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殇璃三世 前引(四)

小说:殇璃三世  作者:君扶  回目录
  皿月是只狐妖,也是我修成人形之后认识的第一位朋友。

  那时初初修成人形的我,对于各个地方都甚是感兴趣的很,一日兴起,去凡界听戏文,恰巧遇见同样去听戏文的皿月。他嗜酒成瘾,嗜戏成瘾,喜爱八卦,性格豪爽。我和他那一天在戏楼里听了一整日的戏文,而后戏文散去之时,我和他在外面一处山头又喝了一整日的酒,第二日酒醒之后,皿月便拉着我的手说“这天上地下,乃至四海八荒,我皿月还从未碰到过一个在酒量上能胜过我的人,如此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而后又义正言辞的拉着我的手朝天上的太阳起誓“今,日神作证,我皿月在此与……”他想了想,别过头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自修成人形之时,便从未与人交谈过,自是无人问起我的名字,这样一想,我倒还真未曾有个名字。想了想,随意扯了一个名字“上绾。”

  得知我的名字,他直了直自己的身子,继续说道“我皿月愿与上绾在此结义,今后有酒一同享,这有难么,还是要她自己独挡!”

  这么随便的誓言,皿月便义正言辞的将我认做他的兄弟,更甚是将自己的家搬至我的不周山,对此我有诸多的不满,曾经不止一次的赶他出不周山,可是他却可怜兮兮的拉着我的袖子说道“咱们从前一起看的桃园三结义戏文,戏文中的三人结义便同吃同睡,如今你和我可是对着日神起过誓言的,若是你背弃誓言,是要遭天雷地火的。”他最后那一句天雷地火,生生将我给唬住了,天雷地火,经受不住是要灰飞烟灭的。

  见我受了他的吓唬,于是呼,他便理所当然的似大爷一般的住在我的不周山。

  我出嫁那日,皿月为我披上大红嫁衣,眼中甚是惋惜的对我说道“你入了天宫,自是不能常常同我喝酒,如此我若是再重新找一个人前来替代你,你可莫要说我忘恩负义才是。”那时我怼他“那我可要看看你找的那个人,是不是一山之主,能不能养得起你,你皿月可是混吃混喝的主,万一将人家吃穷了,可不要哭鼻子才是。”那时的皿月笑了,然后一句话未说便离开了不周山。

  我以为他已经离开了,可是在我踏着七彩凤凰离开不周山时,不经意回头之时,皿月那一身青衣在不周山顶,望着迎亲的队伍,那时候我突然鼻头一酸,觉得皿月的身影在风的吹拂下,显得有些落寞……

  折玺从婚礼上匆匆离去,独留我一人在天宫遭受众人的嘲笑,心死从天宫回到不周山时,也是皿月站在不周山脚下,望见我和梦梦的身影,微笑的朝我张开双臂说道“回来……就好……”

  短短四个字,将我在天宫那七日建筑的城墙,击溃的一塌涂地,我再也忍不住的扑向他的怀里,哭的昏天暗地。

  我从前一直以为他是一只无人要的狐妖而已,也就在他领着涂山众狐妖攻入天界之时,我才知道,皿月他是涂山的狐妖之王。

  自古以来,天界与狐妖一族,从上古之时修订和平共处条约之后,上万年便无过多的交集往来。此次皿月率病谋反,天帝措手不及。

  纵使是措手不及,可天宫有训练有素的天兵,当皿月的狐妖军队被天宫的天兵逼至涂山之时,我的心也随之揪在了一起。狐妖一族攻入天界,这对于一向自负的天帝来说,无疑是最愤怒的时候,我想,天帝定是会趁着这个机会将狐妖一族打尽,杀鸡给猴看,以此来树立天宫在三界的威严。

  这一次涂山一族,恐怕凶多吉少。

  我从未想过,这个世上,在我遇见危险之时,会有人能够这般的不顾自身的安危,即使赔上更多的命,也只是想要救我。

  可那个人,若是折玺该有多好啊……

  皿月困在涂山的第五日,折玺来到了天牢,他白衣渗着丝丝的血迹,脸上带着疲惫之色,看样子是同皿月之战,他也曾有参与。

  这是从他成亲离开之后,我第一次见他,不管从前和他是何中的情分,如今却站在敌对的方向,这样子的突兀重逢,让人觉得讽刺不已。

  他站在困在我笼子外的不远处,目光如水,是久违的温柔之色,可说出的话却犹如刀子一样剜着我的心,他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皆是有因果循环,绾绾,一命换一命,这是如今最好的法子。”

