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二卷 一树海棠,一世界。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说这西突厥若儿兹是个极尽奢华之能手,宫中也是钵金贴墙,画彩仙灵。更对各路珍稀古董,金饰珠宝,名络丝缎那是相当兴趣,宫里永远没有最好的物品,只有更好的玩意儿。对这天下巡游也是JiQing万分,常常自信满满的问:”本可汗这气势,比那隋帝老儿,如何啊?“这时,一朝人等个个竖起大拇指,完全把这家伙夸上天。

  今日唐高祖相邀长安一聚,那货兴头高,派头也足。带着绝世爱妃,繁花锦缎,金粉银饰,生怕被人笑称土包子般,粉墨登场。

  大步走入皇宫,在那台阶上端,高祖威严站立,亲自迎之,可哪知这若儿兹身材肥硕,一看这般高耸入云阶梯,哪里还有心情爬上去,握手言欢啊!于是双手抱臂,与爱妃立于台下,一脸不屑。但也不能让皇帝陛下亲自下来迎吧!李渊只得心情不悦地唤来太监,用轿抬之。

  想到若此这般全天下唯一之待遇,若儿兹那相当满意矣。

  一切美酒佳肴,歌舞生色,逗得若儿兹与爱妃是舒服之极。在皇帝家宴间见若儿兹这般愉悦,李渊递个眼色,袁大监随即召来在偏殿等候已久的焉波王子。

  那若儿兹虽是蛮人,但看此情节,立即猜出这李渊之用意。只轻轻放下酒樽,一脸拿我奈何的表情。

  李渊看此尴尬,遂召唤儿媳蕙芷为西突厥大妃赶紧斟上美酒。蕙芷领命照做,端起金龙御酒,就往大妃这边缓缓走去。当正走到大妃身后准备倒酒时,忽然从背后一人猛一推手肘,整壶酒就倒在了大妃裙上。

  李世民见事不好,瞪向那推酒之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勾引自己未遂的张婕妤是也!他心中盘估,大事不妙!此为算计吾也!

  只听那大妃尖叫一声,随即一脸委屈加记恨”你是怎么gao得?我这可是最最名贵的丝绸,岂容被你这般糟蹋!“

  蕙芷也清楚有人陷害,随即为大妃跪下,连连赔罪。但这大妃岂会原谅,这打狗还看主人呢!被你这番待遇,正好若儿兹就事准备开溜。李渊见之,立马拉住西突厥,希望大事化小。但所有人都清楚,他这是借事一倒,好立即走人。

  若儿兹见开溜不成,变出一张笑脸说:”这也好办。若要和谈,本可汗爱妃的衣裙除非完好无损,毫无污渍。“他完全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好!既然是朕儿媳所为,让蕙芷立即为大妃修护之,定完璧归赵!“李渊本觉就是洗洗衣物,这不是多刁难的事,随即一口答应。

  话说长孙蕙芷捧回大妃衣裙,和王府嬷嬷一众研究来研究去,都没找到解决办法。不管是水洗,是皂角,都未能洗去污渍,不但未除掉,这丝绸表面还开始气泡,断裂开丝起来。急得是团团转。眼看交货时间就快到了,这可如何是好?

  杨冠这几日更是疑惑了,明明放上的海棠hua瓣,早上起来就无踪。她端起簸箕准备去问问灵芝是否取出hua瓣。

  走在木廊前,看见双喜和灵芝又在议论,心想这二人,现在这悄悄话是越来越多。若双喜不是个太监,自己定把灵芝也说给他。

  于是高高兴兴走来,想听听他两人说什么。只见双喜一脸愁容,低头说出秦王妃洗衣的事来。灵芝见这没脑壳之人又说些昏话,立马扯扯他袖子,示意他不好再说了。

  杨冠越听越来了兴趣。”这是何等衣料?这般名贵?让我看看!“杨冠坚定的就事论事。

  双喜和灵芝看着这公主殿下,居然没一点吃醋的反应,心中石头放下地来。”死马当活马医吧!反正他们不是想不出法子吗?那给我看看吧!“杨冠心想如若自己弄好,世民定会开心,眉头自然舒展;如若弄不好,就当开开眼,见识见识是何等尊贵的面料。

  不久,世民拿着衣裙过来,一脸疑惑的问:”你?你行不行?“

  杨冠抬眼恨他一眼,说:”不然呢?我不行,你们也不行,明日去领命受罚吧!“一把丢开衣服,装起一副傲气样。

  ”那你看看,万不可勉强,实在不行,我领个罪也罢!“他摸摸她的头说。

  杨冠拿起衣裙污渍处,一看,坏了:”这面料不能水洗的!你秦王妃不知道啊!“杨冠瞪大双眼瞪着他,不可思议。”这还用了皂角!“杨冠拿起闻闻,坚定的判断。

  世民完全不知所谓何错?”洗衣当然要用皂角啊!不然怎么弄干净?“

  杨冠很无奈的说:”这要分衣物的!这是ri本的天蚕丝,这种丝料相当珍贵。它的蚕是一种ri本特有的蚕,天蚕结的丝,这丝轻薄飘逸,又极有韧性。但唯一不能水洗。甚至会遇水就化。现在,这可如何是好?“杨冠摊开衣料,开始盘算起来。

  ”那只能这样吧!只好领一顿板子了!“世民意味深长的说。

  杨冠斜眼瞟瞟他,嫌弃的说;”你一个大男人,领顿板子无妨,难不成,让个娇滴滴大家闺秀去领板子?只怕她承受不起!”杨冠又开始研究起来。

  看着她这般上心,又说出这样深明大义的话,他一把拉过她,在她唇上狠狠咬上一口。杨冠一脸无辜:“干嘛!干嘛咬我!”

