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殇璃三世 第十章

小说:殇璃三世  作者:君扶  回目录
  皿月自顾的说了许多的话,良久之后他自嘲一笑“我为什么要同你讲这些?让上神见笑了……大概,是因为上神和她有些相像吧……”

  我摇了摇头,意思是本神大度的很,不存在什么见笑不见笑之类的。

  皿月这番话说的伤情的很,连带着将我的情绪也带动了起来,瞧着他泛红的眼眶盯着夜色星辰,那一刻我只觉得自己的心有那么一刹那疼了起来。

  我也终于明白,为何皿月今日会这番的不同,天宫蟠桃宴正举行,物是人非,睹物思人,大概就是这么个情景了吧。

  想起那日午后,我坐在桃林中的石桌前悠闲的磕着瓜子喝着茶,还听着风月在一旁絮絮叨叨的同我讲皿月的事迹。当时的我想起皿月身旁的那些嫣红柳绿,很是不以为然的朝风月道“你王叔的模样是生得极好,酒品么也可以,就是太过FengLiu,哪个女人若是喜欢他,那每日还不得哭瞎双眼?”

  风月当时鼓起腮帮子,似乎很是不认同我说的话,朝我反驳道“王叔才不是这样的人,他这样做事出有因。”

  我反笑“FengLiu成性还事出有因,那天底下的男人便都是好人了。”

  风月听了我的话,气汹汹的从怀中掏出了一本涂山史记,上面记载的皆是皿月的事迹,我嫌一页页的翻看麻烦,便让风月和我讲一讲这皿月到底是经历了何事才会这般FengLiu。

  风月很是认真的给我讲了一下午,其间我想喝口水也被风月给制止,可见他对自己的偶像事迹是有多么崇拜。

  讲完了也就到了夜晚,我细细将风月的话语理了一遍,大致也知道了皿月的事迹,也知道了五百年前那场涂山与天族之战是何原由。

  打死我我也不曾想到,那一次的战争竟然是因为一个女人而引起的。

  原来这皿月从前有一位可谓是同吃同住的好朋友名为——上绾,两位可谓是形影不离宛如一对金童玉女的壁人,这两人在一起久了,自然而然的皿月爱上了他那位好朋友。可是后来那位上绾好像喜欢上了天宫一位来头很大的人,还同那个人定下了亲事,后来不知怎的亲事没成,连带着那位上绾后来也因为一件事情被天帝给关入天牢处死,这皿月当时为救上绾,不惜带着涂山众人与天宫为敌,只为能够救出上绾。可是事实往往事与愿违,最终涂山败下阵来,那位上绾也没能救出来,魂归了混沌。

  风月说“自从那位上绾归于混沌之后,王叔便变的有些不一样了,以往最讨厌女人的王叔,身旁竟然会围绕一些个女人,这让人很是疑惑,直到后来我因为犯了事怕王叔责罚便躲在了他的书房里,待我见到那副挂在书房的画像,我才知道王叔为什么这么做。”

  我慌忙问道“为什么?难道和那位上绾有关系么?”

  风月点头“王叔身旁的女人众多,但仔细一瞧却能在不经意间瞧见那位上绾的影子,有的眼睛像一些,有的鼻子像一些,或是一撇一笑之间,又或则谈吐风韵之间……其实这么些年来,王叔只是在这些个女子身上,寻找那个他日思夜想的影子罢了。”

  原来,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处无法让人言语的痛苦回忆,这种回忆被人深深锁心底,越是深深压制着,往往会在不经意间毫无保留的流露出来,就比如此刻的皿月,都说酒后吐真言,皿月此时这番模样,看来是很爱那个上绾吧。

  可爱一个人究竟是何种滋味呢?我无从知晓。

  思之极,我内心突然在想,既然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经历过难以忘怀之事,那么我呢,回忆起这五百年来的时光,好像除了吃喝玩乐之外,并无什么回忆能够让我同此刻皿月这般的伤情。可是在回忆五百年之前所有的种种,除了白茫茫的一片,竟然什么也回忆不起来。怀念一个人到底是何滋味?我从未体会过,所以也无法明白皿月此刻心是有多么的痛。

  既然不能体会,那便喝酒吧,不然这么好的酒,岂不是要落入他一个人的口中,思之极,我夺过皿月手中的酒葫芦,也猛的喝了灌了自己几口,几口酒下肚,我瞧着倒在地上一遍遍喊着“上绾”名字的皿月,皿月此时的痛,当真能够让人痛彻心扉不能自已么?

