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看着蕙芷双手奉上的”完璧“,若儿兹与他爱妃面面相觑,完全不相信她居然能还原,真是神了!

  大妃摊开衣裙,不断惊讶的比划在自己身上,zui张得能塞下个馒头。衣料在地上扫动,但见遇火盆时,李世民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托起衣裙。所有人都完全惊呆了。”秦王殿下,你这是?“大妃有些莫名。

  ”只是快挨着火盆,担心烧着。“李世民镇定自如回答。

  其实是早上杨冠早己交代,这必须快交出去,切勿遇火。这天蚕丝早已断裂多处,自己用本地丝加冰冻才固定住,不过是个完好无损的假象,交货要快,千万不可慢了。只有快快和谈,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是正事。因此,这关键时刻万不可露出马脚。

  那大妃哪里看得如此英俊潇洒公子为自己提裙的,不免春心荡漾,高高兴兴折好衣裙,回内殿去。

  就这样,一场风波总算顺利解决。三方才心服口服坐下来进行谈判。一番讨价还价,若儿兹实在寡不敌众,只得松口放人。但其实他从中得到的好处自是不少。体体面面,热热闹闹欢送回国,不在话下。

  立于长安关外,焉波思绪万千,回望长安绣成堆,一种忧愁,一种感伤。

  ”这个,我看还是焉波王子收下为好!“李世民手拿脂玉扣,递与焉波眼前。

  焉波看着这玉扣,忽觉种种往事浮现眼前。”她以后不需要这些了。我看,保平安你更需要!“李世民很平静透着冰冷。

  ”她让你交与我?“焉波一阵长叹,莞尔一笑,拿起玉扣怅然若失。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往事早已如烟。还是各自珍重吧!“说完,李世民转身大步走回长安方向。

  公元625年,夏,突厥安驥利率兵攻下并州,单方撕毁便桥盟约,一路南下,直捣乌城。高祖又因头疾来犯,这几日被搅得是头昏眼花,心烦意乱。

  在派谁为先锋大将军一事上,那是各路大臣,挣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太子党自然是拥护太子为征讨先锋,在原州与颜丽古德一战,太子是威名远扬,这次定不负众望,收拾小儿。而秦王党派,一众人等完全不买账,自认秦王多次征讨突厥,战功有目共睹,并那日在原州一战,本就是双方夹击,共同努力的成果,怎可单方面算与太子之功?于是两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之势。可这边齐王元吉不愿意了,也跟着凑热闹,他连推自己,定要与安驥利决一死战。如若父皇不应允,他还以死威胁之。

  这要说李元吉本就相当想从这齐王府逃出啊!婉婷自从上次坐实齐王妃位之后,就像是变了个人。每每不满意之时,就变回以前那个混蛮不讲理的大小姐脾气,开始李元吉还是避让之,可之后一次次完全是不愿回到齐王府,天天在建成处借酒消愁,但愁更愁啊!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夫妻哪有不见面的时候。一见更是鸡犬不宁,呜呜宣宣。所以,开战,他必削尖了脑袋都要去之。

  ”大哥,若不让我去,今日我就赖在这儿,不走了!“元吉直接坐在地上,单腿抱膝。

  ”秦王功盖天下,中外归心。殿下但长年久居宫中,若照此速度,功高盖主,恐难镇服四海矣!“立于建成身旁的魏征谋士拱手道。

  ”那依魏先生意思?“李建成侧脸对着魏征问道。

  ”这次却是好时机,不如齐王殿下征讨,若再向陛下讨来秦王府猛将,得力相助,还怕齐王不胜的道理?只是,要除王,必先断其臂。这些骁勇战将就如秦王的手臂矣!况,在外行军打仗,哪有不犯错的道理?到时,一罪安之,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齐王殿下再先斩后奏,大事就成大半!“魏征缕着胡须,娓娓道出多年计划。

