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第七章 小厨娘与球迷

小说:汉沙乱之许我长缨  作者:念云  回目录
  少女独有的幽香钻入鼻息,掌中的纤腰柔若无骨,不期然撞入怀中,尉迟北凌竟觉心口一麻,像有股电流直往下窜去。他立刻反射般地将她推开,定了定神。

  她明明看上去瘦巴巴的,穿着军装像套个布袋子,怎么弄得他像个毛头小子,居然瞬间起了反应。

  他沉着脸,凶巴巴地斥道:“你慌慌张张做什么!”

  “我……”千衣不敢申辩,低头拽着衣角。

  尉迟北凌大咧咧在椅子里坐下,劈头道:“你爹说我所到之处杀光抢光,你想必知道吧?”

  这……千衣哪儿知道呢,不过一想,翁主把他形容得跟魔鬼似的,王爷多半是没有说好话的,她支吾道:“那你……到底有没有抢人家东西呢?”

  “有。”尉迟北凌爽快地答道,“为了对得起你爹制造的话题,我特别帮你抢了点。”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扔向千衣。

  千衣接到手中,目瞪口呆,竟然是一个女子的妆奁盒!

  “打开看看,齐不齐全?”他对她笑。

  胭脂水粉,眉笔唇红,琳琅满目,样样不少。千衣惊诧不已:“你这是哪儿弄来的?”他不是去打仗了吗?她有限的思维实在无法将两件事联系在一起。

  尉迟北凌一脸得意,“告诉你,我这回把浑邪王的行宫给端了,他带着小妾忙着逃命,这东西就归我了。喂,你别不识货,绝对都是上品。”

  千衣怔怔地看着他,老天,他是个什么人?刀光血影,生死须臾,他居然有心思去拿一个妆奁盒?尉迟北凌见她呆望,不悦地翻了个白眼:“不是吧,你连一点感激之心都没有?”

  千衣被他一吓,急忙扭腰侧身,诚惶诚恐施了一礼:“多谢将军!”

  尉迟北凌眉头皱得更明显,“你不关心战果如何?”

  “关心的关心的……”千衣再不敢发呆,点头如捣蒜,“将军英明神武,所向无敌……”

  “够了够了!”尉迟北凌打断她,目光将她从头到脚刷了一遍,嗤笑道,“我说,你是个翁主,怎么一副奴才样?”

  如同被闪电劈中,千衣顿时脊背紧绷,糟了,她穿帮了,她本来就是丫头命,被他看出来了!尉迟北凌的声音仍然在耳旁萦绕,他似乎在说着什么战绩,但是,千衣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忽然,声音停止了,尉迟北凌指节敲了敲桌子,等她神游的视线集中过来,才慢悠悠地问:“我刚才说的重点是什么?你复述一下。”

  “啊重……重点……”千衣大换气,不管怎样,王爷没发话,抵死不能承认自己是假翁主!可是,重要战果是什么?她没有听进去啊!千衣期期艾艾,“重点当然是……将军没有受伤啊,真是谢天谢地。”

  尉迟北凌满头黑线,算了,她根本就是个迷糊蛋,自己还是不要对牛弹琴好了。不过……“你有挂念我么?”他zui角扬起迷死人的笑靥,打了胜仗,心情不错,他决定逗逗她。

  千衣脸上飞起了红晕,不敢看他,老实地羞赧地点点头。她真的有担心他啊!

  “怎么挂念的?我不在的时候,你都做了什么?”尉迟北凌慢条斯理地问。

  千衣脑海中再次警铃大作,不好,他追问她做了什么,难道,猎隼来过的事被他发现了?不会的,不会这么巧!她偷瞄着他,慢吞吞道:“我……没有走远,最多在后营的草场上散散步……”

  “看见什么了?”

  千衣的心跳到嗓子眼,“远……远处的牛羊,天……天上的猎隼……”

  “我跟你说,猎隼十分凶猛,有人曾经被啄瞎过眼睛,离它们远点。”

  “知道了。”千衣终于心头一宽,他没发现!松弛下来的她不由嫣然一笑,大眼里恢复了灵动,“我每天都盼望着将军快点凯旋。”

  “唔,原来你很会说话。”尉迟北凌依旧笑容迷.人,听不出在表达赞赏还是讽刺。

  眼光扫过室内,她独居的营帐,收拾得十分整洁,地面桌面纤尘不染,物品摆放井然有序,这一点,跟他的洁癖倒是很登对。窗台上……咦,竟然还放着那几张蒸饼!她没吃,也没扔掉?

  顺着他的目光,千衣满脸尴尬,急忙想抢上前藏起来。李奇说他会打闪电战,她赌气看看他是不是吹牛。可是尉迟北凌比她动作更快,他拿起来咬了一大口,满意地扬了扬眉:“不错,还没坏嘛。”

  千衣扑了个空,见他吃进zui里,慌乱地想阻止:“别……会不会长霉了?”

  尉迟北凌乐了:“你当这里是长安?草原风大干燥,放在窗口,早就吹成干饼子了。”他认真地品了品,点点头,“忽略水分的流失,你手艺还不错。”停了停,看似不经意地接着问,“千衣,除了蒸饼,你还会做什么?”

