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六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六章

  阿采惊讶的眼神,让尉迟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说得太多,只好尴尬笑笑,准备转身离开。阿采看他这般慌张神情更是肯定心中猜想,立马抓住他衣袖道:”你知道,你知道她的下落!“阿采怀着坚信以及肯定的语气。

  尉迟见自己已经说漏zui,只得拉住她走进内室,轻声道出原委。

  阿采一脸失落与诧异,”她一个人,怎么回去?路途遥远,条件恶劣,如若殿下一路搜索,她还要防备官差盘查,她怎能应付?天啊!“阿采越来越不敢往下想,一把扑在尉迟怀中大哭起来。

  ”事到如今,我们早无力阻止,她去意已决,以死相逼,我们能奈何?现在还不如想想如何让殿下放弃搜查的法子,好让她一路顺当些!“尉迟抱着阿采,遥望窗外,开始想法帮帮杨冠。

  一路赶来,却已经抵达秦州。但见秦州守城官兵也与长安一般,严防死守,各个商队逐一排查。杨冠藏在草丛中,居高远望,眉头是越皱越紧。看来搜查范围不断在扩大,我们如何进城又如何出城呢?杨冠眼看两人必须生活补给,不能再走下去。安顿下来,稍作休息,才是现在的耽误之急。

  ”那边来商队了!“糟老头指着一大批商队兴奋的说。

  杨冠眼前一亮,对啊!跟着商队混进去,不就可以了?于是两人下山,准备从商队入手。

  返回至拢山岭,商队必经之地。一般各大商队都会在这小河边休息休息,洗洗脸,歇歇脚,整装通关。杨冠和糟老头一路走过,仔细观察,他们在寻求机会,一个可以拉拢商队的机会。

  不过,一路经过,人们不是嫌他两臭气熏天,捂住口鼻避之而不及,就是厌烦透顶,随意丢两铜板,直接像哄叫花子般赶走他两。虽然他两确实是叫花子。

  完全没有拉拢关系的可能啊!杨冠与糟老头耸耸肩,一脸无计可施。

  忽然,在小河边独坐一男子,一脸鬼鬼祟祟,像是在看见不得人的东西,立马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蹑手蹑脚的走到那人背后,一看,”嚯!好大胆子,竟敢把违禁携带之物带出长安!“杨冠声音很低,但让那人听得清清楚楚。

  那男子转身一看,紧张的用盒子盖住,一脸惊恐盯着两叫花子,手指贴近zui直嘘嘘。杨冠知道,这下有把柄在手,可以谈谈条件啦!

  话说这男子所带之物是个啥?其实就是蚕。在当时,与蚕有关的所有,都是国家管制。蚕丝乃大唐命脉,因此,除非皇帝与邻交邦国关系甚好,亲自恩准赏赐,并由节度使双手奉回国。所有商队闲杂人等万不可私自带蚕出境,违者当走私罪论处。而国内但凡与商队勾结,私自买卖蚕者,当里通卖国罪论处。这在当时可是相当大的罪名,甚至会株连九族。

  而杨冠眼见这名男子,一身西域打扮,凹眼高鼻,棕发卷曲,一看就知道是天竺方向人等。而西域各国现如今,还无一国与大唐邦交好到皇帝亲赐春蚕的地步,因此,杨冠直接判断,此人决对是私自带出,偷运回国之。

  “别嚷嚷!”那男子操着西域口音的汉话说道。

  杨冠见他居然害怕起来,心想今日定把他拿下。“哎呀!这位兄台,可是跟着商队到大唐置办货物?”

  “我自己的商队”那男子指着前方几匹马答道。

  杨冠一看,果然几匹老马外带几封骆驼。再笑颜道:“兄台哪里人啊!”

