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四十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四十章

  元吉望着这个傻女人,完全不太认识现在的杨冠。这还是自己以前认识的杨冠吗?以前向往自由,洒脱不羁的杨冠去哪里了?

  ”元吉,我说过,现在我们都长大了,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孩子。我不觉那些对于我有多重要,我要的不是虚名,我要的是爱。只要他爱我,我也爱他。哪怕明日只能要饭去,我也觉得日子是甜的。你不会明白,你笑我傻也好,骂我笨也罢,但你永远不会明白当一个女人真正爱上一个男子,会作何疯狂举动?这叫飞蛾扑火。”杨冠决定再说直白点,让这昏昏欲睡的人赶快清醒过来。

  他盯住她,一种悲哀,一种挣扎,一种想立刻撕碎某人的冲动。“那么有多爱?当圣旨一下,我看你那心中人到底作何回应!”说完,元吉就想抽身离开。

  杨冠不能让事态严重,不能把火越烧越大:”元吉,你不要试着去挑战他的底线。你们是兄弟,不要因为我一个区区女子,把关系gao紧张。你这样是在引火自焚!“看着还在往外走的李元吉,杨冠大声说道:”我已经是他的人了,我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元吉,放手吧!“

  声音在宽大的房间都能产生回音。一听这话,元吉怔怔定在原地,看得出他的肩在颤抖,他的手越握越紧。沉默良久,他缓缓转过身来,淡然一笑:”我不在乎!“随即匆匆向宫中走去。

  杨冠完全不知这是自己做的一个梦还是真实。她一阵虚脱,瘫软在地。实在不明白,自己当初做了何事,让他如此执着?

  李渊被寝殿外的人声吵得不得安宁,本就头疾来犯,已经三日未睡个好觉,哪知外面的吵杂声闹得更心烦意乱,随即起身,披上外挂,缓缓走出内室。

  只见李元吉跪在殿中,完全不理会周围太监,宫女的阻挠,一意孤行。李渊有些不解,这吵着上战场,为父也允了,胜仗也打了,威名四海,功成名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元吉,吵吵嚷嚷成何体统?说说所谓何事?”李渊坐到龙椅中,疲态尽显。

  “父皇,我今日要休掉那齐王妃程婉婷!另立正妃!“元吉还继续跪着不起。

  李渊一听,甚觉可笑:”婉婷乃朕钦定,怎可说费就费啊?她哪里不好,惹着你了?“李渊按住太阳穴,皱起眉头。

  ”不是她的错,是我们在一起本就是个错!恕儿臣这次不能听从父皇之命,这齐王妃必须换!“元吉不再看父亲,自顾自的说着。

  ”那听你的意思,这齐王妃你是有意中人选咯?说来听听?“李渊疑惑的看着他的儿子,突觉头脑一阵猛痛。

  元吉抬起眼,一脸的坚定伴随着视死如归:“是隋炀帝之女——杨冠,儿臣只要她做这齐王妃。”

  李渊开始有些不知所云,渐渐头脑回血在畅通,慢慢在脑海里搜寻这么个人物。“是准备嫁与窦建德的那个公主?她不是坠崖身亡了吗?没死?”李渊有些不可思议。

  “我已经找到她,而现在她就在齐王府内,任何人不得来抢。父皇,儿臣一生就此一个心愿未了,求父皇准与儿臣吧!”元吉说完在殿中磕头不止。

  “我倒觉齐王作此决定甚好!”元吉忽听殿外一阵清脆声扑向殿内,是谁在这危难时刻帮腔自己呢?

  原来是张婕妤缓缓向殿中走来,一脸的花荣灿烂,镇定自若。“陛下,臣妾以为,齐王殿下做此番决定是深思熟虑的。那程婉婷,乃不过区区陈年旧部,其父早无所为,这般家世如何配上齐王殿下?臣妾还听说,这婉婷是性格乖张,飞扬跋扈,如此这般怎可担齐王妃之大任?再者,杨冠乃大隋公主,自是隋朝旧臣力ting对象。齐王殿下本是又为陛下笼络更多人心啊!”这张婕妤果然不愧锦心绣口,冰雪聪明,这般理由都可找到,元吉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李渊本就头痛要命,这般逻辑道理,听听也直点头,哪里管对与错。他疲软的躺在龙椅中,说道:“元吉啊!你这孩子,自小被其母娇惯坏了,幼时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性子。还记得有年中秋,你突然耍横硬要天上的月亮,那是急得府上一团乱啊!还是你母亲有办法,端来一盆水,水中便映出月来,这般你才收口不闹!”李渊忆起陈年往事,意味深长啊!