  李建成越听越觉可行,但一转头:”父皇怎可答应?“

  却只看见张端神态自若的立于幕帘之前答道:”有吾爱女,陛下怎可不应?“

  李建成这才看见从幕帘中缓缓走出一名女子,原来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张婕妤。

  那张婕妤微微环顾四周,一副淡定从容表情道:”太子殿下,可还有顾虑?“

  ”为何张婕妤要掺和进这些漩涡?一招不慎,踩翻船,防对你不利。“李建成审视又疑惑的看着她。

  ”我与那李世民势不两立,你说,我帮谁?只求,待一日,殿下功成名就之时,勿忘本婕妤之劳,和张侍郎之功也!“张婕妤一脸坚定,不容置疑。

  话说,张婕妤这枕头风阵阵吹起,加之太子力荐齐王,齐王又誓死表决心,李渊哪里招架得住,只好答应之。

  可秦王府一干人等是坐不住了。因李渊分派尉迟敬德与秦叔宝为开路先锋,率先领战。要知道,此二人可是李世民最得力干将,如若抽调此二人,那就是釜底抽薪矣!万一借机行刺秦王或者加罪于二人,可如何是好?

  ”先发制人,后制于人!“长孙拍着扶手,绝决一句。

  ”不至于吧?太子尽如此大胆?朝廷命官也可以?“房玄齡有点不敢相信。

  ”我看,他们就是先斩后奏。不能再忍下去了,必须行动起来!“杜如晦立马拍着桌子,站起来愤愤说。

  ”殿下怎么看?刘大人一事,万不可重蹈覆辙啊!“房玄齡看着秦王,希望他能回应各位,并肩战斗起来。

  而他只是坐于案几,一双眼直盯住派兵诏书,沉默良久说道:”我已通知尉迟他们要小心行事,战后不能回乌城复命,从清河郡绕小道返回。时机还未成熟,万不可引火自焚。“秦王收起诏书,只淡然离开。

  留下这qun只能干着急的谋臣,可如何是好?”秦王这是要等到几时?难道等到大家都作古化灰?“房玄齡有些不可思议。

  长孙无忌看着李世民消失在大院外的身影,他在思考,他在谋划,他在做一个决定。

  又要去打仗了。这些男人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似乎这世上除了打架就没可做的一样。好端端的菜地,生机勃勃的人命,一转眼就被他们金戈铁马夷为平地,焦土一片。杨冠心里一直抱怨着这世道的不公,男人们的疯狂。但,现在,还有一件需要她忙碌的事,等着她完成。那就是,阿采终于要和尉迟将军成婚了!在去突厥之前,杨冠必须把这事敲定。她一直催尉迟赶紧办喜酒,以免夜长梦多。若再等大胜归来,阿采反水怎么办?尉迟一听这话,立马迎娶进门。

  杨冠把自己准备了好久的银两悉数拿出,唤灵芝买来新婚各式物件,大大小小,一应俱全。灵芝摸着这些新东西,两眼放出光芒。”你今后嫁之,我也悉数收单!“杨冠笑着承若灵芝道。

  拉起阿采的手,杨冠无比感慨,看着这与自己一般大的好姐妹也有归属,所托有人,杨冠甚觉自己还是ting有成绩的。”阿采,今后你可就是尉迟夫人了!不要别人让你干嘛就干嘛,你不再是小丫头,而是堂堂将军夫人,派头一定要拿出来!还有,朝中家眷聚会不少,要ting起xiong膛,理直气壮,不要认为自己比那些贵妇差一截!要知道,你可是冠公主的人,什么奢侈排场没见过?要不卑不亢!“杨冠紧紧握住新娘子的手,不放心的叮嘱道。

  阿采饱含泪光的眼一下子笑起来,却也滚出大滴泪珠。杨冠用手轻轻拭去泪珠:“不哭!新娘子今日最是美丽,哭花脸就不漂亮了。快去吧!他那一众兄弟还在将军府等着传说中的美人儿,争着抢着一睹芳容呢!”杨冠推着阿采,催促她快点回府。

  望着阿采离去的马车,杨冠似乎觉得身体变轻了,就如一根羽毛般,快飘上天。

  有人说,在你生命中,那些亲情,友情,爱情都是上苍交给你的砝码,情越多,砝码就越多,你的生命就会越走越重。如若一段情或某一个人,悄然走出你的生命,你的身体就随之变得轻巧起来,最终似无根的浮萍,飘向不知名的方向。现在的杨冠就觉自己变得很轻,似乎应该飘出这方庭院,但又有什么东西,像风筝的线,只轻巧一拉,自己又回到原地。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