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这”海棠仙子”般内殿一片沉静,静得一干人等都想从中逃亡一般。杨冠根本无心情欣赏此处美景,看着走入的李元吉,有些担忧,有些自责。

  ”她怎么样了?肯定很伤心吧!都怪我,不该说那些话刺激她的。“杨冠先打破沉默。

  ”只是一时接受不了,假以时日,她定能想通。“李元吉还如以往,义正言辞。

  ”元吉,你有没有想过,对于我,不过是你的一个执念而已?不过是要向某人证明,你能赢过他。其实回过头想想,并不值得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杨冠盯着他,希望他能猛然间惊醒过来。

  ”执念也好,不值也罢!我不过只这小小愿望,一生守得一个人!现在,我做到了。“他疲倦的展开圣旨,杨冠清楚的看到上面豁然写着的大字,是自己的名字,齐王妃。杨冠顿觉好笑,”元吉,就这样,我就成你齐王妃了?“

  元吉淡淡的说:”待明日,我定昭告天下,还要领着你入太极殿,告诉世人,你,杨冠,是我的齐王妃矣!“他张开双臂,憧憬那般盛大场景。

  ”你若真心待我,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问我是否愿意做这个从别人手里抢来的齐王妃位?你们这些男人,怎么都这样霸道?以前的窦建德,后来的李世民,还有现在的你,你们问过我的意愿吗?问过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杨冠有些激动,有些气急败坏。

  ”今日你先休息,明日早朝我们一起觐见父皇。“没有商量的余地,似乎她真是在对牛弹琴。说完,李元吉淡然跨过门槛准备离去。

  杨冠心想,不可以!上早朝,那就证明李世民也会去,如果看见自己已经变成这番模样,他会如何处之?杨冠不敢细想,她更猜不透李世民会作何动作。

  “不行!他总有天会搅碎你和这府中人的!不能激怒他,更为了保全齐王府上下,你不能陷所有人不义。”杨冠拉着元吉的衣袖,饱含满满的哀怨与卑微。

  “他?恐怕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吧!实话告诉你,太子赐予毒酒三杯,他无奈一饮而尽,现在恐怕在秦王府命悬一线吧!你说,他还有什么能力来救你,来剿灭我?”元吉眼神透着冰冷,透着淡漠,让杨冠背心冰凉,直穿入脊柱。

  他微微一笑,大步向殿外走去。

  杨冠奔跑过去想拉住这个几近疯狂的男人,但只眼前一黑,便不知云云。

  灵芝站在凉亭焦急的等着,她来回踱着脚步,走了一天一夜,本已经很是疲倦,但自己却一点疲倦的感觉都没有,满满的都是紧张和焦躁。

  双喜看见她的身影,左右瞧瞧,垂首小跑来。灵芝总算见到像亲人般的双喜,那无助委屈一拥而上,眼泪夺眶而出。一边哽咽一边倒出事情原委。

  “双喜,这姑娘是何人?怎么没在园子里见过?”正当两人还在商议时,一阵温润之声从双喜身后传出。

  双喜开始一愣,忽又反应过来,一只手把灵芝往自己身后拉,一边挤出一张笑脸道:“夫人!”

  这时灵芝才意识到,这个如盛世牡丹般华贵的妇人,居然是秦王妃。连忙低下头,像做错事的小侍女。

  “这是哪家丫头,看着这般灵秀?”秦王妃细细看看灵芝,喜爱之情展露无遗。

  “是我妹妹!”双喜赶忙一句挡在灵芝前说道。

  “你妹妹?双喜怎么从未听说你有个妹妹?”秦王妃有些不相信,就凭你双喜还能养出这般水灵乖巧的妹妹?

  “远房,远房表妹!”双喜已经额头微微冒汗。

  “你唤何名?”王妃把眼转向灵芝问。

  灵芝见这是再躲不过,只好怯生生报出自己的名字。“小丫头在员外府上做事,来看看奴才的。”双喜向灵芝看上一眼,灵芝立即不再搭话。

  “额,可惜了!灵芝姑娘往后可到此多多走动啊!双喜也好有个伴儿。”说完,王妃已含笑去往内殿。看着王妃缓缓离开的背影,灵芝长出口气,顿时感觉背后冰凉。

  说完话,灵芝就匆匆赶回别院。双喜垂首来到内室,但见尉迟将军立于榻前,秦王比起昨日精神一些,但面色依然苍白。

  他在纠结,此时秦王这般身体,说出这事,恐扰了病人心智;若不说,怕齐王做出什么逾越之事,到时麻烦更大,如何收场?想想,必须硬着头皮,说之。

  当双喜跪于榻前,把这惊天消息说出,李世民皱起眉头,一侧身,口中立马吐出鲜血。双喜与尉迟见此状况,手忙脚乱拿来手巾。

  他艰难的坐起身来,一边擦拭嘴角,一边命令道:“传长孙无忌,房玄齡一众人等,速速前来。”