  “父皇,她不是镜中花,水中月,她就是她,一个真真实实,看得见,摸得着的人。我这辈子,从未有这般想要的强烈YuWang。我只求父皇开恩!若父皇不肯,我,我,我就自尽在此!”说着,元吉随手拿起案几上的水果刀,就往自己脖子上靠。

  ”哎呀!齐王殿下,这可使不得啊!“张婕妤弄出一副故意的拉长音,把太监宫女一众人等全吓得跪倒在地。

  李渊哪里见过元吉这般耍横野蛮,一种百姓疼幺儿的心油然而生。”嗨!也罢!也罢!若你想好,那就随你。但不可再改。为父不可再失信天下!婉婷既无大错,不可休,做个侧王妃,此乃为父最大让步。“

  一张圣旨,李元吉期盼已久的圣旨。他只看见,父皇随手扔来的那圣旨上,豁然写着:前隋公主,秀外慧中,温孝恭良,现赐予齐王妃名号也!这份来得有点晚,却也来得刚刚好的圣旨,让元吉似乎捧着古董瓷器般珍贵。李渊看着儿子这般模样,只冷冷一眼,淡然一句:”没出息!“愤然离开。

  张婕妤缓缓走向元吉,一种似笑非笑道:”齐王,可以平身了!今日可定要记住是谁推波助澜矣!“,元吉幽幽一眼,婕妤低下眼来,转身离去。

  程婉婷听着丫头传来的新鲜事,说齐王今日不知从哪里拉回一个姑娘,两人还在齐王殿中大吵大闹起来,后来齐王便把那女子关在殿中,不得而出。婉婷似乎有种预感,有种危机的感觉,自觉从成亲到现在,齐王一直对自己就不冷不热,毫无爱怜,这又从外捡回一个小丫头,这难道会对自己地位产生动摇?婉婷遂起身,要去探个究竟。

  ”夫人,您就饶了老奴吧!这是齐王殿下交代的不得任何人进入,老奴只能得罪了!“婉婷来到齐王殿,可还没进殿,就被那该死的内监挡在外面。

  杨冠在内室听见外面一阵喧哗吵闹,心想说不定这是个脱身好时机,于是乎悄悄走出内室,站在内监身后,看见一花枝招展女子正在与内监理论。

  当婉婷丫头正准备继续大骂时,婉婷只是手轻轻一摆,看见眼前站着的杨冠。沉默,一片沉默。婉婷徐徐走来,带着正气凌然的派头,对杨冠是上看看,下看看。一种不可一世的表情,高高抬起下巴,一脸不屑:”我还以为这齐王殿下藏了个什么国色天香呢?不过是个异类!“遂用丝绸锦袖捂住zui,大笑不止。

  杨冠只盯眼瞧着这个女人,早猜想这便是齐王妃了,只是可惜,李元吉这家伙为人倒不错,配了个不懂礼数的王妃,差了点,甚是可惜!遂不由自主的摇摇头,无言以对。

  婉婷见她一脸不屑,心中火焰越烧越高,指着杨冠大喊道:”你摇头所谓何?“

  ”只可惜,李元吉这家伙怎么找了个这般小肚鸡肠的齐王妃啊!你俩块硬石头,肯定吵不少架吧!“杨冠故意做夸张的表情,斜眼瞧瞧婉婷道。

  这本就说到婉婷薄弱点,她哪里肯罢休,指着杨冠就想劈头一拳,哪知这时一臂挡来,回头看,此人正是李元吉是也!

  ”说得对!我也甚感不合!所以,改做侧王妃,以后再学习学习。“李元吉递上圣旨与婉婷。这突入其来的一棒,打得婉婷是措手不及,她完全不相信这事实,抓起圣旨读过一遍又一遍,忽,眼前一片黑暗,晕厥过去。

  杨冠看着这般情景,狠狠盯住李元吉,大声喝道:”李元吉,你太过分了!“

  只见众人纷纷把齐王妃抬出殿外,送回内殿。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