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殇璃三世 第二十八章

小说:殇璃三世  作者:君扶  回目录
  又闲聊了一些,我见红羽的身子当真是太虚了,便命梦梦从库房将折玺前两日送来的人参取出来让红羽身旁的小仙娥带回去。红羽却笑着推辞了,她道“上神的心意我心领了,自是红羽自己的身子,自己心里清楚的很,这人参乃是鹿吴山生长的万年人参,其有蛊调看守万年,听闻当日帝尊只身一人前去耗了百年修为才除了那蛊雕,如此得来不易的宝贝,红羽便不夺人所爱了。”

  我楞了,前几日那玉殊将此人参送来之时说“这人参是早些日子帝尊亲寻的,今早帝尊命我前来送予上神,让上神养着身子。”

  当时的我还以为这就是凡界生长的普通人参,不成想得来的这么不易,如此一想,我也就依了红羽的推脱。

  这时,红羽身旁的小仙娥小声的提醒道“箬萍神君说,主子身子刚好,不易在外面呆太久,主子出来当然时间已经久了些,该回去休息了。”

  红羽点点头,朝我一福身便由着小仙娥搀扶着出门,在刚出门的那一刻,她突然转过身子对我道“红羽还有一句话要提醒上神,凡事要多用心看,切记不要听人一面之词。”她说完便转身离去,而我则听的云里雾里,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同我讲这些话。

  次日昴日星君刚刚上班约莫一个时辰左右,我正坐在院中吃早饭,天宫中便传来了丧钟。

  我微鄂,同梦梦面面相觑,天宫传来丧钟,是那个神仙历劫没有成功么?

  梦梦也得知了我的疑惑,便出门打探去了,半个时辰左右梦梦便一脸慌张的回来了,许是奔走的太过急,额头有些许汗珠,她走至我的面前,面色严肃的道“上神,是漪澜宫的红羽上仙,仙逝了。”

  我茫然了半晌,才颤抖嗓音问道“你说什么?”这昨日来此虽病殃殃的,可是看着也无大碍,怎的就这般仙逝了?

  梦梦道“听漪澜宫的小仙娥讲,昨日夜晚不知漪澜宫进了什么WuHui,一整个宫里的人皆被人使了邪术昏睡了过去,今儿早上伺^候的小仙娥进去的时候,红羽上仙的身子已经被掏空,且心已被人剜走了。”

  “可曾有查出是何人所为?”

  梦梦摇了摇头道“天帝也甚为恼怒,今儿事情发生之时,便召集了qun臣前去凌霄殿议事,方才我回来之时瞧见帝尊也正往凌霄殿的方向前去,帝尊让我告诉上神,恐天界近日不太平,让上神万事小心一些。”

  这天宫的确不太平了,在那么多神的眼皮底下竟然生生将红羽的心给剜走了,这无疑是在挑战天帝的威严,更甚是在挑战天族的威严。

  凌霄殿上天帝大发雷霆,逐派褚陌将军严加看守天宫,另着人前去彻查,誓言必要活捉这位在天宫如此凶残的肇事者。

  同时,天帝觉得自己没有保护好唯一的比翼遗孤,觉得甚是对不起比翼一族,逐给红羽赐了灵优公主封号,赐天玄棺木,一切葬礼礼仪皆按一品公主操办,更是恩准红羽的棺木进入天帝皇陵,天族一族同丧。

  须知天族各神,除却天帝血亲,就连折玺若是归于混沌之时,其ròu身也是要长眠于无妄海中,这是赐予红羽极大的殊荣。

  可是人已经去了,要这些殊荣又有何用呢?

  那一日,天宫中哀乐奏了整整一日。

  因着红羽仙逝之前曾经交与我一件东西让我保管,我看着那个精致的盒子,想了又想觉得还是应该和折玺说一说这件事情,看一看他是作何想法。

  估摸着时间,折玺也应该从凌霄殿出来了,便起身朝宫外走去。

  脚步刚刚踏出宫门槛,便有一小仙娥普通一声跪在我的面前道“上神安好。”这个小仙娥我认得,是红羽来我这里时身旁跟着的那一位,此刻我看着她两眼红肿,大致是因为哭过的原因。

  主子刚去,她自是心痛的吧。

  梦梦将她扶起来,我刚想问一问是怎么回事,那小仙娥谨慎的瞧了瞧四周小声的道“咱们还是先进去再说吧。”

  我看着这位小仙娥如此神秘,心下好奇,便也依了她的意思将她领进了房间内。进了房间我屁.股尚未坐至板凳上,那位小仙娥便从袖中掏出一个锦囊递给我道“我家主子那日从上神这里回漪澜宫之后,便将此物给了奴婢,当时主子说,若是她以后若有什么不幸,便让奴婢将此物交与上神。当时奴婢还以为是主子说笑,谁知便发生了这么个事情。”

  我听完那小仙娥的话,心里更加的疑惑,这红羽话里的意思便是从一开始便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可是她又令小仙娥将锦囊交给我又是作何?

