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三章

  

  第三章

  一阵狂奔,老头停在”那烂陀“寺前。杨冠站在成qun结队的人海中,连跨出一步的地方都没有,挤都挤不进去,哪里还有讨饭的机会。

  ”糟老头!乞丐这么多,我们挤都挤不进去,别说太太小姐,就连小丫鬟都怕难见到,怎么要饭啊!“杨冠在纷乱人潮中大声对糟老头说道。

  ”看吧!都怪你,我今日来迟了!连最好的位置都被人占啦!“老头不再往前挤,自顾自颠起铜板,一脸满足的退出人潮说:”反正今日有这些,走,吃鸡喝酒去!“

  杨冠一听这话,一把抓过铜板,别入腰间,:”这是本钱,不能随意乱花!今日还想挣钱不?“杨冠双手抱臂,一脸坏主意问道。

  杨冠一路拉着老头来到附近一座大宅院门前,左右瞧瞧,对着老头道:”演戏会不?咱们俩配合演出戏,定能赚钱!“杨冠说完,凑近他耳朵细语道。老头一听,立马恍然大悟,shen.出拇指,”高!实在是高!“

  但见一红木雕花锦绣马车往大门徐徐而来。杨冠见此时机,老头心领神会立马倒下,装出一副惨死样,翻出白眼,还shen.出舌头歪向一边,一动不动。

  杨冠看这大户家小姐从马车上缓缓而下,顿时嚎啕道:”爹啊!你死得好惨啊!爹啊!俺拿什么葬您啊!爹啊!“完全不顾形象,哀嚎声不断。

  这府小厮一见讨厌的叫花子,立马冲上前就准备开打,哪知,被大家小姐唤住,细声道:”慢着!我佛慈悲为怀,怎能如此对待可怜之人?算了,丢几个铜板,打发打发吧!“小姐轻轻摆手,吩咐完飘然如内。

  ”哐镗“三个铜板到手。

  看人都进府,老头一咕呶爬起,欣喜道:”你乍知道要得到钱?“

  ”这还不简单,一看就是从寺院才接受慈悲教育回来的富家小姐,咱们这般残像,她能不施舍些?还有,你说那个时辰,咱们一拥而上,都去抢,能抢到啥?挤都挤不进去,有谁能看到咱们?这个时间正好,太太小姐回府之时,咱们这叫避开锋芒,一对一,胜算几率更大!“杨冠一边说,一边开始准备下一家。

  ”干嘛走,这里能要到钱,今日就驻扎在此啊!“老头又疑惑不解起来。

  ”薅羊毛怎么能在一只羊身上薅呢?打一枪要换个地方!走!“杨冠已经匆匆而去。

  如此这般,照搬照抄,依葫芦画瓢。在杨冠和遭老头鼎力合作之下,直到天黑,他们确实收获颇丰。两人兴高采烈走在回破庙的路上。

  一路,杨冠也确实看见不少官兵在城中搜寻来往人等,但见他们这乞丐样,也一瞟而过,完全想不到她已经改头换面,变个人去。

  杨冠一阵唏嘘,走在林荫小道,突然眼前一黑,肚子一阵抽搐,老头立马扶住她,”好饿!“杨冠摸着许久未吃东西的肚子说。

  篝火在噼里啪啦闪烁着光辉,像是在跳起欢快的舞蹈。糟老头哼唱着小调,一边刨着土灰,一边看看烤红薯是否已好。杨冠看着火苗,不觉它们这般快乐是在庆祝自己的自由,还是为别的?她渐渐陷入了沉思。似乎看见了火光中一张张熟悉的脸庞,而泪不自觉的流淌。

  ”好啦,好啦!“糟老头一边用衣角抱起烤好的红薯,一边不断吹,连忙递到她眼前。

  杨冠接过红薯,仿佛又想起那些吃红薯粑粑的日子。他站在厨房里,剥皮,和面,做好了,还吹吹放入自己zui里,顿时一股香糯可口充盈着自己的心房。杨冠再也控制不住,她抱住shuang腿,缩成一团,低着头,狠狠哭出声来。

  ”丫头啊!虽然我不知道你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我知道一定是很大的事吧!“老头一边吃着红薯,一边意味深长。

