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四十二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四十二章

  所有人等看着地图,遂开始指手画脚,纷纷讨论计划的可行性。房玄齡指着另一处道:”为何是玄武门?再靠近皇宫的丹凤门,未尝不是好选择。御林军中几乎都是我方的人,而太子人等很可能集结在外。“

  ”他本好表功之人,在这仗中,他肯定选择丹凤门。那里离太极殿最近,况且,太极殿的带刀内侍几乎都是他那边的。因此,丹凤门不可。把战线拉长,最好不要惊扰太极殿才是上策!“尉迟指着地图分析道。

  ”那好!说干咱就干!太子压制俺许久,俺总算也一解心中仇!“咬金许是被压抑太久,最是积极。

  这边,太子与元吉召来裴寂,封建彝,张端等人,一路研讨,辩驳。都在到底是伏兵于哪处,展开激烈争论。最终把目标锁定在玄武门与丹凤门间。而玄武门离太极殿最远,大内侍卫恐鞭长莫及,易被皇上察觉。而丹凤门是个动手的绝佳位置,这里几乎全是太子亲信,而且最重要是父皇离这里最近,若动起手来,再治李世民一个杀父弑君的名讳,顺理成章,正大光明。一切商量妥当,明日寅时只等东风。

  这边,秦王府一干人等在一阵分析商榷之后,已是子时。

  ”现在,诸位可否定下决心?若此时撤还来得及。若子时后,三心二意者除,左右不定者诛。这一屋的所有人等都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身家性命在此一举,一荣俱荣,可想好?“秦王扫一眼,沉沉的问道。

  ”秦王殿下,需要俺时,俺定肝脑涂地,生死不悔!“咬金最先发表决心。听他所言,一干人等都纷纷复议。不再话下。

  ”好!现在已是子时,诸位都做好准备,明日寅时行动。

  杨冠依然还躺在海棠榻中,看来今夜是无人入眠了。望着银白月光洒满整个院子,照得如水晶宫般通透无暇,就觉心中阵阵发凉。不知是自己的心境还是真如所见,杨冠怎么始终还是认为“翠微别院”的月色来得温润,可人呢?

  一欣长身影向内室走来,杨冠看着那长长的影子像极了某人,是他吗?他来接我了?杨冠忙从榻上站起,希望眼所见是心所想。

  但,那人是元吉。他带着疲倦,带着冰冷走进”海棠花房“。杨冠盯着他,审视着他到底作何动作。他只缓缓递上一个包裹道:”明日达我所愿,我便如你所愿,如何?“

  杨冠惊讶的看着他,不知这是何意。但这至少是他在做出退步,杨冠清楚,他在做最大的让步。”什么?达成你什么愿望?“杨冠有些防备和狐疑。

  ”到时你便知。今日累了,休息吧!“元吉淡淡瞧她一眼,却又满含深情,转身离去。

  什么?他要做什么?杨冠有种不祥的预感。

  ”长孙兄,这秦王昨日毒性发作都还踟蹰未定,今日如何能如此绝决?这太不可思议了?是什么推他一把的?“房玄齡简直不敢相信一向沉稳持重又隐忍谨慎的秦王如何说变就变,速度如此之快?

  ”什么推他?软肋!软肋矣!“长孙继续缕着胡须,抬头遥望明月,悠然离去。

  房大人只淡然一笑,”英雄乎,软肋?无外乎一个”情“字也!“

  摊开包裹,一团樱粉海棠色绫罗跳入眼前。杨冠轻抚起这团rou软的像粉团云朵的纱裙,不觉怅然一笑。这不是若儿兹大妃爱极了的ri本天蚕丝吗?想那回自己一晚未睡,拼尽心力都要修复的丝绸,居然有一天也能穿上一穿。

  不是要先满足他一个心愿吗?莫非是穿上它?杨冠捏着丝绸,越想越不觉这般简单。元吉会这样放过我吗?只为穿上它,给他看吗?杨冠不愿再细想,一切就如他所愿,但也如吾之愿,放回山林,皆大欢喜。

  杨冠穿上如他之愿的天蚕丝锦,站在铜镜前,忽觉这跟多年前穿着茜素红嫁衣的心情无二,怎么就这般相似呢?完全如出一辙。杨冠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这会是什么?她无法控制。