  我尚未完全想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小仙娥便称漪澜宫还有事情要做,便要先行离去,末了临走之时又再三嘱咐对我说道“我家主子还说,无论是上次交与上神保管的物件还是这个锦囊,请上神在紧要关头方可打开。”

  我的内心更加的疑惑了……

  待那小仙娥走了之后,我想了又想,觉得此事事关重大,必须要去同折玺商量一下。

  因着有了上次折玺的话语,这一次我大大方方的从正门走进了甘泉宫,可是我刚要穿过石砌的屏阁进入折玺的房间时,玉殊还是将我给烂住了。

  玉殊一如既往笑的忒和蔼的对我道“上神留步,现下这个时辰,恐上神进去不合适。”

  我微皱眉头,疑惑的瞧着玉殊道“为何不合适,难道说他在里面TuoGuang了洗澡?”切,本神又不是没有见过他不穿衣服的模样。

  玉殊朝我尬尬一笑,正欲答话,房间里传来了女子低声抽泣的声音。

  我眉头深锁,瞧着一旁的玉殊,他此刻不让我进去,说什么不合适,乃是因为折玺此刻房间里藏了个女人!

  他们主仆两个,一个在房间一个在外拦着我不让我进去,且房间内又有娇滴滴的小美人,用脚趾头想一想也知道定不是做了什么好事!

  我心头腾的穿起了怒火,刹那间觉得很是屈辱,目光看了玉殊一眼,又瞧了瞧那紧闭的房间门,思索着自己要不要愤怒的走进去。

  我正在思忖时,房间的门突然被打了开来,折玺走过来执起我的手道“阿璃,既然来了,一直站在门外作甚。”

  瞧见折玺出来,我的怒气已经消减了一半,待他执起我的手将我拉至房间时,我看着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箬萍时,怒气已经消失的一丝不剩,剩的只有疑问。

  为何箬萍会在折玺的房间哭成这般模样,难道是装可怜求取折玺的同情么?

  我目光望向折玺道“你,这是唱的哪出戏?”

  折玺将我拉至一旁的案几前,同他一起坐下,然后对着底下的箬萍道“本尊原不原谅你已是无所谓,眼下你害的那位便在你的面前,得看一看她原不原谅你。”

  我更加茫然了……

  箬萍听完折玺的话,愤愤的目光瞧了瞧我,然后轻咬下唇,似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一样,向我面前跪行两步道“那日箬萍真的是一时糊涂被嫉妒之意蒙蔽了心神,恰逢那日在天宫闲走之时,看到凡界妖气大作,又瞧见上神此刻要回天宫,一时糊涂,便起了歹意,箬萍知错了,求上神责罚。”

  我身子一颤,怪不得那日我好好的回个天宫会被一道力气直冲下坠,又怪不得在回到天宫的时候会碰到一脸惊慌的箬萍,原来一切皆是她在背后捣鬼。

  那一日,若不是有皿月帮衬着,我想我现在不知道是成什么样子呢,毕竟那日妖气这样重,我重伤未愈,我和梦梦岂是他们的对手。

  折玺这样做,是想着要将她交给我处置了,我手指敲了敲面前的案几,看着底下的箬萍问道“本神与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怎的会想着要置我于死地呢?”

  箬萍支支吾吾的道“是,是,因为,这天宫中一直都在传,帝尊喜欢上神,所以,便一时蒙蔽了心神,起了嫉妒之心。”

  听了箬萍的话,我道“你自入灵虚真人门下,至今已有千年光yin,听闻逍遥观一心追求道法,怎的就没有教过你嫉妒之心是仙家道家大忌?”

  箬萍的身子抖了一抖,听我提起逍遥观和灵虚真人,她低下了头。

  “又或是你有没有想过,那日你果真将我给推了下去,这残害上神的罪名,你小小一个神君能够承受的么?还是说……你觉得你们逍遥观可以承担?”我这句话说的轻巧戏谑,可箬萍听到之后却面色变得惨白,原本跪的正直的身子也跌坐了地上,半晌之后才俯在地上哭道“箬萍错了,上神要如何罚我,我都无怨,可是不关逍遥观的事情啊。”

  虽说做神仙者要大义凛然,尤其是像我这种上神,凡间不是有一句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其实我也很想效仿一下那位肚子里能撑船的宰相,但是一想到她既然存了害我的心思,我心里就不大痛快。

  此刻瞧见她哭的梨花带雨甚是可怜,我啧啧摇头道“本神当日若是有个闪失,可不是你哭成这样就能解决的。”我语气顿了一下,歪着脑袋瞧了一眼坐在我旁边的折玺,一副很是难为情的表情道“她又救了你的性命,顾念此情,我也不知该如何办,即是你惹的桃花,我也因此受了罪,你如何补偿我又是如何惩罚她,你且自行拿主意吧。”

  折玺稍微楞了半刻,之后便浅笑的望着我道“今日我亲自下厨为你做饭可好?”

  我笑道“我可是差点丢了性命的,岂是你一顿饭便随随便便的打发得掉的。”

  折玺又道“那你要我如何补偿你?”

  我认真的想了想,在想的之余眼光撇向了底下跪着的箬萍,她此刻的面目有愤怒有嫉妒,更有些许不甘,我将视线收回笑着对折玺道“那就罚你顿顿为我下厨吧。”

  折玺轻道“好。”之后他一改对我的温和,转而严肃的对着箬萍道“念及逍遥观颜面,你且去天帝面前自行请辞,回逍遥观潜心修道吧,自此不得再入天宫。”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