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殇璃三世 前引(二)

小说:殇璃三世  作者:君扶  回目录
  我和折玺成亲的前一天,颜夕来到不周山找我,她同我看了一件玉佩,那件玉佩通体透亮,绕是我见过不少的天界绝物,却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玉佩。颜夕目光得意,望着我说“这是折玺送予我的,上古之神,女娲娘娘的物件。”

  那个时候我以为,颜夕是因为我和折玺即将成亲,故意来我面前想要找我的晦气,所以我并不打算上当,只是悠哉的坐在石凳上,托着腮,甚至是无所谓的说道“所以呢……”

  颜夕笑,坐至我的对面,目光望着我说道“我和折玺,是上万年的情分,这种情分在人间来说是青梅竹马,你以为他同你成亲是为了什么?”她语气顿了一顿,须臾莞尔一笑,笑的甚是妩媚的说“折玺说,一命换一命,上次你既救了我的命,作为回报他便将自己给了你。”

  五年前,颜夕路过泰山之时,突遭上古之兽饕餮的袭击,那只凶兽奇猛无比,嗜好吃食。那日遇见颜夕之日,恰逢饕餮饥不裹腹之时,颜夕从山头路过,自然被它的戾气拉了下去,颜夕虽为上神,但以一人之力对抗上古之兽自是不敌,待她身旁的湖玉哭哭啼啼的寻折玺前去寻她之时,折玺便领了两位天兵前去泰山寻找。待找到她时,已经满身是伤,命悬一线。

  当时的颜夕伤的很重,几乎说是回天乏术,可是却有一个散仙出了一个损人的法子,说天籍书中曾有记载,殇璃珠乃为上古绝佳治疗之物,大可一试。

  可偏巧不巧,那个上古绝佳治疗之物殇璃珠,便在我的手里。

  折玺来找我那日,我正闲来无事坐在不周山洞穴中喝酒,他一袭白衣脚踏青龙而来,不等我先说话他便直接入主题朝我索要殇璃珠。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可是救颜夕这个情敌,是借或不借,我着实在心里思索了许久。

  许是见我犹豫,折玺当时给了我一个承诺,说我若是拿出殇璃珠救颜夕,他便答应我一个要求。当时我手拿着殇璃珠,笑着问他“若我要求让你娶我,你也愿意么?”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他从我的手中夺过殇璃珠说道“愿意。”

  折玺从前讨厌我,我自是知道,所以他为了救颜夕的命,轻言答应我要娶我这件事情。我自是以为他是在唬我,待颜夕伤好之后,随便寻个油头将我打发了就是。我甚至都去寻了皿月,待折玺悔婚之时,让他帮我一同前去天宫,趁人不备将颜夕给掳来,逼折玺同我成亲。

  当时皿月望着我说“我看你呀,对折玺是魔怔了……”

  可是,在颜夕伤好之后的第二日,折玺拿着殇璃珠前来不周山还我之时,同他一同前来的还有十五只七彩凤凰,那凤凰背上所驼的皆是包装精致的盒子,那盒子里面装的自然是折玺送予我的彩礼,彩礼之多,足足堆满了我的不周山洞穴。

  待一切事情完毕之后,折玺将殇璃珠放在我的手中说“凡间七月初七,是情人相会之日,也是寓意吉祥美满之意,我将你我二人的婚礼,便定在那日。”我的脑袋翁的一下子炸开,脑袋一片空白,只是呆呆的看着他,忘记了自己此刻该说什么。许是看我不搭话,折玺又问“时间上可曾够?”

  我忙不跌的点头,头捣鼓的像拨浪鼓是的,告诉他时间充足的很。

  折玺这番送彩礼的阵仗,生生的把我给吓唬住了,待他走后,我还尚处在惊讶的状态,不敢相信的掐了自己一把,生害怕自己是在做梦,皿月在一旁直直摇头叹息,说我没有出息的很。

  现如今,颜夕特特的拿这件事情前来找我,自是想要让我悲愤不已,取消同折玺成亲的想法。只是她千算万算,大概不知道这件事情是我最先提起的。我望着颜夕甚是得意的神情,从容的端起面前的茶杯说道“我知道。”

  颜夕的神情变了变,须臾她起身起身,脸上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妩媚的笑容,她目光望着我说“敢不敢同我赌一局?”

  我嗤之以鼻,打赌之事乃是凡人无聊之时玩的游戏,我大婚在即,忙都忙死,还同她打什么赌?不打算于她多说什么,正欲走时她拦住我的去路说道“还不曾知道要赌何事,你就这般害怕的想要逃?”

  “逃?”我上绾,自从化成人形之时,便最受不得激将法,颜夕的话自是激起了我心中的斗志,我双手环xiong问她“赌何事?”

  “不妨就看一看,在折玺心中,你和我究竟谁更重要一些。”

  颜夕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是得意,而仿佛是胜券在握,而我却不知死活的应下了她的挑战。

  我和折玺的一场婚礼,从一开始便是等价交换而来,交换而来的婚礼以闹剧收场,这场同颜夕赌局,我可谓是输的一塌涂地。

  终究在折玺的心里,还是颜夕重要一些。

  至此,我成了三界中的笑柄,不周山之主上绾,不要脸贴上九重天战神折玺,却在成亲之日遭折玺战神的抛弃,独自一人携身旁侍女黯然离开天宫一事更甚是成为神仙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人人都道折玺与颜夕乃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我则是最后cha足之人。

  三界素来清淡习惯,就连昆仑山玉清真人闹个肚子,也有人深扒他三年之前所吃何物,才导致现如今的闹肚子。像我这样轰动的一件事情,不知要传多久才得以平息。

  皿月和梦梦将不周山使用结界封锁,避免这些个话语传入我的耳中,让我难过。可是她们哪里知道,在我回不周山的当天夜晚,颜夕便来找过我,她来找我,自是前来炫耀她的胜利。

  颜夕说,折玺从婚礼上走后,那七日,Ri同她一起生活在凡界,凡界人人都道他们两个是恩爱无比的夫妻。

  她又说,我离开之后,天帝已为她和折玺指婚,婚事定在下月初二。

  她还说,那七日凡间的生活,她已经有了折玺的骨ròu……

  最后离去之时,她望着我,眼中尽显讽刺之意“我早就同你说过,我同折玺之间的情分,不是旁人所能cha足的,你偏不信,非要飞蛾扑火同我争上一争,如今成为这三界的笑柄才灰溜溜的退出,着实也可怜的很。”她语气故意顿了一下,拍了一拍我僵硬的肩膀说“你也不必难过,正所谓吃一垫长一智,如此你也应该知道,往后若要去寻姻缘,自是要寻旁人不要的,这样,才不会像现在一样败的一塌涂地。”

  我的拳头紧握,那极力压制的怒火,终在颜夕说完最后一个字之时,将颜夕一掌送出了不周山。

  后来,皿月知道这件事情后,直呼这一掌用的甚好。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