  ”不过,既然还活着,咱们就得向前看是不?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们又无力改变,那就只能改变自己,朝着前方走下去,不是?总不能不要命啊!“老头坐在地上说道:”其实这人生就如翻大山,总有起起伏伏,坡坡坎坎,不会一直一帆风顺的。但当我们历经苦难,爬山涉水终站在山顶,再看那来时的路,那些曲曲折折,其实已经变成一个不起眼的小点了,是这道理不?我看你这般聪明,以前定是个不平凡人家的女子?猜得可准?所以啊!人生不可能永远如你所愿,总有失败落寞时。可为何老天还让咱们活着呢?这般凄苦,不干脆收下我命,来得一了百了?那是因为,他还认为我们有活着的意义,现在还不是时候!“糟老头看着认真盯着自己说话的杨冠道。”你看!你不是还有个孩子吗?你不吃,他还要吃啊!你不想活,那你问过他想活吗?“

  ”糟老头,你为何沦落至此?“杨冠擦擦眼泪开始大口吃起来。

  ”我呀!带着钱两一路跟商队周转各个州府,但一路就是好赌,越赌就越输,越输就越想捞回本钱,就这样到达长安,已经两手空空。又无钱两回去,回去也无脸见老婆子,还是在此另作打算吧!“他说着倒在稻草上,堆满谷草在身上,开始睡觉。

  ”你说巧不巧?你也想回家乡,恰好我也去玉门关,不如我们作伴回去,一路也好有个照应,可好?“杨冠闪动着双眼说。

  老头侧过身看眼她,诧异道:”就这样?一身邋遢,不回去!“老头猛想起家里那位的凶相,直摇头。

  ”别怕嘛。咱们合作呀,今日我可有gao到钱两?这本事你也是看见的。咱们定能走回去,到时,挣一大笔,你就衣锦还乡了啊!我的真正能耐,你还没看见呢!相信我,我们一定成功!“杨冠满满自信的说。

  老头斜眼盯着她,一阵藐视的笑,心想:小样!就凭你?

  一室昏暗,沉默无语。纱帐中李渊在喘着粗气。他已经许久未安稳了。张婕妤轻抚起陛下,一脸焦急与愁思。钟太医正跪于榻前细细诊脉。裴寂,封建彝站于朱帐外,额头汗滴不觉淌下,相互使个眼色,不置可否。

  ”羽林军还有多少可以调动?“李渊缓慢坐起,他已知现在的羽林军早已变了主人,不再是自己可以支配。

  裴寂,封建彝面面相觑,满露难色。”太子到!“一声,忽把众人惊了一跳。

  李渊强撑起身体,透过纱幔看见他踏着稳健的步伐,凌然走来。但见他斜视两位大臣,大步来到纱帐前,单手掀开纱帐,冷言道:”钟太医,说说父皇这病情吧!“

  只见钟太医俯首在地,颤颤巍巍面禀太子道:”陛下是诸邪上犯,阻于颠顶,经络失于舒展,又内伤诸不足,精血无以上荣于脑,造成淤滞,痰浊,壅阻不通,情志不遂,引起长年头疾也!“

  ”说得直白一点,好让大家都听懂!“李世民背起双手,环视在场的各位。

  ”就是,就是,陛下已经久病入络,不可逆也!“钟太医已经把头埋得更低,几乎趴在地上。

  ”那太医的意见呢?如何才是对病患最好的疗养?“李世民更加冰冷看着裴寂他们。

  ”微臣认为,微臣认为,皇帝陛下应追本溯源,耳目幽静才是正道!“说完,钟太医已经汗流浃背,不断磕头之。

  众人听此一说,早明白这是所谓何。这是高高挂起,坐太上皇的信号啊!没人敢再有异议,李渊闭上双眼,轻叹一声,怅然默认矣!

  李世民幽幽走向两位大臣,似笑非笑道:”两位大人,以后这些工作也无需这般亲历亲为,为朝廷鞠躬尽瘁也让些与他人。两位都年事已高,该是让年轻人一展身手了吧。万不可操劳过度!“遂拍拍裴寂的肩,一语双关。

  当他正准备离去时,转身对着站在一旁伺^候的张婕妤道:”额,差点忘了,此女实乃妖女,秽乱后宫,扰乱朝政,其罪当诛!不可留也!“说完冷漠转身,潇洒走人。

  张婕妤一听,全身瘫软,跪倒在地。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