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殇璃三世 第八章

小说:殇璃三世  作者:君扶  回目录
  有了折玺的话,我也就十分不讲义气的将风月出走一事忘记的干干净净,有时候细细回想起来,觉得自己若是生为凡人的身子,依着我的这么个性格,定是没有人愿意同我做朋友的,试想一下,这个世界上有谁愿意和我这么个没心没肺,且脸皮十分厚的人一起生活。

  风月一走,这偌大的桃林种也就剩我和折玺两个人,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处,想一想觉得不妥的很。从前有着风月在,两人之间也并不显得有多尴尬,可是如今风月走了,剩下我和他两个人,我心里多多少少也是有些别扭的。

  想了想,觉得我应该做些什么暗示暗示折玺,他应该离开了。

  晚饭的时候,折玺做的是前两天我很爱吃的狮子头,当他将油嘟嘟当然狮子头放在我的碗里时,我一笑“折玺帝尊不仅长相帅,做饭又这么好吃,颜夕上神当真是好福气的人。”其字面意思是提醒他,在天宫还有一位貌美如花的原配妻子。

  乍然听我提到颜夕上神,折玺有那么一瞬间的愣住,但也仅仅是那么一刹那,他表情如常淡淡一笑,便shen手夹了青菜自顾的吃了起来。

  那一顿饭吃下来相当的尴尬,我也就只有开场的那一句话,其余的时间,折玺不语,我也找不到话题同他聊。

  我的日子恢复了从前时光,没有了风月的纠缠,加之同折玺一同生活着实让我有些不自在,多次暗示无果之下,我索性就整日去往山下听戏文喝酒,不再往桃林中去,日子过得也自是不亦乐乎的很。

  不知为何近日,一向很是烦闷的三界突然之间热闹了起来,无论我身在何处都能听到一些个欢声笑语,其语气掩饰不住的欣喜。我很是郁闷,随意的抓了一个散仙问其原有才知道是王母万年一次的蟠桃宴。

  那些个收了请柬的仙家便着手为王母准备当日宴会贺礼,没有收到贺礼的仙家,也都齐齐聚集在南天门不远处,希望一睹盛宴真容。

  而我,因为没有入住天宫,自然没有宴会的请柬。

  其实吧,我自己内心着实对这些天宫众人办的盛宴不喜欢的很,如此也能落得个清闲。

  世人皆以为天界神仙清减淡然,可是他们却不知道这神仙也是爱攀比的。

  比如此刻,我眼瞅着走在我前面不远处的两位小仙童,手中抱着无比珍贵的且世间少有的稀奇物件,正小心翼翼的一前一后行走着。

  在凡界走的多了,天南海北见识的多了些,凭着这两位小仙童的着装,我竟然也猜的出来这两位便是昆仑和蜀山的人。

  我十分好奇这昆仑的玉清老头和蜀山的太虚老头究竟是寻了什么宝贝物件,让这两位仙童如此小心翼翼,就像是在怀中抱了一座江山。逐快步走上前去露出十分讨喜的笑容问他们“两位仙家手中的宝贝可是为王母准备的贺礼?”见两位仙童一脸戒备的瞧着我,我放低了姿态,用着非常谄媚的话语道“这么个宝贝我还是第一次见,想我有生之年能够亲眼看到这般珍贵的宝物,即便是死去,也是值了。”

  蜀山家的仙童眼神瞄了我一眼,大概看我着装平平,以为是一位闲来无事当然散仙,逐清了清嗓音,傲慢着朝我道“那是自然,我手中的宝贝可是我们掌门寻了七七四九日,寻来的沧海遗珠,此珠放入天宫,其光芒可绕天宫九九八十一日,久久不散。”

  我嘿嘿一笑,似对于那位蜀山小仙童的话十分崇拜。

  许是我的表情做的有些过了,那位昆仑的仙童不依了,他从鼻音哼出了一个“切”音,语气比蜀山那位小仙童还要傲慢的道“再怎么宝贝,终究还只是一颗珠子而已,比起蟠桃宴上每年各个仙家所赠的夜明珠也只是大同小异罢了,哪比得上我昆仑的三十二色珊瑚,这可是尊上亲手所种,经过万年的仙露浇灌而成,其成熟时间刚刚好至蟠桃宴前,单这番心思,又是哪位仙家能比?”

  我头捣鼓的像拨浪鼓似的,十分赞同那位昆仑仙童的话语,培育了上万年的珊瑚,单单这心血也忒实诚了些。

  我这番还未从昆仑仙童的话语缓过来,那厢蜀山仙童又不依了,他一脸不屑的望向昆仑仙童“我还以为是什么稀奇物件,原来是只珊瑚而已,这东南西北四海之中,曾听闻东海有一镇海至宝,乃七十二色绝美珊瑚,其形状似美娇娥。”他的目光望向昆仑仙童的怀中“不知你这三十二色珊瑚比起东海的……哪个更胜一筹?”

