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九章

  第九章

  快到尽头的骡马交易市场,杨冠这次可是雄赳赳气昂昂。一手颠着钱两,一手拉着糟老头,准备今日定好好洗刷洗刷那瞧不起人的骡马老板,把钱砸到他脸上,让他知道咱今日也是有钱的主。

  正奋进迈步向前,却从身旁传来阵阵哭声。侧眼看去,但见一小孩儿坐在集市尽头一不起眼的摊位前,哭得惨兮兮的。杨冠看着实乃不忍,好奇的走过去问道:”小娃娃,好好的,哭啥?“

  却看这小孩儿十一二岁,倒也穿得体面干净,白生生的,ting招人喜欢。”我爹说,今日这些卖不出去,就打死我!哥哥,你说这可怎么办啊!“小孩说着哭得更惨起来。

  杨冠可从未见小娃娃些这般,心中难免恻隐。遂再看这摊子上的布匹,一色的花花绿绿,直晃眼睛。

  ”这是啥布?这么花哨?“杨冠摸着布料,从未见过。

  却说这布料,一摸便知是棉布,没什么特殊。只是唯一特色是它上面织出的是满景。什么是满景?也就是整块布料没有留白,整个织出花色。要说满景也应该好脱手,但这织花,像是一种图腾,很民族,很有地域代表性。当然不是说地方性有什么不好,但这种图案带着一种神秘,甚至有些生畏。如果与江南花鸟织锦放在一起,女人更爱哪种呢?这是显而易见的。这种面料确实没有市场竞争力。人们很难接受。

  ”小孩儿,这是什么料?“杨冠若有兴致的问道。

  ”这是我们家乡特有的,我们都叫它:巴布。“小孩儿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解释道。

  ”巴布?你是巴国人?“杨冠似乎有点明白为何这种布如此有地域特色了。

  ”正是!我爹说,若闭市时,还一匹未卖,我今日怕是又要挨打了!“小孩儿又开始痛哭流涕。

  杨冠摸摸这根本无人问津的布料,皱着眉头问:”别哭了!你说,你这些多少钱呀?“糟老头看她犯起傻来,拉着道:”你傻呀!这布他都卖了一天了,一匹都没卖出去,你还敢进?“

  杨冠一脸担忧的看着那小孩儿:”你看,他这般可怜,若他卖不出去,回去肯定一顿板子。我们帮帮他吧!“

  糟老头看她不对,瞪大眼说:”你不是母爱泛滥吧!“

  杨冠根本不理睬他,小孩儿看这机会难得,立马用衣袖擦擦眼泪道:”这一堆,只要五十文!“

  糟老头一看,这里可是至少二十匹,”疯啦!小孩儿,我们看你可怜才说要买的,哪能都买呀!“立马瞪大眼睛满脸责备。

  小孩儿还真是个人精,看着糟老头一脸凶巴巴,立马撒娇般躲在杨冠身后,”哥哥,这人好凶,我好怕!“

  糟老头一听此话就知这小孩儿,绝对不简单。但杨冠现在真是”母爱泛滥“,匆匆掏钱,连起码讲价都忘了。

  那小孩儿还真是上道,拉着杨冠继续往里走,指着另一车,”哥哥,您好人做到底,这您也买了去吧!这可是我明日的任务,您就再做做好事吧!“杨冠看着这是自己越陷越深的节奏啊!但又不能剥了这小孩儿的面。

  那孩子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眼的哀求与信任。杨冠完全无法拒绝。“小孩儿,真可怜!”

  四十匹!四十匹巴布!糟老头一双死鱼眼,完全陷入绝望的深渊。”这布,我怎么觉得越看越难看啦!“糟老头双手抱臂,幽怨极深。

  杨冠咽咽唾沫,尴尬一笑,盯着那些布道:“相信,咱们一定能卖出去的!”只是有些不太自信。

  “怎么卖?你告诉我,这种人家都懒得看一眼的布,我们要怎样卖出去,你告诉我!”他有些气急败坏,恼羞成怒。

  “当然,我们不能在这里卖,得到大城里卖去!”杨冠指着兰州的方向,窃窃的说。

  “啥!连小地方都卖不出去,到大地儿就能卖出去?”老头认为她完全异想天开。

  “办法嘛!都是人想出来的,是不是?咱们现在要先弄匹马,有了马驮货,这买卖就成一半啦!”杨冠笑着哄他,一边去往骡马市场寻马。

  一路寻来,杨冠指着前边骡马人,心想,小样,让你前几日瞧不起,我们今日定拿钱砸死你!看你以后还敢嘲笑!

