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第八章 吃不下跑不动

小说: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作者:念云  回目录
  

  犯规事件后,千衣心惊胆战地等着尉迟北凌来找她麻烦,但是,整整一个晚上,既没看见他的影子,也没有处罚她的命令下达。

  不过,千衣的心还是悬着,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她不还得去送饭么。

  有好吃的是不是可以免死?

  第二天,千衣特意做了一锅香喷喷的莜面窝窝。这种新鲜食材是草原人进贡的,陛下亲自命名为“莜面”。和白面比起来,莜面耐寒经饱,口感香醇,尉迟北凌很喜欢吃。

  她磨磨蹭蹭挪进尉迟北凌大帐时,只见他正盘坐在案几前看书。千衣偷偷端详他的脸色,他穿着纯白色绣金线的便服,俊眉朗目不再有咄咄逼人的气势,显得高贵又儒雅,他似乎看得很专注,气息平静,听见她的脚步,眼皮都没抬一抬。

  千衣在他身边跪坐下,讨好地揭开笼屉,光亮的栗子色格外诱ren,热气和着香气飘散开来。“将军歇一歇吗?吃点东西。”她问得小心翼翼。

  尉迟北凌这才斜了她一眼,千衣急忙眼观鼻鼻观心。只听他淡淡地问:“你自己吃了么?”

  “没……我一会儿回去吃。”

  “你这么辛苦,应该慰劳你。”尉迟北凌说着,将食盒推到她面前,“就在这儿吃了吧。”

  “我……我不……”

  “这是命令。”他冷冷地吐出几个字,就继续看书了。

  千衣只好夹起一个窝窝咬到zui里。吃完一个,尉迟北凌也不做声,千衣只好再去夹一个。就这么沉默着,吃完了三四个,千衣悄悄地放下了筷子。“怎么停了?继续。”尉迟北凌眼睛看着书,声音却及时地响起来。

  “我……吃饱了。”千衣小声道。

  “不会吧?”尉迟北凌放下书,似笑非笑地瞧着她,“又要看球,又要赌球,还要追捧球手,这么风生水起的,胃口也应该见长啊。”

  “我……”

  “才吃一半,这不行,接着吃。”尉迟北凌生硬地敲敲案几。

  千衣皱着眉头,又去拿了一个。再好吃的东西,也经不住一直吃啊,她又不是男人,怎么吃得下一笼嘛!而且,千衣真是后悔死了,为了讨好他,她做得比平时分量还足。

  勉强地吞咽下去,千衣再次放下了筷子。谁知,筷子还没碰到桌面,就被尉迟北凌一抬手架了起来,冷哼道:“别耍花样,不吃完别想走。”

  千衣差点哭出来:“我真的……实在是吃不下了。”

  尉迟北凌挪到她背后,一只手握住她的细腰,另一只手从后绕到她腹部,慢慢摩挲打圈。千衣又惊又窘,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男人这样触碰过自己,身子不由绷得笔直,他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她颈后,让她的肌肤又su又痒,呼吸也不由急迫起来。“将军……”她想要挣扎。

  “别动。”尉迟北凌轻喝,大手按在她的肚腹上,那里圆圆鼓鼓的,他低笑起来,“唔,看来真的装了不少。”

  千衣脸蛋顿时烧起来,羞得恨不得钻进地缝,“将军,别……”她声若蚊蝇,扭动着身子,想要脱离他的掌控。显然,她不能如愿,尉迟北凌的大手绕着她圆鼓鼓的胃徐徐转了一圈,悠悠道:“不过呢,我看努力一下还有空间,来,张zui……”

  千衣闻言大惊,眼看他腾出手来又去拿筷子,身子一软,慌忙捂住自己zui,一边摇头,一边眼泪止不住巴巴地流出来:“求求你,我再也吃不下了,将军饶命,千衣知错了……”

  “知错了?”尉迟北凌俯首到她耳畔,唇间的气息擦过她白皙的耳垂,“哪里错了?”

  “我……我不该学人家赌球……更不该……跟将军作对……”千衣痛哭流涕。

  “你跟着李奇赌球,赢了多少钱?”耳边的一个字一个字敲着千衣的心。他……都知道了?千衣立刻乖乖地从兜里摸出几枚五铢钱,“全……全在这里了……”

  “就这几个钱?”尉迟北凌嗤之以鼻,“我出十倍,你押不押我?”

  “不……不……千衣再也不敢了……”她立刻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定是陷阱,她绝不会上当的,她不要某天消息传到长安去,王爷家的翁主吃得太多被撑死了。

  “这么说来,你和李奇的交情不一般啊,十倍的钱都买不断。”尉迟北凌板下脸。屋子里温度陡降。

  “将军!我没有!”千衣尖叫起来,一回头,翘翘的鼻尖竟蹭到他的喉结上,更加不知所措,慌乱中被他掌住后脑勺,被迫扬起脸蛋,正对着他近在咫尺点漆般的黑瞳。望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尉迟北凌薄唇紧抿,像冻了霜,“你跟他这么铁?”