  ”吱嘎“门开了,缓缓走来的元吉今日意气风发,衣冠正正。但见他一身银灰祥云暗纹锦衣,束腰规矩,青丝不苟束于冠中,风度翩翩,倜傥FengLiu。

  他微微含笑,双眸流光溢彩,满足之情溢于言表。他shen.出手,牵起她的手,没有犹豫也没有拒绝,他只一句:”这样真好!“随即拉起她朝外走去。杨冠疑惑了,穿得这样隆重的两人去哪里?她一直看着他,充满哀愁的目光,希望他能告诉自己,我们到底去哪里?

  马车驻足,他依然一路牵着她的手,走过无数大道,无数阶梯,还有无数投来异样眼光的宫女和太监。站在大殿外,杨冠突然明白,这里就是太极殿,这里是大唐的心脏。杨冠想摆脱他的手,但拉起的手越握越紧。

  杨冠低声说:”元吉,停下,不要再往前走了,拜托!“但他似乎根本没听见,紧紧拽住她继续跨过门槛,进入大殿。

  文武百官立于大殿两侧,顿时,都向她的方向投来无比惊诧的目光。杨冠不敢看,她不用看也知道这些目光就如一把把刀子,戳向自己的心脏。她拖着沉重的步伐,不敢看任何人,任何物,只能低头看自己不听使唤的脚,一步步艰难的行进。

  走到最前面,杨冠捏紧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她的呼吸开始急促,开始缺氧的感觉。”儿臣与儿媳给父皇请安,恭祝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元吉率先跪下,看着杨冠已经如僵尸般立住不动,他一把扯过她一起跪下。

  她已经开始晕晕沉沉,恍恍惚惚,但心中一直只有那句:”他在吗?他看着吗?他会很愤怒吗?“杨冠心如钝刀不断剜割,仿佛连割ròu的声响自己都能听到。

  李渊完全对台下这般疯狂的儿子激怒了,他跳起,指着元吉大吼到:”元吉,你不知规矩吗?这里岂是你胡闹的地方?朝臣议事,女人怎可进入!你疯了!“说完脑子猛痛无比,顺势倒在龙椅上。

  ”父皇,儿臣只是愿把齐王妃公众天下!也好彼此认识认识。若跃了规矩还请父皇误责备儿臣。“元吉拉起杨冠的手,面向一众臣下,说道:”王妃,今日正好一家人都在朝堂之上,来,我与你介绍介绍!“元吉面带微笑,拉起她缓缓朝太子建成方向走去。

  ”太子殿下!我大哥!”元吉一个手势介绍家人。杨冠抬眼看着初恋的人,心中感慨,没想到,没想到我们居然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奈何命运的捉弄啊!

  杨冠微微低头行礼,只见太子轻轻点头回礼。一切皆过。

  再往另一边走去,杨冠不敢再看,她把头埋得更低了,只能看见地。他穿的那双藏蓝云纹靴,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事物,一滴热泪滚滚。

  “来!再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二哥,秦王殿下!”元吉现在紧握的手换成了十指相扣,满口挑衅的意味。杨冠不敢看,不敢抬头看他现在的表情,他生气吗?他很生气吗?

  “王妃!打个招呼吧!”元吉胜利者的姿态展露无遗。

  杨冠缓缓抬起如灌了铅的脑袋,看见了他身穿藏蓝青竹暗纹丝锦,不过几日,衣略显宽松了些(毒解了吗?怎么这般消瘦?一定受了不少苦吧?);再是面庞,苍白而瘦削,眼窝深陷,眼与眼的对视,布满血丝的眼眶,一丝忧愁,一丝坚定,杨冠一切都能读懂。而他能读懂她的信号吗?她只些微摇摇头,满含热泪,只愿他压制,再压制。

  “额!我突然想起,在太子院咱们是同窗,所以不拜也罢!”元吉大手一挥,继续拉住杨冠的手,说道:“大家看清楚了?这是,齐王妃是也!今日就不耽搁各位议事,我夫妻二人先行一步。”杨冠被风样的拉着跑出大殿,跑出丹凤门,跑出玄武门,一路驾车离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