  于是乎,她大摇大摆走到老板跟前,上下打量一匹骏马,再搬开马zui,瞧瞧牙口,点着头,拍着马背笑着说:”老板!就它啦!“一边开始掏钱。

  ”一百文,您点点!“杨冠一脸骄傲自信,潇洒拿出钱袋,递与老板。

  老板悉数点过,严肃的看着她道:”小xiong弟,你这钱怕是不够额!“

  杨冠本以为自己这般潇洒动作,还能引起老板点头哈腰,fu务态度超级良好。哪里料想到,老板居然说”不够?“杨冠瞪大双眼说道:”不够?那日说的一百文,我拿来啦,怎么?你是要反悔?“杨冠开始掰着手指,想威胁威胁这出尔反尔的家伙。

  ”兄弟,有所不知,并非老夫出尔反尔。只是这两日,大唐要与突厥开战,马队好多马匹都被官府征集去了,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总得生活吧!“老板一脸无可奈何的摊着手回答。

  杨冠心想,怎么又要打仗?这突厥简直是茅厕的石头,又臭又硬。

  ”我说你,看看,好不容易挣来的钱,又乱花。这下好啦,现在连一匹马都买不到!如何回去?“糟老头满腹怨气,蹲在一边背过脸再不言语。

  ”依我看,小xiong弟,你这挣钱的速度看来是赶不上马价的涨幅啊!不如我出个主意,你们可听?“老板咕噜噜转着眼笑道。

  杨冠万万没想到,不过几日,说好的马价又涨这般快,只好听听老板的高见。

  ”要我说,交通工具而已,何必执着一两匹马呢!反正只要能抵达目的地就可以啦!所以,是什么不重要,没钱买马,咱就买骆驼嘛!你看,一百文,一匹马都买不到,但,一百文,可以买两峰骆驼啊!一样的嘛!“老板还真是会推销,打仗挣钱,啥都不误。

  ”啥?骆驼?“杨冠可真没想过买骆驼回天山啊!她曾经的梦想,是潇洒的骑着骏马,奋力扬鞭,高歌一路,如此这般体面回去的。现在居然是骑骆驼,要死不活,不紧不慢,还一身臭烘烘。一手遮住脸,她简直不敢往下想了。

  ”也好,也好!好歹是个交通工具,只要不是两腿走回去,也行!“糟老头扯过杨冠握在手里的钱袋,立即递给老板。

  两人一身怅然,垂头丧气,牵着两峰臭烘烘的老骆驼回到旅社。

  第二日,整理好行装,尤其是把那些货物搭在骆驼背上,困扎好后,便动身出发。

  杨冠一直担心着今日出关大事,两人一路只能跟在大批商队后面,低着头默不着声,想趁清早人多混在大部队后面出去。只悄悄跟着,两人都在盘算如何沟通商队,不觉已到城门。

  顿时听见一阵阵钟声敲响。大家遂停下脚步,糟老头抬头左右观望,数着钟声,一声,二声,三声.......

  老头认真而严肃,杨冠还从未见过他这模样。笑道:”什么声音?哪里传来的钟声?“

  ”三十六声,是三十六声!“糟老头瞪大双眼惊讶道:”新,皇,帝,即,位!“

  杨冠只觉心中咯噔一下,新皇帝即位?谁?李世民吗?

  但听城楼监视喧:“今日,太宗皇帝即位!改国号——贞观。今,大赦天下!即日,大——开——城——门——放——行!”

  “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城下百姓瞬间跪下大片,杨冠仿佛还没回过神来,呆呆站在人qun中,倒有点鹤立鸡qun的意味。

  糟老头抬起眼,错愕的看看杨冠,立马用力拉下她跪下。杨冠匍匐在地,恍如梦中,更如隔世。“那个人,好久没听见的那个人。”杨冠紧紧攥住衣角,傻傻看着地上微小的蚂蚁正在移动。

  微小如蝼蚁,怎么就这般像现在的自己?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