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殇璃三世 第二十七章

小说:殇璃三世  作者:君扶  回目录
  我微微思忖了下,觉得还是要给他时间让他消化消化,正打算迈着步子离去的时候,却感觉身子被人一拽,下一刻我整个人就在折玺的怀中,人也顺带着坐在了他的腿上。

  这一次,换我的身子僵住了,大脑一片空白,手僵在半空中不知该不该环上折玺的腰……

  折玺道“这些日子我也仔细想过了,你虽不能喜欢我,可是,我可以喜欢你呀……”

  我的心在那一刻被折玺的这句话给撩的砰砰的跳个不停,虽一直处在茫然的状态,可是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这算不算,我们两个两情相悦?

  “帝尊,这是天帝差人送来的……”

  玉殊的声音在此刻响起,待看到屋内的情景时,后面的话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这么个情景,倒是显得有些尴尬了,我在折玺的怀中挣脱了一下,他这才放开了我。

  同样尴尬的还有玉殊,他怀中抱着厚厚的书籍,一只脚刚踏进屋子里,是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我呵呵干笑一声,觉得这么个气氛忒尴尬了些,手轻轻的抚了抚袖口道“那,你们先聊,我先告辞了……”走至玉殊身旁时,玉殊疑惑的瞧着我道“上神是何时进来的,我一直在宫门外守着,为何没有瞧见上神?”

  我羞红了脸,此刻这番个情景到像是我做贼一样,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只得呵呵的干笑一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折玺轻咳了一声,替我解围道“手中拿的什么?”

  玉殊慌忙上前恭敬的道“这是天帝刚刚送来的奏章,请帝尊过目。”

  我这才轻飘飘的离去。

  可能是因为我来甘泉宫时,大多时都是翻墙而入,这一次出来的时候,我也同样的翻了墙。

  待我刚刚落在墙头上,便听到屋子内折玺的声音传来“阿璃,以后若是来寻我,直接大大方方的走正门就好,莫要再翻墙头。”

  我站在墙头上,茫然了半晌才知道折玺口中的阿璃是我,好似自从认识折玺后,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叫我。

  不过,这个称呼我喜欢的很……

  一路上哼着小曲回了玉忱宫。

  因着心情好,晚饭的时候竟然不知不觉吃的多了些,我躺在院中的藤椅上,遥望白茫茫的天空,想起折玺那一声“阿璃”不自觉的傻笑出了声。

  “上神这是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么?这么高兴。”梦梦收拾好后,走至我的身边看我在那里傻笑,便开口问我。

  我慌忙收起自己的傻笑,可是我越是想要收住笑容,可就是收不住,最后转换成哈哈大笑。

  我这样子的笑,将梦梦整的有些懵了。

  ————

  清晨,我刚起身还在洗漱的时候,梦梦便推门而入告诉我说是漪澜宫的红羽上仙前来拜访。

  我眉头微皱,这红羽上仙的名讳我自是听说过,她是万年前比翼一族的遗孤。

  据天界史书记载,大约九万年前,魔界老一辈的魔君,也就是殷陌的祖爷爷不知从哪里练就了一个可以毁天灭地的法器——万鸦壶。此壶一经打开,必须要数万只生灵生祭。

  当时的魔君因有着万鸦壶,有恃无恐,逐向三界宣战。

  那是自混沌初始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战斗。

  三界各族联合起来对抗魔君,可奈何万鸦壶做阵,屡战屡败,三界各族死亡惨重。

  就在各族苦于无法克制万鸦壶时,有史官翻阅上古典籍,终在一页记载上古神器中发现克制万鸦壶的秘密。

  那典籍中书写:凡持万鸦壶者,可毁天灭地,世间唯有玲珑心生祭,此壶方可破。

  而放眼三界之中,身有玲珑心者,除了比翼皇室一族,并无其余的人拥有。当时的比翼族首领自告奋勇前去生祭万鸦壶,至此才得以阻止魔君的强大野心。

  万鸦壶封印之后,便被天帝封印在了西荒北狄境内。

  那次的战争各族伤亡惨重,尤其是比翼一族没有了首领便发生了内乱,各个王室宗亲为争皇位竟然打的头破血流,待一位忠心耿耿的小侍女满身是伤的将尚在襁褓中的比翼首领遗孤送至天宫时,天界众人才知晓多日的内讧,比翼一族已经亡族。

  天帝感念老首领的为天下的忠贞,逐将那位女婴收养在了身边,赐名红羽。虽名为上仙,官阶也不甚高,可是在天宫中一切全是按照公主的待遇。

  一直以来,我同她不甚xi吮,更甚是从未见过一面,如今亲至拜访,是为了什么?