  他不问原由,甚至是不听我只字片语的解释,和旁人一样听信颜夕的话语,认定了我是杀害他孩子的人。原来,我和他之间,他从来都为曾信过我……

  那一刻,我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折玺,那个人曾是我思暮想的人,曾经我苦苦追寻的,想法设法的追寻他脚步的人,现在是那样陌生,陌生的像我从来都不曾认识他一样。

  我深深的吐了口气,脸上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故作高傲的神情朝他说“不是我干的,为什么要我一命换一命。”

  他一步一步朝我走进,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只相差了几步之远,可他这番缓缓的走进,就像是在行着一条异常艰难的道路,而这条道路好像他永远也走不完,也不想走完。行致我的面前时,他说“绾绾,你放心,我欠你的,总有一天我会加倍偿还你的,以后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他话说的温柔,是那种我从前做梦都想要听的情话,可是在下一刻,他手中的青龙剑在我毫无反应之时,却刺中在我的心口。

  青龙剑刺入心口的刹那,那种撕裂ròu的疼痛让我几乎痛喊出声。我看着面前的折玺,手握住Cha入我身体的青龙剑,努力的使尽力气将青龙剑拔出。

  青龙剑拔出,直直的Cha入一旁的石岩之上,石岩顿时破裂。

  殷红的血液从身体流出,我倒下的那一刻看见折玺手拿青龙剑劈开了关着我的笼子,然后抱起我的身子走出天牢。

  我在折玺的怀中,想起他将剑刺入我身体时候说的话,突然很想问一问他,究竟知不知道欠了我多少。努力的撑起自己尚存的一点意念,缓缓shen.出染满鲜血的手,想要抚上他的脸,却又害怕自己那染满血液的手弄脏他的脸,最后手终无力的抓住他的洁白衣领,让他的脸离我近些,我问他“折玺,你欠我的究竟有多少,你可曾还记得?”

  他目光中有水,慢慢的俯在我的耳边说“自是记得,颜夕的命,在婚礼丢下你,让你成为三界笑柄之事,还有今日这一条命……”他的语气有些哽咽“绾绾,我欠你的,纵使拿我的命也还不起,但是你要信我,我一定……”

  还未等他说完,我便打断他接下的话说“折玺,你欠我的这些,既然还不起,那便不要再还了吧。现如今,我只求你,保住涂山狐妖一族。”

  这是我认识他以来,第一次求他,也是最后一次。

  他点点头“你放心,狐妖一族,我会保住。”

  多日来的不安,终在得到他这句话后得以平静。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近日打仗的原因,今日的天宫泛着淡淡的紫红色,这种颜色,是我生平最讨厌的色彩,可是此刻这种紫红色映在折玺的脸上,竟然让我觉得前所未有的好看。我贪恋着他那最后一点的俊美容颜,望着他渐渐模糊的脸庞,我说“折玺,若是我从来不曾遇见你,不曾爱上你是不是我永远都不会知道,心死是何种滋味?至少,我的结局是不是比现在要好的多一些?”

  有丝丝水珠滴入我的脸颊,我想要睁开眼睛看一看,是否一向高傲的折玺,因为我而流下了眼泪。可是烦人的人呐,无论我怎样努力的睁眼去瞧,那天宫飘荡的云彩总是会挡在折玺的脸上,我shen.出手想要将那一团白云挥走,可是手在半空中怎样也抓不住,直至那白茫茫的一片占据我的双眼,折玺那俊美的轮廓,再也无法清晰的映入我的双眼。

  不远处众人的吵杂之声渐渐由远及近,伴随着折玺哽咽的声音缥缈的传入我耳,他说“我答应你,再见你之时,定不会让你再爱上我……”

  他说,定不会让我再爱上他,这便是他给我的最后一个承诺。

  而后,折玺抱着已被鲜血侵染的身子来到混战的天宫众神面前,他神色如常,抱着我站在诸神面前说“上绾已死,诸神的怒气可平息了吧……”

  后来的后来,我终是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呀……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