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殇璃三世 第九章

小说:殇璃三世  作者:君扶  回目录
  大概是和折玺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内,折玺将我的胃给喂的刁钻了些,从前最爱的点心,如今摆在我的面前我却吃的有些索然无味。内心不禁在想,这蟠桃宴会上的吃食,是不是和折玺做的一样好吃。

  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本上神这么依恋折玺做的饭菜。

  正当我内心无限想念折玺做的饭菜时,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一副熟悉的身影,我身形一阵,探究的目光望向不远处一角独自一人喝酒的那抹青色的身影,揉了揉眼睛,才确定那个人就是风月的王叔——皿月。

  我和皿月虽交情不深,但上次那一场离别之酒,倒是让我从心里愿意交他这个朋友,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如今这番情景之下和皿月的相遇,倒让我心里油然生出一种他乡遇故知的心情。我很想上前去同他打个招呼,然后再和他一起大醉一场,可是想到风月那个家伙,我怂了,因为我害怕他会问我风月那小子跑哪去了。

  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上前的好。

  许是我一直盯着他看,让他有所察觉,当他的目光若有若无的漂向我时,看到是我,微微一愣,随即便起身拿起他桌上的茶壶朝我走来。

  “许久不见上神,近来可安好?”他走至我的桌前坐定,浅笑的目光望着我问道。

  我内心一跳,还以为他走过来会问我关于风月的事情,不成想是这么个普通的问好。这么一想,我也淡定下了心,露出一个笑容道“很好很好。”语毕,我瞧了瞧四周,面露疑惑之色的问道“王上是一人来此么?”

  自古以来,能够坐上王位之人,不论是哪个族人,即使微服私访,身旁也总要跟个文武双全的小跟班,顾名思义保护王上龙体,龙体安康才能保得一方百姓安康。可我私下里却觉得,掌管皇权最高职位者,之所以处处要带人出场保护自己,其大致意思便是显示自己至高无上的地位罢了,毕竟权利这种东西,握在手里久了,自然也就膨胀了。

  可是回想起和皿月的这几次见面,除却身旁的嫣红柳绿之外,好似其余的皆是他独自一人,这与一族之王的气质相当不符的很。

  听了我的话,皿月一笑,随后反问我“上神不也是一人?”

  我的笑容凝结在脸上,还以为他会回答说出门在外麻烦,诸如此类的话语,不成想他会这般的回答。虽说我独自一人不假,可像皿月这番将天聊死的,我觉得和折玺有的一拼。

  简单的寒暄之后,便是死一般的沉静,什么是最害怕空气突然安静,大概便是我此时的真实写照吧。眼睛瞄了一眼对面气定神闲正喝着茶的皿月,在心里暗自捉摸,要不要将风月之事告诉他。

  捉摸了许久,我暗自一咬牙朝他说道“风月他……还好吧?”

  皿月道“风月很好,上神且放宽心。”

  听了皿月的话,我那提着许久的心便放了下来,只要小狐狸没事,一切事情都好说。但转念一想,觉得风月此次逃婚事态太大,这个皿月会不会又像上一次一样,体罚风月将他在奉化宫抄写祖训,逐试探性的问道“你……没有体罚他吧?”

  皿月一笑“风月从你那处离开并没有回涂山,我也不曾见过他,如何体罚他?”

  我的声音升了一个“啊?”字,实在是不明白他既然没有见到风月又为何会知道他此刻安好?

  大致是瞧出了我的疑惑,皿月道“我们涂山有一种蛊虫,此虫装在铃铛内,只要不离身,即便走了十万里,也能感应他的安危。而风月是我下一任涂山之王,他的性命自是我首要保护的,所以他的一举一动皆要在我的掌握之中。”

  我了然的点点头,怪不得风月那小子的腰上总是会带着一个小铃铛,原来是这么个原由。记得我有一次调侃他“一个大男人还学人家小姑娘,带个铃铛。”

  当时的风月一脸委屈的道“这是王叔送予我的,娘子不喜欢么?”

  不喜欢倒是不至于,只是觉得戴着它有些不方便,比如半夜起来突然想干一些偷鸡摸狗之事,岂不是觉得有些掩耳盗铃之感?

  当时正在一旁看书的折玺瞧了瞧风月腰间的铃铛道“即是你王叔给的,戴着就是,总归是有好处的。”

  这番一想,原来当时折玺一眼便瞧出了风月所戴的铃铛是涂山的一种蛊虫,而我一个活了这么久的上神,竟然没有看出来,当真是老脸没处放了。

  不过,此时不是我回忆这些的时候,我瞧着面前的皿月,忍了忍终究没有忍住问出了我心底的疑惑“既然你一直知道风月的去向,为什么不在他一开始逃的时候便把他给逮回去,还要等到那个岚依公主前来火急火燎的寻他?”