  千衣全身都动弹不得,他的话听起来怎么有股酸味呢,不不,不可能,一定是误会。千衣做了那么多年的小奴婢,察言观色怎么也练出来了,她吸吸鼻子,赶快吞掉泪水,挤出谄媚的笑容:“没有没有,李校尉怎么比得上将军呢,我是一时猪油蒙了心,将军您大人大量饶了我罢。以后,千衣发誓再也不赌球了。”

  “那怎么行?不赌不刺激,又没钱赚,得赌。”尉迟北凌并不满意。

  怎么才能过关?千衣小奴才的脑子里灵光闪动,“但凭将军发话,将军让我赌谁赢,我就赌谁赢。”末了,不忘甜甜一笑,“就算输了也没关系,我是将军的人,将军会赏的嘛!”

  尉迟北凌眯着眼审视着她,脸上浮起意味深长的笑容,“你是我的人?看来,你还没忘记自己的身份。”

  这话听起来怎么奇奇怪怪的?千衣咬着zui唇,模棱两可地哦了一声。

  她以为他要放开她了,可是没有,他暗示性地按了按她涨鼓鼓的肚子,轻笑道:“既然是我的人,就要听我的话。”

  千衣呜咽一声,绝望地看向他,还要她吃?尉迟北凌夹了一个窝窝在她面前晃了晃,最后塞到自己zui里,冷冷道:“你的胃口太弱,都是缺乏锻炼的缘故,明天开始,平旦起来跑步。”

  自打千衣侥幸没被撑死逃回自己营帐后,她就把尉迟北凌最后的命令给忘在脑后了。平旦?这个时辰草原还没天亮好不好!所以次日平旦,千衣裹在被子里睡得正香。

  忽然,一阵冷风吹进了梦里,害得她浑身打了哆嗦,紧接着,一声怒吼将她的梦境彻底粉碎。“什么时辰了?还不起chuang!”耳朵痛啊,千衣哼唧睁开眼睛,旋即被正在发生的事惊呆了。自己正被一身劲装的尉迟北凌揪着耳朵,从chuang上拖起来。

  “啊!”千衣惨叫一声,顾不上耳朵,慌忙用手捂住身体,她睡在被窝里,只穿了肚兜短kù,“你干什么……我还没穿衣服!”

  还没等她气急败坏地叫完,尉迟北凌已经飞快地抓住她两条腿塞进肥大的军kù里,再直接塞进靴子里,最后将外衣往她身上一裹,腰带绕了几圈麻利地扎紧,这才嘲笑道:“将军夫人,你还怕我看?”

  千衣红了脸,“我……你……”

  尉迟北凌正色道:“看来你不懂什么是军令如山。来人!”随着他一声喝,外面执勤的小兵急忙跑了进来,尉迟北凌对他说:“你告诉夫人,违抗军令者什么处罚?”

  小兵看了看呆若木鸡的千衣,一五一十道:“根据情节轻重,打20到100军棍不等,贻误军机者,斩首。”

  等小兵跑出去,尉迟北凌对千衣微笑:“听明白了?你想打多少?报个数。或者,砍头?”

  千衣一屁.股跌坐在chuang上,哭丧着脸:“不要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跑还不行么,饶我一次,就一次……”她可怜兮兮地竖起小拇指。

  即使是初秋,黎明前的风吹在脸上也带来阵阵寒意,千衣被迫跟在尉迟北凌后面,在茫茫原野开始了长跑。

  她虽然是做丫头的命,可毕竟是在王府里,一举一动都有规范,走路轻,脚步轻,举止文雅得体,尤其一个女孩子,又比不得出苦力的小厮,千衣这辈子没有进行过如此高强度的运动。

  跑出去不到十里路,千衣满头大汗,气喘如牛,可又不敢擅自停下来,看着身边的尉迟北凌跑得轻轻松松,她只好一边喘一边开口哀求:“将军……要跑到哪里呀?我……跑不动了。”

  尉迟北凌一路看下来,心里倒是暗自吃惊,她耐力还真不错,对于一个没有经过训练的女子来说,她的体能可谓相当出色。不过,表扬的话他是不会说的,冷嘲道:“吃又吃不下,跑又跑不动,你这种样子,怎么在大漠里活下去。”

  千衣默然,闷下头努力地跟上他的步子。尉迟北凌手指着前方一棵树对她说:“看见了吗?跑到那里就停。”

  千衣咬咬牙,这个目标也许还在极限之内。尉迟北凌已经先到达了那棵树,对她挥手:“加油啊,千衣,就快到了!”

  东方泛出了鱼肚白,黎明的微光下他长身玉立,简直就像天神,千衣奋力地奔向她的天神。终于,她踉跄地摸到了那棵树,一下子歪倒在树下,空气,空气,她要呼吸,要呼吸!

  尉迟北凌在她身边蹲下来,等她喘息略定,忽然冷不丁道:“大漠要降温了,冬天会很难熬。我把你送回长安吧。”

  千衣愣了,什么?回长安?

  尉迟北凌停了停,道:“别误会,不是要休了你。我怕你身体吃不消。”

  千衣注视着他的眼睛,这双深潭一样的眼睛,并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味。回长安,又能见到王爷,还不用担心穿帮,尉迟北凌发善心了,这不是最符合她的期望吗?离开他,不用再做他的专职厨娘,不用再受他威胁被他折腾,可是,也看不到他操练士兵,看不到他踢球,看不到他读书,看不到他打胜仗,看不到他笑,看不到他生气……

  千衣大大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轻轻摇摇头,“我……不回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