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殇璃三世 第七章

小说:殇璃三世  作者:君扶  回目录
  我将这件事情说予风月听时,风月的zui撅起,一脸十分鄙夷的道“定是那个老头子看上了娘子的美貌,来和我抢娘子的。”风月一面说着一面紧紧挽着我的胳膊说“娘子万不可被他的外貌所骗,殊不知这位折玺帝尊已是名草有主之人,他那原配夫人便是三界第一美人颜夕上神!”风月越说越气愤,末了甚是鄙夷的对着门外当然空气道“这么一个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人,娘子还是和他保持一些距离吧。”

  仔细一琢磨,风月的话也是很有道理。

  只是,折玺究竟看上我哪一点了,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回忆起我和他的初次见面,并不像戏文中所见男女主角浪漫邂逅之景,而是一副大有想要杀死对方的冲动,而他到底为何要对我这样呢……

  带着这个问题,本神在桃林的树枝上整整失眠了一夜……

  第二日,太阳从东方升起,我这才困意升起,在树枝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既然想不明白便不想了吧。

  “喂,婆婆,见过一只白色的狐狸吗?”

  正当我即将进入睡梦之中时,一道清脆响亮的声音响入我耳。

  我状似不经意的翻了个身,眯着眼睛想要看一看是谁打扰本神休息。

  只见入眼一位赤衣的小姑娘,正站在我所在的树下,听她方才的话语好像是在和一位婆婆在打探什么吧。

  继上次风月之事过后,我一直在睡觉的时候小心翼翼,所遵循的便是不管不问,这么一个小丫头问路之事,虽小,但不管我的事。于是我翻个身打算继续自己的美梦。

  “喂!我和你说话你没听见是吗!胆敢无视本公主,你这个老太婆不想活了是不是!”

  这一次愤怒的声音夹杂着身下桃树剧烈的摇晃,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位赤衣姑娘是在同我说话。

  而她方才口中的老太婆自然是本神。

  五百年来,第一次有人在我面前这么称呼我,这个小姑娘这么一叫,登时让我觉得自己老了许多岁,心里着实不舒服的很。我坐直了身子,重新打量了下自己,心里十分不要脸的觉得自己同这个小姑娘相比也差不了多少,逐清了清嗓音,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纠正着她方才的称呼“本神这么个年纪,你应该叫姐姐。”

  赤衣姑娘一愣,两双赤红色的双眼盯着我看许久才道“你这个面相,本公主实在是叫不出……那两个字!”

  这么一句话下来,只觉得自己血液腾的一下子全部都上升在了脑袋上,看着底下的赤衣姑娘,她的眼睛是红色的,这三界中能有这双红眼睛,恐怕也只有赤羽一族了。方才她又自称公主,脾气又是这般的刁蛮,定是那位赤羽王一直捧在手中的独苗——岚依公主。

  如此不礼貌的行为,定是赤羽一族给惯出来,本神很想教训一下她,可是奈何天界和赤羽一族有过约定,彼此之间互相不侵扰,如今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公主,我自是打不得。想了想,还是觉得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她就是了。

  轻身飞下树,我朝她挤出了一个非常难看的笑容,然后负手打算离去。

  可是,我脚步刚踏出一步之远,这位便挡在了我的面前,而且还十分霸道的瞧着我道“你还未回答本公主的问题呢,不能走!”

  瞧着她恼怒且又霸道的一副模样,心里着实不舒服的很,想了一想,我觉得自己虽然不可以动她,但我可以气死她,于是乎我朝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用着十分讨打的话语道“是的呢,你方才问过我问题,我还未回答……”我语气故意一顿,看着她渐渐转缓的表情,然后吐出那一句让她发狂的话语“可怎么办呢,这次要让你失望了呢……因为我根本不打算回答你的问题呢……”

  看着她面色的表情变换再变换,我终忍住笑意扬长而去,本神这么多年来,爱看旁人发火的模样还真是从未变过……

  没走多远,身后便传来一阵恼怒的声音“……你个死老太婆,给我站住!”

  切!本神又不傻!

  在这个桃花林中,我故意左转右转将那位赤羽族的公主岚依给耍的团团转,玩的累了,便不打算同她再过多的纠缠,便向着山洞方向走去。

  刚走到山洞前,便看见折玺一袭白衣坐在山洞的石桌前,瞧见了我,淡淡一笑,“方才在林中玩的可还尽兴?”