  “碎叶城!”男子倒也不隐藏,还算老实。很符合杨冠的胃口,她最适合和老实人打交道。

  “今日可是在秦州歇息?”杨冠继续厚着脸皮问道。

  “不在秦州,去哪里?”男子赶紧装好小蚕盒就准备走人。

  杨冠立马拉住,挤出一脸笑:“兄台,勿慌!我看你那蚕怕是活不过今晚额!”她双手抱臂,斜眼看他腰间小盒子叹息道。

  男子有些许慌张神情,可又不可置信,笑道:“你一个乞丐小子,还懂养蚕?”男子遂大步离开。

  “我不光懂养蚕,还懂缫丝,过线,织造。不信,你看你那蚕是不是比带出城时瘦了许多?”杨冠挤眼示意他看看。

  男子谨慎的看看她,又摸摸自己的盒子。半信半疑的打开来,眉头一皱,道;”为何?我明明带了足够的桑叶啊!它们吃得也不少,为何这般?“

  ”呵呵,若问我呢,你就问对人啦!不过,在下有个请求,只要公子满足我们一个小小愿望,我立马告诉你答案!“杨冠自信满满,ting起xiong膛答道。

  说也奇怪,这西域公子一听杨冠这话,立马答应下来。并找来西域服装让他两换上。跟着商队,他们很快到达城门。不觉已是日落。

  一阵询问盘查,杨冠和糟老头总算过关。唏嘘一声,走入城中。

  ”兄台此大恩没齿难忘矣!“杨冠作揖道。

  ”那你的承若呢?“男子摊开手,立马问。

  杨冠刚才一紧张,差点把这事忘了。寻一处安静地儿,只教他:”你呀,那桑叶有问题!“

  男子更疑惑了:”桑叶是长安现摘的,如何有问题?“

  杨冠指着他急忙忙打开的盒子道:”看!它们拉的是稀的。你的桑叶许是在麻袋里呆久了,上面有了水蒸气,它不能吃带水的桑叶,必须晒干才能吃!不过,今晚改掉,它们还能拣一条命。“男子惊讶的看着她问:”你一个小乞丐,如何知道这些?“

  杨冠大手一挥,哈哈一笑,”好汉不提当年勇!往事成追忆啊!“立马糊弄过去。

  男子若有感同的点着头。杨冠也忽觉疑惑问:”你怎么就想到带蚕出来呢?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为啊!“

  ”我们也想有自己的丝绸。有了丝绸,就不用这般辛辛苦苦的驮来驼去,有时甚至还要遇到强盗土匪,连命都送掉!“男子有些感慨的望着远方。

  ”蚕还要作茧,还要缫丝,还要纺织。里面的学问大着呢!“她又开始为别人担心起来。

  ”我知道这很难,我们那里也有人会织布,自然不能跟长安的能工巧匠比。但我相信只要有决心,我们终有一天能成功!“男子很正气的憧憬着。

  男子笑着看着她说:”小xiong弟!你的世界是什么?“

  杨冠一听,不知如何作答。

  男子继续道:”我的世界,就是把这里有的东西送往没有的地方去。你呢?“

  杨冠只淡淡一声:”我的世界,刚刚覆灭!“说完起身作揖离去。

  睡在客栈,糟老头已经呼声大作。杨冠还是第一次睡在这样的地方,忽觉这就是自由吗?望着窗外的月色,才发现,这已经不是长安的月。

  八岁从天山千里迢迢来到长安,就再无自由。现在多好,想去哪里都可以。这就是自由?杨冠摸摸自己的肚子,这不足两个月,没有一点他存在的信号,但自己摸着他仿佛就有了力量。

  ”我的世界是什么?“杨冠思量着那句话。

  ”我的世界就是有了你!“杨冠眼睛放出光彩,浅浅笑起,憧憬着两人的美好未来。我们一起回家,回到天山去,那里有蓝天白云,有青草依依,还有可爱的小羊羔。我要教你很多很多的东西,教你骑马,教你射击,还要教你爬树打架”你可欢喜?“她摸着这个未来的小生命,真希望现在就能见见他“你长什么模样?大眼睛?高鼻子?小zuiba?”杨冠弯起双眼,抬头看着那轮明月,仿佛看见未来的人儿圆圆的脸庞。却又像极了那个他。

  那个他?杨冠低垂下眼帘,心顿时变得钝刀剜割般,泪珠徐徐下落:“对不起,我让你没有了父亲!对不起!”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