  的确,这东海的七十二色珊瑚我曾偷偷的潜入东海看过,其无论形状还是自身发出的光芒,皆是在三界之中独有的异色。如今这昆仑所呈上的物件自然不能和东海的想比,蜀山仙童的话准确的戳到了昆仑的痛处,只见昆仑仙童的脸色涨成了猪肝色,颤抖着手指着蜀山仙童道“你……竟然胆敢这番看不起我昆仑……”说着撸了撸袖子,大有一副要大打一架的架势。

  我一看,来了兴致,世人一直有个疑惑,那便是蜀山和昆仑两家弟子众多,又都是三界数一数二的仙家,这不知道他们两家哪一家的仙法要更胜一筹,如此让我先瞅到了,得到了结论也是极好的。

  可那两位小仙童吵的脸红脖子粗,可谁也不肯先动手,我在一旁急得团团转,一时间没有忍住便开口道“你们倒是打呀,吵架多没有意思。”

  此话一说出口,原本吵的正凶的两个突然停了下来,目光集体望向我,又彼此相对望一眼,似想到了什么,然后互相一点头,目光再一次的恶狠狠的望向我。我的脸色变了变,尴尬一笑“你们二位好好聊,小仙先退下了……”然后以百米chong.刺的速度,逃离了是非之地。

  ——————

  又很是虚度光yin的在山下的酒楼听了几天的戏文,觉得乏了些,待正要寻个树上随意睡一觉时,折玺却寻到了我。

  起初我见到他是惊讶的,算算时间,我从我离开山洞到现在,整整有凡界的十五日时间,我还以为聪明如他,自是知道我不愿回去的真正原因,可是现在看来,我太高估这位帝尊的头脑了,更甚是有些怀疑他的眼光了,放着三界第一绝色的美脚妻不管,却死皮赖脸的待在我这个样貌平平的人身边,要不是我尚且有那么一丢丢的自知之明,不然连我自己都以为自己的容颜要比颜夕还要美。

  瞧见了折玺,我从树上下来,明知故问的问他“你来作甚?找我?”

  折玺点了点头“见你许久不回,有些……想你了。”

  乍一听到他的这句话,我一个不稳,差一点直直的摔倒在地,他的这句话就犹如一个地雷,“哐当”一声,正中我的头顶。我的脸瞬间涨的通红,老身我也是头一次明白什么是脸红的感觉。可瞧着面前的折玺,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的,心中不禁在想,这活的久了些,面皮竟然也能练就这么厚,竟然能够如此的轻描淡写说出这么ròu麻的话。

  所有的尴尬化成干笑,我手指着天空道“那个……帝尊,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这么说,若是传到其他人耳中,会误会的,”这么说,可行吧?

  折玺一笑,朝我走进一步“本尊才不会在乎他们会不会误会。”

  我“……”

  眼瞧着折玺离我越来越近,我脑海突然想起他那天宫的美娇妻,于是便道“帝尊可以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那么你的妻子——颜夕呢?”

  折玺的步子嘎然而止,他那正盯着我看的眸子也变了变,良久之后他轻轻吐了口气道“方才的话,你不必当真,只是同你的一个玩笑罢了。我来找你事要告诉你,天宫蟠桃宴会,恐怕这几日我便不会在你身旁。”

  我点点头,天宫蟠桃宴,折玺帝尊身份尊贵,自是会有请柬的。不过我怎的在听到折玺方才让我对他的话不必当真,我心里觉得空落落的?

  是以,当那日我知道折玺已经回了天宫的时候,待回去桃林之时,瞧见井井有条,干干净净,却空无一人的洞穴,独自生活了五百年的我,突然觉得自己好似孤独了起来。

  由此可见,独身一人习惯,便不要在出现随伴,不然独留一人之时,心中会突然失落,觉得干什么都软绵绵的,就连看戏都提不起兴致了。如此便在洞穴浑浑噩噩的睡了起来。

  这一觉,我足足睡了三日。

  这三日美美哒的美觉,以肚子不争气的抗议终止。

  走出洞穴,狠狠地嗅了一口这大自然清新的空气,我跳动着步子下了山。

  不知是不是因为蟠桃宴的原由,这几日的天气格外的好,天空中时常能够瞧见七色彩云,连带着一些鸟儿也都齐聚一堂,大有一副百鸟朝凤之景。

  掐指一算,蟠桃宴要在天宫整整七日才散,如今将将过了凡界的三日,那还要好久才能吃到折玺做的饭菜。如此一想,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打算去山下的茶楼吃些点心。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