  皿月道“风月的性子我知道,从小任性惯了,若是我从一开始便把他逮回去,他指不定会在婚礼上闹出什么乱子,到时候不仅涂山脸面不保,连带着赤羽一族也失了面子,倒不如为他们安排一个合理的相处方式,小两口之间么,你追我赶的,感情自然也就熟络了起来。”

  我一想,此时皿月的话语倒是和折玺的不谋而合,有那么一刹那我突然之间觉得,我从来都是一个自负的人,可在折玺和皿月面前,我觉得自己都变成一窍不通的傻子了。

  我和皿月出茶楼之时,太阳已经西下了,街道上人qun也稀少了不少,走了没多远皿月朝我道“上一次和上神一起饮酒,至今仍然让我有些难以忘怀,今日难得一见,上神有没有兴致同我一起大醉一场。”

  我点了点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就同他一起大醉一场。

  和皿月一起来到了集市一家很有名的酒楼,店小二很是热情的上前招呼我们“两位需要什么?”

  我将手中的葫芦递给店小二道“将酒给装满吧。”

  店小二接过葫芦,许是瞧见葫芦太小道“客官,这葫芦太小,恐怕不够二位塞牙缝的,本店售有两人份的酒坛,两位要不要看一看。”

  这个店小二,推销都推销到本神头上,竟然瞧不起本神的葫芦,思之极我很是傲慢的一仰头说道“让你装满就装满,哪这么多的话说。”

  店小二被我的气势吓到,嘀咕了几声便乖乖的到酒坛打酒。

  待到那店小二将整整五大坛的酒灌至我那小葫芦里还未灌满之时,店小二疑惑的看着手中的葫芦喃喃自语“奇怪,怎么这么能装?”

  我上前呵呵一笑,得意的朝那店小二说道“此葫芦乃是我从昆仑求来的,能装十坛酒的量。”

  店小二的脸涨红了,他挠了挠脑袋“不成想还是个宝贝。”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已经空了的五个酒坛问我“客官还要继续装满么?”

  我爽朗一笑“自然是要装的满满的。”

  整整十大坛的酒装毕,店小二毕恭毕敬的将葫芦递给我道“一共八十两。”

  我接过葫芦,指着一旁站立的皿月朝店小二道“这位公子买单。”

  店小二笑的很是殷勤的上前,巴巴朝皿月shen.出了手。

  皿月“……”

  ——————

  寻了个相对比较静幽的山头,我和皿月相对而坐,几杯酒下肚,皿月遥望漫天星辰,似感慨的说道“这个地方,许久不曾来,真是物是人非事事休啊……”

  我问他“你从前来过这里么?”

  皿月一笑“自然是来过。”

  我又问“自己一人么?”

  皿月摇摇头,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良久之后他叹息一声道“这个山头是我和一个朋友初次见面之地,也是和她义结金兰的地方。”语毕,他似想起了什么,兀自伤神起来,竟然拿起桌上的葫芦猛的惯了自己几口。

  我一惊,虽说吧我们身子都不如凡人的身子那么娇贵,一喝便醉,但是像皿月这番喝酒,是很容易喝醉,而且很伤身体。于是劝他道“你慢点喝,这样喝不好。”

  可对于我的话,皿月充耳不闻,继续往口中梦惯着烈酒。我叹了口气,说好一起喝酒的,此刻倒变成他一人独饮了,不就是花了他八十两银子么,至于非要喝回来么?

  又是一阵猛灌之后,皿月似乎有些醉意,接着月色瞧见他好看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他遥望夜色星空有些失神,良久之后他问了一个很不着边际的问题我“你可曾有过……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皿月此番话问下来,我只觉得,今日的皿月似乎和以往的不一样,好看的外表下竟然多了几分伤情。对于皿月的问话,我想了想很是诚实的回答他“自然是有的,前段时间,我看上了一件衣服,犹豫不决之时,便被旁人给买走了,我很后悔,若是当时我没有犹豫,又或者自己的手脚比那个人快一些,那那件衣服不就是是属于我的了。”

  皿月兀自一笑,似被我的话逗笑“大概像你这般性格的,才可以这般无忧无虑的生活……”

  我问道“难道你也有后悔的事情么?”

  他点点头,悠悠长叹一口气道“这五百年来,我Ri回想起同她的点点滴滴,时常后悔自己将她放逐出去,更加后悔自己没能抓住她的手,没有保护好她……”他语气顿了一下,接着又道“万事皆有始初,如果从一开始我没有同她打赌让她入天宫拿什么蟠桃宴的美酒,也不会有后来的种种,酒这种东西么,世间比比皆是,不喝也就罢了,可是她呢,四海八荒之中,没了她,我的心,我这个人,也就觉得不怎么完整了。若是她还在……”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