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三十七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三十七章

  说道双喜匆匆进屋,递上一封请柬。原来这请柬不是别人相邀,却是太子邀约今次大败突厥有功军士的庆功宴。

  他站在窗前,皱起眉头,若有所思。杨冠不解,一场区区宴会有何为难?不过是推杯换盏,假意应酬云云,你又不是没去过?这般左右不定,不知何道理?

  ”你认为我该去?“他转过身来看一眼在整理被子的杨冠。

  ”那有何不可去?这相邀之人是你亲哥哥,又不是别人?你在怕什么?“杨冠斜眼瞟瞟还在为这等小事踟蹰的人,甚觉好笑。

  ”这次不像简单的宴会,看着专为我设,倒像鸿门宴。“他悠悠走向chuang沿,一脸深思的表情。

  ”你想多了吧?虽说太子这些年有点针对秦王府人等,但还不至于如此这般记恨啊!他可是你亲大哥,我觉不至于做出这等事来。“杨冠瞧瞧这人,甚觉太过小心谨慎。

  ”太子府宴请,从未如此这般礼数周到,居然还送请柬。以往不过是一众下人口传,而这次为何这般?犒劳有功之臣,我并未参战,何以赴宴?看来这里面水深得很啊!“一边叹息,一边倒在chuang上望着天花板。

  杨冠认真听他这般说,不以为然的笑答:”你这人,心思这般沉重,累不累?你说太子这般礼数周到,甚感意外。也许他是觉这次突厥一战真是大快人心,或顿觉以前礼数考虑不周详,现在改之呢?还有,这宴本是慰劳战士,确与你无关,但你在隆中,运筹谋划,从旁指挥尉迟他们作战,也算是无名英雄。许是太子听他们一众讲起这些,也邀你一同共享荣耀呢?也未可知啊!“她坐在chuang沿,淡然笑着劝解。

  ”但感觉还是不对!“他单手枕头,沉沉的说。

  杨冠随即倒在他xiong膛,撑着下巴笑道:“我与你讲个故事,听不?”

  他低眼看着她,弯起弧线的双眼,浅浅的说:“好!就听听小娘子讲出何等道理来!”

  杨冠翻过身,他微微挪出位置让她躺下。“说,从前有一个砍柴郎,在森林里迷了路,不知该往哪里走。就在这时,眼前出现一个隧道。他就小心翼翼的向隧道走去。本以为只要穿过隧道就能恢复光明,但走了很长一段还是漆黑一片。而就在这时,他的周围响起了很多可怕的声音,似乎是虎豹,又似乎是豺狼。他一边继续往前走,但他明显害怕起来,出于本能的自卫,他开始用手中的斧头到处挥舞,不断向黑暗砍去。现在的他眼前一片黑,什么都没有,但似乎什么都有。他现在只能调动起自己的听觉,触觉,嗅觉,来替代眼睛观察世界。当他走着走着,忽然!一把剑指着自己的后背,他迅速转过身来,拼命挥舞斧子,不断死劲砍去。当他已经疯狂的不能自抑之时,前方一束微弱的光渐渐照亮他面前的路。他看着那光的方向,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走出了险境,自己安全了。但回过头来,看那被自己砍掉的怪物时,他顿时傻了眼。站在他身后,用剑指着他的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一个和自己一样在隧道迷雾徘徊的小孩,而小孩手里只是拿着一根小木棍。那些听着让人心惊胆战的可怕声音却是蝙蝠在空中飞舞。”杨冠很是困倦,讲着讲着声音有些悠远了。

  “你是想说我们都是在黑暗中互为猜忌?”他抱紧杨冠,有些意味深长。

  “你们不过走在一片黑暗森林,看不清彼此,只能想出一切办法武装自己,让自己强大。至于对方是敌是友,对于你们都不重要。生存下来,才是硬道理,是不是?所以,你们缺乏信任,因为压根你们就没打算相信对方。当一日,天空豁然开朗,人已经离去,亲情也荡然无存,到那时,发现什么都晚了。回头看,谁也没嬴过谁,不过一切皆空!”杨冠打着哈欠已经闭上了眼。