  有一句古话说‘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如今瞧着皿月这番伤情,大致便是应了这句话的意思。许是受他情绪的影响,连带着我的心情也跌入了谷底,心情不好,喝的酒也就多了些,渐渐地便也醉的有些不省人事。

  迷蒙中,好似有一道刺眼的光芒落入在我和皿月的身侧,我揉着眼睛,朝那光芒望去,只见漫天星辰中,一白衣身影从天而降。我继续揉着眼睛,想要看清楚来人的样貌,待走的近了些,才模糊的看见那个人同折玺有些想象。

  颤抖着站起身子,我指着那白衣身影,摇摇晃晃的走至他的面前问道“你……你怎的,来了?”

  皿月的声音缥缈传来“谁呀。”

  我呵呵一笑,想要转身告诉皿月,是折玺来了,可是却因为喝的太醉了,倒在了折玺的怀中。只觉得一双温柔的手抚上我的发,折玺那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他说“我来接你回家。”

  嗅着折玺身上的清香,从未有那么一刻让我觉得这么的踏实,我笑着点头说“嗯,该回家了。”

  感觉折玺将我的身子打横抱起,我在折玺的怀中,踏实的睡了起来。

  迷糊之间,似听到皿月的话语“她是谁,为何你会她这般不一样?”

  感觉折玺又将我抱的紧了些,冰冷的语气响起“关你何事?”这么简短的四个字说的干净利落,的确像是折玺的风格。

  ……

  后来,我再想听一听说了何话,可是意识却渐渐的沉睡。

  ——————

  仿若是做了一个梦吧,梦中梦见折玺将我抱了回来。

  鸟儿叽叽咋咋的歌鸣之声将我吵醒,昨晚喝了太多的酒现下头还有痛,揉着疼痛的脑门,我很是不情愿的坐起了身子。这大清早的鸟儿在门外大呼小叫什么,饶本神清净。

  回忆起方才做的梦,我摇了摇还在疼痛的脑袋心想:自己当真是老糊涂了,怎的就梦见了折玺,他如今可是在蟠桃宴上大口吃酒大口吃ròu,怎的会记得我?

  待起身之时,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此刻是在桃林的洞穴之中,我不禁疑惑,自己昨晚同皿月喝了那么多的酒,怎的就会回到了这里?

  眼光不经意间瞥向一旁石桌上放着的醒酒汤,我才意识到,昨晚并不是我自己一人回来的,其实只要仔细的想一想,即使我是神仙的身子,喝了那么多的酒,自然是不能自己飞回来的,那么和我一起回来的是皿月?还是梦中那不可能出现的折玺?

  带着这个疑惑,我走出了洞穴,果然,旁边的小厨房里面传出阵阵的声响。我蹑手蹑脚的往小厨房靠近,待走进之后看到那正在忙碌的白衣身影,我愣了……

  天知道原本应该在蟠桃宴上的折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那么?该不会,昨晚做的那个根本就不是梦吧???

  呃……想起梦中同折玺xi吮的行为,本神的脸红了……

  为了避免相见尴尬,我很是识趣的打算溜之大吉,由于本神太过于慌张,在要溜的时候,竟然和一旁的桃花树撞了个满怀,而我自然而然的也摔了个底朝天。

  这边动静这样大,惊动了正在厨房忙碌的折玺,待他慢悠悠的走出小厨房,瞧见了我疑惑的问道“你这是……?”

  暗自在心里咒骂了一下,捂着自己被桃花树撞的流了鼻血的鼻子,极其不自然的朝折玺呵呵一笑。

  只觉得,这一笑忒过于傻了些,傻的我自己都想呼自己一巴掌。

  我坐在凳子上,看着折玺很是熟练的为我清除鼻子上的血液,此刻折玺离我很近,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让我蓦然想到那个梦,我的脸又再一次的涨的通红。

  “你脸红什么?”很不合时宜的,折玺说出来这么一句话。那一瞬间,我竟然生出一种做了错事被人逮了个正着的感觉,心虚的很,但面上仍旧zui硬的朝折玺吼道“谁,谁的脸红了。”

  折玺一笑,手上仍旧温柔的为我擦拭。

  又是一阵死一般的沉静,静的我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之声,我了打破这种寂静,我率先开口道“蟠桃宴会好玩么?”话问出来,我只想给自己一巴掌,原本我是想问他:不是应该在蟠桃宴上的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可是话说出口就变成那么的一句话。

  对于我的问话,折玺轻描淡写只用了八个字“千篇一律,无趣的很。”

  我翻了个白眼,天知道你这么轻描淡写的八个字概括的蟠桃宴,可是那些在南天门外巴巴求着的散仙一辈子无法达成的心愿,当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很!

  终于在我脸上捣鼓完,折玺起身收拾着药箱,我坐在原地,想了又想,忍了又忍,终究是没有忍住的憋出那句我想问很久的话“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听了我的话,折玺回头望了我一眼道“怕你饿着,便不走了。”

  我“……”

  在折玺收拾好药箱即将离去之时,他似又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转而望向我说道“以后我不在,就不要喝那么多的酒了,容易出事。”

  我“……”

  ————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