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殇璃三世 第二十章

小说:殇璃三世  作者:君扶  回目录
  殷陌静默了半晌,在我以为他不会回答我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却一把将我拉入了怀中。

  我有些心惊,慌忙想要挣脱,可他却抱了更紧了,之后他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别动,我父王的人此刻正在一旁看着呢。”

  听了殷陌的话我这才止住了动作,心里不禁暗骂那个老不死的魔君,都这么个时辰了,还派人监视本神的一举一动。

  见我不再挣扎,殷陌在我耳边冷冷一笑道“上神放心,十五成亲那日,本王会想办法将你放出去,但作为交换的条件,上神也需答应本王一件事情。”

  我一楞道“四皇子要我做什么?”

  他又在我耳边轻声道“待上神离去之时,只需将悠悠带入你们天界。”

  我又是一楞,不禁疑惑的问道“为何?”殷陌说要帮我逃走,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不过,他却要我将悠悠带入天界,这个么……着实有些困难。

  因为我依稀记得,天宫中有规定,凡凡界之人入天宫,必是功德无量,或是厉天雷地火之劫才得以入天宫永生不老,可是悠悠么,因为有了在魔界的经历,我想自是难办了些。

  殷陌并不回答我的问话,反而冷冰冰的道“上神答不答应,全靠自己一人拿捏。”

  这句话说的很是威胁,意思便是我若是不答应,自己也甭想出去了,如此威胁的话语,还真是将我给唬住了。

  我想了想,觉得现下的情况,容不得我说半个不字,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我现下还有求于他,还是先将悠悠带出去,其余的待回到天宫问问折玺便是。

  于是便点头应了下来。

  对于这个结果,殷陌很是满意的放开了我,然后道“夜里风凉,上神还是早些歇息吧。”

  殷陌说完这句话便负手离去,我瞧着他离去的背影,我不禁心里长叹一口气,如此郎有情妾有意,却都压抑着自己心中的爱意,我都替他们累的慌。

  第二日,悠悠便拿了一个厚厚的纸帛,她交与我手上的时候笑着说“这是四皇子让我交与姑娘的,姑娘务必仔细看一看。”

  我看着悠悠手中的纸帛,本神不识字,让我如何仔细去看。我尬尬的理了理袖口,轻轻的咳了一声掩饰我的尴尬问她“悠悠,你从前家中是经商的,自是不愁吃穿,可是就是不知这学问学的如何?”

  悠悠道“爹爹曾为我找过教书先生,虽不能作诗写赋,可字是识得的。”

  我一笑“那你便读与我听吧。”

  悠悠一楞,望着我的眼神有些疑惑,半晌之后可能想到了什么,便轻然一笑道“那我就为姑娘读一读吧。”

  尚未打开纸帛之时,悠悠四下又望了下,然后谨慎的将门窗关好,才打开纸帛,小声的将内容读给我听。

  殷陌给我的是婚礼当日助我逃走的计划,殷陌说,魔界储君婚礼,新娘要饶魔界游行一圈,其示意便是魔界储君大婚,普天同庆。即是转一圈,届时会经过与天界较近的一处地方,到时经过那里必是会有一场混乱,殷陌说,倒时我可以借着婚混乱将悠悠带出去。

  而这处混乱自是殷陌想了法子制造的。

  听了这个计划,我一想,天界与魔界相交之地,自是不受魔界的束缚,那我的仙法虽说不能全数恢复,但是恢复个半数也是极有可能的,到时候趁着混乱,我和悠悠逃走的成功几率很大。

  如此一想,我觉得此方法非常可行。

  末了悠悠笑问我“姑娘马上就能回家了,可高兴?”

  我点点头,能离开这里,自是高兴的。

  可现下距离十五那日还有好几日,如此能做的便只有等了。

  那些等待的日子里,我同悠悠的关系一日千里,仿若成为了十分要好的朋友,可是我心里知道,这位悠悠是殷陌心尖尖上的宝贝人,我若是和她gao好关系,自是等同和殷陌gao好了关系。

  可是,还没等到十五那日,悠悠却病倒了。

  要说这病来的稀奇古怪,前一刻还随我好好的在赏菊,下一刻却全身发紫的倒在我的面前,毫无生气可言。

  我吓傻了,手忙脚乱的呼喊着人,将悠悠给带了回去。

  悠悠此次的病来的凶猛,且毫无任何征兆,魔界的御医前来看过之后,摇头告诉我说“恐怕无救了。”

  御医此话一说出口,我心里仿若置身在冰窖之中,良久之后才找到些知觉问那御医“这前一刻还好好的,为何下一刻便无救了呢,是不是弄错了?”

