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三十八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三十八章

  今晚太子府的庆功宴一派歌舞祥和,欢声笑语。月牙还未升起,阵阵清风拂面。坐于水榭听风阁门前,太子今日是金龙祥云文加身,头戴羽冠帽,春风满面,精神抖擞。不时与各位将领谈笑风生。一众功勋军士落座于太子两旁,美娥斟酒,山珍海味,声色歌舞,畅快情绪是不亦可乎。

  “双喜,就在此等候,万不可离去。我若有事,必须立马送我回府,记住!“李世民下车前郑重其事地吩咐道。双喜跟随秦王许多年,还从未见他这般慎重,忽觉有种不太吉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秦王殿下到!“内监拱手立于太子旁,宣秦王入席。

  ”二弟今日可是迟到了!“李建成假意一脸的不悦,悠然端起酒盏盯着他。

  秦王毕恭毕敬回以礼数。

  ”哈哈哈,二弟,既然迟到,那就要罚酒三杯!没意见吧?“李建成继续盯住立于席中间的李世民道,似乎等着一场大戏开演。

  这时,只见内监托着金色托盘,盘中已经倒满三杯好酒,垂首立于面前,:”秦王殿下请!“内监低头道。

  当他缓缓接过酒杯,那内监托盘的手有些许晃动,使得盘中的其他两杯也有些跟着明显摆动起来。世民斜眼瞟着那内监,见他额头微汗滴滴,脸色发红,十分紧张的样子。不觉明白,这不过是场鸿门宴矣!

  但此时,众人所见,眼而目前下,他该如何?太子泰然坐于前方,若不饮?打草惊蛇不说,一众人等更是矛头指向秦王府中人;若饮?三杯,毒之分量足矣,看来是精心设计好的,毒发时间定是宴席结束。李世民现在进退两难,看来,只能赌上一局,赌上一命。

  稳稳接过,举手,一口干掉。上好花雕,醇厚回甘,好酒也!只是可惜了!再端起一杯,一饮而下,滋味逐渐变浅,举起最后的一杯,瞟眼汗滴颗颗的内监,淡然一笑。酒过三樽,皆大欢喜。

  秦王顺势,坐于尉迟身旁,莺歌燕舞正欢时,他递与尉迟一个眼神,两人心领神会。随即,秦王倒于案几,惊得众人手足无措。太子急急忙忙,慌慌张张,似乎是沉淀已久的情绪,立即命令一众人等伏上马车,送与秦王府中。

  当太子府一干人把秦王送到府中,看秦王如此这般痛苦状,安心纷纷离场。太医立于帐前,李世民侧身艰难的坐起。指着刘太医说:”快,用最好的解毒汤。夫人,端上水来,越多越好!“他抓紧已经吓得六神无主的蕙芷的手,说道。但这时已经有鲜血从zui角流出。

  一阵水猛灌之,哪知鲜血吐得更多。蕙芷顿时热泪如注。但太医似乎轻松不少”秦王殿下很有经验,这吐出来,毒性少去许多矣!“听这话,蕙芷才稍显平静。

  只尉迟一人奉命立于账中时,他只微微招手,尉迟跪于榻前,秦王虚弱的轻声对尉迟道:”万不可让“翠微别院”知道。“尉迟见秦王双眼坚定,抓紧自己的手腕,只得点头守口如瓶。

  今夜的长孙无忌在等一个人,一个可以利用之人。他站在凉亭中,四周一湖池水,只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径通行。他背起手,看见高挂的月牙,料定明日定是个好天气。

  只见一个黑影从小径一端垂首匆匆而来。毕恭毕敬拱手鞠躬立于长孙面前。

  “把消息放出去吧!是时候让她站出来了!”长孙压低声线,命令道。

  那黑衣人领命随即消失在夜色中。长孙背过身来,看着甚是明亮的那一轮,悠悠一叹:“休怪老夫无情矣!奈何祸水红颜,怎能留!”