  听她这般讲起,李世民感慨万千。回想与自己亲兄弟的种种过往,恍然浮现在眼前。

  “建成,今日你若再射不中靶心,不许回房睡觉!”李渊愤愤的站在看台指着沙场中央冒雨练习射击的李建成。

  看着哥哥已经被弓弦磨破的拇指,流淌的鲜血和雨水一起股股淌下,李世民有种“真是够了”的想法。在射箭方面,李建成并不是一无是处,只有九岁的年纪能射出这样的成绩已经是相当不错。但奈何有个比他更加厉害的二弟,似乎在射箭上,天赋异禀,短短训练就已经可以正中靶心。因此,在教子方面异常严苛的李渊,怎么能原谅李建成这身为大哥败在自己弟弟脚下?

  “不刻苦训练,哪里来的成绩?要想超越别人,就要付出异乎寻常的努力!”李渊说完已经消失在雨中。只留下建成在沙场无比愤恨的身影,以及站在场外萧瑟的自己。

  难道就不能各展其能吗?为何每每一件小事,父亲非要建成比自己厉害呢?步步都要压制住,胜过自己?世民完全不知,父亲,都是您的儿子,我就不能有自己的优点?不能在某个方面赛过哥哥?看着如此这般辛苦训练的哥哥,李世民决定,以后都能退一步,海阔天空。

  “元吉,你怎么如此大胆,敢去和狼抢兔子?万一真是一qun上来,看你还怎么逃啊!”母亲坐在圆凳上,为七岁的元吉擦着额头上的血。:“看!这漂亮的额头怕是要破相啊!”母亲更加担心,小心翼翼的对着那漂亮的额头吹着气。

  “哎呀!二公子也受伤了!快,来先洗洗。”董嬷嬷惊讶的摊开满手是血的手掌,拿来清水清洗。

  “世民这次若不救你,你怕早喂狼崽子了!”母亲撮撮元吉的额头,看着站在门口的世民说:“世民啊!这次很勇敢啊!居然在狼zui里,把弟弟救出来。以后也定要如此,照顾好弟弟呀!”说完,继续包扎元吉的额头。

  世民只是远远看着,只是远远看着。母亲在仔细的为三弟包扎伤口,而自己似乎流的血比他还多,受伤的口子比他还伤得深。可为何对自己就只是一句不咸不淡的表扬?一句继续保护?没有关切,没有询问,没有应该得到的一切。李世民沉默着,沉默在深渊,似乎这样的沉默如同一颗小小的火种,埋在大山的最底部。这颗沉默的火种是会在沉默中继续沉默,还是在沉默中爆发呢?谁也说不清楚。

  “阿冠!你有一天会离开我吗?”他有一滴泪在眼角,却不知。

  “离开?只要你要我,我就要你!这是你说的啊!”杨冠转过身来,脸颊亲热的挨着他的脸。

  他的唇挨着她的额头,唇有些冰凉,杨冠缩缩脖子,眯眼看见他的泪在眼角,笑笑说:“我想和你在这里过一辈子,行吗?”杨冠有些逾越了,有些异想天开。

  他没回答,只是紧紧挨着她,深邃的眸子望着窗外高挂的月牙。他有些迷离,有些举步维艰。

  ”秦王殿下不可赴约呀!“房玄齡一听这消息,突然领悟到一些事情般。

  而他还是站在窗前,摆手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太子诚意相邀,若不去,恐今后难处。而且,太子的心思未必如诸位所想。与其猜来猜去,倒不如我深入虎穴,一探究竟!“李世民似乎心意已决。

  房玄齡看看长孙无忌,希望他能帮着劝阻。但长孙悠然坐于侧,小酌一口青茶,不置可否。房玄齡这下更加意外了,心想,咱们从来是一根线,一条心。今日如何不帮衬?难道如此明显的挑衅,你这老谋深算的家伙都看不清吗?还是你又另有打算?他看得完全一脸的无奈。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