  我干笑一声,不曾想自己方才的所做所为皆数被折玺给瞧了去。那位岚依公主好似是赤羽皇老年才得了一女,掐指一算顶多也就三四百岁而已,我这个上万年的老神欺负一个孩子,着实也是面子上有些过意不去,事情既然已被折玺给瞧见了,我只得厚着脸皮,红着脸道“还好。”

  折玺轻笑一声,端起手中的茶慢慢的品了起来,便不再搭理我了。我摸了摸鼻子,觉得折玺这个闷葫芦,宛如木头一般的人,我有些猜不透他心中到底在想什么。或许是因为他活的时间忒久了些的缘故,不像风月这般,眨巴一下眼睛就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何事。

  想到这,我迈开步子,不想和这个闷葫芦在多呆了,便想着去找风月乐呵乐呵。

  将将没走几步,身后便传来折玺的声音“风月已经走了。”

  走了?是何意思?

  我那尚在移动的步伐停了下来,转过身子有些疑惑的问他“你说什么?”

  折玺从袖中掏出一个丝帕,递于我手上说道“这是风月写给你的,你看一眼便知道了。”

  心中十万个为什么飘过,疑惑的接过折玺手中的丝帕,打开才知道这是风月写给我的信。

  丝帕不大,可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很多的字,这些个小字体看了一眼便觉得眼睛疼,看了一眼身前的折玺,便将丝帕递于他示意他读给我听一听。

  折玺道“你……还是不识字么?”

  咳咳咳,折玺这句话方说出口,我的脸腾的就觉得似火烧般,本神不识字,是文盲,这是我活这么久以来唯一一个致命的缺陷!如今被这个折玺看穿,我不要面子的呀!

  为了挽回我的尊严,我慌张的将丝帕收回,有些心虚,所以说出口的话也有些支支吾吾的“谁,谁说的,本神活了这么久,还不识几个字吗?你……你少瞧不起人了!”

  折玺婉儿一笑,下一刻他便shen手摸了摸我的脑袋说道“还是一样的倔脾气!”

  对于折玺的动作我完全的石化掉了,他……方才这般的撩老娘的心,究竟意欲何为!

  可是,唯一让我纳闷的是,对于折玺方才的动作,我竟然内心有一丝丝的小激动,窃喜……

  后来,当折玺从我手中夺过那丝帕,然后一字字的读给我听之后,我才知道风月离开的真正原因。

  原来,风月从小便于赤羽一族的公主,也就是方才我在桃林中戏耍的那位岚依公主定了娃娃亲。原本两族商量待风月和岚依千岁之后再行举行婚礼,可是上一次风月在涂山嚷嚷着非我不娶一事让皿月心生些担忧。害怕风月这个小狐狸当真说到做到,便同赤羽一族的王上商量此次婚事宜早不宜晚。两族一合计一算计便将婚礼提前了整整五百年,这个月的十五便是他们二人的成亲之日。

  两族联姻本是大事,马虎不得,所以皿月这位涂山之王便着手准备起婚礼事宜。可风月对于此次的成亲自是百般不愿,拗不过自己王叔的脾气,便在皿月忙婚礼之事不可开交之时,逃出了涂山。

  风月一逃,这个月的十五迎娶岚依之事便不可能如期举行。所以,待这位岚依公主得知风月逃走的消息便火急火燎的前来寻风月。知道这件事情的我,着实在心里不舒服了许久,风月这番巴巴的前来寻我,竟然是为了逃婚而来。这一闹,我可真真成为涂山和赤羽一族的罪人了,这皿月下一次见我,非生吃活剥了我不可。

  想到这,我背脊一凉,觉得当下应该立即出去将风月给寻回来,然后双手奉还给涂山,此事才可以平息皿月的怒火。

  正当我准备冲出去寻风月时,被折玺给拦了下来,折玺说“这三界姻缘皆已在三生石上定下,风月和岚依二人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如今他们小两口打情骂俏,你追我赶的,你追上去作甚。”末了他还加上一句“你且在此安心等着就是。”

  呃……其实细细一回想,觉得折玺的话好像也并无道理。

  ————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