  齐王本打算今夜到太子府凑个热闹,太子也是一语双关让自己来看场好戏。怎知这好戏没看到,反生出事端。

  说这齐王妃已在屋中呆了许久,闹着吵着要去佛院烧香叩拜。一来可以出去散散心,二来夫妻双双也把恩爱显。但这香烧到一半,齐王就想撒腿开溜,婉婷就是一肚子火。

  ”让你陪我,你就这般三心二意的。一点都不上心!“狠狠的在他手臂上就是一掐。

  来到大殿,婉婷一脸兴奋的指着菩萨道:”送子娘娘处,我进去便好,你个大老爷们儿,还是驻足稍等。“说完,一脸虔诚的,提裙进入。

  元吉甚觉好笑,不过一夜,你也如此潜心,与其拜她,不如先问问齐王我是否愿意?这傻女人,给点甜头就当真,真是没救了!一边摇摇头,一边望着山下涛涛江河思绪怅然。

  一贴身内监匆匆而来,只在他身边低声耳语一句。元吉立马冲出庙堂,骑上白马,扬长而去。连一句支会的话语也没给婉婷留下。

  齐王府,元吉几乎是跳下马来,飞跑着来到书房。只见黑衣人已经早立于室内候命。”你说的都是真的?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找到,为何今日有了消息?“元吉有些狐疑,不太敢相信真实性。

  ”小人也是这几日才查到。而且听人唤她:公主。”那黑衣人拿出一张纸条,“这是地址,齐王殿下请过目。”

  元吉打开看见此地不是别处,而是长安骊山西,秦王围猎场。他恍然大悟,一把捏紧便条,咬牙切齿道:“原来如此!谁都不会料到,他居然把人藏到皇家眼皮子底下。害我找了数年,几乎把这天下翻个底朝天。李世民啊,李世民,我与你今日之仇,不共戴天!”元吉气愤的想立即夺门而出,但那不愿听见之声又响起。

  “李元吉,你怎么说走就走?你难道就一点不担心我一人在外,有多危险吗?你根本就没把我放心上!”声音尖细又刺耳。

  他本想就此离开,去把心心念念的人快点接回身边,但现在还不行。不能打草惊蛇。她本与秦王妃深交甚好。若被这女人告诉秦王府人等,功夫就白费了。还是等明日,再做打算。

  一大早,杨冠摸着咕噜噜叫的肚子,来到厨房,想找找还有无昨日剩下的饭食,可居然连一个冷馒头都没有。掀开锅盖,有些失望。这时,灵芝端着一锅刚煮好的粥从外面进来。杨冠看见连忙就着大勺就开始喝起来。

  “公主,刚做好的,小心烫!”灵芝还没说完,她赶紧吐出来“烫死了!”有些责怪的口气。

  “您这是有多饿呀!都想连锅端?”灵芝惊讶道。

  杨冠一边拿碗盛饭,一边说:“许是昨晚没怎么吃,现在特别饿!”忽,一阵阵味道传来。杨冠是左闻闻,右闻闻“灵芝,这是什么味道?”还在用鼻子巡视道。

  灵芝莫名其妙的也开始闻起来“没有啊!有什么味儿吗?”

  杨冠再寻思,忽觉不对,赶紧捂住鼻子跑出去,“灵芝,有股很难闻的味道,你没有闻到吗?”杨冠甚觉不可思议。顿时又想起那味儿,心中一阵恶心,胃里立马翻江倒海,就着菜地,一阵干呕。

  灵芝吓得不轻,连忙从屋里跑出来:“公主,许是生病了,昨日胃口也不好。看来必须找大夫看看。”一边说,一边拍着她的背,抚着坐在凳子上。杨冠也觉不太对劲,心想:是该让大夫好好看看。

  “小猴子?”正当自己还难受的摸着xiong口,一阵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传入杨冠耳朵里。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