  “云豆粥、粟米羹、麦芽糕、饵粉麻糍这些我也会,就单说饼吧,除了蒸饼,什么胡饼、汤饼、蝎饼、髓饼、金饼、索饼全都难不倒我!”被夸奖的千衣兴奋地一口气告诉他。

  尉迟北凌听着,含笑不语。千衣望着他怎么看怎么诡异的笑容,忽然心里拔凉拔凉,完了,她又犯错误了,一个翁主,怎么能像个厨娘似的!她面色发白,表情变得僵硬。

  尉迟北凌及时结束了这场谈话,他轻轻拍拍她的肩头,笑吟吟道:“我很久没有尝到长安的口味了,以后你每天做好了给我送来。”

  世上没有后悔药,尽管千衣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出口的话如泼出去的水,她只能乖乖地按照尉迟北凌的要求开始了她的专职厨娘生活。

  每天,伙房会给她提供需要的食材,千衣在自己的营帐里精心烹制好美食,再提个食盒送给尉迟北凌。她忙忙碌碌地又像个小奴婢似的,看得李奇直叹气,老大还真是心狠,把个翁主当丫头使唤。不过对千衣来说,小奴婢是她的本色,她一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反而感到生活充实起来。

  她渐渐发挥出被长平多年挑剔打磨出来的高超厨艺,每一次都成功TiaoDou起尉迟北凌的味蕾。他明明就是个吃货,却偏要装出不在意的高冷样子,千衣暗自好笑。他们的对话常常是这样的:

  “将军,今天我做的羊ròu馅的胡饼,现烤出来的,闻着很香吧?”

  “没觉得。”对方揉揉鼻子,移开目光,不屑地轻哼,“羊ròu有什么稀奇,遍地都是。”

  “把普通的食料做出与众不同的美味才是本事呢,不信你尝尝,我加了屠苏酒的。”

  “嗯……放着吧。”

  “别哎,这个趁热吃会口感更好。”

  “你没看我忙着吗?”

  “哦,那我……先拿回去锅里捂着。”

  “算了,不麻烦了。”一边说,已经捞了一块在zui里。

  “将军,味道如何?”

  “凑合,不算难吃。”

  望着他风卷残云一扫光,她浅笑,眉梢眼角尽是藏不住的欢颜,语气却甚是懊恼,“看来这次做胡饼又失败了,明儿还是换伙房的白面馍。”

  “千衣,不要轻言放弃么,失败是成功之母,多试几次,没准就好喽,明天继续。”他谆谆教导。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千衣渐渐习惯了大漠的生活,她虽然穿着男装,可是简单的一条腰带就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了,配上一头青丝如瀑和女子轻盈的步态,竟别有FengQing。

  她仍然独居在自己的营帐,不过因为美食的关联,她每天都会去尉迟北凌的住处。拎着食盒的夫人,穿行在军营里,成为一道特别的风景。当然有馋zui的,可惜就算是李奇,也没能幸运地尝到千衣的手艺。

  “不行,这是给将军的。”她总是一本正经地挡掉了所有的觊觎。而尉迟北凌,事实上也每次都配合默契,充分消灭了她的成果。

  千衣心里有种莫名的快乐,全身心地投入到对美食的创造与追求中。除了做一个优秀的厨娘,她还顺便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蹴鞠球迷。

  原本千衣对这种男人的运动是毫无兴趣的,但架不住李奇的热情鼓动,便跟他去看了一次。结果,充满对抗性的激烈竞赛把她吸引住了,不由自主加入了观众qun体,为场上的输赢焦虑、呐喊、尖叫。

  军营里的蹴鞠队有着相对固定的组合,千衣对他们逐渐熟悉,也开始有了自己的喜好,她像那些士兵们一样,旗帜鲜明地支持自己喜欢的球队。

  那一天,尉迟北凌难得有闲上场踢球,忽然看见千衣站在场外,正与一qun小伙子们大呼小叫,押宝赌输赢。他不由一愣,几天没在眼皮子底下,她居然学会了这一套?

  由于尉迟北凌平素军务繁忙,踢球只能临时客串,所以他并没有固定的队友。今天他加入的紫衫队对阵李奇的青衫队,紫衫队人气大旺。但千衣早就是青衫队的忠实拥趸,人家球迷是有品格的,决不做墙头草。

  自从球赛开始,千衣就尖着嗓子为李奇助威呐喊,李奇传了一记好球,千衣更是一蹦三尺,不吝喝彩,她明媚的笑容让尉迟北凌越看越刺眼。相反,尉迟北凌进了球,她要么气鼓鼓地一脸恼怒,要么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外加送给他一个羡慕嫉妒恨的白眼。

  中场休息时,看到千衣殷切地给李奇又是递毛巾又是递水,又是挥舞小拳头鼓劲,尉迟北凌的心情就像雷雨前的天空一样yin沉。

  下半场,当李奇勇猛地挤到尉迟北凌身边抢球时,尉迟北凌长腿看似不经意地一拐,把李奇绊了个狗啃泥。李奇躺在地上抱着腿哀嚎,晓得遭了老大的暗算,哎哟,自己是哪里得罪他了,出脚这么狠!

  李奇是彻底起不来了,就在青衫队不得不换人之际,忽听得场边一声愤怒地高叫,千衣手指尉迟北凌对裁判大喊:“他犯规踢人,他犯规!”她一直盯着李奇的,尉迟北凌的小动作都被她看在眼里。

  边上有看见的,都不敢吱声,只在心里暗暗咋舌,老大踢球还从来没像今天这么失态过哦。裁判虽然是看在眼里的,可是面对尉迟北凌yin沉的脸色,只好装糊涂。只有千衣初生牛犊不怕虎,勇敢地站出来指证:“犯规踢人,应该被罚下场!”

  正当裁判一脸为难时,只见尉迟北凌三两下脱掉了紫衫球衣,甩在地上,冷冷道:“我是犯规了,认罚。”说完,也不看任何人,大踏步离开球场。

  众看客和球员面面相觑之后,眼光都落在了千衣身上。千衣这才猛地惊觉,作死了……这下离死不远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