下也没有他的大黑马在刨蹄子,千衣心里莫名地酸楚。呆望一阵,失落地一步步走回自己的住处。

  上一次尉迟北凌出征,千衣觉得时间过得飞快,她看看操练看看球赛,逛逛后营的草场,很快就消磨了一天。可是现在,一天的光yin似乎走得极慢。

  她想做点吃食,可是刚揉了几团面,就没精打采地搁下了。最后她把面团扔给了伙房,自己随便从伙夫那里要了几个馍馍饱腹。

  唉,怎么会这样,他不在,她连做美食的兴趣都没有了。

  千衣托着腮想,一定是自己想看到对方吃得很香的样子,才会有动力吧。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人的模样,唇边不由自主泛起微笑。他吃东西就像他看地图一样一丝不苟,连品尝的姿势都那么优雅动人,而且他有个绝对健康的胃,热情承载她一次次的实践与创新。

  百无聊赖到傍晚,千衣又一次跑到前营去窥探。

  暮云合璧,守营的士兵按部就班地巡查各处。空旷的天际,除了偶尔看到牧人赶着羊qun经过,并没有她期待中战马卷起的烟尘。

  夜里,千衣在烛火下发呆。她如今有穿不完的衣服戴不完的首饰,在以前做婢女的时候简直想都不敢想,倘若长平知道了,不知该怎样嫉妒呢!说不定,后悔让她代嫁了。

  代嫁……一想到这里,她烦躁地站起身。她顶着翁主的名头而已,将军是翁主的夫婿,跟她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是么?难道她真的奢望永不穿帮,还是,即使被发现,他依然会要她?

  这太荒谬了,如果说答应王爷时千衣感到是对前途的恐惧,那现在,她第一次感到了痛苦。

  他讨厌燕王,讨厌皇帝包办的婚姻,不惜将翁主打入冷宫,如此看来,就算她是真翁主,他们之间也将隔着藩篱,傲娇如他,不可能将真心交给翁主。

  那么,一旦发现她不是真的翁主,他会另眼相待吗?更不可能!千衣苦笑着摇摇头,他是皇宫长大的贵族,而她是平民是婢女,他们之间天壤之别,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若他知道了真相,只会平添羞辱。

  千衣,无论是真翁主还是假翁主,那个男人永远不可能属于你。如果动心了,快把心收回来吧!别再痴心妄想了!

  新的一天来临,千衣继续独自完成了晨跑。远去的人依然没有回来的信号。

  “将军总是打闪电战的对不对?”千衣开始逢人就问。每个人都点头称是。

  “那你们说将军什么时候回来?”每个人都说,嗯,也许,快了吧。

  千衣记得上一次她的蒸饼只放了两天而已,但两天过去了,尽管她昼夜竖起耳朵,却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可不可以告诉我,将军到底去哪里了?”千衣实在忍不住,拉住负责留守的副将刨根问底。

  夫人每天坐卧不安的样子副将看在眼里,叹了口气:“将军定是怕夫人着急,所以才不让我们告诉你。其实……将军去了漠南。”

  “漠南?”千衣吓了一跳,“那不是匈奴人的大本营?”

  “是啊,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副将笑道。

  千衣却笑不出来,并且心更揪紧了。好好的,说都不说一声,就去了漠南!

  她坐在生着火炉的营帐里,离开威远郡被袭击的惨烈一幕却不停地再现,让她心惊ròu跳。他深入漠南,会不会经历更可怕更血腥的战事?老天,千万不要受伤,更不能……有三长两短……明明屋里温暖如斯,她却焦虑得手足冰凉。

  时间一点点变成了对她的煎熬,哦不,必须找一件事来做!千衣强迫自己整理那十几个大箱子。

  一块顶级软牛皮吸引了她的视线,这么好的牛皮用作衣服的点缀实在太可惜了!她忽然想起自己在威远郡买的匕首,虽然被尉迟北凌嘲笑丑到只能用来杀猪,不过据她出入他大帐的观察,匕首一直放在他书案上,并没有真的赏给伙房。

  那把匕首材质优良,只是刀鞘的雕花俗气粗陋罢了,千衣忽然有了主意,她何如用这张顶级牛皮重做刀套!说干就干!缝制牛皮并在其上刺绣是很费时费力的活,千衣忐忑不安的心也算有了暂时的寄托。

  日子一天天过去,千衣感觉到大营里的气氛也在悄然变化。士兵们都不敢议论将军什么时候回来,或者……还能不能回来。在尉迟北凌之前,不是没有发生过,有汉军深入草原而彻底失踪,连尸体都没有找回来一具。

  一天,千衣无意中听到有人悄悄劝副将回师威远郡,被副将严厉拒绝:如果尉迟将军真的遭遇不测,我们一定要战斗到最后一滴血为他复仇,岂可逃走!

