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殇璃三世 第五章

小说:殇璃三世  作者:君扶  回目录
  我刚出涂山境内不到半个时辰,麻烦便找上了门……

  是天宫里的某个人,一袭白衣脚踏着青龙,手提着宝剑,气势汹汹的落在我的面前。

  青龙落地,将脚下的这一方土地,足足震的抖了三抖!

  他脚步将将落地,手中的宝剑便指向我道“狐狸呢?”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眸子里yin狠乍现,就连说出的也是凉凉的让人心生寒意。

  这个人向我要狐狸,想起皿月在我临走时给我的忠告,我心里了然这人便是天宫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折玺帝尊。

  这三界内,但凡修炼成神,大多都是从小仙一级级的晋级成为天宫人人敬仰的神上神。要不便是生个好胎,投胎于天帝一族的血脉,即使不是上神,依然可以受众神的敬仰。可是单单这位折玺帝尊,生来便是上神的身子,而后随着天帝征战三界,被三界众人一致称为不败战神。天帝更甚是为了表达对他的君臣之意,称他为帝尊,这么个人,是三界的传奇。

  我不曾见过这位这位天宫中的传奇人物长的是何模样,只记得曾经的某一次,我在山野熟睡之际,听到山间精灵大谈这位折玺帝尊时,好像折玺帝尊的坐骑,便是青龙真身。

  不曾想,我这番上天宫掳一只小狐狸,竟然会惹到这么个大人物。

  心里捉摸了下,觉得我和他开打,胜算几乎为零。想到此处我呵呵一笑,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他的小狐狸已经死了。

  他见我不语,仿若能够猜出我心思一般,提剑便朝我刺来。我慌忙一个躲闪,几乎是使用了全力才将哪一剑给躲过。惊魂未定的抚着心口,我怒道“你疯了!”

  他的剑依然指着我,只是那双眼睛通红,红的几乎能够看到血丝,他冷冷的一字字的朝我说道“一命换一命!”

  这句话,好耳熟……

  不过,我尚来不及细细的回想,这句话我何时听过,折玺再一次的提剑朝我刺来。

  我来不及去躲,只好拼死一搏的使用仙法去挡……

  原本以为,我必死无疑,可是那位折玺帝尊在剑即将要刺入我的心口之时,他……竟然将剑给收了回去,哪一剑他使用了足足有五成的法力,加之我的回击十成法力,我没有伤到一分半毫,可是他却真真的是伤到了,而且还伤的不轻。

  我诧异的望着倒在地上的折玺,不明白他为何会收回剑。同样诧异的还有他自己,他目光望着我,丝毫不顾自己zui角渗出的血迹,似欣喜,又似非常不确信的朝我道“你……绾……绾?”

  我对于折玺的这句不着边际的话语,我甚是摸不到头脑,但是此刻,却不是纠结他这句话的时候。我站在原地朝他呵呵干笑两声,解释道“帝尊,那个小狐狸,当真不是我故意杀……”后面的话还未说完,面前的折玺帝尊一阵猛烈的咳嗽,然后在我目瞪口呆下,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然后,他便倒在那里不省人事……

  而我站在那里,傻了……不成想,这位折玺帝尊对那只小狐狸如此的重视!

  我想,一向不爱管闲事的我,此刻应该像初遇见风月那次,见死不救的扭头离去。可在那一刻我犹豫了……

  虽说那只小狐狸的死并不是出于我的本意,可它却的的确确因为我将它掳下界才死。本神身上已经欠了小狐狸一命,如今若是连狐狸主人的命也算在我的头上,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想到此处,我便使用仙法,寻了最近的一处洞穴,为他疗伤。

  而这一次,这位折玺帝尊,竟然昏迷了整整十日,如今尚未转醒……

  一个这么个累赘放在我的身边,我这十日,可是吃不安稳,睡不安稳,就连带着看戏也看不安稳了。

  原本以为,本神这几日只是在度过人生中最倒霉的时期,待这个时间过去,本神以后定然可以回归以往的生活,重新潇洒自在。可是,在我睁开双眼,看到正坐在一旁一脸委屈望着我的风月,我傻眼了……

  什么是诸事不顺,本神这一次可真真是体会到了。

  只见风月眨巴着自己圆溜溜的眼睛,模样甚是委屈的望着我说“娘子怎可一句话未说便不辞而别。”

  我呵呵干笑两声,心里暗骂皿月那家伙,临走之时他可是再三保证,风月会留在涂山专心向他学习治理涂山之道,如今这不出十日,怎的又将他给放出了涂山。

  见我不语,风月继续摇着我的胳膊道“娘子以后可千万别想着要甩了我,我会伤心死的。”

  风月的表情甚是委屈,那双圆溜溜的双眼竟然夹杂着即将要掉落的泪水,这么个神情,愣是将本神给su的浑身发寒。我忍着发寒的身子,将他正拉着我胳膊的手给掰开,呵呵一笑问他“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风月道“涂山近日有些喜事,王叔忙的很了些,对我的看管自是没有那么严了,所以,我便逃出来了。”他看着我,忽然想起什么似得一跃而起朝我道“娘子不会是要去向王叔告状?!”我尚未答话,风月却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娘子是不是非常不喜欢我,讨厌我才会想着法子的要甩掉我……我只不过是喜欢娘子,想要报恩,若是娘子不在乎我的这一点恩情,娘子不妨杀了我,这样,风月就再也不会缠着娘子了。”

  虽说吧,不是我欺负了他,但如今这么个情景,像极了我倚老卖老的欺负一个刚成形的孩子。我揉了揉发疼的脑仁,思索着该如何去哄一哄他。

  看他越哭越凶,丝毫没有收回的意思,我上前蹲下身子朝他道“好了,别哭了,我又没说赶你走。”

  风月看着我,撅着zui说道“娘子骗人!”