  御医撸着自己的胡须,摇头道“上神不知,这魔界的魔障之气哪是一个凡人能够日积月累吸收的,更何况这位姑娘的身子本就孱弱,能生活三年已经不易,当年四皇子母亲在此也不超过十年的时间,根据姑娘现在的情况,相信她之前也已经发生过这样子的事情,只是瞒着众人罢了。”

  那一刻,我也终于知道,为何殷陌会让我带悠悠出去,相信他也定是知道悠悠在魔界待不久,让我带悠悠出去,只是想要让她保命而已。

  我想象着殷陌知道此事之后的表情,是悲痛的,还是一蹶不振的。

  然,在殷陌从外处回来,瞧了瞧悠悠静静地身子,一句话未说,便转头离去。

  我心下一想,是不是这位殷陌瞧见悠悠的死,无法接受现实,前去寻死?

  毕竟我在凡间看戏文之时,看到过许多因心爱之人离去,无法接受现实而寻死的戏文。

  害怕殷陌果真如戏文中所唱那般,便慌忙跟了过去。

  没有仙法的我,连追人都难得人,靠一路上问一些个人,才知道殷陌去了魔君的大殿。

  一路上气喘吁吁的跑到大殿之时,彼时的殷陌已经跪在了魔君的面前,似在乞求着什么,魔君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我脚步停了下来,觉得一向爱同魔君作对的殷陌,此时能够放下自己平日的骄傲跪下求魔君,定是那魔君能够救悠悠。

  我想,此刻我若是冒然进去,定是不合时宜的,逐停下脚步,打算在门前等殷陌出来。

  只听见大殿之上,魔君愤怒的将面前桌子上的东西扫至地上,然后愤怒的手指着跪在地上的殷陌道“你竟然为了那个凡人肯跪下求本君,难道在你的心里,本君就不如一个凡人么?”声音之大连我在门外都听的一清二楚。

  跪在那里的殷陌将身子矮矮的低至地上,语气带着丝哀求道“请父王救一救悠悠。”

  魔君冷笑一声“若是我本君能救她,七百年前便会用同样的方法救你母亲。”

  殷陌依旧将头俯在地上道“七百年前父王不能救母亲,可是今日,父王定能够救悠悠。父王不记得五百年前从天界拿回的殇璃珠么?”

  我一楞,殇璃珠?是何等圣物,竟然与本神的名字一摸一样。

  逐顺着耳朵听去。

  殷陌又道“五百年前,颜夕上神被饕餮巨兽伤的几乎命悬一线,不就是被殇璃珠给救的么,如今只要父王能够将殇璃珠拿出来给悠悠治病,儿臣以后定不会再忤逆父王。”

  这话说的恳切,现下只要魔君能够拿出殇璃珠救悠悠,殷陌感激不尽,这的确是一个冰释前嫌的好机会。

  我以为他们父子二人定能借此机会和好如初。然,那魔君在听到殷陌的话语,zui角抽搐了下,然后踱步走至殷陌的身前道“这殇璃珠是本君拼了命得的,你以为我会轻易将它拿出来救一个凡人么?”语毕他起身,正欲走时,殷陌却向前爬行几步,抱住魔君的腿道“父王,算我求求你了,若是父王不将殇璃珠拿出来,儿臣就长跪不起。”

  魔君冷冷一笑道“你若是想跪便跪吧,七百年前你又不是没有用过,同一样的招数用第一次不灵,第二次便也不要再拿出来丢人,你同我作对了这么些年,怎的还没有领会我做事的一贯狠辣的作风?你宫里的那个凡人在三年前便就该死,本君能容她现在死,已经是对你极大的宽容,你一向不喜欢本君的做事风哥,觉得本君太过无情,可既然已经知道,就应该在三年前便应该将她送出去,还留着本君此刻动手?”

  魔君此话一出,我讶异的捂住了zuiba,原来,悠悠的死和魔君有关。同样讶异的还有殷陌,他一脸不置信的看着魔君,仿若对他方才的话还没有消化掉,良久之后他颤抖着身子,低沉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非要杀她?!”

  魔君道“之前本君便和你说过,那位天宫的神和悠悠你只能选一个,你既然已经选了那个天宫,自然她留不得。”

  殷陌的身子瘫坐在地上,大殿之上传来他愤怒的一声嘶吼。

  我想,他定是悲的吧,悲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心爱的人。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