  想到着,我甚是疑惑的问一旁的梦梦“你确定是比翼一族的那位红羽上仙?”

  梦梦肯定的点点头。

  我更加疑惑了“我和她……从未见过,她此时来找我作甚?”

  梦梦为我梳着头道“上神在入天宫时,恰逢红羽上仙下凡尘历劫时,上神没有见过也是正常的。”

  “下凡历劫?什么劫数?”

  “这个奴婢不知,只是听说她下凡尘之时,原命的劫数是三十年,可不知为何却提前了十年,回来之后,便遍体鳞伤,身上的仙法也被侵蚀的一丝不剩,人也处在昏迷状态,直至天帝请了箬萍神君去瞧,才得以将她的命给保住,听说也就前两日才醒。”

  我问道“无缘无故劫数遭变,天帝可曾派人去查过?”

  梦梦道“查过了,司命的命薄上的的确确的显示的是三十年劫数,可是中途遭了什么变故,无论天帝如何去查还是毫无头绪。”

  这就奇怪了。

  说话间,头发也已经梳好。

  现下不管我认识不认识这位红羽上仙,既然她都亲自拜访了,我若是不见,倒是显得我有些不好相处了,逐起身前去相见。

  我见到红羽时,她正站在我的玉忱宫外,一袭大红色的衣物在白茫茫的云彩中,甚是显眼,她的五官精致极了,或许是因为大病初愈的原由,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病殃殃的样子,这个样子好像一阵风便能将她吹倒,若不是身旁的小仙娥搀扶,她可能都走不动路。

  她瞧见了我,身子一楞,搭在小仙娥手上的手也微微颤抖起来,之后便猛的咳嗽了起来。她身旁的小仙娥慌忙拍打着她的后背,为她顺气。

  我也有些懵,上下瞧了瞧自己,觉得自己形象还行吧,为何这位红羽上仙第一次见我便是这么个情景?

  红羽身旁的小仙娥朝我抱歉一笑道“上神莫怪,我家主子前两日刚醒,身子还未好转,怕是冲撞了上神。”

  我摇摇头,莫说这些红羽上仙是在天帝身旁长大的人,就单单一个陌生人在我面前咳的如此厉害,我还端得起上神的架子么?

  大约是因为咳的厉害的原由,此时的红羽面色有些微红,她朝我盈盈一拜道“冒然打扰,上神可不要怪罪。”

  我一笑,慌忙扶着她即将拜倒的身子道“上仙哪里的话,玉忱宫向来太过清净,能有人前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说着将她领了进去。

  天宫中的风虽不大,可是因着惦记着她的身子,我还是将她引进了屋子里。

  梦梦也很是有眼力见的将靠垫放在椅子上,让她坐着舒服,红羽瞧见之后很是礼貌的朝梦梦说了声“多谢。”

  梦梦俯身一拜道“上仙客气了,这是奴婢应该做的。”之后便为红羽倒了茶便退了下去。红羽也挥了挥手,示意她身旁的小仙娥退下,那小仙娥身子一福,也退了下去。

  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她朝我浅浅一笑问道“原本想着早日来拜访拜访上神,可奈何身子一直不争气,方才又唐突了上神,让上神见笑了。”

  我笑着摇摇头,想起她的身子不禁提醒道“上仙若是有什么事寻我,差身旁的仙娥过来知会一声便好,身子骨是紧要的。”

  红羽又是轻咳了一声,大致是因为在我面前的原由,她拿着手中的丝帕捂住了zui,之后她扯出一个笑容道“今日我前来找上神,是想让上神帮我保管一件东西。”

  我甚是疑惑的看着红羽,不明白为什么我和她初次见面,她便会让我替她保管东西。

  大致是瞧出了我的疑惑,她从袖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起身走至我的面前递于我道“我虽与上神第一次相见,但上神也要相信我对于上神并无恶意,此物上神留着,以后定会有用途。”

  我看着红羽手中的盒子,她这样说,我倒不知道该不该接了。

  见我犹豫,她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目光殷切期盼的望着我道“上神若是不收,红羽便在此长跪不起。”

  虽说我身为上神自是能够受得起红羽这一跪,可是如今这番个情景,她这么一个病殃殃的身子跪在我的面前,我多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我心里静默了一下,觉得只是保管一件物品而已,并不是什么大事,逐shen手从她手中接过了那个盒子。

  红羽这才破涕为笑。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