  “我还以为你只要听到秦王妃就要跟我闹,像上次一样。但你.....”他微微弯起眼看着她。

  ”但什么?但没发现,我其实很大气?不小气?我这叫义气,义气!“她说完,抱起衣料冲出内室。

  杨冠蹲在厨房地上开始捣磨蟄石粉,然后又烧开一锅水,等水冷却再加上蟄石粉与一种粉剂混合,不停搅拌,熬煮。坐在小凳上,她托住腮,专心看锅里的情景。

  “这是做什么?”李世民走过来看着一锅浆糊。

  “这个你知道是什么?”杨冠拿起一块小石头问。

  李世民拿起翻来翻去:“是小石头啊!这石头还能洗污渍?”

  “这可不是普通的小石子,它叫蟄石,是深海贝壳研粉制成。这种石子要与滑石粉按一定比例配比熬煮,再冷却,再打磨成粉,与冰一起使用,在布料上轻微摩擦,才能达到清洁的效果。像这天蚕丝,不能粘寻常百姓生活用水,只能靠这些东西才达到清洁洗涤。”杨冠慢慢解释给他听。

  他惊奇的看着这小女子,一脸欣喜:“这些你跟谁学的?居然知道这么多?”

  “你忘了?我以前在东宫可是浣衣司的小丫头额!虽然当时受了很多苦,也因为常常把丝料弄混,挨了不少板子,但现在想起来,这些知识,今日还能派上用场。”杨冠微笑着继续搅动那锅“粥”。

  世民想象着她所经受的苦难,满含歉意的双眼看着她说:“都怪我,早点进攻,你就不会.......”他有些自责的低头握住她的手。

  杨冠却只灿烂一笑,急急推推他,”好了,东西煮好了!“

  她立马起身,本想徒手抓起铁锅,哪知这般烫手,但又不能放开,一把把锅放在走廊,疼得手指直摸耳朵。他抓起一看,手指都已烫红肿,连忙心痛的抓来雪冷敷。”你这人,怎么gao的?让我来端不行吗?非要逞强!“

  杨冠看着这男人一边敷雪,一边给手吹冷气,心中充满无比的幸福”你那手是用来写字的,一副好字需一双好手啊!好了,我现在要做事了,快去写你的字吧!“杨冠推开他,自顾自忙起来。

  看着她蹲在雪地里,满心专注于那件事,他却有种莫名的情愫涌上心头。

  话说这衣料确实娇贵。是水不能碰来,撮不能撮。杨冠用凝固的混合材料研磨成粉,夹着冰块包上绒布,一点一点在衣料上粘。蹲在雪地里,一点一点移动手指,杨冠有些疲倦了,眼睛达拉下来,好想睡觉。一件裘狐披风搭了过来,暖意浓浓。杨冠笑着看那人蹲在自己面前”进屋去,屋里弄!“他想拉起她,不要呆在冰天雪地。

  ”不行,屋里太暖和,冰很快就化成水的。现在开始降温,这个温度冰才不会化。“杨冠很认真负责的说。

  ”生病怎么办?损失区区一件衣服不要紧,生病才事大!“他准备一把抱起她。

  她一把拉下他,与自己并肩坐在台阶上,笑着:”那这些幸苦不白费了?相信我,我可以的!如果你不放心,我们一起坐在这里,可好?“杨冠一把把披风盖在他两人身上,说”看!是不是很暖和?“

  那男人shen.出手臂,抱住她,而她自然的依靠在他臂弯。真的就不觉冷了呢?杨冠抬头看见高高挂起的明月,头靠着头,她有种不愿时间流逝的意愿。但焉波哥哥的话语,却时时钻出来,让杨冠不敢再想下去。”世民!我们会一直这样吗?“杨冠轻声说。

  ”不会!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站在阳光下,让所有人看到。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声音不大,但杨冠能听见他坚定不移的声线。

  ”我不要那些。我只要和你永远生活在这里就好!“杨冠有点泪光闪现。

  ”傻瓜!我们还要一起去很多地方,我还要带你去看塞北的雪,江南的绿,戎狄的秀,蓬莱的海。我们还有好多好多梦想要一起去完成。怎么能把你关在这里一辈子呢?“他的唇轻抚起她的脸颊。听他这些,杨冠似乎被带到很远又很多自己不曾到过之地,她有些迷离,有些向往。更希望自己真能就这样,一起去完成尚未开始的旅程。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