  尉迟与双喜相视一眼,心领神会,领命照办。

  坐在青木海棠榻前,杨冠如躯壳一般,全身无力,双眼空洞,双手冷得早已没有知觉。太医跪于榻前细细号脉,一边闭上眼睛思索着。杨冠想,但愿你也能号出点什么绝症来,我也不活了。想不到,这生不同处,死还可死在一日,也算知足。因此,她很镇定,更不害怕,但愿这病是越大越好。

  “柳太医,如何?”元吉轻步走来,弯腰询问。

  “夫人这脉?”太医有些不可思议“这脉却是喜脉啊!不过才一月有余,脉象还不稳。恭喜齐王殿下!”

  杨冠听得很清楚,很清晰。喜脉?我吗?还记得那日,他还嫌自己一年多未有动静,今日这又来得如此突然。杨冠似乎不敢相信,完全以为在做梦。元吉睁大不可思意的双眼,有些失落,有些怅然。许久才挤出一句:“去领赏吧!”

  杨冠看着如五雷轰顶模样的元吉,心里一阵绞痛。她不知如何安慰他,也更不敢轻举妄动,怕他万一失去心智,做出什么对孩子不利的事情。她下意识的摸着肚子,很冷静的状态。

  “元吉,放手吧!”她的声音很轻,但寂静的夜让话语很清晰,刚刚扣动他心门的力度。

  他缓缓蹲下,看着眼前的女人,满眼的深情与绝决。他一句都没说,没有应答,没有结果。只淡淡一笑,转身离去。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杨冠甚觉这个人是如此的孤独又失意。他本想抓住一个人,过像平常夫妻的小日子,只愿相守一辈子,但奈何某人已经早不在原地,而他抓住的不过一个影子罢了。他错了吗?他又有什么错呢?错的不过是命运的推手,不过是时光擦肩而过。“李元吉,如果当时救下我的人是你,我们还会是这样的结局吗?”杨冠望着门外黑夜的雾,一种恼人的思绪飞舞。

  “大哥,行动吧!我决定好了!”元吉空洞的眼神吓了建成一大跳。心想,自己早就劝说三弟和自己联手,他一直不置可否,现在这般绝决,让人甚感意外。

  “三弟这是.....?那时不还信誓旦旦置身事外吗?今日突然改主意了?”太子想听听到底为何。

  “大哥勿再问,我齐王府会派三千精兵与太子府合力,现在还是商议商议作战计划吧!”元吉说完已经铺开整个皇宫地图,仔细研究一遍。

  秦王府议事厅今晚那是文武大臣齐聚于此。文有长孙,房玄齡,杜如晦等人坐于左侧,武是尉迟,程咬金,秦叔宝立于右。厅外重兵层层把守,连只苍蝇都甚难飞入。

  长孙坐于左侧,大声笑谈:”说件新鲜事,今日宫中出了个怪谈!诸位想听否?“众人纷纷停住议论,静下来听他高论。

  ”说这齐王殿下今日在太极宫是大喊大闹,要休掉齐王妃,另立之。诸位,这算不算件稀罕事儿?连陛下钦赐的媳妇都可以想休便休,此等事情,怕也只有齐王敢做啊!“长孙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仿佛生怕没人听见。

  只见李世民缓缓而出,冷脸对着诸位将臣,淡然而语:“诸位,吾本无意骨肉相残,奈何太子如今步步紧逼,甚至不惜赐毒害之。吾知秦王府一概人等祸在旦夕。连首功之臣刘文静刘大人都可欲加之罪,含恨惨死。并数次三番加害,为难在座诸位。是可忍孰不可忍!今日,吾辈替天行道,在此地,共讨之!“李世民依靠在扶手上,指着案几上的皇宫路线图中一处宫门,沉稳的说道。

  众人围过来,一看,”此处,玄武门。卯时,各路大臣会从这里进殿准备早朝。而寅时与卯时间隙,各皇子会从玄武门进殿。这是个好时机,在这个点,各路大臣未到,太子与老三已经立于门中,若我方伏兵突袭,必成瓮中捉鳖之势。“讲完构想,他只靠在扶椅中,眯起眼。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