  千衣的眼泪哗就下来了。

  是夜,千衣完工了最后一针。质感绝佳的牛皮上,被她用金线绣上连绵的祁连山和茂盛的草场,还有那栩栩如生的风吹草低见牛羊。这是他挚爱的土地,甘洒热血浇灌的大汉版图。

  夜已深,油灯燃尽。千衣坐在黑暗里,全无睡意。帐外一片静谧,唯有一轮又大又圆的月亮高高悬挂在天上。

  “月亮月亮,你若有灵,请保佑他安好!我发誓,只要他平安归来,无论他怎样对我,我都愿意!月亮,你听见我的愿望吗?我不想收回我的心了,哪怕最悲惨的结果,我也愿意承受。”千衣望着明月,喃喃祈祷。

  月亮的清辉今夜格外得柔和,依稀可见桂树的影子。月亮会把她的挂念捎给他吗?无论他走得多远,都与她共一轮明月。千衣的思绪被牵引着,竟不觉夜的流逝。

  忽然,有一个声音意外地闯入了她神游的梦。“黑灯瞎火的不睡觉,傻坐呢?”

  千衣一愣,这个声音好熟悉呀,她真的被月亮带去梦游了?为什么会突然听见他的声音!她没敢动,竖起耳朵想要谛听更多。

  “喂,还在生气?不想理我?”那声音离得更近了。

  千衣倏然转身,天啊,她没有做梦!借着月色,她清清楚楚地看见自己日夜担心着的那个人,一身戎装,就站在她面前!

  意外的惊喜就这样突然间淹没了她,千衣来不及掩饰任何的情绪,锐叫一声,忘情地扑了过去。

  像小太阳一样弹射过来的身体撞上了他,尉迟北凌一怔,随即如俘获珍宝般紧紧搂住了她。温暖、棉软、芳香,她的一切甜美至极,抱在怀中仿佛愈紧才愈是安心,天知道,这些日子他多么想念她!

  她率真而坦诚的表现激起他浑身的热浪,他紧窒的拥抱让她透不过气来,不过却好开心好满足!两人在黑夜里沉默相拥,半晌,尉迟北凌轻抚她的秀发,在她耳畔哑着嗓子低声呢哝:“想我了?”

  “嗯。”没有思考,脱口的声音却已哽咽。

  她像一只受伤呜咽的小兽,再也关不住泪水的阀门,在他怀里放声抽泣。他知不知道,失去爹娘时她以为天塌了,而这一次,那种似曾相似的灭顶感觉再次袭来,她是如何在恐惧中一天天熬煎……千衣一边哭一边发泄似的捶打他的肩头:“都怪你,都怪你……”

  “对不起……”她咸涩的泪水令他的心软成了一片,用从未有过的温柔语调哄着她,“以后不会了,再也不瞒着你离开,不哭了好不好?”

  情绪宣泄出来后,千衣有些羞赧,想到了什么,奇怪地问:“你回来为什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因为骑士们衔枚夜行,马蹄也裹上木棉。”

  千衣狠狠捶了他一记:“讨厌,就会gao怪……”

  “这可不是gao怪,夜色里藏着鬼魅,我的士兵们打完硬仗很辛苦,不能成为他们的猎物。”尉迟北凌笑道。

  听到硬仗两个字,千衣抬起头来仔细打量着他:“那你……没事吧?”

  “有事。”

  “啊?怎么了?”千衣大惊。

  他往前一步,千衣的背抵在了桌沿上,退无可退。尉迟北凌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掌住她的后脑,贴近她zui角:“太想你,你要抚慰我……”下一瞬,他就吻住了她的唇。

  这是一个热烈、迫切又霸道的吻,全不给她任何逃离的余地。千衣却不再惊慌,仿佛期待已久,接纳他给予的一切……

  他虽然阅女无数,她却是唯一一个想让他一吻再吻的女人。这样的滋味令他心悸,他第一次知道,原来男女之间还有更神秘的领域。

  被他吻的感觉是如此美好,千衣觉得从内到外被无名的火焰烧灼着。仿佛自己是一只飞蛾,必须扑入那烈焰中才得酣畅。

  久久,尉迟北凌才放开她,深深注视着她的眼睛,“千千,不是轻薄,懂了吗?”

  “嗯。”千衣含羞点点头。他忍不住再一次吻住了她。一遍又一遍,他们在子夜透过营帐的清浅月光里拥吻,抚慰被时间被距离折磨的相思。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