  “乖,我不骗你,不赶你走了。”说完我自己先抖三抖,这么个ròu麻的话语,本神第一次说出口,觉得三天前吃下的饭都能够给吐出来。

  听了我的话,风月一笑,从地上一跃而起朝我道“这还差不多!”

  我一愣,看着风月笑嘻嘻的神情,心里暗骂道: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小公狐狸!

  ——

  世人都说:福祸相依。如今风月的到来,倒是让我轻松了不少。

  风月那次的哭诉,倒是也让我突然之间想明白了,与其我天南地北的去躲着他,还不如将他留下来,反正他那个王叔发现他不见,定会差人来找他,到时候依着皿月的个性,定会将他再一次的关入涂山。

  所以,这几日我理所当然的派给了风月一个艰巨的人qun任务——照料昏迷不醒的折玺帝尊。而我呢,连着十日劳累,舒服的睡了一觉之后,去了集市听戏。

  这么久没有听戏文,当真是想的很。

  戏台上唱的正是时下人人都爱听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故事凄婉动听,尤其是最后两位主角化成蝴蝶翩翩起舞的场景,更甚是让在场听戏的人,人人都悲伤的不能自已。

  我甚是慵懒的坐在二楼的阁间处,看着台上台下融入戏文的众人,摇了摇头,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活了这么久了,虽说不知道QingAi时何种滋味,但是像戏文中所唱,两人爱到可以为彼此丢了性命的,倒是真真没有见过。曾经有人说过: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戏文嘛,终究只是戏而已,听听也就罢了。

  酒水喝完,恰逢这出戏散台之时。我起身,拍了拍自己略微有些发皱的裙子,待转身之时,我愣了……

  站在不远处,风月瘦弱的身躯正可怜兮兮的被人拎在半空中,圆溜溜的双眼,此刻写满了委屈,看到我,眼泪便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而那个拎着风月的人,正是多日不醒的折玺帝尊。

  风月满脸泪痕的望着我道“娘子……这个人非要来找你,我打不过他……”

  我干笑一声,心里大概也明了,这折玺帝尊醒来之后定是要寻我为他那只小狐狸报仇,我不在,他便拿揍了风月一顿,以此来让风月妥协前来寻我。

  这本不关风月的事,却平白无故的让他挨了打,到也让我有些愧疚。

  想到此处我看着折玺帝尊道“帝尊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咱们坐下来好好的谈,何必拿只小狐狸撒气。”

  折玺帝尊一笑“要我放过他可以,你先回答我三个问题。”

  折玺帝尊话刚落,那只被拎在半空中的风月不淡定了,他蹬着腿,挥舞着爪子道“娘子不要答应他,我堂堂一个男子汉,不要宁可站着死,也不要让娘子来……”后面的话还未说完,只见折玺帝尊手指一点,成功的将他的zuiba给封住,风月表情一滞,转而变成可怜的神情望着我。

  见此情景,我道“帝尊要问什么,尽管问就是。”

  他目光望着我“你是谁?”

  原本以为他会问我一些关于他那只小狐狸的事情,不曾想他会问我这个问题,我略微思索,觉得若是用假名字糊弄他,着实不行,想了想还是如实回答他“殇璃。”

  他一愣,望着我的目光有些飘忽不定,良久的沉思之后,他又问“你未成上神之前,是在何处?”

  这一问,倒是将我给问住了,我虽然年纪有上万年,可记忆却只有短短的这五百年,若要问我之前是在哪,我还当真是不知道。我摇了摇头道“实不相瞒,我的记忆是从飞升成上神之时才开始有的,五百年之前的事情,或许时间太过久远,不记得了。”

  “原来是这样……”

  我回答之后,面前的折玺露出了了然的神情,我傻了,这么个不着痕迹的话语,他是知道了什么?

  我还尚未从他那句话中反应过来,他第三个问题便问了出来“这只小狐狸叫你娘子,你和他成亲了?”

  我慌忙摆手“自是不能的!”

  得闻我的话,他一笑,将风月放下,然后负手而去。

  我站在那里有些发愣,这么个问题就抵消了他那只小狐狸的命?

  哇咔咔!这么简单!

  ——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综漫之百美图都市之喜剧教父特种兵之都市王者海贼之无限制交换武侠:邪恶圣人系统
淘新书:干架吧,平头哥都市之神级破案群都市之天鬼特种兵都市之惊天魔盗大唐之七岁驸马爷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端午看书天天乐,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6月16日到年6月18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